拉开拉链握着它总裁 男朋友舌吻我闭眼


已经快要破晓了,耶米律斯却在床铺上辗转反侧。他憋了满肚子的心里话,却没有可以倾诉的对象。

希罗?少年勇士不想打扰那个人侍奉神灵的平静生活。

凯茜雅和泰特斯?团长无法在属下面前暴露软弱的一面。

尤努斯?两个人的关系还远远没有亲密到无话不谈的程度。

伊利斯?耶米律斯不知道自己今后该用何样的表情来面对他。

俘虏少女是伪娘军官的战利品,交给主人自由处罚的确无可厚非,但小勇士的心里就是绕不过这个弯,就像有什么东西始终阻塞着喉咙那样。悲天悯人之际,他产生了这样的念头:

原来伊利斯和其余奴隶主没什么两样,甚至比绝大多数同僚要更加凶残狠毒……

孤身来到帐篷外的原野,眺望彼方泛白的黎明苍穹,耶米律斯金黄色的眼眸露出了恍惚的神情。回想那位殒命的姑娘,他呆呆的自言自语道:

【没能救下她……没能救下她……都是我的错……】

低头凝视自己光滑的双掌,少年勇士突然打了个寒战。身躯逐渐僵硬冰冷后,他产生了那对手心染红了鲜血的错觉……

……

七年前,看着父亲挨个擦拭落在巨熊颅骨、恶狼断牙、以及雄鹰鸟喙上的尘埃,九岁的耶米律斯沉浸在了自家先辈的赫赫武功当中。即便是听过了无数次的故事和已经陈旧破烂的战利品,这位赤发金瞳的小男孩仍然乖巧的坐着石凳,稚气十足的脸庞露出了如痴如醉的表情。

不厌其烦的又讲了一遍先祖猎杀猛兽的传说,男人指着腰际那口漆黑的宝剑,用沉稳坚定的语气鼓励儿子道:

【如果耶米将来能出人头地的话,这把‘克拉默’就由你来继承。】

【那我以后也要当勇士!好好的保护族人们!】孩童兴奋的张大嘴巴发誓道,那双清澈的眼眸闪烁着纯真无邪的光芒。

面对视线不含任何杂质的儿子,父亲却在这一刻突然沉默了下来。

男人不敢告诉年幼的耶米律斯:自己从未以勇者的标准要求过他,而是希望对方能利用身世背景在政商领域有所建树。那些值得先辈赌上性命去厮杀的对手,早已化作了埋藏于河床下的累累白骨……

……

当天午后,郊区的一块大石头上,萝莉晃悠着两只白嫩的小脚丫。低头望向发呆的耶米律斯,她奶声奶气的发表了惊人的高论:

【将来,我要成为全村胸最大的靓仔!然后办个自己的乳牛牧场!】

和现在披肩的牛奶巧克力色卷发不同,**形态的欧菲莉亚留着稚气未脱的童花头。她的身材更是像极了平坦的铁板,完全没有日后那个前凸后翘的大小姐的任何影子。

贫乳的奶欧是这片土地的珍惜物种。

见邻家姐姐这幅牛逼哄哄的模样,耶米律斯生怕自己的梦想落后于人,他急忙跟屁虫似的壮着胆儿附和道:

【那我就当族里最厉害的勇士!去外面杀怪物来保护你和希罗!】

【你整天到晚就会瞎扯淡!我爸爸说魔兽们都已经死绝了!】欧菲莉亚一手捂着张大的嘴巴,一手指着耶米律斯的鼻头,用贱兮兮的表情嘲弄自己的青梅竹马道。

【你在说谎……我会保护好村民们的……】握紧了体侧的一双小拳头,耶米律斯面红耳赤的支支吾吾道。

【你不信我爸爸的话?他都快要当上酋长了!】**欧菲莉亚充满【智慧】的目光多少有点耍无赖的味道。

【不信就是不信!你在胡说八道!】面对邻家姐姐的讥笑,男孩不甘的咬紧了牙关,他鼓起勇气大声反驳对方道。

耶米律斯果然还是太年轻太单纯了,没有铭记被欧菲莉亚支配的恐惧,以及那份惨遭痛扁的屈辱。

在这个瞬间,十岁的大小姐顿时怒火中烧。她从大石头上虎虎生风的跳了下来,整个人气的直挺胸脯并大声咒骂道:

【你说什么?!】

【我说你骗人!】虽然嘴上和眼前的姑娘针锋相对,耶米律斯却忍不住微微向后方退了半步。

距离开始争吵还没过去多长的时间,两个不甘示弱的小家伙就扭打成了一团。只见战斗场面异常火爆,二人采用的尽是诸如抓头发、踏脚趾、挠胳膊的各种损招。

对于尚未开始发育的儿童来说,性别差异对打架没有任何帮助,年龄才代表着至高的力量。欧菲莉亚要比耶米律斯早出生十七个月,自然很轻易的就把对方成功揍趴在地。她踩着青梅竹马瘦削的后背,耀武扬威的模样完全是个欠揍的熊孩子。如果将来有谁能驯服这位外表优雅内心神经病的大小姐,那个人肯定是名为民除害的英雄豪杰。

被迫吃下满嘴的泥巴,耶米律斯呜呜的哭了出来。他曾经是个软萌的小天使,这一点直到现在也没有任何改变。

【真是没用啊。你这么废柴,怎么保护我?】俯视匍匐在地的邻家男孩,欧菲莉亚居高临下的嘲笑对方道。

被和自己一起长大的女生瞧不起,耶米律斯羞愧的握紧了手边的青草。他【悲惨】的童年证明:撩妹不见得要从小抓起,有青梅竹马的男孩子并非全是人生赢家……

就在这边胜负已分的时候,从不远处熙熙攘攘的村口,一个挎着菜篮子的小姑娘迈着轻佻的步伐来到了原野。

在青梅竹马三人组当中,十一岁的希罗最为年长,是弟弟妹妹们的大姐姐。因为那双异色瞳的缘故,她自幼便寄宿在萨满婆婆家,作为部落的巫医和神灵的妻子被培养至今。

【欧菲莉亚,你怎么又欺负耶米律斯?】看到面前【败者食尘】的景象,希罗温柔的轻声责怪玩伴道。

【反了他……】萝莉奶欧背着白嫩的小手,人偶似的脸庞摆出【关我屁事】的表情,用力嘟着粉嫩的樱口耍起了臭无赖。

把狼狈的耶米律斯从草地上拉起来,希罗认真的拍着邻家弟弟身上的泥土。

凝视姐姐细长的睫毛和小巧的鼻尖,耶米律斯红透了稚嫩的脸蛋和明亮的眼睛。明明对方才年长自己两岁,那副温婉的模样却像极了成熟的女性,让他手足无措的不知究竟该作何反应。

小勇士终究还是太年轻了,还没有深刻认识到社会的险恶……

清理完沾在衣服上的尘埃后,看着耶米律斯呆头愣脑的模样,希罗一边把草篮子里的干面包递给对方,一边忍不住发出了标志性的三段坏笑:

【哦吼吼,这是人家专门为你准备的,趁现在热乎赶快尝尝味道吧。】

【嗯!】耶米律斯天真的点了点小脑袋,欧菲莉亚却在一旁憋着即将爆发出来的笑声。

失去意识前,男孩只记得自己吃下了希罗烤制的面包。身躯渐渐轻盈后,他体会到了灵魂出窍的感觉。

随着视线渐渐模糊,耶米律斯看到了这样的情景:

【哈哈哈哈哈!我不行了!这回你加了什么?】欧菲莉亚捂着肚子,笑出了晶莹剔透的泪花。

【人家就是添了好几种草药的粉末,明明应该对他的身体很有帮助,怎么会变成这样呢?】希罗楚楚可怜的眨巴着红蓝异色的大眼睛。

如果凡间有小恶魔的话,大概就是这两名又熊又不老实的**了吧。

【会保护好你们俩和所有村民的……】在微弱的立誓声中,耶米律斯彻底昏厥了过去。

……

既没有拜尔那样的杀戮本能,又缺乏梅克希的天赋与体魄,但耶米律斯知道勤能补拙的铁律。虽然性格中有不少懦弱的成分,但经过长年累月的锻炼和苦修,他逐渐迫使自己坚强了起来。

在理想的鼓舞下,软萌的小天使终究会成长为顶天立地的男子汉。

随着邻家的恶魔姐姐们相继蜕变成花枝招展的少女,三人再也不会像过去那样没有任何形象的疯闹了。渐渐的,耶米律斯痛失了雪耻的机会。毕竟,他可不敢把受到全族宠爱的姑娘给撂翻在地。

眺望郁郁葱葱的绿野,曾经满腔热血的少年终于意识到:昔日在冰河上成群奔驰的巨兽确实已经消亡了……

选拔勇士的那一天,旁观前来和自己竞争席位的同僚,耶米律斯金黄色的眼眸失望透顶的灰暗了下来。

几乎没有例外的情况出现,所有候选人都带来了自家祖先的战利品。他们纷纷将动物制品系在脖子上,甚至干脆鼻翼穿孔佩戴兽骨环,嘴里喋喋不休的夸耀着并不属于自己的武功。

因为没有【身世的象征】,极个别竞争者惨遭淘汰。在这一刻,耶米律斯终于理解了父亲,还有对方为什么要让自己拿着狼牙手链参赛。

按照祖宗留下来的老规矩:想要成为保卫族人的勇士,需要通过三项严苛艰苦的测验。

鉴于需要猎杀的古狼已经绝迹,第一项试炼演变成了炫耀自家前人的战利品,也就是刚才那副攀比各自背景门第的画面……

因为曾经冻结的伊勒尔河融化成了平静的江水,议事屋经过漫长而激烈的争论后,最终废除了第二项横渡冰原的试炼……

在这个奴隶制与私有财产日益普及的时代,还勉强称得上试炼的第三项测验,是参赛者一对一随机进行的徒手格斗……

想到当今的勇士已经无法再从猛兽的尖牙利爪下保护族人,他们既没有那个权力也没有这份资质,临河部落周围的自然环境更是几乎葬送了所有的巨怪,耶米律斯就悲愤交加的咬破了自己的嘴唇。大脑开始不受控制的发热,他纵身跳进寒冷的伊勒尔河,激起了成片成片的浪花。

亲眼目睹到这副画面,河滩边的考场上传来了选手们的大呼小叫:

【那个人不是耶米律斯吗?他脑子没出毛病吧?】

【他就不怕自己被河里的大黑鱼吃了?】

【啊?那个傻逼在干啥?看老子等会儿不把他屎给揍出来!】同样来进行试炼的奥伦多轻蔑的嘲讽道,完全没有把其他竞争对手放在眼里。

他嚣张的态度自然招致了其余参赛者的不满,某位还算有点志气的青年怒气冲冲的大声反驳道:

【吹牛逼!你确定自己打得过人家吗?】

【不就是区区耶米律斯吗?连小丫头都比他硬气,那个人小时候可没少挨揍……】奥罗多抱着两条健壮的手臂,满是横肉的脸庞露出了目空一切的神情。

重新踏上江岸边的试炼领域,耶米律斯迎着无数道嘲讽的目光抖了抖身上湿漉漉的水珠。品尝到羞愧难当的感觉,气急败坏的参赛者们完全不顾单挑的规则,一个接着一个冲这位赤发少年杀了过去。

在随后的车轮战当中,年仅十五岁的耶米律斯放倒了数不清的竞争对手。用恍惚的精神勉强支撑着遍体鳞伤的身躯,他突然发现自己变成了附近最后一个站立的人。

痛苦的在草地上打着滚,勇士候补们声嘶力竭的嚷嚷道:

【他是怪物吗?】

【这个小子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强了?】

【卧槽!这也太帅了吧?!我一个男的都要迷上他了……】

【啊?我不服!他一定使了什么手段!】

望向满地的手下败将,耶米律斯用白皙的手背抹了把嘴角涌出的鲜血,那双金黄色的眼眸却露出了无比迷茫的目光……

……

傲人的试炼成绩、富裕的身世家境、再算上祖宗的武功,耶米律斯实现了一战成名。他凭借首席勇士的身份成功跻身长老议事屋,成为了临河部落近百年来最年轻的决策者。

作为族人眼中前途一片光明的有为青年,耶米律斯几乎每天都要面对村姑的求爱,甚至是异性赤衤果衤果的勾引。但不管自己再怎么受到欢迎,他的心底也始终藏着一位恶魔般的邻家姐姐。

和满肚子坏水的欧菲莉亚不同,那个姑娘只是有些天然黑而已。虽然两者小时候都喜欢捉弄人,但对方至少愿意给予他最温暖的怀抱……

终于继承了向往多年的克拉默,耶米律斯却多少有些不知所措。当代勇士早就失去了猎杀的目标,他甚至不知道自己究竟有没有资格拔出这柄黑曜石宝剑……

正当少年心怀踌躇的时候,紧接着就发生了那件让他终生难忘的事情……

午后的太阳高悬天际,明晃晃的让人有些睁不开眼。结束了议事屋的例会,耶米律斯孤零零的行走在回家的乡间小路上。少年勇士的腰间佩戴着还未出过鞘的克拉默,这口兵器不管怎么摆放都会给他某种不如意的感觉,就像刚穿上脚的新鞋子那样。

路过一栋简陋的茅草屋,耶米律斯隐约听见了少女呜呜的啜泣声。内心忐忑的摸进门去,少年勇士看到了令他瞠目结舌的画面:

奥伦多把年轻的小村姑压在墙壁上,怀里死死的抱着对方瘦弱的娇躯,臭烘烘的大嘴更是不住的想要亲吻受害者粉红的双唇。

看见首席勇士呆头呆脑的溜进屋来,挣扎中的少女像是看到了自己的大救星。她全然不顾奥伦多的恐吓,急忙用惊慌失措的声音尖叫道:

【大人救我!】

【你、你在干什么……】耶米律斯很没有底气的质问奥伦多道,心里也不停的用着【双方可能是恋人】的说辞来安慰自己。

也许,他只是不想承认本该守护村民的勇士已经劣化成了这样的败类吧……

【啊?干啥?我就抱抱她怎么了?话说咱们哥俩都是大人物,要不干脆你也一起来乐和乐和吧?】发现悄然出现在自己身后的赤发少年,对这种事习以为常的奥伦多有些摸不着头脑。明明当初还扬言要把耶米律斯打出屎来,此刻他却在厚颜无耻的和对方称兄道弟。

【你没看见人家很不愿意吗?】不知从什么时候起,耶米律斯的声音渐渐阴沉了下来。

【切,有什么愿意不愿意的?老子就是想玩她能怎么着?】面对【啰里啰唆】的少年,奥伦多不耐烦的咂了咂嘴巴。

【你不觉得很羞愧吗?】猛然回想起青梅竹马无心的嘲笑、自己长年磨练剑术所付出的汗水、再加上当代勇士令人万念俱灰的表现,一团酝酿多时的怒火在耶米律斯封闭的胸腔中不断积压,很快就达到了濒临迸发的程度。

【不玩的话,就赶快滚远点,别给脸不要脸。】纵使对方豪取了试炼首席的殊荣,奥伦多心里还是很不服这个年幼的红毛小鬼。遭受来自男孩的训斥,他瞪着眼睛低吼道。

和方才支支吾吾的小天使判若两人,耶米律斯内心深处的怒火被完全引爆,他红着略显青涩的脸庞突然厉声怒呵道:

【放肆!看清楚谁才是首席!我现在就要劈了你这个祸害人家姑娘的混蛋!】

首次拔出向往了大半辈子的传家宝剑,同时头一回对面前的他人心生杀意,耶米律斯本能的闭上了自己目光悲愤的双眼,锐利无情的克拉默当即捅向欺男霸女的流氓。

电光火石的瞬间,奥伦多做出了令少年措手不及的举动,并最终彻底改变了他今后的生命轨迹。

伴随着少女凄厉的尖叫声,刺穿胸膛的触感自锋刃传达至耶米律斯的手心,并最终反馈给了已然陷入迷茫与困惑的大脑皮层。

滚烫的液体浇在胳膊上,他下意识的松开了紧握剑柄的双掌。

低头凝视自己被鲜血染红的手心,少年勇士的身躯开始逐渐僵硬冰冷。

第一次拔出克拉默,他就杀死了需要去守护的同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