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好的官场小说 和男友过夜全过程


鸿蒙之时,天地浑沌如鸡子,忽生造化,盘古有灵,顶天踏地,自此天地开辟,阳清为天,阴浊为地。

盘古在其中,一日九变,神于天,圣于地,与天地共存一百八十万年,心生感召,目化日月,骨为山林,体做江海,血成淮渎,毛发皆成草木。

其头为东岳泰山,其脚化西岳华山,左臂为南岳衡山,右臂为北岳恒山,肚腹成就中岳嵩山。

盘古归于天地,始有日月光辉,山川草木,江河湖海。

盘古之后,西北海之外章尾山有一身长千里人面蛇身之灵,称为烛九阴。

此生灵观天看地,感叹天地凝滞不动,日月浑似死物,不食不寝不息,身化光阴岁月,分昼夜,开四季,自此始有万物生长,草木枯荣。

是谓太古。

太古时代,天地先生众神,后生人族,天苍地阔,神鸟珍兽,万物生灵,如此便是处处生机。

众神以伏羲为神天,女娲为地皇,居于人间洪涯境。

神皇之下尚有司掌天地之众神,其中以火神祝融为奇特。

祝融本为创世之神烛龙的一滴精血,身怀功德,于天外之火中修炼千年,化作人形,自称祝融,所到之处天地火焰皆俯首称臣。

天皇伏羲随封其为火神。

祝融生性暴躁,却独爱人间之琴曲,曾多次混入人族,听凡人抚琴奏乐,常随曲调欢笑叹息,手舞足蹈。

水神共工见其情状,笑其附庸风雅,不识琴音真谛。

祝融怒而取榣山之木制琴,共成三把,名“皇来”、“鸾来”“凤来”。

自此刻苦修习,时时弹奏。

待修成之时,琴音一曲,百兽皆惊。

共工再无讥笑之言。

三琴中以凤来之音色最为奇古静润,每每奏来,天地皆忘,心神如痴如醉。

祝融爱不释手,日夜相对,终有一日,凤来生灵,其灵白衣广袖,面目矜贵高华,行走坐卧间,无不淡然雅致,让人无端心折。

凤来口吐人语,拜见祝融,音若凤鸣鸾啼,闻之忘俗。

祝融心生欢喜,特御风至娲皇宫求恳女娲,运用再生之能,使凤来补齐魂魄,化为完整生灵。

女娲朦胧间心有所感,知此灵与天地之命脉牵扯良多,心生犹疑,却抵不过祝融日日求恳,言辞真切,终是用“牵引命魂之术”使凤来化为完整生命。

祝融大喜,称其为太子长琴。

太子长琴为人沉静内敛,温和有礼,常一身广袖长衣,束发垂眸,端坐于洪涯境中庭,抚琴作乐。

琴曲多为星辰日月,流水山川,安宁静谧,又偶尔为长空碧海,万顷无涯,平淡自在。

每每此时,洪涯境内生灵皆有感,或神色喜乐安宁,或心生淡泊豁达,沉醉不知归路。

一夜,太子长琴照旧坐在中庭抚琴,忽闻天际一声凤鸣,一只凤鸟闻声而来,其翼似能遮天蔽日,浑若流金,辉煌璀璨,舞动之间,光芒层层铺陈,竟是将中庭映得恍若白昼。

太子长琴抬头望去,对其缓缓一笑,琴音却越发激昂华美,浑似凤凰涅槃苍龙重生。

凤鸟清鸣一声,闻声起舞,身形辗转间,好似上击九天,下俯幽冥,其气势之盛,神态之张狂,世间少有。

太子长琴观其姿态,倏忽灵感天成,指尖一顿,复又奏起一曲新乐。

乐声混不似平日里的安宁静谧,也不似偶然间的平淡自在,反而辉辉煌煌浩浩荡荡,直如日升东方月出海底,光芒一盛再盛,竟是要将这天地洪荒岁月光阴都渲染为光明的国度!

闻听而来,只觉得一腔心血奔涌激昂,皮肤毛发颤栗而起,抬手欲摘明月为灯,星河作饰,垂眸便踏宇宙为阶,洪荒作桥,山河江海,万物生灵尽在指掌!

天际又传来两声鸣啼,竟复有一皇一鸾相携而来,倏忽而至,随琴声起舞。

其舞姿不敬神魔,不惧日月,酣畅自由,恣意淋漓,千万里洪涯境万万丈天地间无人可束缚抵挡。

神鸟作伴,凤来为琴。

至此,三界第一乐神之名,归于太子长琴。

当夜过后,便有好事者问询太子长琴昨夜所奏为何曲,竟引神鸟相随,太子长琴含笑不语,手指轻拨间,便又是一曲琴音。

来人立刻止了声,竖耳倾听。

次数多了,这洪涯境的神明悉数知晓必是问不出个所以然,也便罢了。

太子长琴便为乐神,也依旧一派温和沉静,无论与仙神妖灵还是人族走兽往来,皆多是含笑倾听,一双眼眸常含星辰日月,叫交谈之人时时怔忪难言。

相交之人偶有难处,太子长琴往往当时沉默不语,却在转身后全力相助,毫不吝啬。

日子一久,这洪涯境上至仙神,下至珍兽竟十中有八个都视太子长琴为好友。

祝融深感欣慰,时常携长琴拜访水神共工,讥讽炫耀。

水神共工便与祝融唇舌相斗,毫不留情,兴起更是寻一处辽阔无人之地同祝融酣畅淋漓的打上一场。

太子长琴初时尚规劝,后见,这二人向来点到为止,各有分寸,也便不再劝说,只立于一侧,含笑看二神相斗。

竟似看两位胡闹的人间孩童一般。

祝融不由越发欣喜于他,常将诸般事物推于下属,拉太子长琴出洪涯境乘风踏云寻游天下。

祝融喜爱凡间生活,往往寻游几日,便常带太子长琴混于人族之中,看人族情仇爱恨,痴妄执迷,觉着五光十色灿烂夺目,比仙神之地有趣的多。

太子长琴初至人间似有不适,不过三两日,便比祝融还要像一名凡人,只让祝融赞他天生聪慧知晓人心。

太子长琴不觉欣喜,到颇有些理所当然。

祝融却觉他不愧为瑶琴所化,澄净明澈,心无杂念。

长琴于洪涯境或弹琴作乐,或陪伴祝融,或独自清修,或于仙神相交,眨眼间,便过百年。

一日太子长琴拜见祝融,言他近日夜夜化作魂灵梦回瑶山,思念之情难以抑制,希望能于榣山结庐而居,以偿心愿。

祝融虽心生不舍眷恋,却不想让长琴心伤哀愁,只得寻了天皇伏羲,求得许可。

太子长琴遂拜别洪涯境一众仙神鸟兽,前往人间榣山。

那日天光澄澈,天地安然。

太古过后,祝融每每思起此日,却后悔难言,心伤不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