表弟趁我洗澡强插了我 啊 司机 你的好大


湛蓝色的浩瀚天空与碧蓝色的壮阔海洋连成一线,一只飞鱼冲破了大海的束缚,一跃而起,溅起无数朵浪花,如同飞鸟一般地展开双翼翱翔于天际,在耀眼夺目的光辉的照耀之下,它在空中闪闪发亮着。

“海的另一边,究竟有些什么呢?什么样的人?什么样的世界?”维斯蒂亚伸出手指指向一望无际的海平线,看着波光粼粼的海面,维斯蒂亚脸上满是复杂到不知道用什么词汇来形容的表情,维斯蒂亚说着:“漂洋过海将犯人变成巨人流放,然后任其去捕食另外一批人,如果,这就是海的另一边的人类的话,那么,真是令人作呕啊!”

说罢,维斯蒂亚紧紧攥着拳头,有些愤懑不平地瞪大着眼睛,不过,下一秒,维斯蒂亚便松开了拳头,黯然失色了下来。

“你又有什么资格呢?你这个杀人犯,杀人犯————!!!”维斯蒂亚突然又大吼了起来,紧接着,只见,维斯蒂亚放下一切地向后一倒,“扑通”一声浸入大海之中,睁大着眼睛,透过碧蓝色的清澈海水,就这样静静地看着天空。

晶莹剔透的波光在荡漾着,海水在微微摇曳着,大海那微妙的呼吸声正悄无声息地响着,实质般地萦绕在维斯蒂亚的耳旁。

渐渐地,维斯蒂亚那颗挣扎纠结的心平静了下来,维斯蒂亚缓缓地从海水中站了起来,走上岸,接着,维斯蒂亚蓦然回首,眼中闪烁着泪光的哽咽着:“对不起了,被我伤害过的早已逝去的人们,你们迫害他人的行为,不是我杀死你们的借口,我没有资格来惩罚你们,我真的很抱歉……但,我还是想要继续活在下去,在这个世界之中,好好的活下去!”

……

光,柔和温暖的光,耀眼夺目的光,照射在这片广袤的森林之中。

高大的树木犹如巨人一般屹立在大地之上,密密麻麻的碧叶纵横交错,在森林的顶端编织出一张天网,将整片森林笼罩在阴翳之中。

而这耀眼夺目的光芒与千万片碧叶交相辉映,令密密麻麻的如同翡翠一般的碧叶镀上一层薄薄的金箔一般,晶莹剔透,散发着淡淡光辉,无数束阳光透过叶片的层层阻拦,化为一粒粒在阴暗之中的斑点,点缀在密林之中。

光束如同一个个金色的斑点一样,毫无规则地点缀在树下的低矮草丛中。

或刚好照耀在微微摇曳的碧叶之上的晶莹剔透的露珠上,与之相辉映,在阴翳之中闪闪发光,如同一粒粒珍珠一样。

忽然,一阵凉爽的清风徐徐吹拂而来,在这巨大树木耸立的树林中,俏皮可爱的风精灵随意乱窜着。

翡翠一般碧绿的叶片迎着风微微摇曳着,而在上面闪烁着光辉的如同珍珠般晶莹剔透的露珠在这微微地摇曳之中,顺着碧叶缓缓划落,在虚空之中闪烁着晶莹剔透的光,随后坠入尘埃之中,化为千万粒细小水粒向着四周飞溅而出。

而就是这平凡自然的一幕,当千万粒露珠坠落而下时,平凡瞬间化为了惊艳,自然也就被赋予了无限美好,一切平凡相互交织成了这不平凡的一幕。

这千万粒晶莹剔透的露珠在空中翩翩起舞,闪烁着平淡而清新的光辉,这不可名状的美,令维斯蒂亚深深地折服,维斯蒂亚陶醉于这一刹那的不可名状的美之中。

这一刻,徒步走过沙漠,以及翻山越岭、跋山涉水的所有辛酸与痛苦都在维斯蒂亚的心中淡化、抹去,维斯蒂亚是多么忘情地将自己寄情于山水之中,维斯蒂亚在心中深情地赞咏着这不可名状的美。

不过,时间渐渐流逝,维斯蒂亚那颗沉溺在这不可名状的美的心,逐渐收回,维斯蒂亚有些呆呆地眨了眨眼睛,随即笑道:“我真是越来越奇怪了……该继续走了。”

说罢,维斯蒂亚那羸弱的身躯在阴翳之中,就如同酗酒的醉汉一样,左右摇晃着,向着前方艰难地走着,步履蹒跚着,仿佛下一步稍有不慎,一个踉跄便会摔倒在地,永远也无法再次站起来。

然而,维斯蒂亚就是凭着这样的身躯一路走来,不过,值得一提的是,虽然没有排泄器官,但维斯蒂亚依旧会感到饥饿,这令一辈子像条咸鱼一样的维斯蒂亚就非常的难堪了,维斯蒂亚在忍受着科技时代的孤寂与冰冷时,也在享受着科技时代的便利与快捷。

所以,在失去了一切毫无依靠的去生存,这是维斯蒂亚曾经难以想象的事情,维斯蒂亚竟然有一天能和那位站在世界食物链顶端的男人经历一样艰苦的处境。

真是让人头皮发麻啊!

稍稍总结一下便是,维斯蒂亚生存能力极为低下,要不是有着那超乎想象的恢复能力,维斯蒂亚早已经在沙漠之中化为了干尸,永远的埋葬在无穷无尽的黄沙之中。

不过,值得一提的是,现在的维斯蒂亚并没有一丝不挂,因为维斯蒂亚并不是什么暴露狂,即使现在的维斯蒂亚已经没有了性别。

满怀着罪恶之心的维斯蒂亚,满是无奈又迫不得已地将那些破烂不堪的军装从已经不成人样、血肉模糊的尸体身上扒了下来。

然后,洗去血迹,经过牙齿与指甲的裁剪,才勉勉强强地能穿在身上。

于是乎,本来就破破烂烂的军装与维斯蒂亚一直走到了这,现在已经……难以用语言来形容了……

“为什么好饿……”忽然,摇摇欲坠地维斯蒂亚一脸虚脱的疑惑了一声,道:“这一点也不符合能量守恒定律,要是普通人的话,不是应该早就饿死了吗?”

说罢,维斯蒂亚一脸艰难地抬起头看向被碧叶遮挡住的天空,维斯蒂亚唯有透过碧叶之间的缝隙,可以依稀看见一丝蔚蓝色。

“真是可恶啊!”维斯蒂亚有些生气的埋怨道:“难道只是让我感受饥饿的痛楚吗?这设定绝对有问题,天大的问题!”

“伟大而无所不能的神灵啊,我敢肯定。你绝对是一个非常操蛋的玩意!”维斯蒂亚突然举起双手,伸向高天,口中叫唤着。

“呀!”维斯蒂亚撇了撇嘴,随后,随意选了一棵树直接倒去,“哐!”的一声,维斯蒂亚撞向斑驳的树干,接着倚靠着巨大的树干,身体缓缓地滑下,疲惫不堪的眼睛也缓缓闭上,嘴巴里虚弱无比的说着:“就休息一会,就一会……”

然而,就在维斯蒂亚意识逐渐模糊的那一刹那。

蓦然。

“吼吼吼吼吼吼吼吼吼吼吼吼吼吼吼吼————!!!”一声震耳欲聋的吼叫声,如同神灵怒鸣一般,响彻天地之间,原本平静的世界瞬间就闹腾了起来,好似水沸腾的那一刹那般。

顿时,栖息在森林之中的鸟儿们被吓得慌乱逃窜,而各种动物也一样,就如同地震来袭一样。

而吼声也刺激着维斯蒂亚的听觉与神经,令维斯蒂亚那无比朦胧的意识瞬间清醒,耳膜一阵刺痛。

“巨人的吼声!”维斯蒂亚微微一怔,接着一个激灵,直接从树干上弹了起来,随后,只见维斯蒂亚随手从地上捡起一根沾满湿润泥土的粗枝,然后便拄着粗枝向着吼声的发源地而去。

……

如果要问,一个人一生最为震撼的一刹那是什么,是对极致之物的陶醉,还是对浩瀚之物的感慨,又或者是对细腻之物的沉溺?

然而,当眼前这一幕呈现在维斯蒂亚的视野之中时,维斯蒂亚彻底地沦陷了,一切对世界的思索都被抛掷在了脑后,这一刻,维斯蒂亚那颗柔弱怯懦的心,满是震撼与本能地颤抖,或许这一幕,维斯蒂亚毕生都难以忘怀。

巨人,高耸入云的巨人,褪去了皮肤,浑身暴露着那鲜红惊艳的肌血,全身上下仿佛燃烧着一般,散发出那腾腾蒸汽。

此时,它如同饲主一般,趴在犹如圈养牲畜的巨大墙壁之上,探出头来,瞪大着那双惊悚恐怖的眼睛,注视着被圈养在城墙之中的‘牲畜’们。

这一天,被圈养在墙壁之中的人们,回忆起了曾经被巨人们支配的恐惧!

“吼吼吼吼吼吼吼吼吼吼吼吼吼吼————!!!”巨大的巨人,在发出一声如同神灵怒鸣一般的咆哮之后,猛然抬起脚来,蓄着力,排开无数气流,携着狂风一脚踹向墙壁。

“轰隆”一声巨鸣,顿时,只见碎石飞溅,蒸汽狂涌,一个近二十米的大洞出现在了巨大的墙壁之上。

而当这个大洞出现之时,在墙壁外游荡着的巨人们彻底失去了束缚,通过墙壁上的这个缝隙,向着墙壁之中蜂拥而去。

接下来,很容易就能想到,墙壁之中的世界即将化为炼狱一般的世界。

而维斯蒂亚就呆呆地看着这一幕的发生,这一瞬间,维斯蒂亚失去了对一切的认知,维斯蒂亚无法想像,接下来,墙壁之中的世界,血腥是会有多么的血腥,残酷是会有多么的残酷,杀戮是会有多么的血腥与残酷!

维斯蒂亚能够看见,弥天血雾腾腾而起,彻底吞噬世间。

“呕呕……”想到这,维斯蒂亚胃中直接翻江倒海了起来,令维斯蒂亚一口吐了起来,而因为这样,接下来的一幕,维斯蒂亚便没有注意到了。

在做完这如同摧毁了一个世界的恶行后,那只巨大的巨人凭空消失不见,仿佛从未出现过一样,在这个化为了炼狱一般的世界之中蒸发了,令人匪夷所思。

不过,当维斯蒂亚逐渐从作呕中缓过神时,在维斯蒂亚的旁边,一只几米高的巨人正用着它那张欠揍的脸注视维斯蒂亚。

“我已经不行了……”看着它那双不断转动的死鱼一样的眼珠子,维斯蒂亚身体本能地颤抖了一下,随后,维斯蒂亚缓缓摇了摇头,有些苦涩地一笑。

但是,下一秒。

只见,一只手臂突然从维斯蒂亚的背上迅速长大,瞬间化为了一只巨手,直接将那只巨人抓起,猛地一捏,顿时,这只巨人化为一滩不断蠕动的血肉,唯有用着那散落在地的两颗眼珠子,继续注视着维斯蒂亚。

“我相信你会没事的,我也是迫不得已。”因为知道巨人是由人类变化而成的,维斯蒂亚有些愧疚地向着已经变成碎块散乱一地的巨人鞠了一躬,随后,维斯蒂亚依靠着摇摇晃晃的身体,步履蹒跚的继续向前走着。

维斯蒂亚想要去往墙壁之中的世界,虽然现在已经变成了如同地狱一般的地方,维斯蒂亚也一往无前,因为维斯蒂亚知道,只有与人在一起,人才能称之为人,是人将这个世界串联在了一起。

虽然,维斯蒂亚一直都饱受着孤独的折磨,但维斯蒂亚依旧害怕着孤独的摧残。

不过,去往墙壁之中最为重要的一点,是因为维斯蒂亚想去寻找一个人,一个赋予了维斯蒂亚这个名字的人,名字叫做尤弥尔的人。

维斯蒂亚知道,尤弥尔肯定会在墙壁之中,维斯蒂亚在心中有着一个深深的疑惑,想要去询问这个仅仅只有一面之缘的女人。

“为什么,你会赋予我名为‘天空’的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