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儿吟之莹莹 只为得到身体的男人


冥梦发的地点相当精准,正是罗德岛的一行人准备唤醒博士的地方,但是......塔露拉这里并没有十分重视晨辉砂的这份情报,因为她的计划之中,罗德岛并不在计划之中,所以不打算派多少人前往。

“塔露拉的性格恐怕会在最后时刻稍微试试罗德岛吧.....嗯,严格来说和我不小心遭遇与和被塔露拉追上其实是差不了多少的呢,就让我简单的玩一玩好了。”

冥梦的出手次数并不多,若非这次来到切尔诺伯格被暗算,甚至一直不打算与自己在整合运动之中组建的枯木之茵进行联系的......但是,这个世界对感染者的无情,对生命的蔑视,已经让她完全确认了一点。

“生命毫无意义,只有崩坏,才能拯救这个世界.....天启即将开始,让我的力量...席卷整个世界吧。”

向着城边移动,此时已经真正开始大规模开始释放力量的冥梦,虽然干扰了塔露拉的天灾召唤,但是却让这场天灾的酝酿更加庞大,也就是表示...到来的速度虽然略微迟了点,但强度远非曾经可比。

“罗德岛,如果没错的话你们就是这个世界的核心吧就让我看看.....你们的希望,你们的坚持能否让我的混沌承认吧。”原石受到膨胀的崩坏能影响而纷纷破碎,虽然很快增殖了新的,但并没有意义。

反复碰撞爆裂的崩坏能,让冥梦体内在这几年之中长期积累的矿石病迅速顶替,以惊人的速度转换为崩坏能溢散到空气中的同时被身边的混沌之键吞噬,即便隔着数公里的距离,塔露拉,以及整合运动之中擅长术式与法术的存在,已经正在紧张工作的罗德岛兔子(驴)都感觉到这股庞大的原石技艺气息。

――切换――

“梅菲斯特,你去将那些固守顽抗的市政局家伙们处理掉,浮士德现在就在那边待机等待你的会和,剩下的人随我准备前往工厂,收编更多的乌萨斯感染者......还有让雪怪部队做好准...”

话还没有说完,庞大冲天的原石技艺气息就在城中心爆发,庞大的力量一瞬间就席卷了整个切尔诺伯格,巨大的结晶体在城市中央升起,很快就组成了一个扭曲的内部发光的怪物形象。

“真是好久没见过了呢,无论几次都这么壮观啊......让雪怪部队待机吧,晨辉砂既然那家伙既然决定动手了,那么霜星的出动也就没必要了,正好她的身体也不太合适继续做这种激烈活动。”

塔露拉看着那庞大的原石巨人正在切尔诺伯格的军事主要区域肆虐的样子,有些无法言论的感情在酝酿。

而与此同时,正在进行罗德岛的刀客塔复苏作业的阿米娅,也感觉到了了外面的那庞大到骇人的原石技艺气息,还有地面之上那难以想象发巨大动静。

“巡林者!上面到底发生了什么?”在地下即便感觉到了再庞大的动静也无法完全确定情况,但是罗德岛不可能让所有干员都来到下面,必然有着在上方待机的人员...而巡林者就是其中一员。

【情况不妙啊,阿米娅......那是曾经在远方边境出现过一次的原石巨人...它正在笔直的向着切尔诺伯格用来隔离感染者的墙壁爬去...如果直接破坏的话,被乌萨斯军官一直以来压制的感染者恐怕就会疯狂的涌进城市开始肆虐了。】

原石巨人,之所以说是远方边境,是因为那个国家已经被其彻彻底底的撕碎破灭了,连同国家名字一起被那个居然整个变成了灰烬,哪怕是到了现在,从未间断的天灾仍然在那片荒芜上肆虐。

“原石巨人......社宾教官!我们必须赶快了,虽然从声响上来看那个巨人应该达不到当初那边出现之时百米的高度,但是恐怕威力不会相差太多啊。”

崩坏的原石技艺逆向运用就是聚合,然后其中的完成体就是这只巨兽,它会如同冥梦的手脚一般完成冥梦需要它做的一切,而现在...它要做的就是彻底破坏切尔诺伯格隔离感染者的屏障。

“啊,那家伙居然真的做了啊.....明明有着彻底变不回去的可能性,但是仍然做了吗。”社宾感知着地面之上的动静,十分感慨的说到。

“社宾教官,您知道上面那个原石巨人的使用者吗?”虽然很不敢相信,但是那巨大的原石巨人确实是原石技艺的一种表现形式,来自原石的反馈让阿米娅不得不相信这一点。

“嗯,那家伙自称晨辉砂,是一个一天到晚穿着简单复杂,明明完全不适行动但是却能在剑术和武术上面全面超过我的存在......毫无疑问的天才,拥有着被她成为崩坏的原石技艺...嗯,也确实的如此吧。”

社宾越是说,就越是觉得那家伙的力量离谱的难以想象。

“阿米娅,我说晨辉砂你可能不知道,毕竟那家伙是唯一一个在感染者之中本名比称号还要人尽皆知的存在.....”在社宾说这句话的时候阿米娅的脑袋里面就在反复的弹出各式各样的人名......但是并没有符合标准的存在。

“社宾教官,我的记忆之中并没有这样的存在啊......但是感染者之中最出名的不是一个赌徒医生吗?”阿米娅这么说之后,社宾稍稍摇了摇头回应:

“有着百分之三十的概率基本治愈矿石病或者让原本的感染源不在发作.....虽然不能够被人相信,但是这情报,基本上是被所有的感染者皆知的。”

“百分之三十的概率让矿石病彻底沉默吗......”这种能力,毫无疑问是全世界的感染者都需要的....只要能持续稳定的开发的话,早晚可以拥有治好感染者的办法也说不定......但是为什么。

“阿米娅,别天真了......那个人,不是拯救者...她远远比寒冬更加冰冷,远远比死亡更加深沉。”虽然没有与之直接交流过,但是社宾可以百分之百的确定。自称晨辉砂的那位存在,不会在意所谓的生命的。

“阿米娅,唤醒准备已经完成了,咱们必须要抓紧时间了啊。”医疗干员的话语让阿米娅快速的回神......不管乌萨斯到底会怎么样,现在的当务之急都是救走博士。

――切换――

“真是宏伟壮丽,不愧是号称星辰的晨辉砂。”弑君者站在冥梦是身边看着那只巨兽摧枯拉朽的消灭了切尔诺伯格的防御线,让数不清的感染者和整合运动成员都全面涌入了这个城市。

“虽然宏伟,但是代价也不是那么容易付得起的啊。”冥梦轻轻的撩起地上的原石碎屑,彰显着为了召唤出这样的存在所使用的牺牲者......他们...全部都是枯木之茵的基层人员。

弑君者看着冥梦的动作,并没有什么过大的反应,但是此时....塔露拉踏着那些灰尘来到了这里。

“弑君者,时代马上就要全面开始了,去完成你的任务吧.....指挥塔的镇压转瞬就足以完成。”塔露拉有着这样的能力与自信,被称作暴君的她绝对有这匹配的实力。

“他们是为了感染者的明天而牺牲的,没有一个人的牺牲会白费。”塔露拉走到冥梦的身边,静静的看着召唤那只原石巨兽后的残骸。

“真是符合领导者的发言呢,不过恕我直言.....我这边完全没有办法说啥哦。”冥梦直接将手中剩下的至纯原石丢到一边,意思显然是相当的明显......她根本没有真的在意过这些炮灰的生命。

“哼哼,你的冷酷无情也真是如预料之中,西边的移动城区已经逃跑了,追击就交给你的部队了,剩下的时光你随意即可。”说罢塔露拉便转身离开,并不打算和冥梦有更多的近距离接触。

而冥梦则是回头看了看这位龙之暴君的背影,不在选择站在灰尘之上,而是缓缓的席地而坐,打着哈欠撩起在地上的原石碎粒,在诉说着它曾经的沉默与失落。

“这就是你自称晨辉砂的由来吗,晨露一般飘在在空中的沙砾,是希望也是尘埃。”银发的兔耳少女,整合运动雪怪部队的领导者霜星......拥有者超凡法术天赋及力量的存在。

“你要这么说也没错,毕竟一个代号罢了...我在考虑的时候可能都没想这么多呢...不过,希望光影之下的沙砾.....好像也确实不错的感觉。”冥梦扶着下颚思索一番过后,缓缓的站起来。

“这个城市将会在天灾之下毁灭,随后在由原石赋予其新生.....它虽然带来了病痛与残酷,但是也带来了难以想象的生机与希望.....但是,如今的泰拉不适合承载这一切了。”

霜星看着莫名其妙开始感慨的冥梦,有些心情不怎么好......但是,一想到这个家伙还是自己现在的主治医师,就将心中的不满暂时性压下......

“说起来是不是到了调整时间了?水晶的固化效果似乎现在不错的样子,说起来前段时间的身体强化感觉如何?毕竟崩坏能这种东西的调试毕竟是不可控的。”

随着冥梦的话语,霜星看了看自己腰侧的挂坠,似乎并没有什么异常的样子。

“没有异常,身体状况也挺好......看起来你的实验还算是有点用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