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瓶深入花核旋转 云深不知处父女钟山离


远古世界塔的上方笼罩着层层乌云,如恶浪翻腾。

气氛凝重的可怕,天空的黑幕中不时劈下一道闪电,不时划亮一瞬天空。

现在还是大白天,天色已经阴沉得令人心悸。

家家户户都关上了门窗,不用猜他们都知道,今儿个估计又摊上大事了。

但是他们只需要躲进自个屋里就不用瞎操心了,亚特斯兰大可是帝国的首都,时时刻刻都开启着规模最大,防御能力最高的超阶圣源术。

举全国之力共同构建的这个护国结界,没有神阶的战斗力别想动其分毫,所以帝都的居民们也不是很担心。

天塌了有高个儿顶着,反正总有人比自己死得早。

回答皇之前,林泽在想一个问题。

皇的能级究竟到了什么境界?

正常人逐渐到十阶能级就已经是在逆天而行,就像是奥尔斯,哪怕是他有着天才之称,可达到十阶的时候也已经年过百岁。

可皇,顶多不过五十岁的年龄,其展现出来的实力已经远不止十阶那么简单了。

林泽道:“陛下,如果我说我既想进世界塔,又想相安无事的离开,不知道你同不同意呢?”

“如果真让你那么来去自由,朕这一国之君的颜面还要不要了?”皇似笑非笑的看着林泽。

“看来是我想多了。”林泽叹息。

嗯…果然电视看是那什么贤君心胸宽广都是骗人的。

现在看来,只能继续看着事情会像什么方向发展,除此之外也没别的办法。

林泽静下心来,内心暗示自己这只是一次游戏内的py交易。

“那你说吧,那些所谓的条件是什么。不过先说好,不公平的条件我可不接受。”

皇乐了,我这还没说条件呢,他就敢提条件了。

不过到现在,林泽都是一副镇定自若,云淡风轻的样子,令皇不仅对他高看了一眼。

不过皇一直以来都是秉持着正直公平的原则处事,也没打算动小心思。

皇道:“你听好了,想要进这世界塔,如今只有三个方式。”

“第一条途径,成为塔教教徒并成为主教以上的职位。”

“第二条途径,报名参军,只要能达到六阶以上的能级都有进入世界塔的资格,所以你要你加入我的军队,你就可以直接进去。”

皇微笑着看着林泽,他开出这么诱人的条件,就不信林泽不会心动。

可实际上林泽仍却不为所动。

他在想的是,如果从一开始就加入帝国军开始他的冒险的话,这倒也没什么。

可现在,他不仅答应了要协助慕容倾城,而且身边还有凉小笙和维娜,更别说另一个身份筱泽还在就读皇家帝国学院。

所以林泽想了想,还是不能为了眼前的利益而不顾将来的打算。

林泽窘迫的问道:“就没有其他方法了么?”

“当然是有,只不过那是各学院之间的小打小闹,怎么,你是对朕的提议不满?”

“没有没有,当然不是那个意思。”林泽连忙摇手。

本来听到还可以通过学院的途径进入世界塔,林泽心里燃起了一丝希望…

可转念一想,那岂不是要拒绝皇提出的那个优厚的条件了么。

明眼人都能看出那是皇有意在拉拢,如果拒绝了的话,死后果不用想都能猜到。

事到如今,林泽也只好硬着头皮说道:“陛下的好意我心领了,只不过我实在是无法被束缚在什么势力之下,所以陛下的提议情容许我拒绝吧。”

林泽望了一眼世界塔,明明近在眼前却犹如远在天边,心中不由得悲凉起来。

世界塔啊世界塔,你说你怎么就突然搞这么一出呢。

不然我轻轻松松的混进去不就简单多了吗?

这时,皇的脸色已经冷了下去,林泽心知这看来是彻底没得商量了。

皇不带着任何情感波动和人类特征的声音传来。

“我尊重你的选择,所以朕也得履行我的义务,异乡人,就在帝都的天牢里反省三年吧。”

其声如雷滚滚,滔滔不绝。

皇的身体上凝现出一层神纹构成的体甲,背后展开一面面法阵,虽然模糊,可还是能看出是一条龙的缩影,并且还在不断地增加。

这一架估计不打是不行了,林泽心里嘀咕着。

虽然他的圣源之力比皇要庞大不少,但他在力量的掌控和使用的技巧上却完全不能相比,所以他心里也很悬。

林泽把五源图召唤到手上,给自己的身体套了几十个buff,什么肉体强化,力量增幅,自愈提升什么的能来的都给来了一个。

打不打得过另说,首先得抗揍。

皇一勾手指,一道天雷就照面朝着林泽盖头劈下,林泽反手就是一个bb罩给它抵消了。

皇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笑容。

没想到那小子看起来没个正经,实力却出乎了他的意料。

皇身后的九龙虚影已经成型,他缓缓升到半空,暴喝:

“九龙荒夷!”

倏地,九条金龙汇聚到了一起,咆哮着向林泽奔去。

不过皇深知因为这招九龙荒夷的威力太过巨大,如果不加以控制,一不小心就可能毁灭这附近所有的事物,在九龙飞射而出时,他就布置了一个结界将林泽同九龙一起困在了一起。

他相信林泽在那九头金龙的口中绝对够呛。

可事实证明,林泽也不是吃素的。

林泽半蹲拍地,不断地凝练出神纹向地下渗透,等到九龙将迎面而下时,他刚好完成术式抬起头。

“釢釢的,我到要看看到底是你吃我还是我吃你。”

话音一落,以林泽为中心展开了一面庞大的法阵,法阵下的地面徒然升起一个巨大的棕金色土龙首。

砰的一声,土龙首便把九龙一口吞进了口中,然后重新钻进了地面,消失的无影无踪。

气氛顿时有点尴尬,鸦雀无声。

皇嘴角一抽,撤去了结界。

“妈的吃饱了没事干,用那么庞大的圣源之力就为了凝聚一个巨大的土龙首?”

皇在心里的暗暗吃惊,林泽刚刚所用那一招所需的圣源,足以抽空好几个八阶源术使。

皇皮笑肉不笑的表扬了一下林泽,直接凝练出一把天子剑朝着林泽闷头就上。

林泽大呼:

“这尼玛法师都开始流行近战了?!”

不过他也不带怕的,身上套着几十个buff呢。

我就不信你能砍死我!

很快,两人份的战斗愈发激烈,战斗所波及的范围也越来越大,没一招一式碰撞出来的余波都向四周蔓延开。

当即就有好几个磐石军团的士兵猝不及防的被卷入了余波中,连惨叫声都来不及发出就死得透透的,凉凉的。

“快撤,快撤!赶紧跑远点!”

捷洛奥夫一脚踹开眼前朝着他的屁股,问候了一句他的老娘。

“都他.妈的还不快跑,想死吗!”

捷洛奥夫越是急迫的催促着士兵们们后退,他的内心就越是震撼。

作为一个四处征战的铁混子,超越者以上的战斗他见过的也不在少数,虽然厉害,可给他的感觉也只不过是很强而已。

可是现在看着眼前那两人的战斗,连余波都带着毁天灭地的威势,他就感到心惊肉跳。

内心一直疯狂呐喊——NB!

除此之外他真的想不出还能用什么来形容眼前的场景了。

他自身也有着六阶能级的实力,六阶放在整个大陆也算得上是佼佼者了,但他相信自己要是被卷入那余波中,估计连屎都不剩一点。

他甚至还能听见那里面不时传来狂笑。

妈耶,此真乃恐怖也!

捷洛奥夫突然想起那些塔教教徒,之前他叫塔教的人赶紧撤,可是塔教的人坚决不走,甚至还怒喷了他好一会,说什么“你们这群垃圾,是不可能懂我们对塔之信仰的忠诚的!”

我呸!

其本质还不就是痴心妄想的想要守住自己既得的利益,还敢堂而皇之的说得那么高大上。

而现在捷洛奥夫再看向世界塔周围时,已经一个教徒都没有了踪影。

真是一群被利益蒙蔽住了眼睛的沙比,被人卖了都不知道。

兔死狐悲了一会,捷洛奥夫接着催促着士兵继续往后撤,因为那战斗扩散出来的余波又涨了不少,照这样下去,方圆数百米都是一片禁区。

而且那还是双方都还没有使出高阶术式的情况下。

在远处的居民区内,一座比较高的建筑上站着两个人。

“维娜,相信master的实力吧,现在那附近到处都是能量潮涌,你再怎么担心也看不到里面的状况的。”凉小笙扶着额头道。

她在这短短的时间里,这样的话已经说了不下于二十遍,她还真是担心如果不是自己还在这里,没准维娜就直接冲进去了。

话说这么说,维娜也毫不示弱的反驳道:“那你不也是和我一样老往那边看,担心林泽大人吗!”

“啧…真是个毫不掩饰的女人。”

“哼,你个口嫌体正直的女人!”

两女都毫不退让的瞪着对方。

就在两人互相较劲的时候,在她们身后悄然出现了一个绿色头发,背后背着一把大弓箭,猎人打扮一样的女孩子。

维娜与凉小笙同时发现了那个人,前者更是捂着小嘴,一副吃惊的表情。

那女生直直的朝着维娜走去,像是多年未见的老友一样打了个招呼。

“好久没见啊,维娜。我来接你回去了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