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军与小奶妓 与校长面谈要准备什么


农历九月末开始下霜。经历了霜冻的棉花叶子,没几天叶子全部变干了,但少有干叶脱落。霜后收获的棉花上也粘着细碎的干叶,处理掉碎叶很麻烦,还不得不浪费掉一些棉花,让晓玥很是郁闷。

晓玥看着干了叶子的棉花地对棉花小姑娘道:“棉花,你的棉花拔了,把上面的干叶子全抖掉,然后把它的棉花棵子,靠在太阳能照射到的墙上晒干,再把干棉桃给摘了,剥出里面的棉花。”虽然剩下的棉桃里出的棉花质量很差,好在没有碎叶夹杂在里面。

棉花:“是,郡主。”郡主说怎么做,她就怎么做了。

刚进入梅月(农历十月),长安的天空中就开始飘起了雪粒子。雪并不大,地上还没铺满,它就停了。太阳出来后,雪粒子很快就化了。如果不是晓玥亲眼见到飘落的雪粒,根本不知道雪存在过。

到了冬月,天气愈加寒冷,水池县伯府内的荷花湖里已经开始结冰。在没有暖气,没有空调,没有炕的地方,寒冷的日子总不会让人感觉舒适。

虽然晓玥的身体适应了这里的零下十几度的气温,但是心里还是觉得很冷。在她的意识里,下雪=寒冷。就算有暖暖的炭火,在冰冷的天气里,洗澡也很冷啊。

她竟然听说这里有人在整个冬天都不洗澡的。据说不洗澡不是因为他们不讲卫生,而是因为家里条件不允许,被冻成伤寒病可是要花费很多钱医治的,还会有生命危险。

三九寒天里,宇文护看着要在府里逛逛的晓玥的身上被裹了一层又一层的衣服,道:“玥儿,你那么地怕冷,就不要出去了啊。”在炭火暖房里多好啊。

正在丝棉衣(两层丝绸里包裹了一层棉花)的外面裹着一层貂裘的晓玥一怔,“不行,听说织布机修正过来了。我要去试试看。”上次做出来的织布机用起来不太顺,她让木工工匠修改了一些小地方,希望能修正好。

宇文护看着她挺起来的肚子,那么大的肚子竟然要去试用织布机,他终究是不放心,牵着她的手,道:“我也去看看吧。”

去看织布机的最终结果是晓玥收获了宽三尺长三尺的棉布。棉布比麻布柔软,它的吸水、透气也好。

宇文护拿着棉布,对比了一下让哥舒拿出来的麻布,非常惊喜,“这真是你种的棉花出产的布?”

晓玥得意一笑,“是啊,比麻布要柔软些,吸水些吧?”既然棉布柔软吸水好,穿在身上肯定更舒适了。

“棉花能普及吗?”宇文护的声音有些急切。

宇文泰去东部边界跟东魏打仗没打胜,南部的梁国这时突然攻陷了西魏的梁州(今陕西汉中),梁州刺使元罗很丢脸地举州投降了。西魏少了梁州那片疆域,让励精图治开始处理政事的宇文护恨不得跑到梁州把元罗那老小子给杀了。

在这里看到了棉布,宇文护自然知道既能做保暖的絮,又能织布的棉花的价值之大。

“我们只得了一麻袋棉花种子,要普及得过几年。”晓玥道。就算棉籽油炒菜特别香,她也要把全部棉籽留作种子。

正月,“东魏高欢领万骑袭西魏夏州(今内蒙古乌审旗南),生擒刺史斛拔俄尔突,迁其部众五千户而归。西魏灵州刺史曹泥归附东魏,高欢遣高车阿至罗以三万骑迎之,徙灵州(今宁灵武西南)五千户而归。”

西魏又损失夏州和灵州两地疆土,宇文泰虽然焦急,但也无可奈何。只能带着宇文护更用心地治理西魏。打算积累一下重新再去打。

棉花开始育苗的时候,已经到了阳春三月末。元羽已经生了个儿子,但不叫宇文觉,而叫宇文震。

“阿护,我肚子疼,可能要生了。”晓玥半夜被阵痛疼醒了,对旁边的宇文护道。

宇文护听到后慌张地起来,叫周氏去安排晓玥生产的所需,分分秒秒地关注着产房的情况。

而晓玥的胎位正,胎儿也不是太大,肯定不会难产。

当清晨的第一缕阳光透过朝霞洒向大地的时候,晓玥的第一个儿子出生了。不出意外,被宇文护起名宇文训。

晓玥:“……”她没异议,就叫这个名字吧。

晓玥在月子期间关注着自己的种田任务,“棉花,你负责监督管理所有的棉花地,棉花与麦田套种。

地瓜,你负责监督管理所有的红薯田。红薯要可以种在荒田,或者等小麦收了再种。

玉米,你负责种植监督玉米吧。玉米也种在麦收之后和大豆一起种植吧。

种植方法我已经告诉你们了。人手不够的话,可以短期雇佣周围的农人,让赵管家协助。有不好处理的事,及时过来回报我。”总之,她要有效地利用土地种田。

于此同时,让系统商城把空间里的红薯,玉米,土豆,棉花,辣椒等此地没有的粮食蔬菜的种子,种在西魏关中各处的山上。

棉花、地瓜、玉米和赵管家回了句:“是,郡主。”

晚上,宇文护看到晓玥又在操心田里的事了,劝道:“玥儿,你坐月子期间不用那么辛苦的。”

晓玥摇了摇头,道:“没事的,我只是动动嘴,让他们去安排。”

五月开始,本来应该下雨的天一滴雨水都没有下,地里开始干旱,秧苗也严重缺水。

晓玥:“……”她想改善民生,改善饥荒,不想看到人吃人的现象,可是老天不配合啊!

她只能翻了翻系统商城,看看有没有卖雨水的。

竟然还真的有,问题是需要一千积分才能给整个关中下一场雨。她只有七千积分,在五天一小旱,十天一大旱的季节不太够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