婆媳俩以姐妹相称 男朋友只摸不做会难受吗


光头男伸出两只手指托起那女孩的下巴,满脸露出一副丑陋的笑容来:『吉野小姐,你可知道那H影社的导演可是出了名的重口味!要不......吉野小姐你干脆就跟我们教主干吧,若是把他伺候爽了的话,说不定到时候那笔钱你也就不用再还了呢。』

『对呀对呀,吉野小姐,我们教主可比H影社的那些浑身散发着酸臭气味的老头子要温柔多呢!』

另外两名随从这时候也激动了起来,说话的语气尽显挑豆之意。

我却是听得十分的无语,心想你们是怎么知道你们的教主要比那些男优还要温柔的?

难道你们一起体验过吗......

面前的几个男人这么一说,那女孩的脸却是胀得通红。

只见她两手护在胸前,情绪慌乱地摇着头道:『铃木先生,求求您给再我一些时间,我一定会把父亲的钱给您还清的......』

『啊——够了,真是烦死了!』光头男一声怒吼,说话的声音就和电影里的东瀛黑帮一样凶恶,『我给你两个选择:要么今天就给我把钱还清,要么你就跟我们走!』

『铃木先生,求求您不要这样......我——』

『啪——!』

那女孩的话还没说完,光头男直接重重一耳光打在了她的脸上。

女孩捂着被打出红印的脸,眼睛里顿时挤出了两行泪来。

『你这个不要脸的东西,果然是和你父亲一副德行,都是贱人!』

光头男将头扭去一旁,接着对身后那两个小随从说:『把她给我带上车去,然后再给吉野打个电话。如果他要是还不来,那到时候让他准备看他女儿的现场直播吧。』

『是!』

说着,那两个西装男就要上去抓人。

看到这里,我心里暗暗骂娘。

这已经不是简单的追债了,他么分明就是绑架啊!

我默默运集全身的功力,随后猛地从转角处闪出,平稳无声地站在光头男等人的身后。

『住手!』我指着众人的背影大声喊道。

光头男等人闻声纷纷转过身来,脸上的表情变得更加难看了起来。

『哪里来的小女人!还不赶紧给我衮开,不然我铃木今天就让你永远留在这里——』

光头男说话的时候眼睛瞪得老大,眼白处布满了条条血丝,光亮的额头上青筋一片片暴起,样子看着甚是吓人。

我一副毫不畏惧的样子看着众人,道:『我说,你们几个也算是半个修仙者了吧?一起欺负一个女孩子,难道就不觉得很羞耻么?』

『欺负?』光头男莫名地一笑之后,脸色随即便沉了下来,『就算是欺负,那又如何?她父亲拖欠我们公司的贷款不还,难道就有理了?听你说话应该不是东瀛人吧,那大爷我再忠告你一句,不要多管闲事,赶紧本给大爷离开这里!』

『我要是不走呢?』我两手直插在腰间,完全没有要走的意思。

『你是想尝试一下吗?』光头男说完,伸手朝着身后打了个响指。

声响一出,只见那两个随从将右臂轻轻一抖,手上便出现了一把明晃晃的刀子。

说实话,面前的这两个人我甚至是连瞅都不想去瞅一眼。

跟他们动手,简直是拉低了我的档次!

我心里暗暗吐槽:好歹我也是和洪鸩教打过好几次的人了,论场面,论人数,哪个不比这儿的多,还用得着怕他们么?

若是真的打起来,杀他们不还和捏死一只蚂蚁一样容易?

我闷哼一声,对着众人勾了勾手指,轻言挑衅道:『既然你想用这种方式解决问题,那本小姐就给你们一个机会先动手。十招之内,若是被你们伤着一根头发便算我输哦。』

『哈哈哈哈...』光头男听我这么一说,一时间捧腹大笑,『我铃木在黑道上混了这么多年,还是第一次见到像你这么有意思的人!不过,本大爷可容不得你这个外国的小女人在我们东瀛的地盘上撒野!』

说着,光头男便朝着身后的两人暗暗使了个眼色。

那两人接到暗示之后轻轻一点头,随即举起手里的刀子,脚下使劲一蹬,整个人如同疯狗似的朝我这边扑来。

还不到两秒,这两人便将我给死死围了起来。

锋利的刀子此时抵在了我的面前,现在我的头只要再轻轻地动一下,脸上便会被划出一道口子来。

『这两人的轻功居然有这等境界?看来是我轻敌了……』

不得不说,这俩家伙果然还是练过两下子的。面对修为比自己高出不少的人,居然还能有如此之快的出击速度,给人一招出其不意!

『喂!怎么不敢动了呢?刚才你不是还很正义的吗?』随从甲一脸嘲讽地看着我,手里的刀子在我面前不断地晃动着。

『哼,一出来就放大话,我当是什么英雄豪杰呢。现在看来,不过就一个没用的废物罢了!』光头男说完,伸手将脸上的墨镜给摘了下来,目露凶光地看着我。

我一脸轻描淡写地看着眼前很是得意的三人,讥讽道:『你觉得凭你们现在的实力,真的可以动得了我?』

『哼哼,你这女人还真的是倔强,死到临头了还要这么逞强?』随从乙拿着刀在掌心擦了一下,咬牙对我说着。

『呵呵……』

我丝毫不带恐慌地冷笑了一声,随即施展起水月幻冥步,借着苗条的体型优势,从他们身体间隔出的缝隙中闪了出去。

这三人见我突然没了踪影,就这么站在那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全然处于懵逼的状态。

『身为修仙者,没有自知之明是最可怕的!到最后,你可能连自己是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我双手背在身后,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看着那三个人的背影,有些无奈地摇了摇头。

三人闻声猛地转过身来,见我好好的站在他们身后,眼睛和嘴巴顿时都张得老大。

『怎么会这样......』

光头男迅速地朝四周扫视了一番,完全不知道我是怎么当着他的面跑出来的,脸上写满了不可思议。

我假装打了个哈欠,然后懒洋洋地对他们说:『真是愚蠢啊,本小姐刚才只是随便跟你们热身玩玩而已,没想到你们居然还真的以为自己很有实力呢?』

『铃木君,不要听信这个女人的话,她是妖女!刚才她一定是施了什么幻术,所以才趁这我们不注意跑了出来!』随从甲说完,一脚向后面跳出一米多远,然后举着刀尖正对着我,脸色变得惶恐了起来。

随从甲这么一说之后,我发现光头男和随从乙再看我的时候,眼神里却是多了一丝忌惮之意。

我用手托着下巴,眼神有些疲倦地看着他们,『我不管你们说我是妖女也好,神女也罢,总之本小姐在这给你们放下一句话,识相的就给我把人给放了。不然,后面的游戏就不会再像现在这么友好了哦!』

『可恶!』

光头男一声暴喝,捏着两只鹰爪拳便汹汹地朝我冲了过来。

『妖女,今天我铃木必须要让你死!』

光头男疯狂地朝我挥动着鹰爪拳,一副撕牙咧嘴的样子,看样子感觉像是要将我撕成碎片。

『啊!杀了妖女!』

两个随从也举着刀向我狂奔而来。

我微微闭上眼睛,同时手上捏着聚气手决,将丹田内的部分真气召唤在掌心。

不到一转眼的时间,却见一团篮球大小的淡黄色真气浮在了我的掌心当中。

通过意念的感知,我察觉到周围的杀气正汹汹地朝自己这儿涌来。

『顽固不化!』

我睁开双眼,纵身跃起两米高度,随后将手中的真气灵珠狠狠地丢向了地面。

至于我为何不用斗气,原因很简单——雷斗气的威力实在是太大了

要知道,这可是连金丹期的修仙者都吃不消的东西,如果施加在他们身上的话,到时候可能会死得连渣都找不到。

『嘣!』

真气灵珠着地之后,便散作一团气波向四处刮去。

『啊——好疼!』

冲在最前面的光头男直接是被气波带出去五六米远,之后重重的摔在了一个垃圾桶旁,痛苦地躺在地上挣扎着。

而那两个随从也摔得不轻,落体的瞬间都是尾骨朝下。

这种感觉与千年杀的疼痛度相比,却是相差不了多少。

不过这三人好歹也练过一些修仙之术,所以身体的抗击打能力比一般人要强不少,否则就算是真气珠的威力,也能够让他们躺床上待半年。

好在我当时机智地给那个女孩打出了一道护体真气围在身旁,不然她也得跟着遭殃。

只见两个随从狼狈地从地上爬起,一路连跑带摔的飞奔到光头男的身前,左右搀扶着他起来。

随从乙一边搀着光头男跑路,一边又转头向我这看去。

『铃木君,这个妖女会玄术,咱们还是先走为上吧......』

『这还用你说吗,我当然知道了!』光头男用力的将嘴里吃进去的沙子给吐了出来,接着有些不甘心的说,『今天真是倒霉倒到福士山了,钱没追到不说,居然还被一个小女人给整了!唉,回去又得挨那家伙的骂了......』

那三个人就这么相互搀扶着往前面的一个T型路口跑去。

而此时,柳凝帅和雪儿却早已在这两个转口处等候多时。

那三个人就这么被柳凝帅和雪儿堵在了T字路口,进也不是,退也不是。

现在,他们所有可以走的路都被死死的封住了,除了插上翅膀飞出去以外,却是再没有别的办法了。

『你、你要对我们做什么?我跟你们无冤无仇,为什么要拦着我的去路!』光头男一脸心急地对柳凝帅喊道。

柳凝帅皱着眉头敲了光头男一个脑瓜,一脸不爽的问道:『什么‘阿纳达、瓦达西’的?CanyouspeakHuaxiayuok(请说华夏语OK)?』

『华夏人,你为什么要拦着我们的路!后面的那个女妖要致我们于死地,你不能这么心狠,快放我们过去!』随从甲抓着柳凝帅的胳膊用世界语求道,声音都快喊得哭出来了。

『她是我的家人!你刚才居然说她是妖怪?』

说完,柳凝帅直接是一巴掌乎在了随从甲的脸上。

『还说不说了?』

『不说了,不说了...还请先生放过我们!』

三人却是被柳凝帅身上的一种强者气息给震慑到了,几乎同时跪在地上道歉求饶。

威慑力,果然这就是元婴期修仙者的强大之处啊。

『放过你们?哼,刚才你们欺负那个女孩的时候,怎么就没想到要放过别人呢?』

柳凝帅用手掌托着随从甲的后脑袋瓜,然后将他的视线强行挪到女孩所在的位置上,说道:『像你们这种欺软怕硬的烂人,就算是杀了也不足为惜!不过我看在你们也都是修仙者的分上,今天就索性饶你们一马,不要再让我再见到你们为非作歹了。不然的话,到时候我会直接废了你们的丹田,让你们的武功尽失,彻底变成一个废人!』

『多谢先生不杀之恩!』

三人磕完头就要起身离开,下一秒却是被突然闪出的雪儿给用剑给挡在了面前。

我带着那个女孩走到了光头男的面前,面带微笑地对他说:『铃木先生,咱们有话可以好好谈。』

光头男见到我面色一怔,额头上不断地冒出冷汗来,『妖...不不,小姐,请您放过我,大不了她的这笔钱我不要了!无论如何,请您一定要放了我!』

我摇了摇头,语气不带任何感情地问道:『说吧,她父亲欠了你们多少钱?』

『算上利息的话,一共是二百万东瀛币......』光头男伸出两只手指对我说道。

『好。』

我转过身去,从次元戒指中取出上次赌武赢的一大袋银子丢在了光头男的面前。

『这里面有一百四十两银子,够抵得上你那两百万东瀛币了吧?』

光头男翻开袋口,见到里面是一堆白花花的银子,那原本一副要哭的样子瞬间就变得乐开了花,感觉眼睛都在冒白光似的。

『够了,够了!谢谢高人不计前嫌!』

『你们几个赶紧衮吧,不要再让我看见你们了!』

『是是是,我们这就走!』

光头男说完,招呼着两名随从一起把那袋银子搬上了车。

『等等!』

就在光头男准备上车的时候,我大声地把他给叫住了,『铃木先生,咱还有一笔账还没有算完呢。』

『啊?我好像不记得了啊,好像就只有两百万东瀛币呀。』

光头男见我的样子也揣摩不透我的心思,于是便有些害怕地朝我走了过来。

『高人,我们还有什么账需要做的吗?』

『当然!』我把嘴巴悄悄地凑到光头男的耳边,『不过,这个属于个人机密哦,铃木君必须得闭上眼睛听才行!』

光头男闻言,一脸期待的闭上了眼睛。

『啪——』

随着一个巴掌的重重落下,一道清脆的耳光声响飘遍在了整个路口的上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