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爱液h 别弄了到底了


四重天,圣山生命,风之谷,面对突然出现的玛门与一干大恶魔,无论是拉斐尔还是Sin都心头一滞。

大恶魔虽然无法使用远程魔法也极不擅长御术,但却可以利用魔力将肉//体与武器强化到无以复加的地步,一旦进入肉//搏领域,特别是对于医疗天使来说,可谓是灭绝性的打击。

玛门一眼望见悬身半空的黑色六翼的天使,漆黑的眸子不解的眯起:“叛徒?”

“不巧,您眼神不好,在下绝非堕天使。”Sin侧首,依然笑的温和含蓄,逆光望去,黑色的发丝边缘镀着一片浅浅的金光。

“看来不仅仅只有我们这边得到了出乎意料的战力啊!”

玛门从那看似温和的笑容中读出了冷意,在金焰包裹中的地狱业火已在他和他的军队面前划出一道黑色的沟壑,滚烫的空气扑面而来,不可逾越。

然而他却突然放声大笑:“好,真是太好了,幸好我的对面是一只黑//天使。幸好,不是他,否则……”蓝黑色的双刃在半空中成一串剪影,贴近镰刃的空气形成犀利的疾风,“我还真不知道要怎么能打的起来啊!”

化作原本百倍大小的巨大双刃镰刀从中间断成两截,足有手腕粗细的黑色链条咔嚓咔嚓的抽出。双刃镰变成了两柄飞镰,每一柄都连着链条飞旋成寒光闪闪的刀轮。

“唰唰”两声,脱手而去的飞轮从火焰上方飞驰而过,掀起狂暴的风刀将火焰的屏障从中间劈成三截,掀开巨大的断口。

“黑//天使,地狱业火可是只烧灵魂不烧物质的啊。”

Sin的眸色一暗,被那两把巨大化了的飞镰横切而过的瞬间,整个大恶魔的军队已经随之疾冲而来,几乎是以紧跟着镰刀的速度突破了火焰的封锁。

将魔力融入武器而使之随心所欲的变化对大恶魔来说太过轻而易举,巨大化的武器杀伤力也会成倍的增加。

Sin抬起手,他的背后顿时涌现出大量黑金色的凤蝶。

“去!”一声轻喝,凤蝶的身形瞬息变化,一柄柄由火焰构筑成的箭镞拖曳着熊熊燃烧的尾翎半空如雨射落。

然而所有的恶魔都像是没有看到那自半空而来的威胁,到处都是骨翼噼啪作响。

玛门亦踏空而起,正指着黑色的天使。

箭镞嘶鸣着,几乎将所有接近的恶魔贯//穿,然而就在本该鲜血飞溅的时刻,所有的恶魔全部消失了。

Sin缩紧了瞳孔,表情有一瞬间的僵硬,随后玛门的脸竟出现在咫尺之前,镰刃差点就抵在了他的天灵盖上。

若非他手中火焰凝成的一柄画戟截住了镰刀的锋刃,恐怕这具属伊梅苏尔的身体就要从中间被劈成两半了。

而与此同时,其他的大恶魔竟陆续出现在各个医疗天使面前,拉斐尔也瞬间被五个恶魔包围。

“原本是不可能这么顺利的,但沙利叶冒死而得的力量真的是决定性的,相比而言,你这半吊子黑//天使可得逊色一筹了啊!”

Sin没有说话,只是拼死抵住越压越低的镰刀,玛门说的不错,他毕竟只剩一抹残魂,而且这具凭依的身体能够释放出的业火总量已经到了极限,如此他甚至无法发挥出生前力量的三分之一,阻碍并无严密组织进攻的地狱蝶前进尚可,但面对成群结队的大恶魔外加一个光速移动的外挂显然并不可行。

眼角余光往四周微微一瞥,眼见对于天使来说的苦战已经拉开帷幕,并且已经有相当一部分医疗天使被大恶魔直接破坏心脏砍掉头颅。

然而他却在与玛门僵持的此刻自肺腑发出一声轻笑,令后者不得不愣了一愣。这种情况还笑的出来,只有两种可能,其一自暴自弃,其二另有手段。

眼前这个黑//天使给他的感觉很不舒服,那种捉摸不透的,不该属于天使的性情,具体说不出来的某种东西混在里面。

“在下不叫黑//天使,在下名为Sin,玛门阁下,请您记牢了,不然在下会很困扰。”

随着他这不疾不徐的话落下,与地狱蝶纠缠在一起的火成凤蝶突然凭空消失,Sin的视线在漫山遍野厮杀搏斗的天使与恶魔中间扫过,笑容中呈现出悲伤的神情。

确实是浓重的悲伤,而且还满怀愧疚,他这样笑着。

但正是这样的笑容,却再一次让玛门感受到了一种冷意,从这天使骨子里透出的什么东西。

失去了阻拦的地狱蝶正欲冲向这已经一片狼藉的战场,却有什么比它们更快了一步,之前那些消散了的凤蝶其实并没有消失,只是它们飞的太快了。

它们矛头所指,是各个风穴。

那是无差别的磅礴攻击。

整座圣山被金黑色的烈焰包裹,在拉斐尔不敢置信,玛门目瞪口呆。

无数天使与恶魔被烧成灰烬。

待火焰渐渐平息,黑色的天使平静的注视着像看怪物一样看着自己的玛门。

“……你真的是天使?!”半晌,玛门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来。

“在下绝非堕天使,但您也最好不要将我视作天使来看的好……”

“你,你,你干了什么!”拉斐尔近乎歇斯底里的尖叫打断了Sin的话,一向温和委婉的万物医宗鲜有如此失态,但他此时怒视Sin的面容的确可用狰狞二字形容。

“母殿,如果任由大恶魔砍杀,医疗天使的生还率为零,但是若如此,至少有百分之五十的医疗天使能够凭借自治和魔法护体存活下来,在下并无做错什么。”

仿佛应证他的话语,从火焰消散的风穴之中陆陆续续闪现出一些天使的身影。但是恶魔们就没这么幸运了,即便有所幸存,也已经毁坏到无法行动的程度。Sin释放的火焰有相当一部分是他自身的火焰,对于魔法的抗性必然是天使占据优势。

拉斐尔感到骨鲠在喉,他说不出任何反驳的话,或许Sin的选择是正确的,但是……他意识到,眼前这突然出现喊他母殿的天使,真真切切地理智到可怕的程度,或许他的心,便是没有感情的,石般的冷。

似乎察觉到拉斐尔的不妥,他进一步解释了一句:“为求结果的最优化不择手段,这就是在下的生存之道。要说为何的话,在下只是父殿手中的一柄利剑,凡途阻隔,皆得寂灭,仅此而已。”

兵器是不需要感情的,剑锋是用来见血的。

玛门的神情变得无比严肃,他不知道Sin口中的父殿是指谁,但他明白他的确打造出了一把一旦出鞘便锋芒毕露的宝剑。

他看见那黑色的天使缓缓回过头来,将目光直直投向自己,金红异色的泛着无机质般冷调杀意的眸子绝不应该属于天使,但同样没有恶魔能够拥有如此纯粹,纯粹澄明到令人心寒的眼波。

“所以现在,在下愿取您性命。”

饶是身经百战,久经沙场,玛门也在被金色的画戟直指鼻尖的这一刻感受到了沉淀了几个纪元的危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