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性交换3p 校长这是在学校不要了


西方秦梁两国交界函谷之地,半日前,这里还是闻名天下的最高武学学院,是天下十二国国家关系的协调者,是各国未来主人的交流平台。

远处天空中的烟灰将天空遮掩的一片昏暗,方圆数十里的建筑皆化为了灰烬,放眼望去,袅袅余烟,烟熏雾绕,一片焦黑。空气中满是将要凝固一般的血腥味,寂静的周遭隐约可闻流水潺潺,看向流水声的地方,那是……昏黑光线下的黑色液体,犹如有生命一般的蜿蜒,那是血,绝对是血!

视野中出现一个隐约的身影轮廓,是个持剑者,是胡倾!他默默地走在血水尸体间,对这些惨象视若无睹,他只是在到处分散的四肢头颅间搜寻着什么。这时他注意到了烟灰深处,那道蓝影,如同鬼怪一般,闪烁不定。

胡倾御气化风将烟灰吹散,也就在这时,他看见烟灰深处有一道人影,接着那边响起了一声惨叫,一人身首分离,接着窜起冲天的血柱。还保留着惊惧骇人脸色的人头掉落在剑客的脚边,激起血珠飞溅,紧接着,漫天血雨洋洋洒洒。

那具失去了头颅的身体缓缓倒下,落地时血水就像飞瀑一般四溅,此处已是真正的血河,真切的地狱了。无头尸体倒下后露出了一片蓝光,蓝光中有一道矮小身影,从那身影周边淡淡的就像有生命一般的蓝色火焰游动的光芒处,剑客感到了强大的威压,那是一股强大无比的力量。

那是一个少年,杀气为眼,面目狰狞。在满是残碎尸体的战场上,暴乱的额扉刚刚砍下了一个人的脑袋。扉身边的火焰缓缓消散,四周竟然一下子变得凉快了许多。扉转身落魄离去,蹒跚的脚步仿佛随时都会令他跌倒,而他就这样隐入浓幕。

胡倾身边的风泛着白丝,渐渐的,他的身影变得模糊,直至完全消失不见。借助风之结界隐藏起来的剑客跟上了少年悲伤的背影。

扉跪倒在一块大石边,抱着岩石抽泣起来。岩石上平躺着一位少女,她的左眼有一道血痕,从眼睛里流出的血从眼角蔓延,以致她整个脸上血迹可见,她就是萍儿。尽管如此,少女的容貌依旧出众,或者说那血迹以及惨白的脸庞,给人一种别样的魅力。“萍儿。”

扉注视着失去生机的萍儿,坚毅寒冷的眼中闪现出了泪光,他在意识到自己流泪的一瞬间,便将这泪水抹去了,这是他第一次流泪。扉只是跪在大石边,时间一丝一丝的流逝着,天空的阴霾被一道光芒穿透,金色的阳光投射在跪倒的少年以及死去的少女身上,孤独在尸原血海。

剑客突然出现在少年的身后,少年第一时间感觉到,一股极度炙热的火焰在身体周遭出现,面露凶光的看着微笑着的剑客。

蓝色火焰犹如洪水一般化为无数虎形扑向了剑客,剑客只是抬着手,风声呼呼作响,每一团扑向剑客的虎形火焰都在剑客周围三步之外被风切成几段,化为无形之火,然后无形之火又被其他虎形火焰吞噬,凡是被这蓝色火焰触及之处皆化为灰烬,其温度可见一斑。如此往来,最后只剩三只几丈高的巨虎。这一次三只巨虎完全将胡倾吞噬了去,可是,狂风自胡倾身边肆虐,巨虎被瞬间打散,化为漫天碎火。

胡倾疾步跃出,身后拖着无数点碎火,夹杂着风声,持剑呼啸而来,那柄漆黑的剑穿过了少年上体周围有着恐怖温度的火焰,一瞬间,刺入了少年的胸膛,可以感觉出那剑不是金铁,而更像是木石。

“啊~”扉凄惨的嚎叫着,身边的火焰泛起十丈巨浪,犹如海啸一般,淹没了胡倾,将百步之内的一切化为了灰烬。火焰海啸过后,胡倾依旧站立着,只是他的双臂以及身体的一些部分明显有灼伤的痕迹。

扉已昏倒,没了意识,但一道道火焰的涟漪依旧从他的身体周边蔓延开来,显得如此壮丽。只是蔓延到胡倾身边时,他身前仿佛又一道墙将火焰隔离,但那那奇高的温度还是让胡倾大汗淋漓,四处灼伤。

即便如此,那火焰涟漪与之前的火浪一样,灵性的绕过了青石上少女的身体,显得如此奇妙。

胡倾右手依旧持着已经刺入扉胸膛的剑,艰难的抬起左手,在身前咒书起来:山风蛊,艮上巽下,潜龙勿用。栗色的由气写出的字在半空中漂浮着,左手中指一勾,那些栗色的字化为一道光线将整个手掌笼罩在栗色光芒中,左手摆动,光芒集中于中指,左手中指抵于右手的剑身上,由远及近滑动将光芒引于剑上。

胡倾大喊一声:“空匿!”语音一落,剑立身前,剑身就像无底洞了一般,四周所有的苍色火焰形成了一个十丈宽的苍色漩涡,疾速被吸入剑中。忍受着如此大量的火焰的灼烧,剑客依旧没有松手。

在那灰暗深处,闪现一道白芒,接着百丈之内的火星纷纷飘起,漫天的红星向扉的身体汇聚,铺天盖地,美妙至极。

终于,火焰尽数被处理了,扉的身体周围一片平静,而胡倾衣袖已经完全烧尽,裸露的手臂通红烧伤显得恐怖。胡倾将剑插入剑鞘,接着从腰间扯出一条铁链,将剑包裹起来。失去意识的少年也就此倒了下去。

“这叫扉的小子果然天赋异禀,如此年纪便觉醒了超品蓼炎涤荡之火,怕是活不长了。”胡倾转身离去,可是只走了几步便停了下来,看了一眼手中被漆黑的锁链缠绕的剑,“怎么说也是因为我们,葛修那家伙也说这小家伙人不错……”

胡倾腰间抽出一匕首,飞快地在右手手掌划出一道血痕,血液漂浮在剑客的手掌上,分为三滴指甲盖大小的血珠。那些无数闪烁的星辰以那三滴鲜血为中心汇聚为了三个巨大的漩涡,豪华而壮丽。鲜血变得更加妖艳,那**的血珠缓缓的变的椭圆,渐渐拉长,愈变愈细,就在最后一粒赤色晶莹汇入血液时,三股同样的气势字血液中爆发出来,那股劲风将周边舒张内的所有物体搅为灰烬。

接着,那三滴长圆形血滴萦绕着白色的气息,如同莲花一般绽开,那三朵血色的莲花一朵于檀中穴上方,一朵于关元穴上方,还有一朵漂浮在剑客的左手上。血莲落在少年的檀中穴以及关元穴上,剑客右手印结变换,一股强大的压力扩散开来,那两朵血莲缓缓的融入了那两处大穴之中,就此沉入了扉的身体。

胡倾的身体颤抖了一下,汗水如水灾一般流下,可以看出,那两处大穴的封印是如此的艰难,“还有一个,可别失败了。”

如同风暴的气息在蔓延……

终于成功了,胡倾舒了口气,将少年扶坐起。

太阳已经完全下了山,黄昏的余光下,扉在黑色灰烬中爬起,第一眼便看到了胡倾。胡倾虽然满脸笑容,但却满身烧伤,极其狼狈。

胡倾看着扉,说道:“你可你想活下去?”

扉什么也没有说,只是看着胡倾,看着看着,点点头。

“那从今日起,你就叫胡扉了吧。”

此时,又有一人出现了,那人怀中抱着的不就是萍儿吗?昏暗的光线下,仔细一看,那不就是函谷学院的老师,天下十大武圣第二,萍儿的父亲,葛修吗!

葛修对胡倾说道:“函谷学院覆灭,天下恐难再出一品御气之人了,郭易也将无法发动‘羽化’大阵以求长生不死,不过你留着他,若是哪天他能够修炼至一品,也会成为长生不死的基石,到时候又将是天下的劫难。”

胡倾笑道:“没事,你也知道,被这红莲印封印续命后,修炼是极其困难的,师父都说只是理论上还能修炼,别说是修炼到一品了,他现在就是连气都聚集不起来。没事的,这小孩儿我养着,倒是你,女儿怎么样了?”

“大概是扉这小孩儿无意识的吧,涤荡之火并没有伤及萍儿,只是外伤很重失血过多,不过没有性命之忧。”

胡倾气愤的说道:“该死的梁国,竟然提前插一脚,导致秦国也提前行动了,这分明就没顾忌你的生死!要是丫头有事,我砍了他们大王!”

“别激动啊,再说这般劫难还不是你我引发的,不过也只有如此才能彻底断了‘羽化’阵发动的可能。”

“羽化阵啊。”这时,胡倾眉头一皱,脑海中一片混乱,脑子像要炸裂一般,无数幅画面飞逝而过。“这到底是……”

“怎么了?”

胡倾看着自己伤痕累累的手,不可思议的看着葛修:“我刚才,看见魔神了……我可能就是……郭易!啊!啊!”胡倾一下子跪倒在血泊中,嘶喊着,身边狂风涌动。

葛修一脸震惊:郭易算起来已七十有余,而胡倾不过三十,自己与胡倾自小一起修炼,这又怎么会不知道呢!“出什么事了!”

“刚才,刚才,一大堆记忆涌了出来,那不是我的记忆,可是,为什么……”胡倾抱着脑袋,一声不发的跪在地上颤抖着。不过一会之后,就在葛修极度担心之时,胡倾突然站了起来,若无其事,嘻嘻笑着说道:“骗你的啦!”

“哈?”葛修一愣,随即一脚踹向胡倾,“这个时候还闹!”

“哈哈。”胡倾虽然笑着,心中却多了一分疑惑,那些记忆到底是怎么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