换性夫妇小说 露从今夜白刀下有糖书包网


秦风的死亡战士将偏殿之内的人团团围住,有一只大蜘蛛想要跳出去,它非常的敏捷,只是眨眼的功夫,这一只蜘蛛就跳到这些死亡战士的头上。

这些死亡战士看也不看,只是用手中的单刀迅速的向上一举,只听到一声惨叫,这个虫兵就这样死了。

这件事情发生的太突然,而且就在陈华的眼皮底下,陈华用眼睛一瞪秦风:“您还真是够给我面子的。”

秦风淡淡一笑:“何必生气呢,刚才你不也是这样对我的吗!”

这时从人群中传来一个柔弱的声音:“大哥哥,我好怕!这里有这么多奇奇怪怪的人还有这么多的虫子。”

另一个人说:“别怕,有我保护你,你怕什么,难道你忘了,大哥哥我什么都能杀死的,你躲在我的身后,什么事情也不会发生的。”

秦风听到之后顿时就是一愣,只见他眉头紧锁,稍稍的思索了一下,然后迅速的将目光投向那里,瞪大了眼睛看:“秦--------秦雨露!你怎么会在这里?”

秦风一双眼睛紧紧的盯着秦雨露,吓的秦雨露一个劲的往欧阳拓身后躲:“大哥哥,这个人好可怕啊,我好怕。”

欧阳拓用手护住秦雨露,并安慰到:“小秦,你被怕,有我呢,他不能把你怎么样。”

秦风见秦雨露并没有做出什么反应,于是便紧走几步。

当走到欧阳拓和秦雨露面前的时候,欧阳拓一伸手,并大声的说:“你给我站住,你要是再向前走,我就对你不客气了。”

秦风白了欧阳拓一眼:“请问你是干什么的?”

“难道你不知道我是谁吗?”

秦风哈哈一笑:“我当然知道,你不就是南侯之子,啊!不对应该是现任南侯欧阳拓嘛!”

“你既然知道我是谁,那你还问。”

秦风一指秦雨露:“我是说我问的是我在叫她,你是干什么的?”

“我--------我是…………….”欧阳拓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说,只见他将自己的脖子一更:“我是干什么的你管的着吗?”

秦风一笑:“你的事我是管不着,但是她的事我是要管的。”

欧阳拓看看秦风,又回头看看秦雨露,然后说:“我说秦风,你是不是有病啊,你们俩互相又不认识,你凭什么要管她的事情。”

“不认识?你怎么知道我们不认识?”

欧阳拓哈哈一笑:“你们认识,那好,那你说说,我身后的这位小姐叫什么?”欧阳拓伸手一指秦风:“我提醒你,你可不要你说她叫什么小秦。”

“她叫秦雨露。”

欧阳拓回头看看秦雨露:“小秦,她说的对吗?”

秦雨露很是茫然,她呆呆的摇摇头:“我--------我不知道啊!”

欧阳拓转回头看看秦风:“那好,你再说说,他爹是谁?”

秦风一笑:“他爹就是我啊!”

欧阳拓又回头看看秦雨露:“他是你爹?秦风是你爹?”

秦雨露又是茫然的摇摇头:“我-------我没什么印象啊!我也不知道!”

“难道一点点的印象都没有吗?”

秦雨露摇摇头:“没有,一点点都没有。”

欧阳拓马上大叫到:“你胡说八道,你要是她爹,她能一点点的印象都没有吗?这分明就是你编造的。”

秦风不理欧阳拓,直直的看着秦雨露:“雨露,你不记得我了吗?你难道不记得你的父亲了吗?”秦风说着说着,眼圈红了,甚至还有些抽泣:“小露啊,你这是怎么了?你怎么都不记得我了呢,我可是你的爹啊!”

欧阳拓大叫一声:“你少在这哭哭啼啼的,小秦她说她记不起来,也许以后能记起来呢。”

秦风点点头,轻轻的擦一擦眼泪:“小露啊,快------快跟我回家,你可想死为父了。”秦风说着就伸出手来拉秦雨露。

秦雨露一见,吓的马上就往欧阳拓的身后躲:“大哥哥,大哥哥。”

欧阳拓一把便把秦风的手打到一边,急忙说:“你这个人,人家不想跟你走,你偏要硬拉,这是什么道理?”

秦风嘴角一挑:“我说女婿,你这样护着雨露就不好了。”

欧阳拓一皱眉:“你说什么?”

“什么什么啊?当然是女婿了,你看你们这么亲密,你不是我的女婿又是谁啊?”

“你少胡说八道,我只是……………”

秦风并没有听欧阳拓把话说完,他微微一笑,然后说:“女婿啊,你知道雨露的第一任丈夫是怎么死的吗?”

“第一任丈夫?”欧阳拓随手一指秦雨露:“你的意思是她结过婚?”

秦风点点头:“没错,她的丈夫在他们结婚的当晚就死于非命,你知道这是为什么吗?”

“为什么?”

秦风脸上的笑容瞬间消失了,然后用手一指秦雨露:“因为是她克夫,在她们结婚的当晚就把他的丈夫给克死了,这个女人真的是命硬啊。”秦风慢慢的将头转向欧阳拓这边:“跟她在一起,你就不怕也被克死?”

欧阳拓把胸一挺:“没关系,我是不会轻易死的。”

秦风哈哈一笑:“可惜啊,天不遂人愿,你们马上就要死了。”秦风看看欧阳拓又说:“这还要谢谢雨露啊,你的命真的很硬,你先是克死了你爹,然后就是你丈夫,这一回就是…………..”

欧阳拓一愣:“什么?他爹?你不是说你就是她爹吗?这么说你不是他爹,你的话也不足以相信。”

“我是不是她的亲爹,但是我是她爹的兄弟,她爹是我的哥哥,她爹把她过季给了我,我现在就是她爹,这有什么不对。”

欧阳拓用手一指秦风:“你这个撒谎成性的家伙,你的话怎么能让人相信。”

秦风将手一摊:“你信不信并不重要,因为你马上就要死了,秦雨露我是一定要带走的,唯一的区别就是早一点晚一点。”

“你给我打住,只要有我在,你就别打这个主意。”

“你说的到是挺好,但是不知道你能不能打的过我的死亡战士。”

欧阳拓哼了一声:“那有什么的,死亡战士,我在素县又不是没见过,我杀了很多呢!”

秦风一撇嘴:“你是说东侯的死亡战士?那还叫死亡战士,简直就是垃圾,他的人没有跟我的人动手,要是动了手不出几下,他的那些人都得趴下。”秦风瞟了欧阳拓一眼:“要不然你试试?”

欧阳拓嘿嘿一笑:“怎么?怕你啊?”

秦风随手叫过一个人,这个人偏瘦,个头也不高,一副弱不惊风的样子。秦风看看欧阳拓一笑:“这个人怎么样,一个瘦子如果你还打不过,那你真是白活了。”

“好,那就让我领教领教你的死亡战士。”欧阳拓说着走出人群,站到了那个瘦子的对面,这两个人站在一起,简直就是一个天差地别的比较,欧阳拓身高体胖,而瘦子只到欧阳拓的胸口,欧阳拓一撇嘴:“这个人用不上我两拳,我就能让他趴下。”

秦风点点头:“好,那就试试。”

欧阳拓根本就没瞧得起这个人,只见他一步三摇的走到瘦子面前,上下打量了一遍:“瘦子,我可是要打死你的,你没什么怨言吧?”

秦风无奈的摇摇头:“欧阳拓,你面前的这个人他是个死人,你还真是不嫌烦。”

欧阳拓没好气的说:“你管的着,我只是想说说话…………….”欧阳拓说着冷不防的一记重拳向瘦子的面门打去,只听到噗的一声,瘦子的头只是微微的向后倾斜了一点,欧阳拓把拳收回,瘦子的头也随着回到了原位,只见瘦子的脸上被打出了血,鼻子,眼眶都出了血,但是瘦子还是没有任何的反应。

欧阳拓惊讶的瞪大了眼睛,他有点语无伦次:“这个--------这个……………..”欧阳拓马上平静了一下心情,然后哈哈一笑:“我刚刚只是开了一个玩笑,现在我可是要出招了啊,我出招了。”

秦风无奈的摇摇头:“你还真是烦啊,难道你以前的对手都是因为你烦,才认输的吗?”

欧阳拓用手一指秦风:“你说什么呢?我是有真功夫的。”

秦风微微一笑:“哦!那么就拿出来我瞧瞧。”

欧阳拓狠狠的咬咬牙,用尽全身的力气,照着瘦子是脑袋狠狠的打了一拳,拳头到处到听到了清脆的响声,这一下把欧阳拓也给震的够呛。

欧阳拓心说‘这一下,我看你还不死?’

可是再看面前的这个瘦子,却依然还是站在那里,连姿势也没有变。

欧阳拓大叫到:“不对呀,我明明听见了骨头碎了的声音,怎么会----------他怎么会还站在这?”

秦风哈哈一笑:“没错,我承认,他的骨头是碎了,但是他还是能站住这,他不知道疼的,他还能站在这,你说神奇不神奇?这项发明伟大不伟大?”

“你把死人做成这个样子,让他们的灵魂都不得安息,这叫什么伟大,这简直是猪狗不如之举。”

秦风淡淡说:“你怎么知道他们之前是死人呢,你知道我对死人没什么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