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紧夹得我好爽再浪一点 不要了好烫好大恩好胀


“怎么样怎么样,人找到了吗”

我非常疲倦的看了她一眼摇摇头,赵吏接着回答:“还找人,差点没被吃了,幸亏冥王去的及时!”

“诶,什么情况什么情况啊,快跟我说说!”我依旧摇着头,只因为太累了,这一晚简直就是煎熬,都不知道自己怎么熬过来的!

“你放过他吧,冬青肯定是累坏了,让我们都歇歇。”赵吏为我接着围,刹那间又想到了黑暗里那个拥抱,我们似乎集体失忆了,再也不曾提过。

我刚坐到吧台上,手边的热水杯就迅速的冷却下来,我抬眼看对面的女人,湿漉漉的头发还有那双满含泪水的眼,我有些不忍心告诉她。

“说吧,老实跟她说了,也许她就自己欣然接受了。”赵吏咕咚咕咚一杯水下肚,冲我说道。其实我也想跟她说清楚,但是我不知道怎么开口。

“他是不是不在那”林小雨开口,我都觉得整个温度又降了几度。

我摇头,她又问:“那我能见到他吗”

我又摇头。这下换赵吏别扭了,他直接对着她说,一字一句,“我老实跟你说了吧,你们见不了面,他出不来你又进不去,即使找到了也没有办法啊,除非你们都到了地狱,求冥王一点薄面说不准就能遇见了。要不你跟我走了算了”

我第一次看见赵吏求灵魂跟自己走的,一口水差点没吐出来,只是林小雨似是非常坚决的摇着头说什么都不走。

“诶,我说你别不识抬举啊,我们可都是在帮你呢,你拒绝什么啊!难道整天泡在雨里饱受风寒就开心了”赵吏一听她的话声音也渐渐大了起来,我在一旁拉住他消气,“也许她有什么难言之隐”

“她一个死人有什么难言之隐!她”“我不能离开,我不能我不能!”林小雨蹭的打断他的话,连连摇头却说不出个所以然!

“你为什么不能离开”我问她,然而她只顾着摇头却无法回答。

就在此刻,王小亚突然叫起来,“冬青冬青,你快过来看啊!这新闻上说有一个叫林小雨的少妇多年植物人醒过来了!据说是医学奇迹呢,而且更奇怪的是她在沉睡中还孕育了一个宝宝,有评论记者说这就是母爱的力量,是那个婴儿唤醒了这个伟大的母亲!”什么我和赵吏快速跑过去,电脑上的照片和林小雨一模一样,她的长发温柔缱绻垂在胸口处,一个婴儿被她怀抱在胸前,一弯月牙般的笑眼闪亮动人。

我再看向林小雨时,她的灵魂好虚弱,“不好,她要消失了!”我向着她的灵魂跑过去,还没动一步手腕就被赵吏抓住,“你傻啊,她醒过来了,灵魂当然要回到身体里面去啊,会消失才是奇迹的开始!”

大门处的风铃被大风刮得叮叮当当,没有客人来的便利店,窗外电闪雷鸣,g市的雨季又到了。

“您好找您十五块八,请收好。”新的夜晚降临,距离那场疲惫的夜已经过去三天了,我仿佛做了一场好远的梦,那梦里有好多稀奇古怪的东西出现,我似乎经历了一些我从来都不敢想象的世界,比如龙王与冥王的出现,又或者是赵吏深情的有点过分的眼。

我不习惯,可以说很不习惯,他怎么能这么看我呢!越想越气,我不由自主说出了声来,哪想身后幽幽传来熟悉的音符。

“我怎么过分了”赵吏我回头一看,唉呀妈呀吓了我一跳,他什么时候出现在这的神出鬼没,很好玩啊!

我有些生气但是又不知为何,也许是因为今天王小亚没来过于安静了吧!

“你倒是说说我怎么过分了”赵吏偏偏要在这个点上不依不饶,有意思吗

我摇头气呼呼的洒下一串肉丸,“没事,你没啥过分的!除了工资给的少了点以外。”

“什么,我给的还少呢!这些肉丸不要钱啊,我都没给你扣工资呢,还说我小气,哼!”

“是是是,你很阔气行了吧!”我一个白眼丢过去,算了,我大人有大量,不计较!就是心理还是觉得什么跟什么似得,窝着一团火不吐不快。

“吱吱吱吱”手机震个不停,我得空接起来,王小亚欢快的声音就在耳边响起。

“喂,冬青,你和赵吏快来地铁站,林小雨在这呢,你快来!”我没来得及答应,电话就挂了,赵吏在一旁偷笑,我冷哼一句,“你笑什么,这一次可不准扣我工资!”

“行行行,咱就当送佛送到西,今天我们关门大吉。”

“诶,这可不行,444号便利店是24小时营业的!”要是那些鬼魂错过了时机,可不好,这个便利店说什么都不能关!

“那行,我让王小亚回来守店,怎么样”赵吏说着便拨起了号码,我抿嘴偷笑学着他的坏心思,终于那口堵在心里的气稍微缓了一些,一想到是和他两个人在一起,这气啊又散了些去了,说来也怪,算了,不想不想了。

到达地铁站的时候还是晚上九点,来往的人群还蛮多的,我在a出口一眼就看见了林小雨,不是灵魂而是一个活着的人,有血有肉,一颦一笑显得那么楚楚动人,她面对着我们时脸上还挂着泪,但是那分明是喜悦的泪。

“多谢你们,如果不是你们,我可能一辈子都不能醒过来了。”

“这是你自己的功劳,跟我们没有关系的,林小雨,你的孩子还好吗”我是真的觉得那是个奇迹,不过事在人为,奇迹也是由自己去创造的。

“她很好,笑起来特别像他。”她低头,一丝啜泣从喉间传来,赵吏递给她一张纸,她接过来泪眼朦胧道:“我能见见他吗”

现在应该可以了吧!我与赵吏互看一眼,终于明白阿茶最后说的话了,男人永远都不能出地铁站,要想见面只有女人进来,冥冥之中皆有定数,一切因果和奇迹都是事在人为!

我们走在女人身后,我小声的问赵吏,“他看不见她,又怎么见面”

“这个就只能靠你了。”什么意思我还没缓过神来呢,整个人就跟抽了疯一样感觉被什么东西吸了进去,然后我的身体便不由自主的走到林小雨面前,当我的手像是被人指使着去碰她的肩膀时,我才明白过来,赵吏你大爷的,我被附身了!

但是我的思维还在,就像是与那个灵魂公用一个身体,而我眼睁睁的看着自己成为了另外一个人。

“小雨,是我,程峰。”我开口,却已不是我的声音了,那是陌生的音色,带着疏离的又不愿提及的冷意。

“程峰,我……”喜不成泣,当林小雨见到自己的爱人的时候,她不再是孤苦的一个人,她的信仰从此刻渐渐兴起,回归的爱从奇迹开始,因为她的坚信于是再一次有了最美好的遇见。

程峰与林小雨只是茫茫天地间的一对过客,他们痴过恋过也爱过,而我们又何尝不是世间的一粒小小尘埃,当岁月流转生死相依时,其实有了些执念也未必不好,那些好的坏的执念都是不可磨灭的爱,因为有爱所以才会有奇迹的发生。

我躲在身体的一个角落感觉自己的眼眶也湿润了起来,他们让我很感动,这倒是不假,而我一眼看去赵吏的脸时,竟然发现他也在看我,不对,应该看得是程峰,可是我又隐约觉得他是在看我,如果可以我也想去他的身体里看一看他的世界,去瞧一瞧他的心里到底在想念什么,是这个未知的世界还是某个人。

程峰走了,林小雨带着孩子活了下去。我知道这已经是最完美的结局,不禁有点想流泪的冲动,赵吏拿着他的宝贝iPhone11给我拍了一个欲哭无泪的丑照,算了,我大人有大量,绝对不去计较那种鸡毛蒜皮的小事,第二天一早王小亚给我们看了一条新闻,时间为一年前。

我终于明白为什么阿茶会说他们永不会相见,但是这个世界又在每一刻给我们带来奇迹,只要心存美好。网路上说一年前那个昏倒的孕妇在周围陌生人的帮助下,于第一时间送到了医院,而在一年多后她奇迹般的醒来。我看着电脑上的照片,暴雨中排起的长队,自发的人群引领的队伍,那举起的伞群就像一条五颜六色的长龙,他们成了世间最美的脐带也成了温暖人心的纽带。

我抬头望去,444号便利店的门外,好蓝一片天,太阳迎空而起,照亮世间无数尘埃,也带给他们无限的爱。

“你说他们还会再见面吗”王小亚这样问我,我摇摇头,但其实我是对林小雨这事感觉很好奇啊!怀着孕的植物人,靠着营养液的供给最后竟然还生下了孩子,我觉得这已经不可思议到了一定程度了,当时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我的嘴巴已经能够塞两个蛋了。

“我去,阿西巴!”

“诶诶诶,别学我的口头禅啊!一边玩儿去。”赵吏这个外酷内柔的男人,能不要动手动脚吗!

我躲着他的九阴八骨掌,问:“你说这么稀奇的事情怎么会发生呢?”奇怪,太奇怪了。

“这个世界上多得是光怪陆离奇形怪状的稀罕事,你没听过不代表他不曾发生或者是不会发生,这只能说明一个道理,那就是你孤陋寡闻!”

“是吗?既然你这么博学多识,那你给我讲讲你都看到过什么稀罕事啊!”我嘴角一扬,就知道这男人此刻正得瑟着呢,小样儿!

“我见过死的乔布斯,你见过么?”

啊,呸!盐汽水喷死你。我决定不去理这个幼稚的人了,一大男人跟十五六岁的小伙子似得,整天对电子产品迷得神魂颠倒的,一个破儿电话有必要吗!不知道为什么,我的心里又开始盘算起他那攒的满满一箱子的冥币了,干脆一把火烧了算了,一想到他怒火中烧气的跳脚的模样就开心的不能自己,嗯,实在是太满意了。

“你笑什么呢!”一巴掌直接打在了我的头上,我气呼呼转过头去,“你有病啊!”可是我一回头,却不见了赵吏,一眼瞥过的橘色衣袂划过鼻尖,有种似有似无的香气,镇定安神。

“怎么是你?”我还以为冥王和五公子一起消失了呢,可现在她怎么又出现在这了。

阿茶退后一步立于大树下,偶有风吹来,她的橘色格子长裙就随着风打着摆,画出一道又一道的波纹,她的发在空中摇曳,跟着树叶儿一样打着旋,轻柔的阳光照在树荫之外的边缘处,零星一点光刚好洒在树干上,那一道光把阿茶娇俏的身体与外界隔着,我突然记起来与她的多次遇见都在深夜,而这一次却在白天。

“你怎么来了?”我再一次问了她。

阿茶别过头,脸上扬起一丝笑,竟是那么的动人,“我说过我会来见你的,这一次我做到了。”

“有吗?”我努力回想那一天凌晨的地铁站,她并没有说过这样的话啊,难道是我记忆力出了问题?

“冬青,我曾对你说过,‘眼睛所看到的不一定是真的,你要看的东西一定要用心去看’,冬青,下次见面我会送你一份礼物。”

“礼物?”我怎么好意思,“不,不用了吧。”也,也不是那么熟吧!“多不好意思啊,让你一个大名鼎鼎的冥王送我礼物,这……额”我话还没说完呢,阿茶比了一个v字放在嘴边,龇牙咧嘴的笑开了,调皮的冥王哟,就连手刃敌人的时候都是一副笑容,你何时才会真正的笑出来呢?

“我说的是真的,冬青,你记住了啊,下一次,再见。”

我来不及挥手答应,一阵风起我便再也没见到那个身影,仿佛橘色成为了世间最美丽的颜色,他温柔他调皮他天真他可爱,她是一个温柔多情的女人也是一个铁骨铮铮的男人,阴阳在他的身上恰如其分,我想这就是冥王了。

“吾主阿茶,怎么突然觉得她很美呢!”赵吏摇摇头,不知何时又出现在了我身边,那道曾隔着冥王的光刚好打在他的身上,我开口有些醉意,“我也觉得很美。”

“是吗?有我美吗?”王小亚从店子里跑出来一手搭在我肩上乱吠,“冬青,你快比比我和他到底谁美,谁美!”

“你最美!行了吧!”我早就说过王小亚这厮真的不能够把她当淑女,最好连个女人都不要当,就这欢脱的性格迟早得摔一跤吃吃苦头。

“夏冬青,你敷衍我!!!”女孩掐着腰一手指着我的鼻子,我估摸着那意思是在说“夏冬青不要蹬鼻子上脸,给脸不要脸”好吧,我承认自己也开始脑内了。

“诶诶诶,我说小祖宗,你放过冬青吧,你啊在我心中是最美呢!”赵吏在一旁解围,还不忘对我挤挤眉眼,“我就差对你献歌了!”

“是吗是吗?”王小亚得瑟的挽住他的手臂,满脸幸福加兴奋,然而下一句听完整张脸就开始气的变色了,“你说什么!赵吏,你这个大骗子!信不信我分分钟砍了你!”

当时赵吏唱了一首曲子:“你在我心中是最美,满脸痘痘赛过凤姐,你的痘你的包你的眼神和那香肠嘴诶……”

“赵吏,你别跑!”

“不跑我傻啊!等着你来打我啊”

“你混蛋!”

他们两个人在身边跑来跑去,我低声笑着走进店里,推门进去的时候那门上的风铃又开始叮当响起,我隐约觉得也许冥王并没有走,说不定他还在我身后默默的注视着我们的生活,但已经不重要了,我抿嘴一笑信步往前走着,不回头并不代表不怀念,就像阿茶说过的我们总有一天会再相见。

他与人间同在,看尽善恶本性,他行走在尘世间路过无数的繁华与萧瑟,终有一天我会和她再次相遇,也许明天,也许后天,也许十年后,又或者是下辈子,谁知道呢

——冥王篇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