粉嫩的蜜核 为高考姐姐给了我


当船上变成没有船长时,水手也有些茫然,卿浅果断对大副许诺出若是到达陆地,便把大船送出的奖励。

在这足以出卖自己的利益驱使下,还有死于海面的威胁下,大副勉强靠着能力或者运气,让这艘船驶出一望无际的海洋,并找到一座海港。

这片土地,尽管位于大海边缘,却被一片金色覆盖,那是沙漠的颜色。

告别水手们,还有新晋为船长的大副,下船走到陆地范围,一片灼热迎着卿浅扑面而来。

“喵呜~”一道白光落在她身上,瞬间清凉驱走炎热。

艾尔扶着剑,一手遮住那炽热火球撒下的耀眼阳光,目光远远观察着这座海港。

黄色屋子,黄色土地,黄色衣袍,一片融入沙漠的景象,尽管那灼热让墙角细草叶尖也泛着黄卷曲起来,可是人们却仍然热火朝天的来来往往。

讨论声、走路声、议价声、时不时有人高喊汇成一锅嘈杂的汤,往卿浅耳朵里灌进去。

刚从海浪的温柔中走出的她有些不适摇摇头,刚踏出一步。

欧珀连忙问道:“他要怎么办?”

他手中牵着一条麻绳,另一端把蓝发少年的双手困起,水蓝发丝落在脖颈侧,躺在胡萝卜身上披着长袍的少年凶狠盯着诗人,露出尖锐利齿。

那是他曾经作为海妖的证据,在诺亚的‘礼物’作用下,这位少年失去海妖邪恶的歌声,反而拥有人鱼美妙愉悦的歌喉,甚至连发色也变成人鱼的颜色。

船长被水手们留下来,他的下场,卿浅已经不再去关心,反而是眼前的半人鱼少年,没有任何一艘船敢带上人鱼并囚禁或者杀害它。

一旦被海中人鱼发现,那么等待他们的将是整片海洋之子的追杀,这对靠海吃饭的人来说,已经是世间最严厉的惩罚。

突然变成半人鱼,这只海妖幸运逃过一劫,可是也因为这样的血统,卿浅几人反而不知该把他怎么处理。

眸子在阳光下透着蓝色幽深,欧珀看过一眼低声道:“从前,这片海洋只有人鱼,没有海妖。”

卿浅放缓脚步“为什么?”

“海妖是堕落的人鱼。”

她沉思片刻,随即勾起唇角:“那可真有意思。”

“被魔化灵魂,却并未死亡的异种生物,这片大陆还有很多。”欧珀低声说道,指尖勾起紫色发丝,眸中透出某些沉重。

“那些魔化生物,包括海妖,除去各种各样的异变,最大的变化,便是不约而同把人类或类人生物作为食物。”

艾尔面色凝重,皱起修长的眉,湛蓝眸子看来:“竟然还有其他食人的生物?”

“有。”欧珀道:“在沙漠中心,出没着好几类食骨者,它们以收集人类或类人生物骨骼为目标,不断袭击穿越沙漠的商队。”

卿浅刚欲开口,目光落在前方突然看到什么,她停下立刻拉起艾尔转身就走。

“这位小姐,竟然能再次相遇,已经难得,为什么你要匆匆离开?”低沉有魄力的声音响起,卿浅停住脚步,既然对方发现她,那再避开也没有意义。

她转过身,挑眉看着对方:“我们很熟吗。”

骑乘着黑色巨兽坐骑,男子居高临下看着卿浅,突然笑了,眉间却是掩饰不住的煞气

“若是被别人看到,我竟然让这样美丽的小姐毫无防备走在辛牙,那我麦文是要被当做粗鲁的人嘲笑。”

【盗贼首领】麦文·班扬LV72

卿浅看着对方挂着的讯息,而她的等级——LV46

海妖等级普遍不高,再加上海浪的打岔,到达大陆后,她也只是勉强赶上队友。

“既然这样,我便打扰您了。”卿浅有些无奈,艾尔却站在她身前,当做麦文的目光。

“怎么,这些是您的队友吗?”麦文突然把目光转向想要拦上来的艾尔。

艾尔蓝眸认真地盯住麦文,而后抽出长剑,没有说话。雅安拿下背上短弓,指尖滑下一只箭矢,林歪头微微一笑,掩在衣袍中的指尖落下一枚药瓶。

欧珀叹气,拉住想扑下马的海妖少年。

麦文凝视他片刻,失笑。“有意思。”他从善如流道“我想你们应该愿意成为我的客人。”尽管是邀请,口吻却不容拒绝。

一路出城,卿浅敏锐察觉到,与麦文走在一起后,某些暗藏在角落蠢蠢欲动的窥窃,在看到这位盗贼头子,打个寒战,消失的一干二净。

胡萝卜踩着滚烫的沙土,有些不高兴,摇摆着脑袋,艾尔不断抚摸着它,安抚这只大男孩的心情。

穿过沙漠,气候越发炎热,一望无际的沙丘上偶尔看到草簇,也是泛着青黄,微风吹动着西撒流动变幻。

盗贼老巢前,有一洼宽广的凹处,土地被阳光晒干裂,触目惊心的裂痕补满整片凹地。

卿浅若有所思,跟着走进营地。

盗贼营地里扎满若干帐篷,麦文领着卿浅径直走进营地中央一座巨大帐篷里,突然有手下前来禀报,还未等这位盗贼说完,一道人影慢吞吞钻进帐篷里。

来人是一位老者,粗糙乱发上戴着不知名禽类羽毛,脖间挂着五彩石制项链,穿着长袍,面庞的皱纹显得十分严肃,掩在伸出的眸子透出高深莫测。

“麦文,我听说你带了客人回来。”

他目光在众人间转过一圈“黑夜之发,幽冥之眼,地底流出的血脉,她竟然不是祭品?”念出几句意味不明的话语,老者干枯发焦指尖对着的赫然是唯一的黑发黑眼。

卿浅默默看着那老头,不过片刻,她就变成别人口中的祭品。

麦文阴下面庞,鹰眸盯住老者“阿瓦,我敬重你作为巫医的身份,也请你尊重我的客人。”

名为阿瓦的长者丝毫不惧麦文,他缩成一条缝的眸子泛着精光,先是使劲扎在卿浅身上,然后转向其他人。

“这一只也行,辛牙这地方竟然能看到人鱼。”老者一眼就看出长袍内少年的身份,并沙哑怪异的声音啧啧称奇。

卿浅立刻堵住他的话语“不好意思,这是我们的猎物,如果你想要的话。”她冷漠说道“拿钱来买。”

“钱?”老者一愣。

“是的,你能提供多少代价,来换这只猎物。”

“…………”巫医先是看看麦文,对方懒洋洋并不打算插话,他对巫医的祭祀计划并不感兴趣。

最后,依附于麦文的巫医,却因为并没有拿得出手的财物而退却。

‘如果不是为了他的草药技术’心中冷漠想着,麦文哼笑一声,目光落在卿浅身上。

卿浅问道:“你们营地前的那片湖泊,是为什么干涸的?”

麦文一愣,才笑道:“看来真的是明显,那片湖从几十年前就开始不断缩小,干涸也是五六年前的事了。”他话锋一转“说起来,这位小姐,您还记得我曾经提过那种草药么。”

卿浅一愣“龙涎草?”

“是的。”麦文目光灼灼盯住她“您在那座山中,是否有什么发现。”

“如果你说的是…”

“麦文大人!巫医拒绝去大帐篷。”

麦文坐直身体,眸子迅速眯起,命令道:“说具体点。”

“他说既然找到祭品,就不能拒绝他的提议,如果他不能举行祭祀,那他…。”

“我拒绝履行约定!”面对麦文的质问,老者蹲在帐篷角落,头也不回研磨草药。

“你在威胁我么?!”麦文面色沉如风暴降临。

“如果你愿意把祭品交给我。”巫医狡猾道。

麦文闻言,目光随即落在卿浅身上,又想到落在帐篷里的海妖少年。

他眸色渐渐变暗,尽管对方是他请来的客人,可是如果是关于自己人的性命,那他……

林突然上前一步,温和道:“如果阁下不介意,可否让我看看那些伤员的伤势。”

麦文愣住,巫医猛地转过头来,林拉开斗篷,露雪白发丝,还有一枚草绿色标志。

“草药师??!”巫医尖叫,他狠狠看着林:“一位草药师为什么回来辛牙这种地方?这里又穷又乱还是沙漠,你疯了??”

这也是他凭着半吊子的医药知识,还能得到一方首领麦文收留的原因,普通草药师根本不会来辛牙,而能在沙漠中生存的草药师怎么会来投靠盗贼。

麦文却是突然收起杀气,眸子阴霾一扫而空,干脆笑道:“既然是草药师,那我怎么会介意。”

…………

这顶帐篷比麦文还巨大,里面躺着将近一百人,当卿浅想进来时却被麦文拦下,她几番坚决要求下,才得以走进来。

一进来,那瞬间放大的众多惨叫呻|吟声涌入耳中,她目光所及,躺着的人没有一处完好的,手脚或面部仿佛被灼烧殆尽,化成煤块或焦炭状,并不断抖落灰烬,但人却活着,还能感受那种痛苦。

林走到一位患者旁蹲下去,指尖想触碰到那被感染的地方,一缕黑气突然窜出,他猛地收回手躲过,黑气无功而返,缓缓收回伤处。

他皱眉,又再次测试其他人,心中有了答案,犹豫着对悄声向卿浅说道:“我怀疑他们感染上…魔气,尽管与上次我遇到的表现不同,但是还有很多相似的情况……”

卿浅也皱起眉,她仰头问着麦文:“他们是在哪里染上这些怪病?”

“这片地区已经接近半年没有下过一场雨,有些人忍不住,想去看看那片湖是否还有剩下水,可等他们回来就已经变成这样。”他声音冷冷道“并且,我还折损近几十人在那里。”

卿浅听完,问出心中疑惑

“那片干涸的湖底,到底有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