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风骚女人性爱故事 我的清纯校花


“有什么误会的话,让我们坐下之后慢慢谈吧。”中年男人赔笑道。

艾珅深吸一口烟:“没什么好谈的,炼金学会给我们的指令是【自由行动】。”

“那诸位尽可以坐下喝一口上等的中国进口普洱茶。味道很是不错,不知是否可以化我们之间的干戈为玉帛呢?”

“看来你误解了【自由行动】的意思啊,”老头嘿嘿一笑,“【自由行动】的意思是放手去做,死多少人都没有关系,反正有人来给我们擦屁股。”

中年男人敛容道:“那你们是不是也太不自量力了?三个人就像要端掉【圆桌会议】?你们似乎没有搞清楚这是一个怎么样的组织啊。”

随着中年男人的这句话,一道暗蓝色的光幕从他们之间的分界线降下,将艾珅等人阻挡在了外面。

“地下五百米深处,没有任何出去的路。”中年男人阴笑着向备用电梯转身走去,【圆桌会议】的其他高层也跟着离开,“欢迎参加我们准备已久的烧烤派对,希望诸君尽兴。”

下一刻,暗蓝色光幕的另一头就被几千摄氏度的火焰笼罩,耀眼的火光仿佛诸神的愤怒,让人无法直视也不敢直视。

“炼金学会还是太天真了啊。”高层中一名金发老女人感叹,“本来以为这样一群精明的人可以给我更多乐趣的。”

话音刚落,暗蓝色的光幕就哐啷一声破碎掉,那些死神一般的焰火向他们席卷而来。

“危险!!”一名三十多岁的肌肉大汉跳出,双手前挺——

光弧一瞬间展开,编织成一个护盾的形状。

【零点反射界限】

作为被判定为S的超能力,拥有着对非物理属性攻击的极强克制性,在之前的战斗中屡试不爽,配合着那名大汉强劲的近身格斗能力,在全球的超能力者中也是靠近顶层的存在。

那名大汉第一时间预料到了高温下的三人用特殊的方法存活了下来--但是想要借助火焰向自己攻击,未免也太愚蠢了——用敌人的剑去打败敌人是一种莫大的愉悦。

这就是那名大汉最后的意识。

下一刻,他就被不知名的高温给烤成了人型的焦炭,倒在地上冒出袅袅白烟,硬是连惨叫都没有发出一声。

焰火在烈风中被吹散,身着风衣的三人露出轮廓。

老头理了理他的提督帽,不满地抱怨:“这样会不会有装逼的嫌疑啊?我们的设定应该是冷酷无情的刽子手,不应该是扮猪吃老虎的龙傲天啊。”

艾珅没有理会老头,叼着烟一言不发。

处于最前方的上官暮雨像是恶魔一样笑着,头发飘扬在灼热的空气中。她那被遮住的右脸不知何时已经露出——

赤红色的眼瞳中飘零着火焰,冷漠而高傲地注视着眼前的人们。电路板一样的炼金矩阵在她的右脸上褶褶生辉,映照出血的颜色。

右手伸出,还保持着打响指的动作。

【圆桌会议】的高层们面色凝重起来。

弱肉强食的地下世界里,只有强者才能踏着枯骨爬到权利的最高层,所以这里的莫不是最顶尖的超能力者。

但此刻,他们都感受到了死亡近在咫尺的威胁。

火焰缭绕中,上官暮雨缓缓开口:“老混蛋们,小傻子们,老娘为这大老远跑到纽约来只有一个问题!!”

白炽灯在高温中闪了几下,迅速地熄灭了,只有缠绕在上官暮雨身体周围的烈焰照亮着这个漆黑的世界。

她愤怒地质问道:“你们把老娘那个不成器的制杖徒弟拐到哪里去了?”

————————————————————

在地下数百米深处的另一个地方。

许笙裹着白床单,靠在潮湿冰冷的水泥墙上,打了一个响亮的喷嚏。

“阿嚏!!谁TM在骂我啊?”

对面那个黑色连衣裙女孩淡淡地说道:“我在骂你,你信吗?”

“拜托,我们现在是同甘共苦的狱友,稍微让我消停一下行不?”

“不行。”女孩回答得也很干脆。

许笙把身子躺平在钢板床上。

“我们两个算是常住客人了吧,为什么不能把我们牢房的配置稍微升级一下?加一个浴室什么的也挺不错,我已经快发霉了。”

“浴室?你很想要吗?”

“每天能泡一个热水澡也挺不错啊。”

他突然想到了一件事:“话说那个叫克伦威尔的络腮胡男人每天都会上你一次?”

黑色连衣裙女孩淡淡地回答:“是的。”

“他会让你给他**吗?”

“会。”

许笙一拍床:“好啊哟西!他敢伸进来你就咬断!”

“克伦威尔说要是我敢去咬,他就先砍下我的头。”

“妹子你也不带这么没有尝试的!!”许笙恨铁不成钢,“来给你科普一下,如果在含住东西时受到巨大的痛苦,人就会潜意识地闭嘴,也就是狠狠地咬下去——这种情况下闭嘴,人的嘴就算是铁锹来撬都撬不开。要是他敢砍你的头,他的小兄弟就要跟他分家了。”

女孩歪着头问他:“为什么我一定要这样做呢?”

“妹子,你是女孩子啊!!以后要找一个爱你的好男人嫁了的,就这么忍心被一个肥头大耳朵的猥琐中年那人给当成玩具**?”

“其实我挺开心的......”女孩闭上眼睛微笑起来,“我挺快乐的,我还希望我可以一直不停地做那种事情呢......这样就不会烦恼了,也不会悲伤了......只有快乐......”

“什么鬼逻辑!!你还真以为自己是那些乱七八糟的本子女主角?‘从今以后过上了幸福快乐的堕落生活’‘自豪地成为了一名主人的玩具’‘心满意足地接受主人的**’?喂喂,你还有人生,你还有未来!!你的结局不是在这里,绝对不是!!”

一片沉默中,女孩金黄色的眼睛注视了慷慨激昂的许笙两秒钟。

那眼中满是孤独的绝望。

“你以为我真的想要这样吗?你以为我没有自己的未来?蠢货啊!!!”她把头埋到手心呜咽道,“没有希望了,谁都不可能逃出这个地方!!我们都是玩具啊,克伦威尔想要玩我们就玩我们,想要弄坏我们就弄坏我们......

假如相信着不存在的【人生】和【未来】,我早就疯掉了......既然这样,那就只能在这样的命运下努力地改变自己,然后活下去......快乐地活下去......”

黑色连衣裙女孩女孩说不下去了,呜呜地哭了起来,那种美好事物被摧毁的绝望听得许笙心疼。

许笙也实在想不出反驳的话了,想到自己灰暗的未来,他也觉得一阵莫名的压抑。

——果然自己还是不适合说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