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的小草莓h密 按着公主腰强行坐下去h


说起笔试……

眼见这群人都拿好号码牌只有她自己独了出来,清流只觉眼皮一跳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清流。”

果不其然,站在前面的,某种意义是她老熟人的考官指了指单放出来的座位,位于教师的左角在最前面两名中忍的旁边,抬头便是墙壁:“你坐在这里。”

有那么一瞬间,清流认真的思考考试结束后把肥皂塞进对方嘴里的可能性。

“喂!”

不说第七班小组几人都飞速交流了惊疑不定的目光,教室里的其余人也是小眼神乱飞——怎么回事木叶怎么搞自己村的人?

清流拉开座位坐下时一旁的中忍递给她号码试卷考试用具,清流苦中作乐:得,还是几对一VIP服务,谢谢你们这么看得起我啊!!

#不客气这是对你有信心!#

太远了,哪怕想做什么这个距离也是鞭长莫及,小樱皱眉,这就是苛刻的待遇吗?有些过分了吧!

清流倒是没担心太多,女孩子坐在那里无意识转着笔听完了考试的规则——既要保住队伍平均分,也不能让自己拖后腿,每次作弊扣两分,一人出局全队失去资格……

她低头快速扫了下试卷,得,真的就是老本行!!题目难度超过下忍知识水平,再加上那种苛刻的近乎连坐的要求。伊比喜这是直指情报搜集能力和抗压水平。

眼见清流下笔如流快速的做起试题,旁边的中忍暗叹口气,就知道这种题还难为不到她。这也算变相的,埋在考生里的钉子?

陆陆续续,也有不少考生察觉除了作弊几乎没有其余办法,佐助一边看鸣人更多是看被放在众矢之的的清流,咬牙——没办法,清流周围根本没有考生,旁边紧挨着的考官更是时刻看着她,可恶!

不过,清流的手一直在动,应该是可以做出问题的意思。

佐助看了眼已经写满的卷子,理应是送一口气的时候,却觉得心越发沉。

好歹曾经当过第七代火影的鸣人倒是认真写了几道题顺便观察一下考场的老熟人,顺便在心里评析了一下他们的作弊手法——说起来,佐助和宁次还真的占尽优势,血继限界的优越性让他们在起点就甩了普通人一大截。

……除了清流这个特例,上辈子这个以刀术闻名的体术型忍者简直让无数人疑惑过。毕竟这人没什么血继限界女性的身份更是让她在先天占了弱势,更不要提幼年的病根,结果一路走来却是让无数敌人跳脚骂街,这个战斗力不对头吧!!靠她把宇智波斑按在地上揍啊!!

#我举报她开挂!#

做完试卷的清流借着掩饰兴致勃勃和周围的暗部中忍用特有的手势交换了消息,一旁的森乃伊比喜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任由他们过去了。

‘最近来的他国忍者的住处都是分开的吗?’

‘是,按照四角分开的,附近有人看守。’

她无意识的转了转笔,缓缓皱眉,不知道是因为鸣人的话,还是什么,总觉得有一股阴冷的目光追随在背后。

下一场还是多做些准备吧。

嗯?听见声音的清流向后转身看了眼,开始淘汰了吗?

第七班三人都没有分给淘汰的人一丝眼神,眼见清流微微转身,面容上并无慌张脸色也没有什么变化,都松了口气,哪怕是有记忆的鸣人也不例外。

算算时间,也快到四十五分钟公布第十题了……

“那么,现在开始宣布第十题!”

清流放下手里的笔,微微侧身认真打算听这位出了名的拷问狂人在第十题会做什么手脚。

“说起伊比喜……”躲在一旁休息的三名上忍想起点什么,阿斯玛看向卡卡西:“据说当初他带着清流去木叶监狱来了一日游?”

提起这事还觉得心头有火的卡卡西皱起眉:“是,我当初和他还打了一架。”

“不过那家伙其实很喜欢清流的。”阿斯玛拿下烟:“只不过那时候因为没经验手段激进些,现在好多了。”

“选择放弃全队淘汰,不选择放弃以后再也不能参加中忍考试……吗?”

清流双手抵住下巴:“真不愧是你啊,这种精神折磨的手法。”

鸣人,你当初是怎么做的呢?现在的你,会怎样选择呢?

我是十二岁的漩涡鸣人,我也是,那个垂垂已老的人。

年少而又苍老,这其实是很折磨人的,很多时候漩涡鸣人也会觉得很累,两种偶尔会极端的心态撕扯着他。他觉得自己的心好像分成两半,一半鲜活的跳动,另一边却如同枯木一般毫无生机。

年老的自己,年少的自己。

他的手掌不自觉的颤抖,他要做出选择,他必须明白——究竟谁为主导。

直到鸣人不自觉的举起手掌拍下桌子,宣告出那番话后,鸣人似乎听见那个苍老的自己发出欣慰的叹息。

啊,我的确重来了,我的确怀揣着过往不可知的苦痛,可我,我是十二岁的鸣人啊!

永不言败,从不轻言放弃。

清流不自觉的微笑起来,伊比喜也在心里感慨一句:神奇的小子,他把在场所有人的犹豫都一扫而空。

继续下去也没有意义了。

“那么,我宣布,在场所有人,全员合格!”

“吓死我了。”

走出考场后,小樱忍不住拍了拍胸口:“我还以为连笔试都过不了。”

大概是坐在那里被阳光晒得有些犯懒,清流忍不住打了声哈欠:“还是那句话,千万不要露怯,只要有恐惧就很容易被摆布。”,这句话的确很有道理,回想考试时的心路历程,小樱和佐助都赞同的点点头,鸣人抱头哼了一声:“我可是漩涡鸣人,怎么会怕!”

清流抬手揉了揉他的金发,唔,手感真好:“是的,你是勇气支柱,走吧,我们去找卡卡西。”

“啊,过来了。”

正站在一边的卡卡西看见自己的学生走近,而小樱也有些惊讶的拉拉清流:“上忍的都在啊,噫?”

小樱悄悄说:“那个老师,和小李,一个风格?”

清流默默扭头:“这大概就是师徒相吧。”

一听这话,鸣人突然死鱼眼:“我才不要像卡卡西老师。”

佐助也露出微妙嫌弃的表情:“我也不要。”,花季少女小樱想起老师用千年杀的场景:“我也。”

于是卡卡西便发现,走到自己面前只有清流笑得眉眼弯弯,其余三名学生都对自己露出一种很古怪的表情。

莫名被针对·卡卡西:?

“哦,卡卡西!”凯竖起大拇指:“不愧是我一生的宿敌,你的学生也都通过了吗!真是青春啊!!”

说完,凯揉了揉清流的长发:“好久不见啊少女!你又长高了!”

“您已经好久没有看见我啦。”清流任由对方揉乱自己的头发:“我当然会长高了!”

“够了吗?手拿开。”卡卡西拍了下对方手背:“都成鸡窝了。”

听见这话,跟着走过来的凯班都悄悄打量,看见头发被揉得乱糟糟的女孩子混不在意的摇了摇头抬手顺头发,在察觉他们眼神后对着他们笑起来,鲜活绮丽,眉眼间天生的婉转更是让人恍惚。

十成十的绝世美人胚子。

哪怕是速来不近女色甚至有点寡淡的宁次都招架不住不自然的扭头不看她。

“接下来的比赛,我们的学生可是会交手!卡卡西,做好准备啊!”

一听这话,卡卡西难得笑起来:“你确定,凯?”

#清流会把他们抡进土里你信不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