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一次给爸了怎么办 从小女扮男装皇子gl


夜晚的风很是柔和,它轻轻的吹在窗帘上,夹杂着清脆的虫鸣声很是美好。

“不说些什么吗?勇者先生?隔音屏障我确认过了,运行很良好。”

薇儿先开口了,她似乎无心欣赏着美好的夜色。

“我能说什么呢?不愧是你?精准而高效?”

李枫言打趣的说。

“嗯?请不要在这种时候开玩笑,勇者先生。”

薇儿的表情并没有太大的波动。

“你是不是很奇怪为什么不是我来阻止你?”

他直接切入正题。

“不舍得打我?”

薇儿歪了歪脑袋。

“你这小家伙~难道是住在我肚子里的小虫吗?哈哈。”

李枫言憨憨的笑着,顺手揉了揉薇儿的小脑袋。

“舍不得那是肯定的,不过也有别的原因。”

他挠了挠头。

“你估摸着如果是让你办着件事损失会有多少?”

他的神情开始严肃起来。

“三分之一的学生会受到影响,恢复的话重建校区要三个月。哦,对了!还有精神恢复起码一年。”

“没错,而给我来办的话也不一定能好到哪里去。所以我用了一个很自然的方式把主动权叫给我们之前的合作伙伴。”

“那么为什么我们当时把这事上报的时候一定要把我们这么小的一个杂牌小队派过来呢?”

李枫言提出了另一个问题

“让【教皇派】取得优势好打压【勇者派】?”

薇儿说出了她最清楚的答案。

“我觉得这只是浅层,刁难我这个倒霉蛋赶紧换勇者是第一层,打压勇者派的气焰是第二层,而还有更深得黑暗在第五层。”

“何出此言?”

“我仔细观察了那帮血族的动机,发现了一个很奇怪的点。”

“?”

“那就是他们一直在绕圈子,我一开始还真以为他们要画国XXX阵的,没想到那只是个幌子。”

他把一张简易的地图拿了出来。

“按照道理来说,就算外层的法阵是假的,那真的也应该是层层保护的中心区。”

他把手指指向中心外一个六芒星的一个点。

“但中心区那边是王都,这怎么想都不对,所以我选择了一个人群最容易被蛊惑的地方,就是这个学院。没想到还真被我赌对了。”

“你知道今天最让我惊讶的是什么吗?”

薇儿摇摇头。

“今天我们抓到把柄的那个幻之主,和这次事件是没有任何关系的。”

“难道说他是打算把恶行藏在这个更大的恶行中吗?真无耻!”

薇儿的语气有点激动。

“不,更加恶心。这个家伙是惯犯,而且更加难以置信的是有些女生也是惯犯了。”

“什么?”

“有些经济实力不足却也想在高等层次混的女生自愿陪着个家伙玩梦里的角色扮演。”

“天啦,怎么。。。怎么可能会这样!我真应该!”

“我就知道你会冲动,这个家伙你可不能乱动,我们这次行动的胜负手就是他了。”

“就凭他这个局外人?”

薇儿很是不屑。

“正因为他是局外人才能成为突破口,所以先得留他一小命。”

李枫言说着说着把地铺打好了。

“还有一点,我们的隐秘关系虽然维持不了多旧了但是劲量不要暴露。”

“也就是说勇者先生还要装成蒙在鼓里的可怜人吗?”

薇儿把杯子盖上,侧着盯着李枫言。

“大不了卷铺盖走人,虽然有点对不住老家伙的面子,现在过于展露锋芒,对整个大局都有影响。”

“明白了,我还不够成熟,勇者先生。”

“成长是一个漫长的过程,等你哪天成长成一个能独当一面的战士的时候,说不定真的能带领教会那帮乌合之众走向一个好的未来。”

凌晨三点零六分,在这生灵活动最少的时刻,校园里的大摆钟悄悄地划到了那个位置。

“一切都办妥当了,公主大人。”

“很好,正好这些重复的风景我也看腻了。”

“老师的事情您真的不多考虑一下吗?我觉得他说的有。。一点道理。”

“我看王叔就是老糊涂了,那种温和避世的方式不可能让那帮自大的家伙太平一辈子。”

“可是我们的实力已经不怕他们了啊。”

“我不怕,母亲不怕,王叔也不怕,但总有一天会有落寞的一代让那帮家伙有机可乘的。”

另一个声音不说话了,她们就这样一直沉寂着,直到身影消失在了日光下的阴影里。

第二天清晨,卡密尔和往常一样早早的来到了训练场,只是训练场的气氛和平时好像不太一样。

“哦?这帮臭小子转性子了?一大早就爬起来用功了?”

出于好奇心,她三步并作两步的赶到了那里,推开大门一看,一帮臭小子正偷偷围观着一个女生在练习。

“喜欢看就凑近的看呗!有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

她重重的拍了拍一个臭小子的肩膀,这是跟她比较熟的普希金。

“妈呀!有。。。有!吓死我了,原来是老师呀,吓得我心脏都快出来了!”

普希金抚摸着自己快要跳出来的小心脏,样子极其滑稽。

“我寻思你们不是喜欢能加有气质一点吗?就像法术区的爱莲娜姐姐这种?”

卡密尔有点不解。

“老师你不懂,那种就是看看而已的,这种可爱型的才是我们真正喜欢的。”

“哦呦~居然喜欢软妹子类型的~”

“是啊是啊!哪些老师你这么凶以后会。。。啊!老师我错了!疼!”

普希金突然感觉自己的肩膀像是被一头极地的怒熊死死压住。

“这么。。。这么帅气~老师~”

他赶紧换了一副讨好的嘴脸。

“这还差不多,再说了~你老师有男人要~”

卡密尔估计是上头了,居然在这件上和一个小男生较上了劲。

“什么!老师的大粗腿居然有人要!啊啊啊啊啊!老师我真的错了,停下!手要断了!”

“那叫健康的肉腿~是阳光的骑士小姐在常年累月的运动中锻炼成的健康之美~”

一个熟悉的脸庞出现了,只不过这次穿的不是他那件黑斗篷而是精致的法袍。

“行家啊~小生我受教了~”

普希金见老师被她的男人分散了注意力赶紧开溜。

“你来干什么?看着你就没好事?”

卡密尔没好气的看着扎克,不过也有一部分是因为刚才扎克的说辞弄的自己心里痒痒的。

“这家伙怎么喜欢我的吗?果然我这副样子是他的喜好搞出来的。”

扎克把卡密尔拉倒一边。

“昨天的事情闹的还挺大的,法术区好多班都停课了。”

“什么!”

常一样早早的来到了训练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