羞辱粗口骂湿h文 疯狂抽擦花蕊


明公馆内

明诚接完电话后跟大姐简单的说了明台晚上不回来的事,大姐见他打电话回来报了平安也就没多疑,转身招呼阿香“赶紧上菜,小少爷不回来吃了。”

吃完晚饭,明楼站起身装出一副阴郁的样子对明诚道了句“滚过来”,便头也不回的上了楼,阿诚瞄了一眼桂姨若有所思的神情忍着笑跟了上去。

“大哥,你的戏真的是越演越好了。”一进门关了门明诚就一脸诚挚的夸赞道。

明楼无奈的瞄了他一眼无声的笑了笑道:“你现在真是越来越胆肥了啊。”

“不敢,我这都是衷心的夸赞,不掺半点虚假。”明诚淡定的继续道。

“好了,谈正事吧,‘狩猎计划’安排的怎么样了?”明楼收了笑道。

“情况不妙,林参谋带的人在来的途中正好碰上了日军扫荡,绝大部分人都牺牲了,只有他和两个伤员回来了。”阿诚叹了口气道。

“嗯。”明楼皱着眉应了声。

“要不要调毒蝎他们这组帮忙?”明诚想了想问。

“不用,计划不变,有我们俩也够了,只是你要受点皮肉之苦了。”明楼眼神复杂的看着明诚道。

“皮肉之苦算的了什么,完成任务才是最重要的,不然受苦的可就不是我一个了,上海的地下党可能大部分都要受到牵连。”明诚摇摇头道。

“阿诚~”明楼有些心疼的唤道。

“大哥,你放心吧,我一定完成我的任务。”阿诚坚定的道。

“嗯,早点去睡吧,这两天都要早些睡,养好精神我们后天的才能保证万无一失。”明楼浅笑道。

“那我回房了,你也早点休息。”明诚关心的嘱咐道。

明楼点点头,阿诚脸上的柔和瞬间敛去换上一副阴沉的表情走了出去,身后的明楼忍不住失笑:还说他演技好呢,他自己也不差呀。

翌日一早,正在吃早饭的明镜看了一眼报纸上的花边新闻顿时怒了,正巧明楼走下了楼,明镜把报纸丢到桌上道:“你看看,这都是什么?”

“怎么了?一大清早怎么这么大火气啊?”明楼故作不知的拿起报纸看了一眼。

“你瞧瞧,这个明台真是越来越不像话了,你看这报纸上都说的些什么,明家小少爷在外花天酒地,误作非为,夜宿花街,这简直要气死我啊。”明镜气愤的道。

“大小姐,这是一封刚来的信。”阿香自外面拿着一封信走了进来。

明镜接过信拆了开来,漫不经心的看了一眼,下一秒眼睛顿时睁大了,当即一巴掌拍在了桌上。

“大姐,又怎么了?”明楼开口道。

“你知道这是什么吗,明台的退学通知书,他被退学了。”明镜火大的道。

阿诚正巧走到楼梯口就听到大姐愤怒的声音,顿时一愣,不是吧,这不会也是大哥干的吧,他这是要把明台往大姐的板子下逼啊。

“大姐,您消消气啊,等这小兔崽子回来,您好好教训他就是,别自己在这气伤了身子。”明楼安慰道。

“真是气死我了,这孩子,最近这段时间怎么净不让人省心了。”

楼上的明诚看了一眼正站在客厅里竖着耳朵听的桂姨无声的笑了,大哥这招真是好棋,这下汪曼春绝对会相信明台去汇丰银行就是缺钱花天酒地了。

小心翼翼的吃了早饭,明诚开着车载着明楼离了名宅,一出大门明诚便忍不住道“大哥,明台这次回来真的要惨了,你这把火点的有点高了。”

“正好让他在家关关禁闭,省的他在外面上串下跳让人不得安心。”明楼淡定的道。

“大哥果然高明。”阿诚忍不住称赞道。

“马屁精。”明楼笑骂道。

于曼丽睡得半梦半醒之间感觉有个人在注视自己顿时惊醒了,一睁开眼就看到了正坐在她床边低头笑看着她的明台。

“你什么时候进来的?”于曼丽立马拉高被子质问道。

“没多久,也就刚进来一会儿。”明台笑眯眯的道。

于曼丽看了一眼房门,依旧反锁着,并没有被打开过的痕迹不禁又问道:“你从哪进来的?”

明台用手一指窗户笑道:“怎么样,想不到吧。”

“我真怀疑你上辈子是不是采花大盗,这你也爬的进来。”于曼丽哑然失笑的道。

“怎么能这么说呢,我也就只干过这一回暗访香闺的事。”明台详怒道。

“好啦,你先出去,我要换衣服了,我们今天还得去帮黎叔租房子呢。”于曼丽道。

“亲我一下,我就出去。”明台把脸凑到于曼丽的眼前道。

“呵”轻笑一声,于曼丽听话的在明台左脸上波了一口,明台得寸进尺的又把另一边脸颊送了过来,于曼丽浅笑着又亲了他一口。

明台郁闷一夜的心情瞬间多云转晴,他看着于曼丽白净的面庞眼里亮光乍现,他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快速的在于曼丽唇上偷了一吻然后开门闪了出去。

“赏你一个早安吻,出去等你。”跑出房门的明台笑道。

“明台,你个无赖。”于曼丽羞恼的拎起一个枕头扔了出去。

待于曼丽梳妆完毕出来,第一件事就是对着明台一顿猛锤,明台顺从的任她出气,反正她下手不重就当捶背了。

“我要去吃馄饨。”于曼丽收了手道。

“好,走。”明台笑着拉着她的手,两个人出了门。

吃完美味的路边馄饨,他们二人便去了周公馆附近找房子,这周公馆也在法租界内离他们也不是很远,明台和于曼丽叫了两辆黄包车片刻功夫便到了。

“明台,那边有一家眼镜店,我们进去看看。”下了车于曼丽指着路对面一家店面大气的眼镜店道。

“好。”明台宠溺的道。

进了眼睛店于曼丽在柜台上看了一圈才锁定了一副眼镜,金色边方形镜框很是好看,于曼丽拿起那副眼镜转身把它给明台戴上,原本清俊的明台瞬间变得儒雅起来,效果很是不错。

“喜欢吗?”于曼丽拿起一面镜子对着他让他自己看。

“喜欢,你的眼光怎么会差。”明台满意的点点头,心里甜蜜蜜的,曼丽第一个想的是给他买看来自己在她心里的地位很高啊。

“你也给我选一副。”于曼丽笑着道。

明台点点头,转身在柜台上寻找,没一会儿伸手拿起一副眼镜道:“就这副吧,我给你戴上。”

戴好眼镜于曼丽对着镜子照了照笑着道:“这细边的眼镜确实也不错,我感觉我一下子就多了满身的书卷气质。”

明台笑着道:“那当然,我的眼光能差吗。”

于曼丽和明台就戴着刚选好的眼镜没除下来,在于曼丽的坚持下两人分别付了对方的眼镜钱,付完钱,于曼丽笑着让老板把眼镜盒包了起来。

“好了,我们该去租房子了。”明台拉着她的手出了眼镜店。

转了一圈后,明台和于曼丽见了几个要租房子的屋主,最后选定了两套房子,一套在路南一套在路北,两个房子正好面对面。

分别都交了一个月的租金明台他们就顺利的拿到了钥匙,两个人去邮局买了邮票和信封把钥匙放在了信封里,放到了指定的邮箱里,然后再去电话亭给黎叔打了一个电话,这件事就算是办完了。

“接下来我们去哪?”明台低头问曼丽。

“嗯….我的钢笔墨水快没了,要不去一趟泰山百货吧。”于曼丽提议道。

“好啊。”明台欣然同意,只要跟她在一起他什么地方都愿意去。

两个人一路闲逛到了泰山百货,明台和曼丽手挽手进了百货大楼里面,走楼梯直接上了三楼,这泰山百货里面面积很大,一共建了三条上下楼梯,所以尽管里面人很多却没有显得拥挤。

他们才刚爬到三楼准备往专卖钢笔墨水的店走就看到了背着身在店内的汪曼春,于曼丽一把拉住明台道:“等一下,里面有你的熟人。”

明台依言往那边看去,看到是汪曼春明台笑道:“撞见就撞见呗,正好带你和她认识认识,她可是一直都想当我大嫂呢。”

“不,我暂时并不想和她见面。”于曼丽想了想对明台摇了摇头。

“那好吧,我们先去旁边转转,等她走了我们再来。”明台顺着她道。

“她走了,我们去吧。”于曼丽突然道。

此刻的汪曼春已经离开了钢笔店背着他们的方向走向了另一边,于曼丽快走两步走到专卖钢笔和墨水店内,跟老板道:“老板,给我拿三瓶那款的墨水。”

“好嘞,您请稍等。”老板开心的转身去拿,很快便捧着包好的墨水递给了于曼丽“一共七块八毛钱。”

“给您。”于曼丽拿出十块钱递给了老板。

趁着老板找零的空档她道:“刚刚那位小姐也是来买墨水的吗?”

“不是,她是来买我店里正宗进口的德国羽毛笔的专用墨水的。”

“专用墨水?”于曼丽又问。

“是啊,这墨水一个月进一次货,她每隔一个月都会来一次的。”老板点头道。

于曼丽点点头接过零钱,眼睛里闪过一丝转瞬即逝的亮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