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次享受粗大的 看见爸爸妈妈搞那事


“没死,还喘气在呢?”

“那就行,没死就成,对了,香香今天要回,你赶紧去买点星兽回来,得让她好好补补,都个把星期没回来,肯定瘦了不少!”

“放心,我早就买好了,就等着她回来了。”

一男一女的声音渐行渐远,丁昭昭头痛欲裂,等到他们走远才敢慢慢的睁开了眼睛,环视一圈,才发现这里不是她的别墅,她躺在的地方也不是那个足可以让好几个人滚来滚去的大床,说是床,就是个木板,上面铺了些破棉絮,仔细一闻,甚至还能闻到上面的霉味,把丁昭昭恶心得够呛。

再看这间房子,不过五六平米,除了一张床占据了一片米的地方之外,剩下全都堆满了各种杂物,连走路的地方都没有,这小小的地方连个窗户都没有,以南,潮湿,丁昭昭甚至能听到老鼠咯吱咯吱响起来的声音。

这是哪里?她又怎么会在这里?丁昭昭满肚子的疑问,她记得自己正谈好了一个合同,谈完这个合同,她就可以彻底的当上四云集团的总裁了,真正的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了。

她当时高兴得不行,要知道,能从一个爹不疼,娘不要的小孤女走到今天,她所付出的努力简直超乎常人的想象,别人只看到她不过三十四岁就当上了副总,出入豪车,住别墅,包酒店,却不知道她为今天的到来付出了多少。

别人十五岁的时候还在爹妈怀里撒娇,她却要扛起生活的重担,发传单,洗盘子,做家教,搞销售,可以说,只要是能赚钱的工作,就没有她没做过的。

才能在如此年纪成为了总裁,可以说能达到今天这个地步,就是她的努力,她毫不心虚。

对了,她记得自己之前是因为要躲避从马路冲出来的人,才给车子来了个急转弯的,后来的事情呢?

对了,她好像是撞到了一个电线杆,然后一阵紫光闪过,剩下的她就全都不记得了,那自己这是在哪?

还有刚刚那一男一女,是谁,她又为什么会在这里。丁昭昭刚一用力,就感觉到脑袋一阵撕裂般的疼痛,然后一大堆信息如同潮水一般向她奔涌而至。

半晌,她才睁开紧闭的眼睛,幽幽的盯着屋顶,不知说什么才好。丁昭昭做梦也没想到自己还会有穿越的一天,而且还是穿到了一本名叫《重生之娇宠》的小说中,一听这名字,就知道这是一篇宠文。

女主郑如月前世因为轻信渣男小人,抛弃了疼爱自己的家人家势,成了一个千人枕,万人尝的□□的下场,重生归来,她手掌A级资质,左脚踩渣男,右脚踢掉白莲花,携手s级天才,登上人生巅峰。

反正就是一个女主重生不停打脸渣男白莲花,宠宠宠的故事。至于原身,那是炮灰中的炮灰,至于为什么会成为炮灰,那就要说说她的身世背景了。

原身在小说中根本就没有活过二十岁,在她死后没多久,郑家不知怎的发现了郑如月压根就不是她的女儿,找来找去,才找到了原主,可是那个时候她已经死了。

如果不出意外,原身应该是天资斐然,修炼有成,从而让所有的人仰望,再不济,也能锦衣玉食,衣食无忧的长大,而不是像现在似的,吃了上顿没下顿,动不动再来一顿毒打加餐,每天都活在恐惧中,不定什么时候悬在头顶上的刀就落了下来。

可是她却死了,而且死了也白死,郑如月资质好,人又贴心,娇娇软软的,郑家怎么忍心把她赶走,再说了,丁昭昭死都死了,认回来干什么,于是她这个炮灰也是白炮灰了。

郑如月就是如此正大光明的抢走了原身的家人,身份,和所有的一切,让她死不瞑目。

至于丁昭昭这个霸总为什么会有时间看这种小说,纯粹是因为她和这个悲惨的炮灰同名,某些下属正事上干不过她,就把这个女主当成了她,私底下各种吐槽,yy,才算出气。

丁昭昭一时不知道,还能永远不知道,她弄清楚后去找了这本小说来看,看到丁昭昭死了就没继续下去了,还发了个长评狠狠的骂了作者的三观,作者也不是好惹的,两人就此结下了梁子,作者还因此诅咒她。

没想到报应来得那么快,诅咒居然应验了,真是日了狗了,丁昭昭再有修养,也忍不住爆粗口了。

实在是原身这短短二十年的人生,只有更惨,没有最惨,简直就像是泡在苦水里长大的。

丁家有两个孩子,一个是她,一个是丁香,她是老大,丁香是老二,她从会走路起,就包揽了家里一切的家务活,洗衣做饭,打扫买菜,反正只要是家里的活,就没有她不能干的。

就算如此卖力的干活,丁家人还是没把她当人看,稍有不如意就揍她一顿来出气,其实原主的记忆里,很小的时候,丁家人还不是动不动就把她当出气筒,随手来一顿的,但是随着时间越来越久,她挨的打也就越发的多了。

养成了原身懦弱不堪的性子,平时在丁家就和个隐形人似的,说个话连声音大点都不敢。而相对的则是他们的二女儿,天天趾高气昂的,使唤这个,使唤那个,稍有不如意,原身就得受苦了。

导致原身快二十岁的人了,长得就像十几岁的小孩,严重的发育不良不说,浑身还都是伤痕。新伤摞旧伤,反正就没有彻底的好过。

如果到了夏天,穿短袖,那身上压根就不能看。而原身这次会变成这样,主要是因为她想去偷偷的参加星测。

是的,星测,丁昭昭从原身的记忆中得知,这是所有星曜的孩子到了二十岁的时候都会参加的一项活动,只要通过了星测,人生就会发生翻天覆地的改变。

可是星曜百亿人口,星者加起来也不过是两亿而已,简直就是万中无一,几乎所有的人都以通过星测为荣,要是家里出了个星者,更是可以光荣一俩辈子的事情。

而原身也想着自己如果能通过星测,说不定家里人就不会这么无视她了,结果她刚刚露出一点这样的想法,就被那对夫妻来了个混合双打,打到吐血,就丢在了这个杂物间里,让她自生自灭去了。

原主实实在在是死了的,不然丁昭昭也不会过来,回想她这一生,真的是凄凄惨惨戚戚。弄到最后,还把命给丢了。

不过丁昭昭既承了她的情,自然是要替她报仇的,不过这报仇之前,还是得先把自己这一身的伤给治好才行啊,她现在就算是翻个身也痛,浑身的骨头咯吱咯吱的响,好不容易从床上爬了起来,就过了半个多小时,满头大汗不说,浑身还痛得不行。

丁昭昭解开衣服,看到身体上,青青紫紫,大大小小的疤痕,就知道那对狗男女是把原身往死里打的,压根就没管过她会不会死。

丁昭昭摸着那些伤口,想象原身的痛苦,心里的恨意都快滔天而出,一条人命就这么被他们给葬送了,而且他们还毫无愧疚,真是好,好的很哪。

咦,这是什么,胎记,不对啊,原身是没有胎记的,丁昭昭盯着自己胸口上的莲花良久,发现越看越像她买的那块紫玉莲花。

说起这块紫玉,丁昭昭当初可是花了几十万才将它买下来的,那时候,她一见这个就喜欢得不得了,硬是将工作三年的继续全投入了进去,才买到了这块紫玉,虽然有些肉痛,但是千金难买她喜欢,她还是放下了那点肉痛。

自从买下了这个紫玉之后,她就一直戴在身上。没有脱下来过,这是,丁昭昭盯着它,感觉眼睛都快花了,然后一阵紫光闪过,她又晕了过去,等到她醒来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了。

外面静悄悄的,什么声音都没有,但丁昭昭的心情确实前所未有的放松,看来老天也不算亏待她,有了这个金手指,以后干活就方便许多了。

丁昭昭按照紫玉里的口诀,运转全身的经脉,然后就觉得浑身像被撕裂般的疼痛,像是有什么被排出,又重新组合似的,很痛,但是她咬牙忍住了。

毕竟千载难逢的机会摆在眼前,你要是连抓住都不会,那就只能一辈子当个废物了,一个小时后,她停了下来。

一停下来,丁昭昭浑身就有种像卸掉了千斤大鼎的感觉,舒服得不得了,就连伤口都好了许多,没有刚才那么疼了,最起码走路时不会在大口大口的喘气了。

“咕咕,咕咕”肚子叫了起来,看来是饿了,瞧着外面的天色,应该是凌晨左右吧,丁家的人估计早就睡了,谁也想不到这里还有一个奄奄一息的人。

丁昭昭冷笑,趁着天黑,偷偷的摸了出去,然后熟门熟路的到了厨房,打开了冰箱,她挑了挑眉,瞧这满满当当的东西,丁家也不穷嘛,那怎么还不让丁昭昭上学去呢?

说起来这也是一个疑惑了,丁家的那对狗男女都是普通人,却能住在四区,虽是低阶星者的聚集地,但普通人要是没关系也是进不来的,而且他们两人又没什么正经工作,却不愁钱花,还能偶尔买点星兽打打牙祭。

至于房子住得更是不小,三室一厅,只是原身住在杂物间而已,丁昭昭盯着一冰箱的东西冷笑,平时连口肉都不肯让她多吃,却把原身当成猪狗来使唤,既然她吃不了,那大家就都别吃了!

“啊,啊,是谁,是谁。”丁昭昭正睡得香呢,就听见外面一阵鬼哭狼嚎,她缓缓的笑了,现在知道痛了,别着急,这只是开始,以后还有的痛了。

“妈,你干嘛呢,一大早上,我正睡觉呢。”丁香出来的时候揉了揉眼睛,不耐烦的说道。

“睡什么睡,你看看,昨天给你买的星兽全消失了,你看看这,冰箱都空了,都空了啊,这哪个杀千刀的,还要不要人活了啊。”

“什么,不可能,我看看。”丁香一把推开在那里鬼叫的人,冲到冰箱前面去,“这,这怎么搞的,谁,是谁,是不是那个贱皮子,三天不打上房揭瓦,我今天非得好好教训她不可,哼。”

说着就要冲进丁昭昭的房间,结果被女人一把拉住,“她不舒服,休息在,别管她了。”

丁香原先还有些不高兴,被她拉住,结果这一听就知道是为什么了,估计是又被打了,反正以前这样的事情也经常发生,她丝毫不意外,瞥了瞥嘴,“休息,谁知道她是不是休息,要是她骗人怎么办,不行,我得去看看。”

说着甩掉了女人的手,袁青见此也没阻拦,反正丁昭昭命硬的很,一两顿的打又死不了,再说了,自己养了她,打了怎么样,就算打死别人也放不出来一个屁,没把她给扔出去就算不错了,哼!

丁香像一阵风似的冲到了丁昭昭的房间里,一打开门,她就皱起了鼻子,站在门外一下都不肯挪动了“丁昭昭,你死了啊,把屋子里搞得这么臭,还想不想吃饭了,我看你就是欠收拾。”

丁昭昭本来在装睡,见她这样就计上心头,就算暂时动不了她,恶心恶心她也是好的,丁昭昭想起原身的经历,就对这一家子恨毒了。

“啊,妹妹,你来了,你来看我的吗?我好痛啊,你能不能帮我跟爸妈说说,让我去医院看看好不好,要不了多少钱的,妹妹,妹妹,你别走啊,我就是看看,不治也行,我觉得骨头好痛,妹妹。”

“治,治什么治,也不看看你自己什么货色,配去医院,命硬的家伙,我看整个星曜的人都死了,你也死不了,还敢找你妹妹,我呸!”

丁昭昭手还没招完,就看到袁青出现了,站在门外拉住丁香,对着丁昭昭就是一顿狂喷,要不是丁昭昭离得远,只怕早被唾沫星子给喷到她脸上了。

丁昭昭就不明白了,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恶毒的人,把人给打得半死不活的躺在床上,却连口水都不给喝。还要在旁边冷嘲热讽,生怕你死晚了!

要不是她现在伤还没好,她真想上去把这母女俩送回去回炉重造,让她们好好学学怎么做人!

她摸了把脸,强行压下心中的愤怒,忍了又忍,才没口出恶言。

“那,我,我怎么办?”

“谁管你,活得了就活,活不下去死了算了,反正家里还少养一个闲人,香香,我们走,别和这死人待在一起,晦气。”

说完袁青拉着丁香头也不回的走了,临走前还不屑的看了她一眼,那眼神,就像再看待处理的垃圾一样。

成功的让丁昭昭报废了一件衣服,没事的,没事的,丁昭昭拼命安慰自己,等自己伤好了,就让他们知道花儿为什么那么红!

不把他们教训得哭爹喊娘,变成自己手里的面团,她就把丁昭昭三个字倒过来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