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奴杨门女将 老公出差回来累死人


有那么一瞬间,斯内普真的怀疑过自己会不会忍不住抛掉自己多年来作为教授的原则给这个一脸chi汉的奇葩扔一打恶咒。照着脸上糊的那种。

这什么鬼玩意儿?!!

WhatTheF****???

他?

和波特??

且不说性别问题,单是年龄这方面自己都足够做那个波特小崽子的父亲了——噢,不,这个比喻让他恶心,这让他想起了那头蠢鹿,他绝对是被这个小崽子气糊涂了才把自己比作那个混蛋——梅林,自己甚至就跟他的混账父亲和蠢教狗同一个年级!

更别说那是一个波特——一个他非常、非常厌恶的波特。

斯内普讨厌波特,不管是现在这个小的还是死了的那个老的,而且他也从来没有掩饰过这点。

在他看来无论是那个波特,在他看来都是麻烦的代名词。

麻烦、麻烦、和大/麻烦。

所以这个家伙的脑子到底是变异成什么样才会想到要把一个斯内普和一个波特放在一起的?!

他的脑子里装的东西难道都被邓不利多那些蜂蜜柠檬水腐蚀了吗?还或者里面装的是比隆巴顿先生熬煮出来的失败魔药更加糟糕的玩意儿?

斯内普看着跟前的黄皮肤小巫师,蛇王毒液的火力全开。

“Well,看来晴·魏先生前段时间的魔药事故还没有好全,又或者你头颅中装着的不明废弃物体让那些魔药的药效发生了变异。是什么让你控制不住你笨拙的手臂和脑子才会涂出这样不知所谓的蠢东西的?!”

听到这里,魏晴觉得自己不应该保持沉默,于是他举起手特别义正言辞的插了一句嘴:“教授,这不蠢!”

魏晴很真诚的看着斯内普的黑眼睛,表情认真严肃:“您不觉得这张画看上去很和谐美好吗?”

和谐?

美好?

见鬼的和谐美好!

斯内普恶心得面部肌肉都抽搐了起来,看起来好像是被邓不利多硬塞了一把柠檬糖给他,恶心不说还酸倒了他的牙。

哪怕斯内普抛去各种客观因素和主观因素在看这幅画,斯内普也依然不会觉得自己会从这幅画上看到什么和谐美好——只要这上面的主角是两个看起来像他和救世主的两个男人!

真的,哪怕是他想想过的最恐怖的场景也没这小小的一幅图画可怕!

“格兰芬多扣五十分!因为戏弄教授!”

斯内普咬着牙道,抬起手一个无声无杖的清理一新将魏晴手里的纸张重新变得空白,然后表情可怕的看着因为手中的图画突然变白纸一脸懵逼的魏晴。

斯内普真情实感的认为,魏晴的大脑也需要一个清理一新将里面的可疑物质清理一下。

看看这蠢样子!

“我认为,晴·魏先生的大脑急切的需要一个彻彻底底的清理,将那些无谓无用的东西除去。恭喜你,晴魏先生,你为你自己赢得了一整个月的禁闭——从今天开始。希望一个月的禁闭任务可以让你的大脑填充一些有用的东西。”

魏晴一脸可惜的看着自己空空的手——可惜,那张画他觉得画得很不错的,还想着也许回去可以裱起来贴在他书桌旁边的墙上来着。

算了。

反正他还可以画个更好更精致的。:-)

回头他就画出来!

比这张更大、更好看!然后框起来放床头!

哼!

魏晴心里这样想着,然后表面上一脸无辜的看向斯内普:“可是斯内普教授,我今天要去卢平教授那里去禁闭。”

斯内普朝着他扭曲着五官露出一个满含恶意的假笑:“学院院长的指令权限高于普通的教授。”

言下之意就是想说,让魏晴别想去找那对蠢狼和蠢狗让他们帮他拜托他的禁闭,然而斯内普不知道,魏晴想要的,正正就是斯内普的禁闭。

既能避开莱姆斯的禁闭,又能和自己的爱豆近距离接触——要是胆子大一点的话,还可以“偶尔”的让斯内普教授欣赏一下自己为他和他未来媳妇儿画的肖像画,潜移默化的给教授洗洗脑什么的……

对了,最近哈利也经常在斯内普教授这里紧闭,说不定他还可以暗搓搓在现场观察一下JQ的诞生,或者当个助攻什么的呢哎嘿嘿……

一箭很多雕,何乐而不为呢。_(:з」∠)_

魏晴十分乐观的想,选择性的忘记了斯内普是一个多小心眼偏心眼的人,自己在他手底下很可能会比在莱姆斯手底下更惨的事实。

晚上魏晴愉悦的找人给莱姆斯带去了一个口信,然后迈着轻快的脚步走向地窖,开始了自己的在地窖的痛并快乐着的禁闭生活。

诚然,虽然斯内普经常给他找一些拔吸血蝙蝠的牙、挤鼻涕虫的粘液之类的麻烦恶心又琐碎的任务,不过这对魏晴来说这都不是事儿。毕竟也就是恶心一点或者因为操作不当狼狈一点,斯内普教授左右是不会害了他的命,习惯了就好了。_(:з」∠)_

魏晴表示:“只要作不死,就往死里坐。:-)”

于是没过几天,魏晴就被斯内普单独放在一个小黑屋里孤孤单单可怜巴巴的做禁闭任务了——谁受得了有这么个奇葩一天到头表情可疑的围观他和救世主,顺便还经常拿出一切奇奇怪股的图画在面前晃啊?

反正斯内普是受不了。

到了后来,斯内普不但将魏晴关小黑屋,更甚至将他的禁闭时间和哈利的禁闭时间错开来,这让魏晴好一通叹气感到可惜。

魏晴:看不到斯哈同框……

伐开心。_(:_」∠)_

不过除此之外,一切都算是好的,魏晴凭借着自己强大的适应能力,很快就对斯内普的禁闭内容上了手,各种处理起来麻烦琐碎的魔药材料处理起来越来越得心应手。

现在,哪怕是一只吸血蝙蝠扑在他的脸上,他也能从容的将这只小蝙蝠从自己的脸上扯下来并掰下它们的牙了。

嘛、这也算是一种另类的实践学习了。

就当是积累经验咯。

但是为什么魏晴觉得莫名的心酸呢?_(:з」∠)_

不过也就像魏晴想的那样,因为斯内普的禁闭,莱姆斯和小天狼星也没有办法用禁闭的借口找他去谈谈,平时魏晴更是一下课就跑得没影,让小天狼星和莱姆斯连人都找不着。然而魔高一尺道高一丈,就在魏晴过了一个多星期这样的禁闭生活开始适应并且享受的时候。

邓不利多找来了。

直接将他连带着魔药学教授从地窖挖到了校长办公室。

哦。

对哦。

这个学校,权限再大也大不过校长。

面无表情的看着站在邓不利多身边的小天狼星和莱姆斯,魏晴很想说:有本事放学小树林见别叫家长啊?!逗了小狗来老邓什么的算什么英雄好汉!(误)

“……你还知道些什么?!”

小天狼星是最沉不住气的,魏晴来到这里之后和他们玩大眼瞪小眼的游戏没几分钟就坐不住了,等着眼睛看着这个神秘的东方学生,想要从他的口中将雷古勒斯的事问个清楚。

魏晴瘪瘪嘴,然后十分装的竖起一根手指放在唇前,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嘴角扯了扯。

“不多,我知道的恰好只是你不知道的而已。”

“但是呢……”

“我突然不想告诉你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