宇文化及搞萧皇后小说 现代家奴 认主


斗气大陆中州古族某地

古元的女儿古薰儿,已经三岁了。

按理讲这个年龄已经可以修炼斗气了,可前些阵子存放斗之气修炼斗气的方法的地方不知为啥自燃了,没有一本留下来,于是长老院就派了一些人出去物色一些好方法回来,只不过只要一买到就立马自燃了,谁也不知道怎么回事。

于是那些古族低层的在修炼斗之气,他们这些高层子女反倒完全没有进阶。

于是长老院那群人坐不住了,愣是用自己那极不靠谱的回忆整出了一部还行的斗之气修炼法,只不过对某些人的子女极不管用。

古薰儿就其中一人。

但他们并不会被嘲笑成废物,其一是没有合适的修炼法,其二就是年龄太小,其三就是他们的父母亲(最重要的)。

今天,就是古族的血脉测试。

通玄长老手持着星盘。按理讲,他这样一个普通低阶的斗尊(按照原著时间线应该是这样)还轮不到来这里,但他平时专门管理这些事务。祭祀、血脉测试、刻画族纹这些事都是他负主责的。

当然这种幼儿级别的测试他也没必要来,但他为啥来大家心里都清楚,懂的都懂,消息已经被官方删除了,大家都知道我在说什么。

“血脉测试现在开始,第一个,古梯。”什么破名字,通玄长老内心吐槽。

值得他注意的人并没有几个。很快就一堆小孩测试完了,要不然二要不然三,四五极其少见。

这时候,古妖上来了。

他轻轻松松就点亮了前三颗星,然后他脸色一凝,第四颗亮了。第五颗星也被慢慢点亮,最后他用出了他的极限,第六颗星稳定了。

“不错,你可以把手收回去了。”古妖得到了通玄的肯定。

“古妖,六品血脉,下一个,古薰儿。”

古薰儿慢慢地走了上去,手“放上”了星盘,一下点亮了……零颗星。

“!”

“!”

“!”

变相的惊艳四座。

“小姐,您手得贴着星盘。”通玄觉得非常奇怪,于是他低头看了眼古薰儿的手,没有完全贴着星盘。

“哦。”

回答只有冰冷的一个字。

这回她正经放了,一下就点亮了五颗星,在座的所有人都真正被惊艳到了,毕竟刚才的古妖稳定五颗星都花较长点时间。

六颗稳定了,很快,那第七颗星也被点亮了。

“七品血脉,已经是非常有天赋了。”通玄再次发出肯定。

但没等众人回过神,第八颗星亮了,稳定下来后第九颗也就没亮了。

“八品血脉!”

“族长幼年时是八品血脉,没想到您女儿也是八品,看来我古族又多了一名天才。”一个长老肯定地点头,虽然他和古元不和,但他和他女儿都是古族人,多一名天才古族就多一份底气。

“欸,通玄长老,你知道哪里有人卖烟草吗?”古薰儿突然问了通玄奇怪的问题。

没错,那个萧熏儿穿越成这个叫古薰儿的人了,但她在可以基本听懂话后才明白这里是中州,而乌坦城这个地方更是没多少人知道。

所以……她还是毁约吧,反正又不是没干过。

“烟草?不知道啊,老夫在中州这么多年从未见过卖烟草的。”通玄说的是实话。

然后她就看到她老爹跟一群老头子去开会了。

开会开会,开你妈的会啊。

说起来她很好奇为啥老爹一个过了这么久的人才自己一个女儿,他年龄都可以当自己曾曾曾……曾祖父了,结果是自己爹,这就nm离谱。

突然她看见她爹笑呵呵地叫她过去。

卧槽,不会是因为自己连十四都没有就想买烟草,要被老爹揍吧,不对,那头法律关这啥事。

古薰儿还是心惊胆颤地走了过去。

“薰儿啊,爹打算几个月后送你去乌坦城的萧家,你就在那乖乖的和别人待一起就好了。”古元只是笑眯眯地跟她说开会的决定而已。

乌坦城……这不自己刚打算毁约不干的地吗,之前问谁都不说,咋现在就蹦出来了。

“知道了老爹,那我走了。”古薰儿听完作势要跑,结果被一把按住:

“还有件事,晚点你得跟爹走一趟,有给你们的东西,顺便聊聊刚才通玄长老说你要买烟草的事。”古元直接战术黑脸了。

卧槽,通玄你妹的。

——破折号当分界线,以后只说分界线——

古薰儿在被老爹一顿教育过后,来到了一片很大的空地,在她周围也有一群同龄人,一个黑湮军将领带着另一对小孩。

“安静!”

那个将领训斥了那群皮闹的小孩,于是他们就立马安静了。

等将领把小孩带到位了,就站在半空中发话:

“金帝焚天炎,是我古族的重要传承。但是,我相信以你们的天赋,是很难……这道令牌上,留有我和古族长的一道精神力,可以随时定位你们,当你们遇到危险,或者达成了想要的目标,将你们的神识注入令牌,我和古族长就会拉你们出来……”十几道刻有玄色符文的令牌被甩入他们手中。

古薰儿一大堆都没有听,只记住了如何逃生。

将领讲完后,就开启了通往承载金帝焚天炎的异火空间的空间之门。

“……”将领又说了一通废话,反正是安全第一。

古薰儿直接踏了进去,进到里面,炎热感如同浪潮般涌上来,可是那令牌的玄色符文起了作用,幽蓝色的冷光让她感觉没那么热了。

“咋整呢……直接出去肯定挨揍,但一直走感觉会死,算了烧死比打死好,走!”

她观望周围,想着拿几道子火就行了,结果一道也没找到,先前她还看到一个,结果子火就有灵识一般地逃跑了。

如果说是子火自己害怕被吸收还行,结果她发现有好几个人已经有子火了。

这说明她被针对了(确信)。

突然,她看到不远处有一团子火,赶忙追上去,结果子火跑路了,但速度比先前的慢许多,她可以追上。

结果每当她快追上的时候,子火就会突然加速,又拉开一大段距离,还偏偏长的恰到好处,让她不至于放弃。

最后在一个未知的地方,子火消散了,这时古薰儿才意识到,她被一团子火当狗溜了。

就在这时,一团体型中等却比其他子火更亮的火焰兀地出现在她身边。

那正是金帝焚天炎本炎,它在这群小屁孩进到秘境的那刻就清楚了所有人的血脉,只有她一人是八品血脉,本来它还想着直接认神级血脉人的主的,但古族这届太弱了,而且它有种预感,下一届会更弱,于是它就直接矮个里挑高个,就选她了。

只不过这妮子怕不是个路痴,一直在外圈绕,本来直接出现在内圈的,结果直接自己出外圈了,于是它只好借着她对子火的追求,操纵了一道子火引她过来。

“总算近距离见到一团子火了,收了就可以出去交差了。”古薰儿明显没有眼力劲儿,把异火本身当子火了。

那“子火”并没有反抗,反而非常顺从的融入她体内,这种顺利让她觉得非常不妙,倒有点……暴风雨前的宁静?

果然,那火焰融入后并没有变为她手上的金色纹路,而是直接闯入经脉,似乎想与她同归于尽。

“我艹,别吧,好不容易才见到一团,结果想和我同……”古薰儿迅速将神识注入令牌,结果玄色符文竟挡不住火焰温度,一时失去了降温能力,高温一下令她昏迷了,神识自然也就没注入。

……

又是这轻微的流水声,我是回到了之前那所谓的灵魂空间了吗?

古薰儿睁开了朦胧的双眼,发现自己躺在一个水很清凉的池子里。

“不是那里……看来是有人救了我,把我放这池子里降温了,这古族千金身份是真的好使。”

“你想多了。”突然她面前就出现了个倒立浮空的女人,手里还拿着个反重力白瓷大茶缸,里面冒出了茶香,像是麦茶。

“我去!吊死鬼啊!”古薰儿被吓得连连退到了池壁。

“啥吊死鬼。”女子笑着转为正立,她只不过是改变了自己的位置而已。

这时古薰儿就可以正睛看着这名女子了——黑发碧瞳,长发及腰,身着一件长袖配长裤,正用一个陶瓷茶杯喝着麦茶。

“自我介绍一下,我叫叶定寒,落叶满阶红不扫的叶,王师北定中原日的定,春寒赐浴华清池的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