护士被强奷系列小说 归途原和百度云


IV天王星!阿尔阿歇斯!

“阿尔阿歇斯!”

嗡!一圈能量波由尤莉安为中心扩散开来,以难以置信的速度瞬间覆盖了整个城市军营。被它波及的人都没有什么异样,只有鬼影气势汹汹的攻击像是按了暂停键一般停滞在半空……

鬼影只感觉双手发麻,像是空气瞬间全部凝结为了金属,而他正好一刀砍在了精钢上面,用尽力气也无法使刀刃前移分毫。他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防御魔法,对方一个手指头也没动便轻松便抵挡了S级魔法使的全力一击!

“你不是要让我哭吗?”尤莉安看了一眼一脸凶恶表情不肯放弃攻击的鬼影,带着鄙夷的语气说道。

紧接尤莉安着以飞快的速度踏出弓步,倾斜身体,束拳于腰,深吸一口气短暂的蓄力之后便是迅猛的一拳轰出!鬼影变了脸色,刚想撤下架势抵挡,不料这一拳的速度实在是太快了!带着音爆声,如同88毫米高射炮射出的初速极高的穿甲弹一般转瞬间就击中了鬼影魔法使斗篷之下的的轻型胸甲上!

轰!一侧的营房被砸出一个大洞,墙壁碎石夸啦啦地落下,带起弥漫的灰尘遮挡了众人的视线。而尤莉安此刻只是闭着眼睛,长出一口气,收回了紧握的拳头。即使戴着赤红色的厚重臂铠,也让人清楚地听见筋骨活动的清脆声响。

——胜•利•冲•锋!

出乎尤莉安意料的是,看到压倒性的实力差距,对方并没有放弃抵抗而是很快有新的进攻。清越而斗志高昂的声音从上空传来,抬头一看,即便尤莉安也稍稍吃了一惊,这样的速度整个西北大陆也找不出第二个,对方仿佛一道紫色的闪电劈了下来!

“阿尔阿歇斯!绝对防卫!”

“遵命,主上……”

当!刺耳的一声金属脆响,超高速从高空落下突击的蕾丽佳像是砍到了铁板,刀刃分毫无法斩下!不,就算是铁板蕾丽佳手里那对紫光太刀也能轻松斩开才对……

“不破圣盾,根据攻击属性的特定防御,蕾丽佳用的是金属刀,阿尔阿歇斯会以同样强度的金属结盾,不过我们看不见。”德鲁克自言自语似的说着,握剑的手也仿佛失去了力气般垂着。

“德鲁克总将,你认识那个女魔法使?”埃里克讶异地看着德鲁克。

“几年前见过,最近倒是只能听见传闻了。【深红王骑】,薩尔兰的王牌魔法使,曾经在高地堡,一个人就逼得罗古尔王国的精锐魔法师团被迫撤退……”

“是薩尔兰人!?他们为什么要……”

就在埃里克难以相信地看着德鲁克时,这边的战斗已经变成了一边倒的情况。蕾丽佳的音速突击被挡下失去突袭的优势后立刻陷入被动。当然,她不至于像鬼影一样被愤怒冲昏头脑,而且先前也充分见识到了尤莉安的近战能力,所以并没有僵持太久便立刻收刀后退了一段距离。然而就是在这种情况下,她还是被屡屡近身追击的尤莉安压制得无法反击。

当当当!紫光太刀每次挡住鲜红臂铠包覆的铁拳时,蕾丽佳都感觉双手发麻,那股力量实在是太过狂暴了,就算她在连动力全开的【零夜神落】辅助之下也只能勉强挡住,这还是幸亏对方攻击速度不算太快。

嘭!重重地挥出一拳将蕾丽佳击退后,尤莉安停住了脚步没有再追击,只是冷眼看着对方迅速拉开距离。

“还以为有多厉害,原来也就是速度值得称道而已。”尤莉安甩了甩手,“阿尔阿歇斯,圣盾领域•禁武令!”

“遵命,主上。”

空气中传来高等精灵的声音,听上去如温润而优雅的男性声音般真实。笼罩在尤莉安周身的那道淡淡的光芒似乎消失了,有【零夜神落】的视觉辅助的蕾丽佳当然没有看漏这一细节。因为那道诡异的淡淡金光,刚才在近战中她针对尤莉安的所有攻击都好像被空气挡了下来,无论什么角度、位置、力道的攻击,完全无差别防御。不过现在对方轻敌了,又有足够的距离,应该有机会……

“零夜神落,艾瓦隆共振魔装炮!集射模式!”

蕾丽佳一声令下,背后的六只机械翼和腿部的矩形动力辅助装置立刻移动到她背后,按照特殊的矩阵重组为巨大的魔装炮,长长的炮管从她的肩头延伸出来,白色的耀眼光芒开始在炮口积聚……

“fire!”

炮口发出巨大的光芒,刺疼了所有人的眼睛,而尤莉安却只是轻轻一笑……

轰!!让所有人瞠目结舌的一幕发生了!魔装炮射出的光芒竟然在炮口处爆炸了!蕾丽佳被席卷了进去,身形也消失在能量爆炸掀起的巨大烟尘中。

“真蠢,以为我是白白等你这么久的么?”尤莉安毫无松懈的意思,立刻发动就朝着蕾丽佳的方向蹿了出去!

嘭!轰!外面的人只看见一道人影冲进了烟幕,一道人影从另一边被轰飞出来,在城市军营的训练营地上翻滚了十几米,全身上下凡是裸露皮肤的地方到处都有混着黑色泥土的擦伤伤口,人倒在地上一动不动。

“不用惊讶,禁武令的领域范围内,任何武器发动的任何攻击都会被挡住,所以可以理解为你的魔装炮刚刚发射就打到盾上了。”尤莉安从渐渐散去的灰尘中从容地走了出来,朝倒地不起的蕾丽佳一步步走去。“不过在别人契约精灵的领域魔法里也敢肆无忌惮地攻击,你也是蠢得可以。”

蕾丽佳大概是听到敌人的脚步声越来越近,即便浑身是伤也挣扎着想要站起来,但她的努力却无济于事。刚才能量爆炸已经完全席卷了【零夜神落】的护盾能量,不然她早被炸成灰了。不过【零夜神落】再逆天恢复护盾能量也是需要短暂时间的充能的,所以之后蕾丽佳等于是以血肉之躯结结实实地挨了尤莉安一拳,没死都算奇迹了。

“你一定好奇,为什么我打你却不受禁武令领域的限制。因为啊……”尤莉安站到了蕾丽佳跟前,甩了甩有些发酸的手臂。“……人的拳头,在阿尔阿歇斯的理论里不被认为是武器啊。”

“嗯嗯,这个角度不错。”尤莉安嘀咕了一句,然后高高抬起右脚……嘭!!一记重踢击中蕾丽佳的小腹,当场让她吐出一口鲜血,然后被巨力抛飞,如同离膛的炮弹一样轰的一声撞塌了一座房屋的整面墙!

“哦,刚才忘了说,腿也不是。”

尤莉安一脸好奇地眯着眼睛遥望着蕾丽佳撞毁的那座房屋,果不其然,很快有两道身影一边咳嗽一边走了出来,一个是身材高大的金铠骑士,另一个嘛……

“德鲁克总将!外面到底发生了什么!?蕾丽佳她为什么会……”

“危险!陛下快离开这里!凯恩!保护好女王!”德鲁克大吼着打断了莉莉丝的质询,然而当他再度转过头时……他口中的【深红王骑】已经朝这边冲过来了……

嘭!完全没有留给任何人反应的时间,甚至夜令剩下的那两个魔法使都没能来得及截击,下一刻凌厉的铁拳就轰在了凯恩双手举起的筝形盾上!然而仅仅是顿了一下,接着凯恩匆忙之中附上的三层【强盾】魔法瞬间被打破,严重凹陷的铁制盾牌也飞了出去!接下来尤莉安脚才落地踏定,接下来又是一击!

短暂的时间根本来不及拔剑,凯恩只好也一拳对轰出去!他身上装备的是神器级别的魔导器【礼正】,单凭力量他可是有常人的数十倍,对方的攻击也完全没有发动魔法的迹象,单纯比拼力气他还不认为自己一定会输!

轰!而下一瞬,这么想着的凯恩的后背已经结结实实地与墙壁亲密接触,砸得墙面粉碎,拳头大小的石块剥落夸啦啦地掉在地上。而凯恩本人也已经重伤昏迷,再无法反抗。

“好歹一个男性圣骑魔法使,力气居然这么小,真丢脸。”尤莉安朝昏迷的凯恩翻了白眼,然后不客气地抓住了莉莉丝纤细的胳膊。

“停!所有人都住手!”德鲁克见状连忙拦住了夜令的魔法使,“尤莉安阁下,有话我们可以好好说,请务必不要伤害莉莉丝女王陛下,她现在是这个国家唯一的希望。”

“谁要和你好好说了?”尤莉安瞥了一眼德鲁克,打了个手势,刚才一动不动站在原地的下属魔法使们立刻将德鲁克等人围了起来。“现在可不止是女王在我手上哦?我可从来没听说过人质还能和别人谈判的,先搞清楚你现在的立场好吗?可瓦迪亚的德鲁克总将?”

“你这混蛋……你知道自己在干什么吗?竟然派人做出这种事,薩尔兰想要宣战吗!?”埃里克实在忍不住了,握紧了剑,大吼着质问道。

“宣战?你们配吗?一个阿尔夏领都能把有盟友相助的可瓦迪亚打得落花流水,你们还配让整个王国放在眼里?快别说笑了……”说着尤莉安从腰间抽出一把匕首,在德鲁克等人惊恐的目光中抵到了莉莉丝的脖子上。“再说,只要我乐意,现在就可以整个可瓦迪亚的高层杀掉,还用宣战吗?”

“恐怕你乐意也不行吧?”德鲁克忽然松了口气似的淡淡笑了笑,缓缓收起佩剑。“从看到你开始我就在奇怪了,大名鼎鼎的圣穆骑士团暗部,行事风格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明目张胆简单粗暴了?如果真的变成这样,暗部还有什么存在价值呢?”德鲁克抬起头看着尤莉安,她似乎也是一副无可奈何的样子,手一掂便收起了匕首。

“你们从一开始硬闯雅诺斯的城门,随后又攻击搜查的巡逻部队,最后还将城市军营闹得天翻地覆,甚至击败了公国最强的女武神和最高阶的夜令魔法使。如果目的只是杀了我们的话,这些事情就暗部来讲可是全部都出格了吧?而你们又没有下死手,无论城门的士兵还是巡逻队,还有这里躺着的士兵和魔法使都只是被打昏了而已,我知道暗部的人向来擅长干偷袭的事情,夜令也完全比不上,所以对你们来说倒是轻而易举。但目的如果只是杀人,这样未免过于麻烦了吧,而且还会制造不必要的骚动。”德鲁克顿了顿,继续缓缓地说:“所以这一切不像是真正的攻击,倒像是在为了制造威慑力而故意演的一出戏啊。”

“看来还是有聪明人的。”尤莉安将莉莉丝推到了德鲁克那边,随后伸了个懒腰。“不过有一点你说错了,不是‘制造’威慑力,而是提醒你们看清本来就存在的威慑力。可瓦迪亚,可不要太把自己当回事,王国不动你们不是敢动,仅仅是不想看见自家后花园太乱而已。”

“另外还要提醒你们,如果今后在阿尔夏领与可瓦迪亚的停战协议期限内,可瓦迪亚有一兵一卒胆敢进犯王国的领土,我还会再来的。”尤莉安挥了挥手,召集了暗部的手下准备离去。

“这些事情我们也并不是不清楚……不过罗古尔那边只来了一个使团说了两句废话而已,没想到薩尔兰王竟然把【深红王骑】都派来了,还真是看得起我可瓦迪亚。”看着尤莉安离去的背影,德鲁克笑着说道。

“哈?”不料尤莉安突然顿住了,回过头怪异地看了德鲁克一眼,“我只是执行重要任务顺便路过啊,国王那个老家伙大概是觉得又要派使团什么的太麻烦所以才叫我处理一下吧?你瞎误会什么啊……”

德鲁克的笑容忽然就僵住了,简直是啪啪啪打脸……直到尤莉安一行人已经消失老将军都没回过神来的样子。

“罗古尔在陛下登基后又派过使团?这事我怎么不知道……”这时埃里克忽然凑上来问。

“秘密派来的,只有我和陛下去会见了。似乎是看穿了我们不甘于与阿尔夏领签订那种欺负人的条约,所以想要唆使我们重建北国同盟……”德鲁克叹了口气,露出意味深长的微笑,“不就是想让我们继续牵制阿尔夏家和法莫提家么,还说会提供支持,真是把我们当傻子啊……我以为薩尔兰也会派出使团来就这事磋商,本想接机从两个大国间的争斗里牟取点利益的,不过没想到薩尔兰王国的做法如此简单粗暴。”

“是这样啊……我们还真是不被放在眼里呢。”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毕竟单纯比魔法使力量的话整个西北大陆都不如薩尔兰一个圣穆骑士团。”德鲁克无奈地摊了摊手,“收拾残局吧,本来就够忙了,现在这不是火上浇油么真是。”

“不过德鲁克将军,我有一件事很好奇。您到底怎么确定暗部的目的的?行事如此嚣张也可能是对方完全不把我们放在眼里而已啊,万一这次……”埃里克皱了皱眉头,忧心忡忡地问道。可瓦迪亚和薩尔兰的差距现在看来还真不是一星半点。

“这个嘛……”德鲁克转过头看了埃里克一眼,“你啊……是没见过暗部做事有多干净,所以才感觉不到这次他们究竟张扬到了什么地步。”

如血夕阳渲染了半边天空,每当雅诺斯面临这样的黄昏,总是容易让人回忆起城破那日的情形。对德鲁克来说,那曾经是一种耻辱,现在更添了一分正面无法抗衡的敌人的不甘与悔恨。百感交集,不知道又已经白了多少头发……

而不久,尤莉安等人便已经出城,落日下被拉长的影子印在身后的四方大道上。他们走得不急不缓,但细碎脚步之间竟已轻松超越了慢行的马车。

“久违的大闹一场,也算活动了一下筋骨。对了,正事办的如何?”尤莉安伸了个懒腰,低声问了身旁的属下一句。

“和先前潜入雅诺斯调查的同僚接头后就全部了解清楚了,大约两个月前阿尔夏军也在城市军营驻扎,而阿尔夏公爵就是在那时失踪的。与此同时近卫军军需官的报告里还提到过有一辆运粮食的马车失窃了,并且同时阿尔夏军还有一名士兵也突然离队。”汇报的魔法使顿了顿,“后来他们调查了运粮马车,因为是军队的东西所以很好辨认,很快在雅诺斯附近找到了目击者,据说是早晨在路上遇见的,马车朝更南边去了。”

“南边是吧……看来是回阿尔夏领了。在领地内要躲开阿尔夏家的搜寻,边境地区最合适不过。看来是那里没错了,和最先猜的一样……”尤莉安摸了摸下巴,邪气地一笑。

“大名鼎鼎的炎之阿尔夏家啊……就不信我打不过炎剑使那个老的,还收拾不了他的小兔崽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