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泳时总硬起来很尴尬 兄弟骨科h


怎么回事?缠心咒不是死亡系的魔法吗?难道在这个世界变成其他体系的魔法了?

缠心咒在游戏中是死亡缠绕的前身,已经被删去了,但现在居然再一次出现。也就是说在这个世界里,连游戏中被淘汰的事物都被保留了下来吗?真是麻烦。

“你很清楚嘛,亡灵法师。”埃尔隆德冷哼一声,再一次转向奥古斯丁,“你的做法我不管,但这是我能做到的最大让步了,奥古斯丁,没得商量。”

“父亲…”可密儿轻轻拍了拍奥古斯丁的肩膀,摇摇头。

“……”就算心中不满,奥古斯丁还是不太敢和埃尔隆德这个老怪物闹翻脸,精灵与人类之间不能出现纷争。

“没事,只要不做危害人们和世界的事就好了吧,高精灵王。”我忍受着心脏传来的异样感,瞪着埃尔隆德。

高精灵王,居然要把事情做得那么绝吗!第一次有人让我如此恼火。

“大人…”茉莉并不知道我身上发生了什么,但那副心痛的样子着实让我不好受,因为我再也不想看到茉莉如此悲痛的模样了。

“没事,我有办法。”我安慰了一声,淡淡笑道。

“……”

“传送。”埃尔隆德没有理会我们的谴责,神情平静地一挥法杖,召唤出传送门,直接离开了,仿佛这里已经再也没有能让他留念的事物。

“抱歉了,克里斯。”奥古斯丁没有阻止住埃尔隆德,无奈地致歉。

“……”但我又有什么办法,成王败寇,弱者,永远是强者嘴边的鱼肉,没有直接杀了我就已经谢天谢地了。

当然,要是真要打起来,让整个诺兰泽尔与我陪葬还是能办到的。

“那具体的安排近期我会和你说的,打搅了。”可密尔向我微躬身,和奥古斯丁一同离开了房间。

“哈~”会面终于结束了,我深深地舒了口气,感觉像是被榨干了一样。

“少年,如果有什么需要帮助的绝对不要客气。”丽塔这时走到我的身边,握住了我的手。

“爸爸!金焰能消除那个魔法吗?”可可也十分担心,焦急地问道。

“不行,没有乌利尔血统的人会被先烧成灰烬的。”

“怎…怎么这样…”

“大人…”

“没事,心脏好说,我心里有数,而且献给黛娅也不是不行。”我倒是不以为意地挥了挥手,可可和茉莉她们的担心的事对我来说倒不算什么,而且有黛娅在,我不怎么担心。

太早消去缠心咒,可能会引起埃尔隆德的疑心,要是他再暗中使坏,就麻烦了。还是先尽快恢复实力,至于其他的事,以后再说吧。

“真的吗!克!”黛娅突然窜上了我的膝盖,兴高采烈地欢呼道。

“等等!等等!那只是没有办法的办法啊!一个小小的魔法,消除的方式还是很多的啊!”

“呜~克,大骗子…”黛娅顿时失落地耷拉下脑袋。

你这家伙,刚刚怎么没有那么积极,虽然我确实有叮嘱过她不要说话啦,但一直在一边看戏还是很伤我心的呀!

毕竟黛娅的力量决不能在这帮家伙面前暴露,要是知道我身边还有一个冥王如此可怕的家伙,今天断然是不会那么简单了。

“唉,前途多舛啊!”因为发生了太多的事,让我变得更为疲惫,我现在只想好好休息休息。

不过,说实话这或许对我来说也是一次机会。我一直没有时间好好了解研究这个世界,特别是这个世界特有的魔法,会不会像我那个世界的高数那般好理解呢?若是这样对我来说可是好事,或许我能好好地再一次强化自己。

“嗯?怎么了吗?茉莉?”这时,我突然注意到一直在注视着我的茉莉。

“大人,为什么全都要答应?明明大人什么错都没有…”茉莉贝齿死死咬着下唇,双手在颤抖着,看来已经忍耐到极限了。

“茉莉姐…”可可也有些担心低落地看着我和茉莉。

“呃…就算你们这么说啊…”你以为我很开心吗?还是那句话,对于战败者来说可是绝不会存在什么公平与人道的。

“哈~真是烦人,都这样了,再怎么想也无济于事,不如好好做好以后的打算吧,小兔崽子。”卡梅伦似乎有所顾虑,挠了挠后脑勺,不快地说道。

“少年,现在先别想太多哦~先把身体养好了才是最重要的哦,我会让可可一直照顾你到痊愈为止哦~”丽塔对我一眨左眼,轻松愉快地俏皮道。

“诶诶!!等等!我不同意!!”

“亲爱的~把嘴闭上~”

“唔!!!”

“妈妈!等等!这也太!”

“怎么?不愿意~”

“诶!不不!呃!要说愿不愿意!倒不是不愿意啦!但是!但是!呀呀呀!!!”

“哈哈…十分感谢。”看到这温馨的一幕幕,我竟然不知道要说些什么,真是惭愧。

“嘻嘻,不客气~”可可顶着通红的双颊,微曲身灿烂地笑着,略带金光的栗色长发从肩膀边滑落。真是的,可可居然也能摆出成熟性感的样子,还真是新鲜。

“茉莉。”

“大人?”

“明天开始,教我近战的技巧。”看着唯一忧心忡忡的茉莉,我突然说道。

“诶?”茉莉似乎没有听明白我的话,一脸的愕然。

“都说了,明天开始,我打算学习近战的技巧。”茉莉什么时候变得那么表情丰富啦?真是有意思。

“但是,大人…”

“听到了吗?”我再一次决心道。

实际上我对近战根本没什么了解,虽说在原来的世界也学过一些武术,但那只是为了强身健体罢了,对于真正的厮杀还是不够的。

我之前的胜利都是建立在探知魔法的基础上才得以实现的,直接看清敌人的动作,用最快的方式进行防御反击,简单粗暴。但现在我的魔法量少了太多,不能继续依靠魔法的堆叠,所以真正的近战技巧才显得格外重要。

不过,果然近战还是会很让人紧张啊,何况还是我这个有着即死属性的家伙。

“……”

“茉莉?”

“知道了,但是我的训练会很严苛,希望大人做好心理准备。”茉莉似乎还想说些什么,但最终还是没有说出来,点点头同意道。

“哈哈,那还真是希望你能手下留情。”

“黛娅也要训练克!”

“呃…等我变强了些再说吧,好吧…”如此单纯的黛娅感觉会全力攻过来呢,还是以后再说吧,好吓人…

“嗯!!”黛娅可爱地猛点头,并没有看出我心中的无奈。

这之后究竟会怎样呢?

算是获得了一个相对让我感到可以接受的结局了,只不过,或许远远还没有结束。

我那作死的人生,可没有那么好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