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腿美女丝袜 花怜酒壶play


第二天,刘同志“啪”一声把《人类保护法》拍在领导桌上,“我要……”

“辞职”俩字还没来得急说出口,领导赶紧满脸堆笑,和蔼可亲地拉着刘导游的手,“小刘啊,来,跟我来。”

刘双宁稀里糊涂地跟着领导出了门,领导一指悬浮车,“小刘啊,坐上这个,冲上天,一路朝西,别停别拐弯,千万别停,看到最高的大楼你再停下来……”

刘导游阴沉沉地盯着他的眼睛。

领导腆着脸笑说:“中央政府……”眼见刘双宁眉毛倒竖,领导慌忙解释:“小刘啊,我能管的只有导游……”

“我就是导游。”

“你是官员,暂时当导游。小刘啊,当官苦啊,特别是基层官员,简直苦不堪言啊,上看领导眼色,下看群众脸色,再加上我们还是服务行业,天天还得给别人赔笑脸,这长年累月的,我都快成二皮脸了!”

刘导游驾车直奔中央政府,“啪”一声把《人类保护法》拍在领导桌上,“我要……”

“辞职”俩字还没来得急说出口,领导赶紧点头哈腰,慈眉善目地拉着刘导游的手,“小刘啊,来,跟我来。”

刘导游莫名其妙地跟着领导出了门,领导摁开电梯,把刘导游推进去,见刘双宁神情茫然,领导表现得比他还茫然,瞪着大眼珠子诚恳地询问:“37楼,需要我帮你摁按钮吗?”

刘导游直奔37楼,遍寻一周,愣是不知道该把《人类保护法》拍谁桌上。

一个近身官员春风满面地拉住刘导游的手,“来找殿下的?刘先生啊,来,跟我来。”

刘导游晕头转向地跟着他来到窗边,此官员指着窗外说:“殿下休假了。刘先生啊,坐上车,冲上天,一路朝东,别停别拐弯,千万别停,看到山光水色之中一片古朴恢弘的宫殿建筑群你再停下来……”

刘导游斜着眼睛睨视他。

该官员表现得很疑惑,“那是皇宫……你是不是怕不让你进去?”

刘导游转身直奔21楼。

呃……21楼是哪儿?

——最高法院。

进门“砰”一声把《人类保护法》拍领导桌上,“我要……”

“辞职是吧,”领导喝了口咖啡,优哉游哉地翻文件,“这个不归我们这儿管。”

“我要告状!”

“哦?早说啊。”领导终于把眼皮抬起来了,从抽屉里抽出一张纸“啪”拍桌上,“我都帮你把被告人写好了。”

刘导游横着眼睛扫了一眼,突然把纸张塞领导眼皮子底下,“这个霍信勉是谁?”

领导诧异之极,“你难道要告的不是皇太子殿下?”

“啊?他叫霍信勉啊?”

“啊?你不知道啊?”

刘导游揣着《人类保护法》垂头丧气地从大楼里出来,游魂般往后院走去。

于是乎——

我们的刘同志觉悟多高啊!人家直接猫家里彻底不出来了。

但是——

上午,智脑打开——连不上网了。

中午,电视打开——没有图像了。

下午,通讯器打开——拨不出去了。

刘同志一头倒在床上,“你有本事就水龙头打开,水没了!”

水当然没断,但是,作为一名有理想有品位有追求的宅男,为了将“宅”文化发扬光大,为了将“宅”精神冲出地球走向宇宙,断了网可怎么活啊?

跟俩家政机器人大眼瞪小眼,刘导游拍案而起,出门而去。

开车直奔皇宫,没阻没拦直接就闯进去了。

传说中的特许通行区上哪儿去了?

叉着腿直挺挺往殿下面前一戳,“说吧,您想去哪儿度假?”

殿下拍拍身边,“刘先生,过来坐。”

刘导游完全不为所动,浩然正气萦绕周身。

殿下笑了起来,“我有一半基因来自人类,地球孕育了伟大的人类。事实上,我对地球充满了无限的遐想……”

刘导游面色突然恍惚起来。

“迄今为止,由于种种原因,我一直无法实现这个愿望……”

刘导游深吸一口气,镇定从容地走过来坐下,“您是不是缺一个导游?”

殿下一摊手,“很显然。”

刘双宁突然扳着殿下的脸迫使其看着自己的眼睛,“您看我,您好好看看我,我就是导游。”

于是乎,在静水之滨黛山之畔,茵茵草地之上,殿下一边捻面包屑喂水鸟一边跟刘导游讨论——

——去地球的哪儿度假。

殿下说:我想去希腊感受源远流长的克里特文明。

刘导游鄙夷:源远流长的文明您得上我们中国来感受啊。克里特文明是商业文明是伴生文明您不知道吗?哦,您一个外星人确实不知道,不知道您问我啊,我知道啊!这个克里特文明啊,一不种植、二不狩猎、三不生产,没第一产业,没第二产业,它那繁荣昌盛的第三产业哪来的?——依附于别的原生文明嘛,也就没文化的欧洲人把他们那三五十号人的小城邦当宝似的大肆炫耀,您跟着起什么哄啊?您来我们中国,我向您好好介绍介绍什么叫博大精深的农耕文明,绝对的原生文明!

殿下说:那好吧,听说中国江南风光明媚,我爸爸就是江南人。

刘导游接着鄙夷:您父亲是江南哪儿人?

殿下笑答:我爸爸,不是我父亲,我父亲是皇帝陛下。我爸爸是苏州人。

刘导游突然一脸痛不欲生。

惹得殿下哈哈大笑。

于是乎,连带着苏州刘导游都痛恨上了,接茬儿鄙夷:宋朝之前江南恨不得还是原始森林,您知道吗?哦,您一个外星人肯定不知道,不知道您问我啊,我知道啊!华夏文明打哪儿发源?——黄河边上。中华帝国的精华是什么?——汉唐!知道汉唐的首都在哪儿吗?——长安!八百里秦川,自古帝王州,激荡浊流飞扬尘沙,尽显男儿豪壮气概,岂是绮靡柔美的江南能比的?

殿下说:长安?殿下皱眉思索,“似乎有些熟悉。”

刘导游沉吟片刻,说:长安嘛,十三朝古都,不过,现在改名字了,叫……叫西安。

哦……殿下恍然大悟。

但是——

殿下举目遥望明晃晃的大太阳,于是乎,接茬儿试图负隅顽抗。

首先,殿下说:要去看金字塔——刘导游答:不就帝王陵墓嘛,您来我们陕西,我带您去看秦始皇陵。

其次,殿下说:要去澳大利亚看袋鼠——刘导游答:澳大利亚什么最多?沙漠。看沙漠您得上我们罗布泊啊。再说了,沙漠有什么好看的?您上我们陕西,我带您去看黄土高原。

最后,殿下说:要去爬乞力马扎罗山——刘导游答:爬山?您得上我们陕西啊,我带您去爬华山,天下第一险您知道吗?哦,您一个外星人,您肯定不知道。不知道您问我啊,我知道啊!

终于夕阳绯红倦鸟归巢了,殿下拍拍手中仅剩的面包屑,“天色不早了,一起吃饭吧。”

刘同志觉悟多高啊,看了看通讯器,“确实不早了,我就不打扰了,再见殿下。”说完起身去找车子。

“是吗?”身后殿下慢悠悠地说:“我决定了,我要去重庆,去吃正宗的地球火锅。”

刘同志一头冲过来,“说到美食,您得来我们陕西啊,我带您去吃肉夹馍。”

殿下微笑,从口袋里抽出一份简章,“刘先生,过来看看,你觉得0109号星怎么样?金属质星球,连海水都是液态金属,我们可以站在海面上跳华尔兹,虽然温度高了点……”

刘双宁面朝天空大翻白眼,诚诚恳恳地说:“殿下,我能请您吃火锅吗?”

“很好。”黑色大翅膀瞬间伸了出来,抱起刘双宁腾空而起。

刘导游一巴掌盖在脸上。

刘同志做火锅多娴熟啊,割块肉扔锅里,添点水,加点盐,一把辣椒,一把花椒,咕嘟咕嘟烧开了,拿筷子搅搅,然后青菜豆腐一通猛放。

殿下坐在厨房里,托着腮垂着眼,拿筷子有一下没一下地敲碗边。

吃完饭,殿下一边洗手一边说:“刘先生,天色不早了,管家说已经帮你准备好房间了,他说他准备得过于仓促,希望你能喜欢。”

刘同志头皮一阵发麻,过了好半晌才说:“天色……确实不早了……我就不……打扰了……再见殿下。”

“是吗?”殿下懒洋洋地拿毛巾擦手,“刘先生,你觉得0122号星怎么样?”

刘同志一头冲回来,“我的房间在哪儿?”

第二天,我们高觉悟的刘双宁同志脖子上挂了块导游证,这就走马上任了。

跟着殿下上了一艘超级雄伟的宇宙航行舰,进门就被塞进了休眠仓。

于是乎,当刘导游站在西安未央区某条大马路上,听着啾啾鸟鸣,看着嗖嗖走兽,眼白一翻人事不省。

仨小时后,刘导游醒了,一把握住殿下的手,“地球现在是农业星吧,给我两个月,不,一个月,我肯定能考到农业从业证。”

“留在地球种田?”

“养猪也行。”

“留在地球,为了不让地球人丁稀薄?”

“殿下,”刘双宁眼巴巴地看着殿下的眼睛,“地球是帝国的边境星球吗?移民实边自古以来就是久经考验的真理,我既然深受帝国的恩泽,我觉得我应该全力报效帝国才不枉帝国的救命之恩。”

“报恩?”殿下摸摸他的头发,“帝国现阶段最大的困扰是繁衍……”

刘双宁“噌”站起来,殿下一把抱住他的腰紧紧摁在床上,“你不必紧张,我觉得我们应该好好谈谈关于……”

“我不想谈!”刘双宁怒目而视。

殿下摇头失笑,“事实上,无论帝国的人口发展面临的困难如何巨大,在我个人面前都是微不足道的,我从来不曾为我未来的继承人操心过……”

刘双宁面无表情地盯着他。

殿下莞尔,“对我个人而言,最大的困难是缔结婚姻,婚姻的基础是什么?是动人的爱情。长久以来,令我忧心忡忡的,是找到一个我愿意与他谈恋爱,而他也愿意与我谈恋爱的人。你看,我的择偶标准非常抽象,越是没有标准能找到合适人选的几率就越渺茫。”

“啊?”刘双宁咽了口唾沫,“你……你可以找别人。”

“我找了一百多年了。”殿下微笑。

所以——

这假简直没法再度了!孤男寡男……千山鸟飞绝万径人踪灭……自己孤苦无依……而对方却带着一个庞大的舰队……

这导游还能当得下去?

华山没爬,肉夹馍也没吃,浩浩荡荡又回来了。

刘双宁将导游证往地上一扔,明天换工作!

第二天,啵……呃……还是没啵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