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妇奶水小说乳妇 女市长的隐私云婷之


“你来了,西弗勒斯?”

斯内普走进卧室,却意外的发现卢修斯已经醒了。他看着对方懒洋洋地靠在床头,看上去似乎与从前没有什么区别。但如果仔细去看就能发现一向注意自己外貌的马尔福家主,此时的发型有些凌乱,嘴唇发白,更不用提眼眶下的青色了。

卢修斯见斯内普只是黑着脸,不答话,也丝毫不觉得尴尬,反而好心情地道:“真是好久不见了,亲爱的西弗勒斯。”

斯内普依然不语,只是动作利落地甩给了对方一打检测咒语,然后才黑着脸嘲讽道:“不过三四天而已,难道卢修斯你的脑袋还被扣在魔法部么?”

等那些红红绿绿的光芒闪过,斯内普完全没有给卢修斯反驳的机会,怒道:“营养不良、睡眠不足加上旧伤未愈,魔法部的那帮吸血蛀虫对你做了什么?”

卢修斯嘲讽地一笑,用沙哑但丝毫不减其优雅的贵族腔调答道:“他们也不敢怎么样。他们图的不过是马尔福家的金加隆。相比于不可饶恕咒来说已经好太多了。”

斯内普拿出事先准备好的魔药放在卢修斯的床头,“如果你不想英年早逝的话,记得按时服用,我会提醒纳西莎的。”

卢修斯深知自己的好友对于魔药口味从不在意,只能一脸厌恶地看着那几瓶似乎味道很古怪的魔药,感叹道:“哦,你不能这么残忍,亲爱的西弗勒斯!”

斯内普没有理睬故作受伤的卢修斯,只是那冷冷的一瞥很好地表达了他的鄙视。

“好吧,你还真是无趣。”卢修斯见对方不为所动,只能无奈地撇撇嘴,正经道:“放心,我还不想那么早去见梅林。况且,我的小龙需要一个完美的童年。”说到自己的儿子,卢修斯噙着的笑容微微扩大,神态间一副傻爸爸的模样而不自知。

斯内普想到那个软趴趴的小鬼,暗自抽了抽嘴角,然后不客气道:“食死徒还有一部分没有被抓住,希望你能记住自己的话。”

“他们也不敢直接闯到马尔福庄园来。”卢修斯声音中透着傲慢。

两人又是一阵沉默,然后卢修斯看着比往常消沉了不少的斯内普,缓缓说道:“标记还在,那个人并没有死……”卢修斯注意到斯内普一瞬间的僵硬,恐怕不仅仅是对于黑魔王的反应,还有那朵灼人的百合花之死的影响,“你……”卢修斯有心劝斯内普想开,却又觉得不应该在这个时候再次掀开老友的伤疤。

“你要知道我是斯莱特林的院长。这也是那个人的指示。”

卢修斯看着明显不愿多说的斯内普,顿了顿,换上了轻松的表情,道:“不管怎样,马尔福家的大门永远为你敞开,亲爱的西弗勒斯。”

斯内普的表情稍微柔和了一些,道:“我需要借用一下你的冥想盆。”

作为典型的斯莱特林,卢修斯非常尊重朋友的隐私,他很体贴地并没有寻问冥想盆的用途,他只是打了个响指,吩咐道:“多比,带西弗勒斯去书房。”

长鼻子的家养小精灵听话地将人带到了书房,然后深深地鞠了一个躬,一言不发地消失了。斯内普径自进了书房,深深地吸了一口气。他需要将脑海中关于那个挂坠的记忆提出来好好看一遍,以再次确定自己的猜测并不是毫无根据。

布莱恩并不知道自己被人盯上了,他最近的状态不太好。怎么说呢,本来时常能看到其他人看不见的事情就已经足够他困扰的了,现在竟然还总觉得自己好像忘记了什么,这种感觉实在是很糟糕。

“布莱恩,我这么一个大活人在你面前,好歹注意一下我啊。”棕发的青年挥了挥手,皱着眉抱怨道。

布莱恩这才从自己的思绪中脱离出来,忙道:“抱歉,抱歉。你刚刚说什么?”

“我说你要不要提早下班?今天实验课上给学生演示的时候要不是我在旁边,你已经制造了至少三起‘医疗事故’了。”

布莱恩烦躁地推了推眼镜,自觉误人子弟,不能再放任这种状态下去,于是点头道:“那么反正之后我也没课了,我就先回去了。”

“走吧走吧,”青年无所谓地摇了摇手,“我去实验室看着那些小家伙们,免得又出什么事情。”

布莱恩点点头,穿上大衣就离开了。他一边心不在焉地往外走一边在思考自己是不是真的要去找个心理医生看看,这病怎么看起来越来越严重了呢。

布莱恩仔细回想了一下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出现这种状况的,想来想去,只能想到那天从福利院回来的路上,从小巷子出去之后自己似乎就不太对劲了。总不能实在小巷子里面撞了什么不好的东西吧。布莱恩自嘲地笑了笑,作为拥有两个博士头衔的科研人员,他怎么会有这种天马行空的想法。

只是虽然觉得自己的想法太不靠谱,布莱恩还是不由自主地走进了那条巷子。“就当查看一下也好。”布莱恩这么告诉自己。

斯内普没有想到会这么快再次见到那个可疑的青年。当看到那个年轻人愚蠢地张大嘴巴看着自己的时候,斯内普正在躲避食死徒余孽的追杀。说来也是他的运气不好。自从上次出门办事碰到一个狂热到不长脑子的食死徒试图杀掉自己,他就没有怎么出过霍格沃茨,结果今天刚刚准备回到住所拿东西,就又碰到了一群脑子里面塞满了芨芨草的食死徒。斯内普格斗再怎么厉害也没有以一敌十的水平,更何况对方还都是一些有战斗经验的狂热食死徒。

布莱恩一脸呆滞地看着面前穿着黑色的斗篷的人,这人的面色不知是被斗篷的颜色映得漆黑还是本来就如此,整个一个童话中吃人的邪恶巫师。不待他反应过来,那个看起来危险的人一把捂住他的嘴,将他掠进了巷子的阴影处。

不待布莱恩大力挣扎,就听到那人用低沉的声音在他耳边说道:“蠢货,不想死的话就别动!”

布莱恩顾不上热气喷在耳边的酥麻感,一身冷汗地连忙停止了动作,乖乖站好。他心跳如鼓,这让布莱恩有些不适地皱了皱眉,然后狠狠地吸了两口空气,试图让心跳恢复正常。

斯内普满意地点点头,这人身份可疑,不能轻易让他死了。现在看来,总算还算得上识时务。斯内普不动声色地给两人周围布上了隐身咒,顺便将气息也隐藏了。然后一手还捂着布莱恩的嘴,防止出什么岔子。

布莱恩本以为碰到了变态的抢劫犯还有可能是杀人狂,脑中甚至想象出了开膛手杰克的连环杀人事件,正一身冷汗地等着对方动作,结果等了半天对方也没有什么下文,不禁疑惑起来。就在他疑惑的当口,几个看起来完全丧失理智的人凭空出现了!

布莱恩瞪大了眼睛,不可置信地看着那些杀气腾腾的黑衣人,怎么都想不明白那些人是怎么出现的。难不成还真有什么时空隧道?还是说自己终于病入膏亡了,这一切都是幻觉……

“那个叛徒的气息是从这里消失的,我能感觉得到!”

斯内普认出来说话的那个是在食死徒中臭名昭著的狼人——芬里尔格雷伯克。这人作为纯血统的狼人投靠了伏地魔,只是为了更多的食物和自己暴虐的欲望。没想到竟然在伏地魔下落不明的时候还像一只疯狗一样到处乱咬。

这人可不好对付。斯内普紧抿着嘴唇,身体绷得紧紧的,做好了随时反击的准备。甚至都没有注意到自己加重了捂着年轻人嘴的力道。

布莱恩被斯内普捂得生疼,却不敢有丝毫反抗。他现在是听出来了,不管对方是什么来头,反正自己似乎卷进了一场仇杀。而且这群追杀的人每一个看起来都不好相与,尤其是那个说话的,光是那令人作呕的丑恶长相就让布莱恩绷紧了神经。相对于那几个人,这个把自己拖进暗巷的人虽然看起来也不是什么好人,人家至少还不涉及无辜,打算救自己一命。两相对比,布莱恩不由得对这人存着一丝好感。当然,要是斯内普知道了布莱恩此时的想法,多半会嗤笑一声,然后毫不留情地用毒液把对方骂到醒过来为止。

两人尽量放缓了呼吸,在暗处躲了不知道多久。直到那些人怒骂着又凭空消失了之后好一会才放松下来。斯内普确定了那些人不会折返之后,这才松开了一直捂着对方嘴的手。忍着失血带来的眩晕,皱着眉看着面前的青年,思考着是不是要立马给对方来一个“一忘皆空”。

布莱恩转过头准备道谢,却看到面无表情的斯内普,总觉着对方在思考着灭口事宜,猛地一个激灵,然后略带警惕地看着对方。这一看才发现对方似乎也是一个与自己年纪相差不大的青年,面相虽然阴沉,光就在那里笔直的站着也能看出其良好的教养。这么一想,布莱恩略略放下心来。

很快,布莱恩就发现对方的脸色苍白得不同寻常,甚至连嘴唇也开始发白。刚刚过于紧张,他竟然没有发现这青年的黑色斗篷濡湿一片,而那丝血腥气也窜到了鼻子里。明显就是失血过多的征兆。

显然斯内普也知道自己状态不好,也管不了一周之内连着两次被施遗忘咒有没有什么后遗症了,当机立断决定给对方一个“一忘皆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