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公交车上弄到高c的小数据 嫉妒的快要发疯了


我朝夏目不二子微笑:“早上好,不二子,今天还是那么光彩照人啊。”学年第一的美女公认是华山里香,但最具风情的大小姐却是夏目不二子。

夏目不二子的容貌在大小姐里面只能算是中上,但眉眼间自然流露出少女的青涩和少妇的妩媚交错的奇异风情,眼波流转间,慵懒媚惑。

夏目不二子轻笑一声,柔若无骨地靠在根津的胸膛上,柔腻的声音透着迷离的诱惑:“小芽,你觉得我很美吗?”

我点头:“很美。”当然很美了,中学生里有这种风情的少女少之又少,偏偏不二子作出欲拒还迎、若即若离的姿态,更给她增添了三分冷艳感。

根津微笑着,捧起不二子的手轻吻了一下,声音懒散而透着成熟男人特有的磁性:“不二子小姐当然是最有魅力的,这一点不容置疑。”

我不由得又瞅了瞅面无表情的理人,撅起嘴:你看你看,这才是管家和大小姐应有的关系好不好!理人你偶尔也说说甜言蜜语嘛。

华山里香不满地挑眉,曼声道:“青山,谁才是学园第一的美女啊?”管家青山从善如流地应道:“当然是里香小姐了。”

我再次偷瞧了理人一眼,在脑海中想象一下理人跟我说“芽小姐才是学园第一的美女”或者“芽小姐当然是最有魅力的”这种话……

不行!想象不能!理人这家伙如果说得出这种话,做得出这种事,就不会离开本乡诗织了。理人对本心的坦诚到了令人发指的地步,他绝对不会说谎的。

对于现在的理人来说,我还不是他心里的那位小姐。这件事,我和他心照不宣。也许将来会有改变的一天吧,但现在勉强理人违背本心也无济于事。

我笑嘻嘻地打圆场:“里香,不二子,你们这不是在我面前炫耀嘛。”我娇嗔地横了理人一眼,软声道,“不知道什么时候,理人才会这么想我呢?”

理人配合地望过来,浅浅一笑。简单的一个笑容,却令人无端生出惊艳之感。微微翘起的薄唇,我曾经轻率地吻过,其间有着隐约迷离的露水清香,微带凉意……

我眼神闪烁了一下。那一吻的滋味,我很怀念呢。舔了舔嘴唇,我强迫自己移开目光,却暗中下定决心,一定要尽快找一个男朋友,就算是为了心理上和生理上的需要。

不二子暧昧地笑笑,我回了一个若有若无的苦笑,她的眼神又转为怜悯。在这里,估计也只有不二子能够明白我的心情了。

——在原来的世界,我可是交过几个男朋友的。正是“知好色而慕少艾”的年纪,怎么可能没有感情和身体上的需要呢?这应该算是人类的本能吧。

不二子笑着偎在我耳边,低不可闻地说:“周末有空吗?我带你出去玩。”她眼神越发暧昧,我轻易便读懂了其中隐晦的暗示。

我心领神会地点头道:“当然,就算没有时间我也会空出时间来的。”我对她报以感谢的微笑,不二子的神情变得亲切了许多。

据说,男人混在一起,谈过嫖妓便会交心。我不知道是不是真的,但是我知道,我和不二子无形中有了交心之谊:周围都是纯真浪漫的少女,我们走错地方了啊!

不二子旋身退开,笑道:“那我周末给你电话。”我万分期待地回答:“好,我等你的电话,我会一直一直等下去的。”不二子娇嗔地横了我一眼,就和根津走开了。

华山里香瞥了我一眼,说:“小芽,不管你们要去做什么,都要小心被那四位太阳级的大小姐和理事长抓到哦。”

我噎了一下,开始怀疑里香是不是并非我想象中的那么纯洁。这时,里香又说:“不就是夜店嘛,我妈妈也经常去。”

我不由哑然,悄悄瞟了理人一眼。理人平静地回望我,那双眼依然无波无澜,也看不出不悦的情绪。我稍稍放心了一点。

并不是我有多在意理人的看法,但是,在你的身边,和你极端亲近的一个人,连你去夜店都心知肚明,连你要干不和谐的事他都了然于胸,我想那种感觉肯定不会是高兴对方的体贴,而是恼火对方不给你一点保存隐私的空间。

我打趣道:“里香,难道你也去吗?”

华山里香摆摆手,傲慢地说:“别开玩笑了,本小姐哪里用得着去那种地方!”她瞟了瞟旁边的青山——青山已经连耳根子都红了——她接着说下去,“本小姐不是有青山在嘛。”

原来如此!!!我陡然醒悟过来。这些身份尊贵的大小姐早点领悟□□也是寻常,在春心萌动的时刻,身边英俊体贴的管家难道是摆设吗?

电视剧为了社会和谐才把不良情节和谐掉啊,我居然当真了。要知道,日本的女孩子一般在十四岁就已经失去童贞了,哪里有可能像电视剧里一样清纯!

可恶!为什么同样是大小姐,就我一个非得去夜店消遣不可!我愤愤地横了理人一眼,这次理人的表情显得不自在了,我怀疑自己甚至在他的脸上看到心虚。

人比人气死人!我回了里香一个大大的笑脸:“多亏了里香的指点,不然我还什么都不懂呢。”是啊,她要不说,我还以为理人和我保持距离是应当的,原来我被隐瞒了这么久啊!

华山里香有趣地看看我,又看看理人,便笑了:“每一位大小姐和管家的相处模式都有些不同,倒不必拘泥于一种。”

我还没有回答,上课铃就响了,里香朝我点点头,便回到自己的座位上。我的表现和昨天差不多,不上不下,没有特别突出之处。

中午泉有事,我单独吃了一餐,有些无聊。

回忆一下剧情,由于我现在和里香、不二子的关系还不错,原剧中一周后的料理见习我肯定不会出场,这样也好,我做的乌冬面连自己都吃不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