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受被开的时候有多疼 每走一步就更进一点


对于苏颖给出的占卜结果,夏皓做出的决定是:还是得去一趟那个灵幽山,毕竟这是关着柳梦昕的命运的大事,好不容易才将她赎到手,肯定不可让她从他的手中离开。

夏皓转眼到端正站立在一边的何月瑶,问了一句:

“何姑娘,在临走之前,你不打算跟馨儿见一面吗?虽然没有血缘关系,但怎么说你跟馨儿也算是姐妹吧。”

“不了,多谢少侠的好意。”何月瑶摇了摇头,“我作恶多端,连自己的亲爹都手刃了,而且上次我差点就亲手杀死了她,她肯定已经对我痛之入骨。”

“唉,你也是不知情被利用而已,况且馨儿性格挺好的。解释一下或许能够破冰呢。”

“请少侠不要再劝我了,就算她能原谅我,我也没有颜面见她。”何月瑶执意回绝,要夏皓再这么劝下去,恐怕她真可能提刀自尽了。

算了算了,江湖细水流长,随缘吧。

本来苏颖跟何月瑶打算走的了,然而夏皓跟柳梦昕的到来让她们对停留一会儿,现在占卜结束了,她们也该启程了。

走过了阴森潮湿的小巷道,夏皓他们就得分道扬镳。

“要不,送你们到城外吧。”

“多谢夏公子的好意,接下来这段路,我们可以自己走了。要是你们也到达灵幽山那边,我们还能再碰面。夏公子和柳姑娘,我们后会有期。”

苏颖跟何月瑶向夏皓他们再次行了个礼,转过身去,慢步前行,消失在拐弯之处。

当初萍水相逢,直至有恩有怨,现在也因为各有所故,分道扬镳。

“怎么,你是舍不得她们吗?”柳梦昕盯着目不转睛看着前方的夏皓,言语中带着几分幽怨。

“嗯?你是吃醋了吗?”

“是啊,而且吃醋过多了,还可能半夜提刀捅你呢。”

“真恐怖,但是,我不信你会忍心捅我。”夏皓伸手跨过柳梦昕的细腰,将她搂了过到自己的怀中去。

柳梦昕并没有像在仙凤楼那般时候的抗拒,很温和地倚靠在他夏皓的胸膛前。

“所以,你还没回答我刚刚的问题呢。我现在听着你的心跳,你说谎我就能听出来。”

“唉,并不是舍不得啦,只是想,她们的处境还挺相似的。一个是苏家义行军的得力军师,然后差点被自己的兄长暗算,一个是天魔教的杀手,然后差点被天魔教的人杀死,都是看似光辉的人物,然而都是被利用,还差点被谋害。”

“你说漏一点了。”柳梦昕微微抬头补充道,“还有,就是遇到了你,我还猜,她们可能还对你怀有好意了。”

“柳姐姐,你这么疑神疑鬼的,我真害怕某天半夜被你捅死了……”

“既然害怕,你还敢将我从仙凤楼赎出来?”柳梦昕细嫩的手拂过夏皓的脸颊,扬起妩媚而挑逗的笑容。

“因为,我喜欢啊。”

夏皓握住了她的细手,轻轻地亲吻了上去。

自从经过仙山的灾难之后,他们就愈发的亲密,喜欢黏在一起,说着一些情话。

以前,柳梦昕安居在仙凤楼,孤独而寂寞。以后,她将跟随夏皓行走天涯,凶险但幸福。

“我们什么时候出发?”柳梦昕低声问。

“明天吧,还有些事情要交代一下。”

“是你家那两位小姑娘吗?”

“唉,柳姐姐直觉真准。”夏皓微叹气。

“你打算什么时候将我的事情告诉她们?我可不希望这辈子都当你所谓的妹妹还有地下情人啊。”柳梦昕眼眸中闪过一抹的幽怨,像在向夏皓抗议一样。

“回来之后吧,现在的话,有关于你被赎走的事情都在传呢,这一次去往灵幽山,正好可以有个过渡的时间。呃,你这眼神,是不相信我吗……”

“没,谁让我都成你的人了,这是你的决定,我还是要遵循的。不过,要是回来之后你出尔反尔,小心半夜突然断气噢。”柳梦昕眯着眼睛,扬起的笑容带有一丝的不善。

......

在临走之前的一晚,夏皓将柳梦昕带到许家去安顿,柳梦昕现在还是以夏梦的名义出现。而且还装作一副妹妹的样子,并没有让夏皓为难。他有什么要交代的就让他交代完,明天好上路。

这次他会把馨儿带上,所以主要还是跟许若璃告别。

夜幕降临之时,娇柔的许家千金游走在庭院中,仰望着夜空中的明月。

“若璃。”夏皓走了过去。

“皓哥晚好。”许若璃微微行了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