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洁小说全部阅读目录 她好像喜欢我gl林故


真是麻烦啊。看着眼前几十层楼高,在面前待着,根本看不到任何一点天空的巨型怪物,洛恨一边用余光确定着那艘在巨浪中依然勉强前行的军用船只安然无恙,一边抬起手,朝着巨怪扔出了一个奥术飞弹。

身上覆盖着无数海洋内动物尸体,以及螺壳的巨怪根本没有看到这么微小的家伙进行的攻击。而被应该是某种贝壳魔物的尸体防御下来,这一次没有造成任何伤害的攻击,自然也不能引起它的注意。

而这个时候,身上加满了加速法术的埃蒙德终于跑到了洛恨的身边。看着这个看上去像一颗参天大树的怪物,埃蒙德有些畏惧:“这,这玩意要怎么对付?”

大雕再次飞了过来,洛恨抓住埃蒙德的衣领,将他往上一抛:“你去追你爸,告诉他们想办法到那边的岛屿先停一下。”他对被大雕抓住的埃蒙德指了指离恰尔纳防御圈不远的一座小岛:“现在想要强行出海,太危险了。”

“那你呢?”被不愿停滞一秒的大雕带走,埃蒙德努力回过头喊道。不过看到那个家伙不知道从哪里掏出了一把四分之三人高的巨剑的时候,他觉得自己这问的纯属是多余。

没想到几年过去了,又要对付这家伙...洛恨深吸了口气,握紧了巨剑剑柄上的绷带:刚好,就让这事儿在这里了结吧?

身上蓝光一闪,洛恨瞬移到了巨怪身上一处稍微方便落脚的地方。而此时,这只从外形看,根本不知道本体是什么的怪物,开始缓慢地动作了起来。而他的目标,赫然是在狂风巨浪中,想要掉头,驶回恰尔纳防御罩内的客船。

至少,他的目标不是马尔斯。洛恨稍稍松了一口气,然后单手提起巨剑,向下用力一挥。

出乎他自己的预料,一剑下去,被斩的部分像切豆腐一样,轻松地被割开了。不过看着里面涌出的各种奇怪而恶心的海洋生物,洛恨知道,这根本没有伤到这个大家伙,而是给它刮了刮毛。

那么,再试试这个?洛恨这次双手拿起了巨剑,以亚瑟王拔出石中剑的反向动作,狠狠地将这把看上去分量相当不轻的巨剑狠狠地**了巨怪的外壳。

不过看巨怪依旧缓慢而坚决地埋向客船的样子,这次攻击还是没有破开巨怪的防御,这外壳,看来比这把一米多长的巨剑还要厚。

不过洛恨也不失望,这还在他的计算之内。他的双手随着他难得的低声吟唱闪烁起了神圣的光芒,然后,他猛地蹲下,用力地握住了只剩下剑柄的巨剑。

巨怪猛地停下了朝着客船进发的脚步,然后以完全跟刚才缓慢动作完全不同的速率,激烈地在原地旋转起来。很显然,他的目标,是想甩掉在自己身上,给了自己巨大伤害的洛恨。

不过先不提洛恨,巨怪的这突如其来的发狠,受影响最大的,却是海里面试图逃离海怪的船只们。由于巨怪在原地猛烈旋转,造成了以它为中心的恐怖漩涡,不少客船上的乘客,因为没站稳,而落到了海中,迅速消失在了黑暗的海面下。而这些船也因为出力不够,虽然牟足了劲,却也不能从原地多离开一分。很想赶快从这里逃离的人们,只能绝望地看着自己脚下的船只和漩涡开始了无尽的角力。

偷眼看了一眼已经落在了船上的埃蒙德,洛恨只能希望那小子懂得把自己的法术力量转化成船的动力,刚快从那里跑开,自己现在可没时间照顾他们。

一边想,咬紧了牙关的洛恨猛然发狠,将被缠着各种诡异海底魔物的巨剑拔了出来。

魔物们还想沿着剑身缠到洛恨身上,却被他手上再次闪耀着的圣光所逼退。

圣光像黄油一样,顺着巨剑,将上面缠着,此时见势不妙想要逃走的魔物全部烧成了灰烬。而随着圣光吞没了整把巨剑,只听得“嗡”的一声振响,原本毫无光泽的巨剑变成了格外刺眼的激光剑。举起了巨剑的洛恨像拼了老命的矿工一般,往巨怪身上一顿猛砍。

被砍过的地方,都冒出了浓密的黑烟,很显然,现在闪耀着的巨剑,带着极高的温度。而从巨怪逐渐可以听到的沉闷吼叫来看,已经朝它身体里面凿了好几米洛恨,距离它的本体已经不是很远了。

洛恨正砍得兴奋的时候,突然,巨剑被什么东西缠住了。即便这阻碍仅仅维持了一秒钟不到,他也立马警觉了起来——能挡住溢满了圣光力量一剑的东西,已经值得被重点考察了。

而定睛一看,挡住自己这一剑的,居然是从巨怪体内跑出来的一个人型一样的生物。

不过,这家伙的尊荣可真不敢恭维。全身上下,除了大体的形状确实是人之外,就没有看出跟人接近的地方。

没有五官,全身被跟巨怪身上同样恶心的紫色海草、尸体残骸所覆盖。

被自己斩断的胳膊创口处,流淌着带着刺鼻气味,黑色的粘稠液体,这应该是血液?不敢确定的洛恨再次毫无怜悯地举起了剑,而只听得这个小怪物哇啦哇啦一声叫唤,几十个同样的怪物从刚才自己砍出来道路上的大小洞口钻了出来。

他们的手里,还拿着各式各样的武器,从上面的标志来看,应该是从这片海域里的遇难船里借过来用的宝物。

那么,问题来了,这个巨怪,到底是个生物,还是个由这群小怪物构造而成的建筑?突然有些迷茫的洛恨毫不拖泥带水地挥舞起巨剑,将这些小怪物撕裂成腥臭的碎片。

在巨怪以一己之力造成的狂风暴雨中,埃蒙德感觉脸都被高速撞过来的水滴给打肿了,但即便如此,大雕依然平稳而快速地俯冲向了目标船只。

“爸!”大雕放下了埃蒙德,金发小子稳稳地落在船舱顶上,然后一个打滚,滚到甲板上,冲进了船舱里。

谨慎地确认了目标已经到尾后,大雕在船上空环绕了一周,便掉头,朝着码头希里的位置飞了回去。

船舱里,死死地抓着佩剑的马尔斯看到是埃蒙德进来了,松了一口气的同时,也开始生气:“你来干什么?这里太危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