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的柔软紧致让他彻底失控 异地男友见面说要做一夜


几天前,蓝雨俱乐部来了个保洁小妹,专门负责打扫训练室和宿舍的卫生。

人长得乖巧清纯又好看,年龄也不大,堪堪十七八岁左右的样子,每天中午训练结束,就能看到打扫完宿舍卫生的她独自一个人来蓝雨的餐厅吃午餐。

黑亮头发束了起来,在脑后扎成丸子状,显得脖颈纤长又脆弱,宽松的格子衬衫下露出象牙般的白瓷肌肤。

“小星呐,这个是阿姨给你的,拿去吃吧。”

餐厅的阿姨充满爱怜的看着眼前的女孩,顺便把手里的酸奶搁在了女孩的餐盘里。

“……”女孩轻轻抬眼,却没有说一句话。

“拿着吧。”阿姨再次热情地开口,女孩便没有了任何拒绝的理由,只好点点头,拿着比别人多了一份的酸奶离开,默默地找了个里面的座位,把餐盘放在桌上。

唉。

餐厅的阿姨看着那道纤弱的背影,无不遗憾地想着。

就是这么漂亮的女孩,居然不会说话,上天也未免对她太残忍了。

这女孩叫做陆朝星,原本是在国外学舞蹈的,然而自身性格的羞怯,导致她在国外生活的越来越辛苦,压抑又痛苦,最后甚至患上了失语症,一句话都讲不出来。

她的父母很着急,把她从国外接回来暂时休学养病,可是陆朝星的病情还是没有任何好转,好像还越来越差了。

原本在蓝雨俱乐部负责清扫的阿姨是陆朝星家的保姆,因为年龄大了所以准备回老家,临走前,陆朝星的父母把阿姨叫住,希望她能介绍陆朝星去做蓝雨俱乐部的清扫工作。

父母对这个可怜的孩子已经没有任何的要求。

他们不在乎工资,只是希望陆朝星可以在这里收获一些快乐,陆朝星出国前就很喜欢玩荣耀,蓝雨又是G市远近闻名的豪门战队,如果能让陆朝星在这里兼职,或许对她的病情也有好处。

*

慢慢地把脑海里那些散乱的记忆拼凑起上面那段故事,其实,陆朝星是有点无奈的。

她对这个世界已经不能再熟悉了。

自从进入这个世界后,陆朝星就不断地在重复着系统给自己的任务,每次任务她都有一个不一样的身份。

有时候是兴欣网络会所对面快餐店的外卖员,也在微草俱乐部楼下的星巴克兼职卖过咖啡,还做过轮回战队隔壁某个快倒闭的偶像团的队长,在雷霆战队侧面那条小吃街卖鸭脖,经过这么多次任务,陆朝星对自己的新身份,也就是所谓的病弱失语少女接受的很快。

至于真正的自己究竟是谁?

陆朝星一点印象也没有。

她只是一个没有身份,没有过去,也没有未来的人,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在这个世界,也不知道自己到底要在这个世界做什么,只是,系统告诉她,只要完成全部任务,她就可以找到自己最想要的东西,还可以恢复全部的记忆。

她星低头,看了看搁在自己盘中的蓝莓和黄桃酸奶,刺溜刺溜地很快把吸管取出来。

蓝雨餐厅供应的酸奶味道特别好喝,她之所以每天留在这里吃午餐,主要也是为了这罐酸奶。

“那个?嗯,对,这个,这个给你。”

陆朝星本来还想舔舔酸奶盖的动作被一道有点别扭的声音打断,她抬起头,就看到一个眉目还算是清秀的男人迅速把一罐草莓的酸奶放在自己面前。

陆朝星还没来得及说话,对方已经端着牛腩面朝着不远处哄闹着的队友们走过去。

其中有一个人挥手的动作格外大,隔着不算远的距离,陆朝星都能捕捉到他明亮的眼睛,就连那身跟大多数人穿着的差不多的运动衫在他身上都格外的有魅力,

“喂,于锋你胆子也太小了吧,好歹坐过去嘛。”

“黄少……”

“干嘛啊,你不是喜欢她吗?喜欢就去告白,快快快,赶快坐到妹子那边去,回来干什么。”

黄少天正在调侃于锋的这会儿,就见陆朝星已经抬了头,视线在他们一群人身上转了转,带着羞涩的纯情的眼睛还有点胆怯,很快又把目光收回。

虽然隔着段距离,但是明显他们这桌气氛都不太一样了,也可能是因为蓝雨除了餐厅阿姨之外没有这么好看的妹子,所以大家都有点开心。

郑轩说:“黄少,你怎么被妹子看了一眼就脸红了。”

“嗯?”黄少天没反应过来。

“就是很红啦,黄少你不要不承认了,干脆你跟于锋一起去妹子那边吃午餐吧!”宋晓也跟着瞎起哄。

黄少天轻哼:“我可是跟苏妹子拍过情侣档广告的,那妹子就算再好看也比不上苏妹子,懂吗懂吗,哥才不会跟你们一样,随便一个妹子都把你们撩成这样。”

不愧是黄少天,就连选妹子的眼光都严苛至极。

众人不由肃然起敬,也就是这个时候,陆朝星朝这边走过来,不止是黄少天愣住,周围一群男生也都懵逼了。

奶白的肤色,白得耀眼,手臂纤弱,小腿的线条也格外清晰好看。

虽然有股病弱的气质,却不妨碍那水润纯净的眼睛,很温柔也很清纯,每一分线条都恰到好处。

果然……很漂亮。

陆朝星自然没理会周围这群人到底是怎么想的,她把之前于锋递给自己的酸奶重新还回去。

“这个是我给你的。”于锋解释。

陆朝星连忙摇头,些许羞赧。

她是很感激于锋对自己的好感,但是在系统没有给她任务之前,她不想跟这个世界的任何人接触。

周围的一群人默默看着陆朝星勾起非常温婉的笑容,

不由得觉得有点可惜,要是能把黄少天说垃圾话的技能分一半给这个妹子该多好……

黄少天看她。

肌肤细嫩,一双眼睛柔美干净,他才忽然反应过来。

她是真的不会说话啊……

他惊愕极了,眸中终于有了点同情,或者是觉得有点可怜的情绪。

*

——以普通人的身份生存下去。

陆朝星用小勺子一勺一勺舀着酸奶,刚送入口中就听到了脑海中传来的任务信息,抓住小勺子的手指都稍微颤了颤。

这次的任务居然这么简单?她一点也不相信。

陆朝星欲言又止,手指将头发撩到耳后,就是这样一个简单的动作,已经让不少同样等在公交车站的人在偷偷地看她了。

接下来系统就没有任何的提示,陆朝星想了想,走到垃圾桶前把酸奶盒子丢了进去,转身又看着视野里熟悉的蓝雨俱乐部,这不是她第一次在这里做任务,但是没有哪一次会比这次这么简单,从任务的提示信息来看,她似乎只要在蓝雨俱乐部安心打扫卫生直到这次任务结束就可以。

“叶秋大神退役的实在是太突然了。”

“完全没有任何征兆嘛,嘉世虽然找了孙翔来接手一叶之秋,但是在我心中,还是只有叶秋担得起斗神这张卡。”

“嘉世这个赛季八成要出局了。”

陆朝星愣了愣,在她身边坐着的几个人此刻正捧着手机看比赛直播,偶尔几句话飘入她耳朵里,她晶润黑亮的眼珠转了转,想起了刚才在俱乐部的走廊里看到的照片,陆朝星估摸着自己大概回到了第八赛季左右的时候。

简而言之就是,还算是熟悉的世界线。

陆朝星曾经几十次在这条世界线完成任务,先后在不同的俱乐部以不同的身份待到了第十赛季,当然系统给她的任务也通通不同,有时候需要她攻略在这个世界的角色,有时候又需要她完成特定的剧情,比如防止嘉世解散,阻止兴欣夺冠之类的,每次陆朝星完成任务,又会马不停蹄地重新进入世界线开启新的任务。

就这么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做着任务。

渐渐地,陆朝星发现这个世界里只要是有名字的人,不管是男孩子还是女孩子都跟自己谈过恋爱,这个世界里最为火爆的游戏,荣耀,陆朝星也是把二十四个职业统统玩了个遍,还玩的特别好。

掰着手指算算,陆朝星,也玩了快六十年的荣耀了。

“阿星,今晚叶叔叔一家人来家里做客,你要早点回来。”

这条信息是妈妈发给她的。

还没等陆朝星把手里的这条信息仔细读完,她的Q.Q又开始噼里啪啦地振动起来。

“绕岸垂杨今天下午在竞技场挑战君莫笑,群里有人要来看吗!!!”

“房间号!”

“绕岸垂杨和君莫笑买定离手啊!快来下注!”

新一轮剧情总算是开始了。

陆朝星抱着手机沉思良久,在这个世界里,当不同选项出现后,就代表着她要在其中一条路线中做出选择,每一个选择的岔点都有可能将她引入完全不同的路线。

陆朝星还记得,有一次系统给自己的任务是追求张新杰并且与他结婚,第一个给出的选项就是,选择用铅球还是标枪去砸张新杰进而吸引他的注意力。

选择铅球,张新杰会被砸进医院住了三个月,来不及在高中毕业后成为职业选手,任务自然也失败了。

选择标枪,当然是没有投中,张新杰会用那张特别平静看不出喜怒的脸过来教训自己一番,两个人也就进而相识,至于后来为了张新杰进入霸图战队并成为职业选手,那都是后面的剧情了。

普通人!

现在的我是个普通人!

陆朝星想了想,自己现在的设定是内向羞怯的小女孩,因为崇拜职业选手所以对荣耀职业圈很向往,还加入了蓝雨的公会,每次打本都很努力,可惜技术一般,在公会里也就是个普通玩家的水平。

那么……

按照人物的设定,现在的她,应该选择,去围观绕岸垂杨和君莫笑的比赛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