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膀胱植入海绵 体育男生吃武警大雕


年初的时候,张国荣获得了香港乐坛最高荣誉奖——金针奖。

快到时间的时候,刘雪就开始给素馨打电话催她回来。

素馨回到香港家中时,正巧遇到张之亮导演和陈淑芬。张国荣见到素馨马上过来接过她手上的行李。

“你们好。”

“阿馨回来了,正好,阿馨,你看一下这个剧本你有没有兴趣,女主的角色还留着。”

1999年,为了给低迷的香港电影产业带来活力,由20位香港导演结成“创意联盟”,而张之亮导演的电影《流星语》亦是其中的重要活动。

张导之前就找了香港许多一线演员,唯有张国荣同意主演这部电影,并且象征性地只收取一元钱片酬。

知道了前情,反正都要接戏,“好啊,我同意。”

“真的,太好了。只是,片酬方面……”

“没关系,我和哥哥一样就好了。”

“好,真是,太感谢了。”

“张导,看您说的,香港电影也是我们大家都关心的。”

在伦敦一年,素馨也不是单纯休息,她想要成为戛纳影后并不是说说而已。

但是现在的香港电影明显不如以前,凭借参演香港电影得奖的机会不大,所以素馨才想到欧洲电影。

素馨在拍《流星语》之前就听说丹麦导演拉斯·冯·提尔在筹拍一部电影,还听说他的野心很大,不仅投资巨大,剧本也是反复琢磨,不断修订。

素馨在回香港之前就联系过拉斯·冯·提尔导演,但那时剧本还没最后成型,导演也还没正式选角。

素馨拍完《流星语》就马不停蹄的来到丹麦。她打听到这次的剧本算是一个歌舞剧情片,戏中有大量音乐剧的片段,导演也更倾向于找一个专业的歌手来扮演女主角。

前世,作为闻名世界的音乐家,素馨精通的可不仅仅是乐器,像作词、作曲、演唱,她都有涉猎。

最终,素馨拿下了这部北欧电影史上耗资最大的影片——《黑暗中的舞者》,而它也没有让素馨失望。

凭借塞尔玛一角,她不仅获得了戛纳和欧洲电影奖双料影后,也提名了美国电视电影金球奖的剧情类电影最佳女主角。

2000年7月,张国荣接手了一部以戒烟为主题的公益微电影,这是他首次独挑大梁,完全是由他个人编导并主演的电影。

《烟飞烟灭》的时长不长,故事架构很简单,人物关系也并不复杂,但对张国荣却有不一样的意义。

这是他真正转型的第一步。

素馨对张国荣独立执导的第一部电影当然是全力支持,在片中饰演Lawrence的妻子Gladys,一名烟不离手,强势干练的经纪人总监。

影片因为不是作商业用途,所以只公映了一天,但在香港上映后还是受到了广泛好评。

张国荣的第一部转型之作也获得成功。

之后,张国荣并没有急着执导下一部电影,而是开始准备世界巡回演唱会。

这可能是他最后一次举办演唱会,所以无论如何,都想做到尽善尽美。

从2000年7月31日到2001年4月16日,张国荣一共举办了62场“热·情”世界巡回演唱会。

他亲自担任演唱会的艺术总监,由世界时尚大师JeanPaulGaultier担任整场演唱会的服装设计。

香港媒体虽然对这次演唱会及张国荣本人的评价褒贬不一,但是国外却是一致赞誉。

这场演唱会被美国《时代周刊》评价为“TopinPassionandFashion”,日本《朝日新闻》评价张国荣为“天生表演者”。

反正不管怎样,张国荣已经足够强大,已经无惧任何风雨。

张国荣忙着演唱会的时候,素馨收到了一份来自大洋彼岸的剧本邀约。

澳大利亚的巴兹·鲁赫曼导演要拍摄他的第三部电影,不知道他是怎么想到了素馨的,给素馨发了一份试镜邀请。

素馨之前从未想过要参演好莱坞式的电影,或者说她从未想过要去闯荡好莱坞。

但是现在试镜邀请都交到了她的手上,而且之前得到的金球奖提名又让她有了新的“欲望”。

试镜结束,素馨如愿得到《红磨坊》的女主萨汀一角。

其实原本导演还有些举棋不定,尽管素馨演技足够,但女主角的设定毕竟是个法国女人。见识过素馨上妆后的形象,导演才打消了最后一丝疑虑。

虽然素馨是个纯正的东方人,但她的五官相比一般人要更加深邃,上妆后基本与欧美人无异,戴上红色假发后五官也丝毫不觉得违和。

但到正式开拍的时候,素馨主动提出染发,毕竟假发看起来再怎么逼真它也不是真的,还是能看出一丝痕迹的。

如果说《黑暗中的舞者》是披着歌舞片外衣的剧情片,那这部《红磨坊》就算是纯正的歌舞片了,只是也披上了层爱情片的外衣。

素馨觉得,在这部电影里,她献出了到目前为止自己最精湛的演技,所以也不负所望,她获得了第59届美国电影电视金球奖音乐或喜剧类电影最佳女主角,同时也得到了第74届奥斯卡金像奖最佳女主角的提名。

如果说之前素馨得到金球奖提名时还想努力努力成为金球影后,但现在得到奥斯卡提名,她却丝毫没有再努力努力成为奥斯卡影后的想法。

也可以说素馨有自知之明,怎么说呢,奥斯卡“歧视”太严重了,或者说好莱坞“歧视”太严重了。她不觉得自己可以“苏”到奥斯卡为她折腰,她也不想委屈自己从头开始。

拍完《红磨坊》后,素馨又接了张艺谋导演转型执导的第一部商业片《英雄》,也是他花了三年时间来筹备的一部武侠电影。素馨在其中扮演刺杀秦王的一名女杀手飞雪。

素馨现在已经有息影的念头了,以后不再接戏。但也可能偶尔会客串一下张国荣执导的电影,来实现自己在镜头下老去的心愿。

张国荣也已经决定要息影转战幕后,他今年接拍了最后一部电影《异度空间》。

除了这部电影,张国荣现在的绝大部分精力都放在了自己正式转型的处女作上。

拍完《英雄》之后就到了奥斯卡金像奖的颁奖晚会,素馨已经做好了陪跑的准备,或者说她从没考虑过获奖的可能。

素馨穿着火红色的礼服走在灯光下,穿过人群找到自己的座位。时光似乎额外优待她,四十多岁的女人,看不出丝毫岁月的痕迹。

美丽、优雅、独立、自信,明艳到不可一世,强大到无往不胜。不经意间的一个举动,又会让人觉得清新自然,温暖随性。

因为素馨已经决定回去后就宣布息影,也就没心思去结识人脉,只安静的坐在自己的座位上。

但她没想到,这里竟然有不少人认识她,还来和她打招呼,甚至不乏有向她抛出橄榄枝的。

可惜,若是往前推十年,她可能就答应了。

谁也没有想到素馨会在自己名声最盛的时候抛下一切,回归平凡。

息影后,素馨婉拒所有片约,陪着张国荣一起准备他的导演处女座《偷心》。

影片故事由张国荣自己构思,为了一鸣惊人,他力邀著名作家何冀平加盟编写剧本。

除此之外,素馨还陪张国荣亲赴青岛实地考察,发现城市面貌与明信片、画册上的图片大相径庭后,为了不弱化电影背景,影响整体风格,他又推翻剧本,重新改写。

有人说前世张国荣抑郁症加重的原因之一就是这部凝结了他无数心血的作品最终流产,而流产的原因据说是他一个朋友推荐的内地投资人出了问题,资金没有到位。

不管这种说法是不是真的,素馨都要防患于未然。

因为她知道张国荣为《偷心》投入的精力,跑了上海、北京好多地方,连剧本、演员、执行导演、服装、道具都选好了。若最后关头投资出了问题,要是沐馨也得呕死,更别说是对追求完美的张国荣了,这无疑是个巨大的打击。

所以从一开始,素馨就没打算拉别的投资人,反正这些年在她强大的投资头脑与敛财能力下,现在钱对他们而言仅仅代表一串数字。

她相信张国荣,也会尽全力支持他。

2002年8月18日,剧本、演员等一切因素都已筹备妥当,这部电影最终在山东青岛正式开机。

历时三个月,影片于2002年11月杀青。

《偷心》定档情人节,在2003年2月14日正式上映。

下架时的票房3540万,打败了《无间道3》,成为当年的香港电影票房冠军。

“哥哥,你成功了!”

张国荣紧紧抱住素馨,“素素,谢谢你。”

素馨眼角含泪,也紧紧拥住张国荣,哥哥,我会一直陪着你,陪你笑看你的一次又一次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