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浪汉女神小说 唇上烈酒免费阅读


第一章漆黑的魔导师其一

一辆满载着柴草的破旧马车在树林间那条弯曲的小路上缓缓行驶着。坐在马车正副驾驶席上的是一对穿着朴素的中年夫妇,丈夫正一边驾驶着马车一边和妻子有一搭没一搭的闲聊着以打发途中那无聊的时间。在他们身后的柴草堆中则坐着两个人,其中一个是穿着打补丁衬衫的少年,他是这对夫妇的孩子,也是一个乡村里随处可见的男孩,而少年的此刻目光则被另一个人,也就是坐在他对面的那个少女吸引着。

这个提着小小的旅行手提箱的少女是他们一家在不久前路过的一个岔路口时偶然遇见的,当时着这个女孩正蹲在路口处苦恼的盯着一张地图,在一番简单的询问后得知少女的前进方向也和他们一致的这家人,便出于好心的载上了她同行。在少年眼中,这是一位十五岁左右看上去十分文静的女生,她留着一头齐肩的蓝色长发,精致的脸蛋上挂着一副金丝眼镜,给人一种文学的气息,而少女的身上则穿着一套的做工精细的黑色修女服款式服装,少年知道这身衣服,这是在大城市中才设立的教会女学院所特有的校服,听说只有名门贵族的大小姐们才会获得入学的资格。

那眼前这位可爱的女生又是从哪位公爵家里偷跑出来的千金呢?少年一面看着这个少女,一面猜想着。那位窝在少年对面柴草堆中的蓝发少女似乎并没有注意到他的视线,此时的她正双手捧着一本厚厚的硬皮封面的书籍认真阅读着。

少年的家境虽然并不富裕,不过好歹也是上过几年学识得字的,因此对蓝发少女这样的贵族大小姐们平时会读些什么样的书这一点少年可是相当好奇的。他将身体微微前倾以便看清那封面上的烫金文字,透过蓝发少女的指缝少年隐约分辨出那本书的名字。

书名叫《百年战争》,而书中的内容没猜错的话应该是少年所熟悉的,不、应该是当今每位布拉索尔帝国的居民都耳熟能详的。那是讲述了距今五十年前,也就是梅塔莉安女王带领各国同盟成功讨伐了名为恶意的魔物之后的一百年中发生的帝国战争史。对于这段历史的评价,帝国的居民们是褒贬不一的,持赞美态度的一方认为帝国在梅塔莉安女王的带领下不断扩大着疆土,同时还不忘经济建设使整个国家都走向繁荣。而持批评意见的一方则认为梅塔莉安女王单方面的撕毁同他国缔结的和平条约并且挑起战争不断地侵略其他国家,这是有违和平宗旨的不可原谅的行为,要知道,战争造成的危害要远比得到的多。

其实就少年本人的立场看,他对这段战争史是并没有特别的感触的,即使身在此地的他其实是那些被布拉索尔帝国侵占的国家中人民的后裔也一样。因为,他打一出生起便早已经认定自己是血统纯正的布拉索尔人了。

马车继续行驶着,道路的两侧开始出现了金黄的麦田,这样说来现在也该是小麦成熟的季节了,那位蓝色长发的少女似乎也有些疲劳了,便合上了手中的书开始欣赏起道路两旁的风景来。少年这时终于找到说话的机会,于是赶紧向少女搭话。

“那个,妳很喜欢看书吧?”尽管对一位才刚放下手中的书本的人问出这个问题实在是显得有些可笑,但是此时的少年想来想去也只有这个问题好问了。

听了他的话少女露出了淡淡的微笑,答道,“是啊,我很喜欢读书,特别是关于历史方面的书籍。”

“啊!好巧,其实我也很喜欢读历史类的书籍哦,不要看我是农家出身,我也是上过学的哦。”少女那平易近人的态度似乎给了少年极大的鼓舞,他开始在这个蓝发少女面前手舞足蹈的卖弄起来。

“其实啊,真正让人感兴趣的不是那段百年战争历史,而应该是梅塔莉安女王本身吧,听说在参加讨伐恶意的战争时她的年纪大概是三十二岁,但据说住在王都的人们,一直到五十年前都还能时不时在正式场合里见到她的身影哦,而且还听说她的外表仍然和当年一样美丽,这时间的前后跨度都超过一百年了哦?女王陛下难道是妖怪吗?这也太神奇了吧,对不对?还有哦,我听说啊……”

蓝发的少女以手掩着嘴轻笑着,饶有兴致的望着眼前这个给自己讲着不知道从哪里听来的“无稽之谈”并且不时的做出夸张动作的少年。

“这小子,小小年纪就开始学会勾搭女孩子了。”驾驶席上的大叔回头朝自己的儿子笑骂了一句,“抱歉啊,小姑娘,我家这小子一兴奋起来就是这样子的,绝对不是有冒犯贵族的意思哦。”

少女笑着摇摇头,“我一点也不在意哦,大叔。”

坐在大叔身旁的大婶一听也来了兴致,“啊呀,那要不要考虑当我家的儿媳妇?”

“妈!你怎么对每个女孩子都这么说啊!”听着母亲的话的少年一下变得耳根通红,赶紧向蓝发少女道歉,“对不起,对不起,我妈妈就是这样的人。”

对于少年的道歉,蓝发少女依然是优雅的笑着摇摇头并不以为意。

时间在愉快的气氛中便往往会使人觉得短暂,少女的目的地很快便到了。

“谢谢你们好心载我一程!”蓝发少女站在一个十字路口处挥着手向渐行渐远的马车上的一家三口道别。一直到马车的影子消失在道路的尽头少女才停止了挥手,她稍微活动了下因颠簸而有些酸痛的身体,之后便打开身边的小行李箱从里面取出一张地图和一面放大镜来。

蓝发少女透过放大镜仔细的观察着地图,最后终于确认了自己的位置。自身当前所处的地域是位于布拉索尔帝国西南边境的布拉兹山脉附近,照这么看的话,自己想要去的那个小镇应该走这个方向,然后穿过两条河流,然后翻过这座小山,接下来……

少女就这么蹲在原地,将旅行箱作为桌子把地图铺在上面一边用放大镜观察着一边掏出一支碳笔在上面写写画画,最后似乎是决定好了行动路线,蓝发的少女站起身来大大的伸了个懒腰,然后收拾好地上的东西向着十字路口的右边走去。

“喂,喂。大小姐哟,来到我们这种乡下地方来旅游吗?”

“要不要和叔叔们一起去喝酒啊?”

“嘿嘿嘿……”

蓝发的少女望了望围住自己的三个痞子模样的男人,不禁叹了口气。

虽然之前自己规划的路线并没有错,但是却只顾着选择“路程最近”,而忽略了海拔这个因素,结果少女在翻越那座在地图上看起来只是“很小很小”的山时居然花费了近半天的时间,而当自己最后到达这个名叫阿克隆的小镇时,天色早已暗淡下来。而更不走运的则是少女在四处打听自己想要前往的那个地方时又被这三个无赖给盯上了。

从周围的围观的人们投来的那种眼神以及敬而远之的态度看,这三个无赖应该在当地算是有影响力的那种吧。这么看来能得到别人的帮助的这种可能性也比较小吧,如此便只能自己想办法脱身了。

“喂喂,怎么不说话啊!这小丫头难道是哑巴?”

“我看是你那态度把人家吓到了吧,来叔叔这边,叔叔我一点都不可怕哦!”

“嘿嘿嘿……”

面对这三个一边围着自己转圈一边满口戏虐之言的无赖,蓝发的少女先是深吸了一口气,然后闭上眼睛,少女的这个架势不由得让在场的所有人都开始怀疑她在这之后是否将会有什么大的动作,但结果却让人大跌眼镜,睁开眼的一瞬间,少女摆出了一副楚楚可怜的姿态,向无赖们央求道,“那个,可以让我走了吗?”

听了少女的话,三个男人先是一愣,继而哈哈大笑起来。

“好吧,妳走吧。才怪!妳以为我们会这么说吗?我们不说了要妳陪我们去喝酒吗?”其中一个无赖奸笑着想要抓住蓝发少女的手,不过却被少女看似无意的一个转身给躲开了,不过这位蓝发少女在躲开男子的手的同时似乎也因为重心不稳而摇晃起来,她不由的狠跺了一脚,以稳住身形,而这一脚“无意的”跺在了男子的鞋子上。

那个被踩到脚的无赖一边大叫着“好痛!”一边抱着脚满地打滚。好不容易稳住身子的少女急忙向那个倒在地上的男子连说对不起。

“这小妮子,肯定是故意的!喂!我们一起上!”剩下的两个无赖似乎是铁了心要找少女麻烦一般怪叫着向她扑了过去。

面对一个男人挥出的一拳,蓝发的少女以一个看上去十分笨拙的弯腰动作躲开了,接着刚站直的少女又惊慌的将手里的小旅行箱挡在脸前,而这个举动又正好防住了第二个男人的拳头,而且那一拳还正巧打在了旅行箱的金属扣上。看着那个捂着自己的手疼的连眼泪都出来的无赖,少女赶忙低头道歉,不过由于距离的原因,少女刚埋下头,她的脑袋便又撞到了这个男人的肚子上。

第二个男人捂着自己的肚子一边呻吟,一边缓缓跪了下去。而那个看起来似乎也被撞的有些晕头转向的蓝发少女则抱着脑袋晃晃悠悠的向后退了好几步。

聚集在周围的群众们越来越多,无赖们狼狈的丑态,使围观者们不时的发出阵阵笑声。最后的一个无赖似乎被蓝发少女的“戏弄”以及围观者们的反应给刺激了,他恼羞成怒的骂了一句,然后从口袋里拔出了一把匕首。他的这个危险举动,顿时在围观者中引起了不安的骚动,有几个人一边喊着“快去找治安官来”,一边跑着离开了人群。

“嘿嘿嘿!看来事情闹大了啊,不过别以为妳可以没事,让我先在妳的肚子上开个洞吧!”红了眼的无赖胡乱的挥舞着匕首朝蓝发少女冲去,而少女的脸上也没有了之前那种轻松地神色。就在这时从围观的人群中冲出一个少年的身影,少年一边喊着“不要欺负女孩子啊!”一边从无赖的背后飞扑过去,推了他一把,由于惯性的作用那个无赖失去平衡向前扑倒脑袋重重的撞到了地上。这个男人在发出了一声短促的惨叫后,就保持着面朝下的姿势趴在地上失去了知觉。那个少年则赶紧一把抓起蓝发少女的手拖着她挤出了人群。

那些围观的人们发出的热闹声音在转过几个街口后便听不见了,少年松开了蓝发少女的手,一边喘着气一边向少女做出一个胜利的V字手势。此时看清了少年样貌的蓝发少女露出惊讶的表情。

“啊!你是今天早上好心载我的那家人里的……”

面对带着惊讶表情指着自己的蓝发少女,这个少年不好意思的笑着用手搓了搓鼻子,“其实我们的村子和这个阿克隆镇只隔了一座山,所以我们偶尔也会过来买些东西,今天正好家里又让我过来买蜡烛,我还在猜想妳会不会也来到这个镇,结果刚到镇口就看到妳被那几个无赖给缠上了……”

少年正说的起劲,一转头发现那个蓝发少女正一脸委屈的望着自己,不由的大为疑惑,于是便试着向少女问道,“咦?妳怎么了?”

“呜,好过分,明知道我的目的地之和你们的村子隔了一座山,却还把我扔在那个十字路口,让人家走了半天的路才到这里。其实你们是喜欢欺负人的一家吧?”蓝发少女边说着边抹起了眼泪。

“咦!之前是妳自己说要在那个十字路口下车的啊!而且妳也没说妳要到阿克隆镇啊!”这位一面对女孩子的眼泪便不知所措的少年急忙解释着。

不过少年的解释应该起到了作用,听了他的话,这个蓝发少女立刻止住哭声,并带着一脸恍然大悟的神情,“对哦,我之前确实没说过确切目的地就是了。”

少年看着蓝发少女那几乎接近天然的反应不由得微微叹气,心里甚至有些怀疑那些贵族家的大小姐们在性格上是否都是眼前这个蓝发少女的样子?不过想归想,也是不能说出来的,毕竟眼前这个女生虽然没有什么架子但是也肯定是贵族阶级,一旦不小心说错了什么话,后果可能会很严重的。这样想着的少年决定换个话题,可是思来想去也没找到什么合适的题材,最后便干脆问了个最简单的问题。

“那个,妳到这个偏远小镇来到底是为了什么呢?”

听过少年的问题,蓝发的少女歪起脑袋简短地回答道,“图书馆。”

见对方没有听明白自己的意思,少女又补充道,“我的目的地是这个镇里的图书馆。”

“图书馆……”听了蓝发少女的话少年开始在脑中搜索起来,说起来在自己的印象里好像这个镇里确实有一所图书馆。对了,就在离这里不远的一处街角。想到这里,少年便拍着胸脯自告奋勇的表示可以带着少女前往目的地。

蓝发的少女在听过少年的邀请后掩着嘴轻笑了起来,“你是个好人呢,你叫什么名字。”

在布拉索尔帝国里,身份的概念在人们心中是根深蒂固的。一般人仅是被身份高贵的人询问姓氏,那就已经可以说是一种光荣了。此刻这位自认为对任何人都能应付自如的少年,在突然被这位在他心中认定是贵族的蓝发少女问及自己的名字时,也不可避免的激动的说不出话来。

过了好一会儿少年才缓过劲来,赶紧将身子站的笔直,不觉连语气也变得恭敬起来,“啊、那个,承蒙大小姐的赏识问及姓氏,我、本人的名字叫拉比,大小姐您是知道的,我们农家人一般是没有姓的,所以就叫我拉比,诶、那个、那个……”

注视着有些语无伦次的少年,蓝发少女又一次笑了起来,“你真是个有意思的人,拉比。那就有劳你带我去图书馆了。”

“是!愿意效劳!”被叫了自己名字的少年就像是得到了什么巨大的荣耀一般,立刻向前跑了几步,而后又像是想到了什么一样折了回来,“那个,实在不好意思,大小姐,虽然我知道这种问题从我这种下等人口中问出来会十分失礼,但是我绝不是有冒犯您的意思……那、那个,能请妳告诉我您的名字吗?”

少年一口气说完,便带着一脸准备接受惩罚的表情低着头单膝跪了下去。

“请抬起头来拉比,”蓝发少女轻笑着将这个名叫拉比的少年扶起来,“我不是那种古板刻薄的人,我可以告诉你我的名字哦,米蕾尔·R·希尔诺斯便是家父给与我的名字。”

“是,很高兴认识您,希尔诺斯大小姐。”

“不用拘束拉比,叫我米蕾尔就行了。”

本来面对贵族的要求一般人都是不容拒绝的,但是一般人直接以名来称呼一位贵族那是绝对不行的,在人看来那可是不能原谅的冒犯行为。而当前的少年就面对着这样一个进退两难的问题,贵族的名是不能随便叫的,但是同样的,贵族提出的要求也是不能轻易拒绝的。想到这里,这位名叫拉比的少年开始苦恼的挠起自己的头发。

不过好在拉比也是属于那种善于变通的人,于是经过一番思考后他得出了一个既不失礼数又不违背少女要求的结论,于是便向蓝发少女说道,

“那、那我便称呼您为米蕾尔大小姐。”

“呵呵,虽然听起来有些别扭,不过还是算了,就这样叫吧。时间不早了,拉比请快些带我去图书馆吧。”蓝发少女一面将不知什么时候拿出的银色怀表又放回衣服口袋里,一面对少年笑着说。

“好的,米蕾尔大小姐,请往这边走。”

看着一边答应着一边向前跑去的少年,自称米蕾尔的蓝发少女笑着晃了晃脑袋。这个叫拉比的少年奇怪的举止使她十分感兴趣,从今早开始直到刚才都还那么举止随意的少年,在报上自己的名字后又突然变得这么谨小慎微,真是个有趣的人呢。

这位蓝发少女一面在脑中揣测着使拉比态度改变的原因,一面跟了上去。当然,她并不知道其实她自己便是那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