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我绑在床头虐奶头 美女醉酒晕迷被扒衣服


模糊的界限,与混乱的意识。

连光线都无法感知,只是被失重感和莫名的浮游感像是羊水般温柔地包裹着身躯。四肢似乎断绝了与身体的联系,麻木的空虚渐渐攀上无法动弹的肢体。

在一片混沌的脑海中飘散着的记忆的碎片,于此刻重组再生。泛着微光的场景在眼前一幕幕闪现,像是上世纪的放映机一般将过往的影像重新排列。

那是——在一方通行和上条当麻还未相遇的、来自于14日的记忆。

……

一如既往地在最后之作的喧闹声中烦躁地翻动着书页,一方通行叹息着靠在沙发上。

虽想集中精神专注于手上的事情,但十岁少女那精神抖擞的叫嚷声还是扰得第一位不得安宁。

“御坂御坂新入手的小黄鸭!虽然外表看上去似乎没有多大差别但却有着不可思议的微妙的差异!御坂御坂为了告诉你这一令人振奋的消息努力地挥动着胳膊想要吸引你的注意力!!”

一方通行不耐烦地抬起头。

“哈啊?”

似乎继承了御坂美琴那容易被奇怪的可爱事物吸引的基因,在最后之作的撒娇眼泪攻势下黄泉川不得不购入了一套当下大受欢迎的Rigo小黄鸭。此时最后之作想要炫耀的大概就是这个心仪的玩具吧。

将小黄鸭推至一方通行面前,最后之作以兴奋的声调说着。

“仔细看的话眼睛的颜色是不一样的哦,而且翅膀的长度也有5~7mm的偏差,如果捏下去的话音高会有细小的差别!御坂御坂对此表现出十足的兴趣!!”

“不、那种东西怎样都好吧!”

忍不住开口吐槽的一方通行忽然反应过来,旋即挫败地向后仰去。

(……虽然有人说平静的生活可是人生最大的至宝……但是如果要应付这小鬼的话简直麻烦得要死啊。)

用摊开的书页盖住脑袋,一方通行有些烦恼地啧了一声。

(我到底……在干什么啊。)

这样宁静祥和的日常确实是一方通行一直渴求着的事物,但同样,也悄然侵蚀着第一位的心灵。

对于已经习惯沦陷于黑暗的一方通行来说,这样的生活如同甜美的毒/药,会渐渐钝化知觉与直感。即使如此一方通行还是追求着这样的事物,就像习性一般打从心底渴望着这份平和。

——然而,“日常”在下一秒被打破了。

察觉到手机震动的一方通行移开注视着最后之作的目光,随后拿起了手机。

从一开始就觉得不对劲。

先不论究竟会有谁发邮件给生性乖癖的自己,原本这个手机是用于之前暗部间联络的,恐怕只有原来暗部的同伴知晓。然而在“Group”解散后这样的联系也消失了,就在刚才一方通行还有着要把这手机折碎丢入垃圾箱的想法。

所以,不正常。

这封传来的邮件,恐怕并不是什么善意的事物。

一方通行做出这样的判断后迅速打开了邮件。虽然已经做好了觉悟,但实际点开页面后,向来见惯风浪的第一位也不禁露出了惊异的神色。

——弹跳出的,是时限为5秒的计时器。

也就是说,这封邮件将会在被打开的5秒之后被销毁,一点证据都不会留下,实在是很有学园都市风格的简讯。

(可恶……!高层的那些混蛋家伙脑子又被糊了吗?!)

迅速将手机屏幕上的字样扫视了一遍,甚至还没有理解那些文字的意义,凭借学园都市最强的大脑一方通行在瞬间就已将图像信息记录完毕。

然后,按照脑中瞬间记忆的图像,一方通行开始体会这封由学园都市下达的指令。

——阻止由对AIM力场进行干扰而产生的乱杂开放(Poltergeist)现象。

这是学园都市直接下达的命令。

但是,身为超能力者第一位的一方通行可不会乖乖遵从这个指示,而且像这样想要借用学园都市最强的力量去解决争端的事件第一位早就见多了。

所以,没有服从的必要,这只是一个普通的要求而已。

只是,这个指示有哪里不太对劲。

在邮件的最后,一方通行受到了从所未有的、最令其困惑的任务。

同时也是最艰难的任务。

……

“呜哇……超可怕的表情,御坂御坂用手戳着你的眉心试图让你冷静下来!”

最后之作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在看到她担忧眼神的瞬间一方通行立刻收回了之前那副肃穆的神态,露出了和往常无异的冷淡神情。

“……不用你这么做我也已经很冷静了。”

有些闹别扭地转过头去试图逃避最后之作的手指,却被立刻拉住了袖口。

年幼的少女忐忑地望着一方通行。

“又发生了什么可怕的事情吗?”

令第一位烦躁的是,她在这方面意外的敏锐。

被少女那对澄澈而无一丝杂质的双眸注视,心中就仿佛被洗涤过了一般。就连那心底最深处的污秽黑暗,也被毫无例外的净化了。

正是这样纯真美好的她,才是一方通行最想要守护的存在。正因如此才不能开口。

——从学园都市下达的命令,在不明确自身被抓住了什么把柄的情况下,对于一方通行来说可以说是极端不利的吧。

可是不能让最后之作得知这个事实。

即使自身染上无可挽回的污浊黑暗也好,也绝不能让她被玷污半分。

见到保持缄默紧缩眉头的一方通行,最后之作担心地开口道。

“不希望……再去打架了。虽然每次都是这样对御坂御坂保证的,但最后总是把自己弄得伤痕累累……御坂御坂,不想看到这样的你啊。”

真挚的、关切的话语。

最后之作以她的方式对一方通行表示她的担忧。

但像是要将这冷漠的态度贯彻到底一般,一方通行始终没把视线投到她的身上。

“和大家在一起很开心,这是以前的御坂御坂一直没有体会到的情感,所以才会这样努力的想要继续这样的生活,这对于御坂御坂来说已经是最大的幸福了。”

少女的声音开始发颤,牵着袖口的手指也攥得更紧。她小小的肩膀开始抖动,察觉到她情绪起伏的一方通行诧异地抬起头来。

“……不管是现在,还是将来,都想要和你一直像这样美满地生活下去。所以……不要再让自己受伤了……御坂御坂以微弱的声音试图唤回你的心意。”

和那双眸子对上的一瞬间,一方通行的身体颤抖了一下,一种最本源的战栗从内心涌上。

在金色的柔和晨曦中,少女宛如天使般展露出了温柔的、却又泫然欲泣的笑容。

那张开的双臂,像是要将这强大又脆弱的白发怪物包容一般敞开着,那副姿态在阳光下是那样的耀眼灼目。

“……只要你还在这里,就是御坂御坂最大的幸福啊。”

无法应答。

在这样如同天使般纯粹的存在面前,就连自己那想要隐瞒的心意都变得鄙陋起来。

但是,还是不能让她越过那条界限。

这对于最后之作来说,是没有必要介入的黑暗的战争。沾染血腥的人、背负罪恶的人、踏入黑暗的人是自己——这样就足够了。

所以一方通行这样开了口。

“虽然你这臭小鬼吐了一大堆不知从哪里学来的花言巧语,但我还是要说一句……你想得太多了。”

即使是谎言,一方通行还是以淡漠的神态,以一如既往的模样这样说道。

“可是……刚才的邮件……”

“推销啦,垃圾邮件……只是那家伙的言辞让我有些不快而已。”

自顾自地抱怨着,一方通行悄悄瞥向最后之作。

虽然还有几分疑惑的神色,但姑且还是相信了自己那漏洞百出的谎话。

不过这样就好。

如果是为了保护她,这点谎言并不算什么。

最后之作忽然一把夺过一方通行的手机,一边发出精神的叫喊。

“御坂御坂的战利品!御坂御坂要以自己的双眼来确认真实!”

“喂,你这小鬼……!”

不顾一方通行气急败坏的阻拦,最后之作眼疾手快地点开了邮件箱。可能是从刚见面开始一方通行就向她撒谎的缘故,她对第一位的话语也抱有了微小的警戒心。

只是,收件箱空空如也。本来就是有着5秒阅读时限,到时间后就会自动销毁的邮件,所以此时最后之作才没有看出什么倪端。

“什么也没有耶……御坂御坂失望地说道。”

将手机从最后之作手中抽回,一方通行以平静的模样说道。

“那玩意我删掉了,因为是垃圾邮件。”

“诶诶诶?御坂御坂表示十分之失望!明明还想看看能惹你生气的推销邮件究竟是怎样的,御坂御坂感到这会是一件有趣的事情!”

“幸灾乐祸么你这家伙!”

遭到一方通行瞪视的少女发出了有些得逞却又很开心的笑声,随后将注意力放在了小黄鸭上。

见到她注意力转移,一方通行一直紧绷的身子终于放松下来。将手机扔到一旁,第一位重新低下头去翻动手上的书页。

只是,心不在焉。

这恐怕不是普通的指示,其内幕要比自己想象中的要深得多。既然已经抱有了绝不将身边的人卷入的觉悟,接下来要做的就只是弄脏自己的手罢了。

将最后之作玩耍中的那副天真情态刻在视网膜中,一方通行沉默地将脑袋重重靠在沙发上。

——阻止乱杂开放(Poltergeist),这是表面上下达的任务。

但在邮件的最后,写明了让一方通行最不能接受的指示,也是第一位最不想去实行的命令。

“可恶……那群浑蛋……!”

这样低声的骂出口后,一方通行咬紧了牙关。像是要将其忘却一般,第一位敲击了几下头颅。

在邮件的最后,出乎一方通行的意料,注明着这样的字样。

——任务编号XM73,对“幻想杀手”(ImagineBreaker)、上条当麻的监视工作,如在回收指令文件的过程中目标对此行动进行干扰,即采用手段将其隔离或排除。

可能是这位无能力者在以往行动中展现出了令学园都市高层不得不重视的行动力吧,所以想要限制他的行动,让其势力得以遏制。

监视某位刺猬头少年,或是排除他。

——这就是,一方通行的任务。

……

……

听到了,过去的声音。

在脑海中一直盘旋着的,有些熟悉的声音。

“……要这么做……不可能”

“交给……?”

无意义的话语在耳边回响,虽然意识仍是一片混沌,但唯有这声音格外的清晰。

那是自己,在17日所做出的可怕决定。为了叛离这条既定路线,为了寻找新的可能性开辟的一个缺口。

只是这种做法,将一方通行推入了一条更为深不莫测的沟壑中。

已经完全不能感觉到光亮了。

被浓郁黑暗和寒冷包围的自己,已经再也不能回头了。

……

“……一方……通行!”

在杂乱的音响中,传来了某个熟悉而急切的声音。感到手被小心翼翼地握住,声音的主人心中的那份颤抖也展露无疑。

“喂……振作一点啊……一方通行!!”

眼皮沉重得完全无法抬起,就连身躯也像被冰凉的死水浸泡般只剩下可怖的麻木感,其间有灼烧般的痛楚不间断地传来,一方通行知道那大概是侧腹的伤口造成的。

(啊啊……昏迷过去了吗?)

意识稍微恢复了过来,有些迟钝的大脑中冒出了奇怪的想法。

(看来让那家伙开直升机是正确的选择啊……该死,真的好困。)

唯一不甘心的事情就是让上条当麻看到了自己这副无力凄惨的模样,作为学园都市第一位,一方通行是怎样都不愿让自己显示出半点弱势的。

所以,即使真的虚弱得几乎要立刻坠入长眠的深渊,一方通行还是用力地抓紧了上条当麻的手。

“呜哇……好痛痛痛!!”

满意地听到刺猬头少年的惨叫声后,一方通行才悠然自得地睁开双眼。

“你这家伙……真的很吵啊。”

上条一脸委屈地望着自己已经被掐出红痕的手背,随即担忧地望向一方通行。

“可是你之前……”

“只是有点困而已,毕竟为了准备模块化武器我可是通宵没睡,都是你这家伙把我信用卡拿走的缘故……”

“唔吚……?是、是我的错吗?对对对不起!!”

故意以恶狠狠的语调这样说着,一方通行一边竭力抑制住从伤处传来的剧痛。

看上条的反应应该是已经知道自己的伤势了,而且似乎还让“无法使用能力”的这一事实暴露了。一方通行有些苦恼地蹙起眉头。

虽然这也是一部分原因,但再这样下去恐怕自己就会在还没和斩崎打上之前就失血过多而死吧。

(总之先做应急处理吧……)

这样想着,一方通行将外套的拉链拉下。

莫名其妙的,上条忽然紧张起来。

“喂喂喂喂喂,你到底要做什么啊?!”

“脱衣服。”

“诶?!”

上条面庞微红,眼神也开始游移不定,想必他误解了一方通行的行为吧。他战战兢兢地瞥向将外套取下的第一位,试图从那冷淡的神态中看出什么。

但是,令上条更为慌张的事态发生了。

不仅将外套脱下,就连那贴身的长袖T恤也被一方通行撩起,白皙的肌肤与纤细的身体曲线被一览无遗。这冲击性的举动与景象令上条不禁脸上发烧起来。

“等等……为什么要在这里脱……?”

“啊?”

一方通行不快地瞪着他,在看到上条涨得通红的脸颊后忽然明白了什么,随后叹了口气。

“你这家伙……脑子里到底装了什么啊。”

“咦?”

在上条诧异的目光中,第一位拉开背包的拉链,在其中匆匆翻找着。

“绷带……还有剩余吧?”

上条条件反射地望向一方通行那暴露在空气中的皮肤,随即倒抽了一口凉气。

腹部的一侧,已经被血液染成了大片的红黑色,子弹在那处留下了狰狞可怖的伤口,随着一方通行的动作仍有汩汩鲜血从弹孔处冒出。

相当严重的伤势。

因为也被子弹击中过,所以上条能想象得出一方通行究竟是用多强韧的意志力才能保持清醒意识和他对话,如果不是这样的话恐怕第一位早就昏迷不醒了吧。

干脆利落地贴上垫衬再用绷带固定住,一方通行的神色就好像做着最普通的事情般淡然。看到这样的第一位,上条心中渗出了些许不安与忧虑。

“控制好你的航向,这边完全不需要你那碍事的操心。”

看穿了上条的心思,白发红眼的超能力者以平静的声音提醒道。

露出了目空一切的神色,以丝毫不会动摇的姿态说道。

“——虽说本大爷确实是这样一副狼狈的模样……但是、把那家伙撕成碎片这种基本的力量还是有的啊!!”

这即是白色怪物的本性。

学园都市第一位,一方通行。

不管是处在何等境地下,其天生的最强力场都不会改变。

即使是浑身浴血、即使是四肢断裂,那份最原始的狂傲也不曾从其身上消失,而是深深根植在灵魂中。

仿佛是被这强大的姿态征服一般,上条将视线移开,一个淡淡的微笑浮现在他脸上。

这才是他所认识的那位一方通行。

不管何时都最值得信赖的同伴。

“呐,一方通行,这是最后的时刻了啊。”

上条轻轻地将这话说出口。

在五光十色的霓虹灯笼罩下的这座孤独的城市,在其璀璨夺目的灯光的背后,黑色的未知巨兽正张开夜的獠牙。

第七学区新建的最高尖塔“LadderTower”,像是通天的巴别般彰显着其完全不容忽视的存在。作为代表学园都市先进技术的这座观光塔,那螺旋状盘起盘落的外观吸引了众多游客。

在苍穹下,闪烁着的五彩光亮像是不间断的河流般不停冲洗着夜色。

但上条知道,此处并不像表面看上去那样的光鲜亮丽。与此正好相反,凶险的激突将要在此拉开帷幕。

在那螺旋钢筋集结的顶端,即是最终的敌人——斩崎,还有足以摧毁整个学园都市的小型氢/弹所在之处。

最后的时刻,与最后的故事。

凝视着尖塔顶端的上条,忽然感到了手上传来的触感,一方通行用拳轻轻碰了一下他。

“啊。这个漫长的混帐故事,是时候把它撕烂了。”

上条微微点了点头,将精力集中在手上的操作上。

余下的时间是,48秒。

还有48秒,小型氢/弹就会被引爆,学园都市将会面临被摧毁的危机。

上条有些紧张地看着仪表盘上的数据,随后快速地运作起大脑来。

(需要迫降……吗?但是附近似乎没有能够进行降落的场地,而且等到把直升机安置完毕时间也早就过了吧!底层会更加危险……再这样下去之后白白花费时间!)

手心中渗出了黏腻的汗水,甚至产生了抓不住操纵杆的错觉。

(究竟……该怎么做才好啊啊!!)

然后,突如其来的,后领被用力地抓住了。

白发红眼的怪物不耐烦地说道。

“迫降来不及了,现在马上停手。”

手被迫从操作杆上离开,上条带着涔涔冷汗急切地问道。

“可是,那要怎么做……?”

一方通行歪了歪脖子,随后伸出手去。目标是,直升机的机门。

“——跳下去。”

“啊?”

还未等上条反应过来,第一位那看似苍白细弱的手指,在那个瞬间聚集了强大的矢量,以剧烈的暴风轻而易举地将其撕裂!

剩下的3次使用能力的机会,现在是第2次。也是决定胜负的一次。

上条忽然感到身体被一种无法抗拒的力量举起,然后,被毫不留情地推了出去——

察觉到究竟是怎么回事的瞬间,他发现自己已经被一方通行丢出了直升机。被地心引力牵扯着的不适感、重心不稳感、以及令心脏几乎要爆炸般的下坠感交织着向他袭来。

“一方通行你这家伙啊啊啊!!”

身体浮在半空中,周围闪亮夺目的夜灯光彩让上条眼花缭乱,冰凉的夜风像是海浪般重重拍打着身躯。

一边惊叫着,身体一边被极速推向尖塔顶端,上条在那个瞬间在空中迅速调整自己的姿势,在矢量的推进作用下猛地向前激突!

面前的是,被玻璃窗包围着的尖塔顶端观光台。

手肘前端用力地撞击上了玻璃窗,随着一声脆响裂纹在刹那间扩散开来,上条就这样冲破了玻璃窗一个翻滚落入室内!

可能是一方通行特意用矢量操作的力量引起二次物理现象保护着上条,四散的玻璃碎屑竟没有半星溅到他身上,这也算是第一位的心思细腻之处吧。

距离爆炸还有33秒。

甚至还来不及确认斩崎和小型氢/弹在何处,上条就立马迈开了步伐。

目标是,在观光台中间矗立着的巨大的天文望远镜。如果没猜错的话引/爆装置就在那里。同样的,斩崎也会在那处露出獠牙等待着他——

正如上条所料的,一个站在暗处的身影缓缓从黑暗中走出。贝雷帽,被伤疤横贯的狰狞面容,还有那疯狂的笑意。虽然从未见过面,但直觉告诉了上条这个男人的身份——

像是要将胸腔撕裂一般的狂气笑声突兀地爆发,斩崎用手指向上条。

在刹那间那只手开始丑陋地扭曲凸起,最后人造皮肤被强硬地撕裂,黑洞洞的机械枪炮露了出来。人造的科学以其恶意袭向这位措手不及的刺猬头少年。

“等你们好久了哦哦哦哦哦!!!”

在虚空中枪口迸溅出了灼目的火花。

(居然是……以机械组成的手臂吗?不——应该先想办法避开弹道!)

在那个瞬间,上条猛地压低重心,险险地一个就地翻滚跌到了一旁。

仅剩25秒。

像是毫不畏惧被子弹击中一般,上条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一个挺身从地上跃起,向引/爆装置所在的那个平台冲去!

(只要停下那个装置的计时器的话,一切就结束了啊!!)

“——怎么会让你这个臭小鬼得逞!”

这样咆哮着,斩崎手上的枪炮开始高速运作,随着咔咔的、令人震怖的响声在刹那间将8发子弹全数射出!

就算有“前兆感知”作为辅助,以上条的反应速度和身体机能也恐怕不能全部避开吧。况且躲避一颗子弹对上条来说就相当勉强,更别说8颗了。

(可恶……应该把身体往哪边侧?!不论做出怎样的回避动作似乎都不能避免被击中!)

上条心中一颤,就在他的身体不由自主做出偏移姿势的那一刻。

他感到了子弹已经逼近到了他面前。

呼啸着、带有杀意的子弹,恐怕下一秒就会无情地贯穿他的身体吧。

(可恶啊啊啊啊啊!!)

开什么玩笑,好不容易走到了这一步,明明还差一点就能取胜了。然而却还是徒劳的挣扎吗?

绝望,笼罩了心绪。

然而就在下一刻,上条猛地感到背后传来了一股巨大的冲力,强大的气流将其席卷推撞向一旁!

就在那个瞬间,上条的身躯与子弹险险地擦过了。

躲过了。而且活下来了。

上条惊异地回过头去,只见在他身后降临的白发怪物,仍维持着毫不客气地将他踹出去的姿势。

利用矢量操作的力量把他踢开,再将子弹“反射”。能在瞬间做出这种迅速而正确的反应——恐怕也只有一方通行能做到了。

瞥了一眼有些呆愣的上条,一方通行压了压手腕关节,随后带着随意而轻蔑的神情转向斩崎。

“哟,你们这群下三滥倒是打得挺开心啊——”

血红的炽烈双眸忽地瞪大,那份不容忽视的压倒性的暴戾之气似乎透过空气撼动着这个夜晚。一方通行只是轻轻跺了一下地板,巨大的轰鸣声就仿佛要撕裂耳膜般响彻室内,可怕的密集裂痕在一刹那间扩散至整个尖塔平台!

身体像是离弦之箭般弹射而出,白色的怪物嘴角向两边裂开,一个张狂至极点的可怖笑容在其脸上绽放——

“——也稍微陪我玩玩吧,斩崎君啊啊啊啊!!!”

最强的怪物,于此时真正参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