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吟 沐清 小说 大JJ女孩在女尊世界女攻


百里之内的魑魅魍魉都被这满山妖气吸引过来,有的确实与天族有仇,但更多的妖其实并没有把眼前这个白衣青年和传说中青面獠牙的天帝想到一块儿,只想一会儿合力杀了他后分食他精纯的灵力。

前一刻还是黄昏的天空,很快就变成了黑夜。

妖族并没有改变天象的能力,这黑夜想必是妖气所构成。

润玉闭上眼睛,感应妖力最强劲的一处,然后朝西方上空瞪去,道:“妖将,还不现身!”

但见空中现出一妖,毛长两尺,人面虎足,通体赤红,穿盔甲,拖一根一丈八尺的雄壮尾巴。

“原来是四凶之一,梼杌族的大妖。”

梼杌咆哮,狂风暴起,妖气横溢,四方草木瞬间枯萎!凶兽化为人形,身高九尺,面目凶猛,一身蒙古铠甲,眨眼间,就来到润玉身前。

人间正逢朝代更替、战乱纷起之食,梼杌以战争为食,得以法力空前。在这样一个满身凶煞之气的彪形大汉面前,润玉不动如林,厉声道:“洪荒开盘,天地初始之际,便有了梼杌,梼杌之祖犯十戒,遭天罚,陨落。没想到,千万年后,梼杌一族的后人还是不改狂念,而且变得更加愚蠢!”

梼杌被激怒,一拳挥至润玉下颚,狂怒道:“应龙小儿,这便是你的遗言?”

润玉向后滑去,这一拳若是打在他现在这具身体上,必然脑浆迸裂。堪堪躲过,他站定后道:“六界各有法度,无论仙凡妖魔,均不可改变。你有这等法力,若不故意去扰乱人间法度,或还有飞升成神的可能。可你却擅自参与人族战争,在人间犯下杀戮……”

梼杌吼道:“够了!你挑起天魔大战,犯下的杀戮还不够大吗?我将你碎尸万段,乃是替天行道!”

润玉眸光冷厉,却不怒反笑:“错!你杀本座不就是为了本座体内的穷奇?”

穷奇在被天族收服之前,乃是妖帝,妖族的巅峰强者。梼杌本来的算盘是,杀凡人润玉后用禁术禁锢他的元神,不让元神归位;然后将融合了天帝和妖帝的元神炼化为妖丹,服用后可以省去三千年修炼,成为妖界至尊,甚至还可以攻入魔界,将魔尊取而代之。

原本被梼杌洗脑,跟随他前来屠龙的妖族见梼杌没有立刻反驳,许多起了疑心,当下窃窃私语起来。有一名胆大的小妖开口问道:“梼杌大人,这和您告诉我们的不一样啊!您不是说,杀了这个人,穷奇大人就能活过来吗?”

梼杌一把擒来小妖,威胁道:“我梼杌难道就比不过穷奇吗?谁再敢质疑,全当背叛,杀!”随后就杀鸡儆猴,将那小妖的头给拧了下来。

但梼杌被润玉戳破心思,一时情急,忘了很重要的一点:妖天性自由,不服管教,他这样武断威胁,反而暴露了自己的心虚。

润玉对群妖道:“本座乃天帝应龙,来凡间历劫。即便现在你们成功杀了本座,来日本座依然能回归九重天上。对于本座,历劫中途横死,最多也只是损耗大半修为,天上多得是灵丹妙药,本座修炼个百年便能恢复。但是,对于你们这些协同凶兽阻碍天帝历劫的妖,到了那时,你们以为,本座会如何‘报答’你们呢?更何况,穷奇已被魔尊炼化,你们赌上性命所求目的,是否真的成立?”

梼杌善武,少谋,怎么说得过能言善辩的润玉?众妖之中本就有许多意志不坚定的妖,听到润玉这番话后,山间的妖气逐渐减弱,而结界也开始变得不稳固,黑夜的间隙间,隐约露出了天边的红霞。

黄昏是阴阳交替之时。润玉深呼吸,感受着到了天地间森森阴气。

他之所以选在今天挑破妖族的计划,是因为今天是冬至。

冬至,是凡间拜天祭祖的节日。传说,阴间和阳间的通道会被打开。

冬至的黄昏,更是阴气至盛。

由于妖魔死后绝不可能化为鬼,阴力的强盛,对应的就是妖力的减弱。

计谋所能做到的也就只是增大他活下来的机会,他做到自己能做到的极致,也无法预料结果。他通过离间妖族内部,将原先的围攻变成了与梼杌单打独斗,又算准了妖力最弱的时刻,胜算已经被人为推进了很多。但对敌者乃大妖梼杌,饶是神力恢复的他,孤身应战,又能有几分把握?

“应龙小儿,纳命来!”梼杌化妖爪,凝妖力,施展妖法的同时传来一声凄厉的虎啸,直震得旁观众妖连滚带爬后退数丈。

润玉将一身灵力汇聚手中枯竹,然实力悬殊,枯竹震碎,他连退三步,顿时口中一股腥甜。润玉将血含在嘴里,统统咽回肚里,表面上仍是挺拔站立,一派威严。梼杌见他受此一击仍像没事一样,一时也摸不透他的实力究竟恢复了多少。

此时,润玉暗自启动了曾经在魔界偷学到的本事“彼岸鬼诀”。“彼岸鬼诀”能够在一定程度上召唤阴间亡魂。这不是什么上乘法术,本身具有很大的风险,若招来大凶之魂,施法者本身会被百鬼吞噬。

润玉毫不犹豫地默念口诀,施法结印。他所能依仗的,一直以来,只有他自己而已,如果连对自己狠心的决心都没有,他早已死过几回了。

梼杌没想到他会出此下招,刺耳道:“堂堂天界第一人,竟然兼修魔道,真是让人笑掉大牙!厉鬼会选择攻击罪孽深重的人,因为那样的灵魂更加美味,应龙小儿,我倒要看看,等一会儿百鬼嗜骨,你又是什么表情?”

只见,地上冒出了几缕青气,然后青气越来越多,增长的速度越来越快……

有的青气化为了幽灵,他们穿着士兵的服饰,或胸口一个大洞,或脖子上一道长疤,或没有了手,或没有了头……

梼杌的表情逐渐凝固:这些不正是他混入蒙古兵营后,在远征中屠杀的宋兵亡魂吗?十年前,梼杌作为主帅,攻下一座攻打了六个月的城池,迁怒城中的每一个人,遂下令屠城。一夜间坑杀两万降兵、百姓……这些亡魂国破家亡,怨气极为深重,从鬼界受召唤而来,很快就被梼杌身上那战争遗留下来的杀戮和血腥吸引。

“啊!!!”梼杌双腿被一拥而上的恶鬼啃得血肉模糊,倒在地上,发出一声闷响。

“冬至黄昏,阴阳两通,你被惨死在你手下的恶鬼嗜咬,也是天道轮回!”说完这句话后,润玉不再恋战,遂打破结界,赶往山下。

来到山脚下,润玉确定无妖兵追来后,终于松下一口气。他扶着树,口中吐出一口红褐色的浓血。

方才被他强行用法力封住的伤口因为灵力消散,又重新破裂,白衣各处皆喷出了鲜血,瞬间将白衣染成了血衣。

他自问并非纯善之人,背负罪孽前行,所以,他刚才也被厉鬼嗜咬、鬼诀反噬,只不过,程度比梼杌轻些罢了。

血,顺着发丝留下,他的视线变得模糊。

只有一个意志支撑着他:我要活下去,我会活下去……凡是不能将我杀死的,只会令我强大。

就在此时,润玉听到一声鸟鸣,实在与周遭场景不和,他初时以为自己听错了。然后,周围突然起了一阵怪风。

风停下来后,润玉眼前站着一只与人同高的大雕。他一眼便看出这鸟并非属于人间的动物,乃是一只神雕。但它却与鸟族神仙不一样,没有仙骨,应该是哪位神仙的坐骑。

正当时,神雕的硕大的翅膀遮挡住的地方传来一阵清朗的笑声。紧接着从后面走出来一名黑袍怪客,满头华发,模样却只有四十岁左右。

是人,却又不完全是人。

黑袍怪客上下打量着润玉,发出一声感叹:“老夫生平求一敌手而不可得,诚寂寥难堪[1]。今天看到你一人退众妖,力挫梼杌,一剑也没用,实乃老夫百年间在这片山林里所见的最为有趣的事!”

要是换做其他人,可能会觉得黑袍怪客“求一敌手而不可得”的苦恼是矫揉造作、得了便宜还卖乖。

但润玉懂得,懂得这种寂寥。

“你是人是仙……”方才梼杌一击让润玉受了极重的内伤,刚一张嘴,血又从中涌了出来。

黑袍一把将润玉放上神雕的背。只听黑袍似醒非醒,呢喃道:“剑魔是也。”

[1]出自《神雕侠侣》第二十六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