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奈的天使是不是不更新了 强奸性故事


将地址交给邓布利多,邓布利多看了一下,“或许很快就会有结果了。”说完,让福克斯带着自己消失。

十分钟后,一个不怎么情愿甚至还在抗议的矮胖教授出现在校长办公室。邓布利多面色有些复杂,然后对着巴泽尔到:“请帮我转达我的谢意。”

巴泽尔微笑:“好的,校长先生。”

“阿不思!你到底想要做什么?我已经不是院长了,我退休了你明白吗。我要我的退休生活。”斯拉格霍恩毫不掩饰自己的气急败坏,甚至在校长室还有两个小孩的情况下。

哈利注意到斯拉格霍恩教授的衣服口袋里还装着一个睡帽,很明显他是被邓布利多从睡梦中找到的,而身上这身格子西装,应该是变形来的。

“霍拉斯,”邓布利多双手指尖相抵,“伏地魔正在筹备着复生。”

“这跟我有什么关系。”斯拉格霍恩闪了闪神,气势陡然弱了一分。邓布利多神色严肃,“这和魔法界所有人都有关系,和你尤其。”

“什么意思。”斯拉格霍恩一脸滑稽的表情看着邓布利多:“就因为我教过他?因为我曾经是斯莱特林学院的院长?”

巴泽尔看见邓布利多皱眉,显然对斯拉格霍恩的态度并不是很喜欢,不过有些事总要有人开口,“你好,斯拉格霍恩先生,或许你的问题我可以回答。”

斯拉格霍恩这才将注意力放在屋内的两个孩子身上,刚才他就在纳闷为什么邓布利多会在小孩面前直接跟他说伏地魔在准备复活,而这两个孩子竟然无动于衷。

“啊哈,救世主兄弟。”双生子凑到一起的相貌和那标志性的眼睛让斯拉格霍恩了然,不过这兄弟的身高差的有点多。

“是的先生。”哈利微笑,“我们知道伏地魔在上学的时候很受您的器重和宠爱,而您也是唯一一个可能启发他制作魂器的人。”

“不,我没有启发他,我只是——”斯拉格霍恩一瞬间明白了,巴泽尔看看哈利,这小子什么时候说话这么有水平了?巴泽尔对哈利说话最深的印象还是那个念错咒语的小屁孩,当然这个往事是绝对不能再提的,不然哈利会把他身边的东西都飘起来。

“只是什么?教授。”哈利换了一个称呼,其实他觉得这时候巴泽尔说话更有用,斯莱特林的荣誉感和责任感终究还是会对本性有些影响的,一声院长,远比教授要震耳的多,不过看着巴泽尔一脸看戏的样子,哈利心里暗暗翻白眼,等事情结束他绝对要告巴泽尔一状。

“我,没有启发他。”斯拉格霍恩看了看老友,又看看哈利,面色颓然,“我不知道他真的会去做。”

“他做了什么?”邓布利多看着斯拉格霍恩,眼神一片凝重。

“他对魂器有兴趣,我告诉他那是罪恶的。”斯拉格霍恩摇摇头,“我没想到他真的会做。”

“剩下的,你们自己看吧。”斯拉格霍恩看看飞到自己面前的冥想盆,将记忆取出。

巴泽尔和哈利得到了邓布利多的默许,一起进入其中,如果不是因为内容的重要性,巴泽尔一定会好好研究一下这个奇妙的世界。

“哥哥,回魂石。”哈利拽了拽巴泽尔,在那个说话的汤姆里德尔手上,带着回魂石的戒指。而记载中最后一次出现是近两百年前被一个探险商人出手,他拒绝说出买家是谁。

“看样子那个买家是斯莱特林。”巴泽尔眨眼,对于自己的血统有着强烈自卑的汤姆里德尔,要用各种各样的象征物来保证自己高上的位置,就像历史中的私生子帝王,总喜欢将自己的名字和皇家联系到一起以彰显他血统中高贵的一方而让人们忽略他另一方被他自己视为卑贱的血液。

“难道那个时候的伏地魔就开始研究亡者复生了?”哈利压着声音,他们离邓布利多有点远,但能听见两人的对话。

“回魂石只是能带来灵魂,并不能真的让亡灵复生,你不是知道。”巴泽尔挑眉,看着对魂器这个词很敏.感的斯拉格霍恩。

“我知道不代表他当时知道。”哈利抿唇。

“七片?太疯狂了,从来没有人会将自己的灵魂分成七片,那样他会疯掉的。”斯拉格霍恩说话时,没有注意到汤姆里德尔眼神中的趣味和认真。

“如果他能理智点,可能会是一个不错的科学家。”巴泽尔摸摸下巴,点头。“够疯狂又有足够的能力。”

“他的实验应该算得上失败。”哈利抿唇,手指摸上自己的伤疤,“杀.戮,生命的祭奠,他在杀死爸妈的时候碎裂的灵魂已经不稳,所以你我才会拥有这个。”

“我没有伤疤。”巴泽尔揽过哈利的肩膀,“保持冷静。”哈利深呼吸两次,点点头。

从记忆中出来,邓布利多的脸色比刚才还要难看。“看来最先被抛弃的是日记本,而当时他杀了谁?”巴泽尔看着邓布利多,从卢修斯那里得到的消息可以证明,那个属于麻瓜产物的日记本,应该是最被嫌弃的一个,也是伏地魔首先要剥离开的,麻瓜的身份。

“赫奇帕奇的继承人。”邓布利多用巴泽尔的方法回想,只有这一个可能。

“也就是说,他早就准备好了要做魂器的东西。”巴泽尔看看哈利,“四大创始人的遗物,他的日记本,我想——那枚戒指会是格兰芬多宝剑的替代品。”

“五个了。”哈利看着巴泽尔,剩下的两个,是他们吗?

巴泽尔抿唇不言,邓布利多其实知道哈利会蛇语,就算现在没有想到,以后也未必不能。“或许他还没来得及制造剩下两个。”

“现在已经知道的有三个回到了他身边。”邓布利多看着巴泽尔,“我们需要在他出现前找到另外两个。”

“日记本和金杯被他赏赐给了手下,一个是他最厌恶的麻瓜用品,一个是他最看不起的赫奇帕奇。”巴泽尔抿唇:“挂坠盒却被他层层的藏起来。而剩下的两个,也一定在只有他自己知道的地方。”

“而且这个地方对他很重要。”邓布利多补充,“他藏匿挂坠盒的地方是他在孤儿院的时候发现的秘密所在。”

“一个只属于他的地方。”哈利抿唇,小心的看了一眼巴泽尔,闭上眼,将自己的情绪思维和脑袋里的残魂融为一体,他要用伏地魔的想法来思考。这是他在禁林的时候发现的,当时他能命令禁林中的蛇类,是因为他是斯莱特林之王,禁林之主。作为一个王,他最重要的经历和记忆,都在霍格沃兹,而作为血统的证明,他要家族,却不要家里的人。

“哈利。哈利!”巴泽尔看着汗如雨下的哈利,伸手摇晃他。哈利睁眼,眼中巴泽尔曾经见过的阴霾一闪而过,随后是属于哈利的沉稳,“我没事。”

“我是在想,或许他会将其中一个藏在霍格沃兹,而另一个会藏在斯莱特林的旧宅。”哈利看看邓布利多,“他自认是斯莱特林的继承人,而且是最后一个,所以斯莱特林的东西也就是属于他一个人的。”

“除了蛇怪,斯莱特林还在霍格沃兹留下了什么?”巴泽尔对那个蛇怪的印象很不好,不科学。

“密室,还有有求必应屋。”斯拉格霍恩在一旁补充,他现在忽然觉得这两个孩子成长起来会比伏地魔更恐怖,当伏地魔还是汤姆的时候,在这个年纪可没有这样的本事。

“有求必应屋是斯莱特林的?”邓布利多也惊讶了。

“当然,只有斯莱特林喜欢能隐形的房子,而且在里面要什么有什么做什么都不会被发现。”斯拉格霍恩教授对着里面的消息还是精通的,“在萨拉查·斯莱特林出走后,格兰芬多把有求必应屋搬到格兰芬多的,还改了入门指令,据说以前是用蛇语开启的。”

巴泽尔和哈利对视一眼,“然后呢?”

“我就知道这么多,据说是格兰芬多生气,要让斯莱特林回来没地方躲。不过可惜他一直也没回来。”斯拉格霍恩摊手。

“或许我们可以先去有求必应屋。”巴泽尔无心听两位创始人千年前的八卦,提议道,“毕竟入门指令还要测试一下。”

邓布利多抿唇,“或许蛇语依旧是开门指令。”知道了进门方式的三人沉默了,他们无法想想伏地魔会在格兰芬多八楼的走廊上在那幅傻乎乎的油画前闷头转三圈。

“或许蛇语能直接命令。”哈利拉住巴泽尔,反正他已经暴露了。巴泽尔挑眉,“校长先生,能陪我们去看看吗?”

“既然没我的事了,那我——”

“霍拉斯,麻烦你去找四大院长和男女学生会主席过来,你会欣赏他们的。”邓布利多制止斯拉格霍恩的离开,并给他分配了任务。

红焰和黑烟闪过,三人消失在斯拉格霍恩面前。

八楼,有求必应室门前,哈利看着空无一物的空气,【请开门】空气中毫无动静。

【请对我开启,斯莱特林的秘密。】

【好蠢的口令。】巴泽尔靠在墙边,口中嘶嘶出声【你就当你是它的主人】。哈利回头瞪巴泽尔,不是说只有他暴露吗。身侧,邓布利多却并没有显出什么意外的样子。

巴泽尔挑眉,谁叫你是我弟弟,【开门,我要进去。】巴泽尔没理哈利,做了个示范。

空气中开始浮现花纹,一道华丽的大门渐渐出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