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上神的激萌小狐妃 我终于成了老外的玩物


风雪包拢的世界中,未来觉得自己的心跳声格外刺耳,女孩的体温正回暖当中,温润的躯体以绝对的态度告知未来,他正拥抱女孩的**身躯。

狂风依旧呼啸,逐渐加重的心跳在击打未来的理智,未来咬紧嘴唇,嘴角甚至溢出血液,他毕竟是普通人……暴风雪还在增强,他稍微有些坚持不住了。

好消息是,女孩呼吸平稳许多,身子不自然的颤抖也停止了下来,青紫色的脸庞浮现了一些血色。

未来知道不能再在这里待下去了,暴风雪没有停息的态势,再这么下去,他们都会被埋葬在这风雪里。

他把女孩搂在怀里,马尔斯大叔的衣服裹着女孩的身体,未来开始朝前迈步,最理想的状况就是……可以寻找到能容身的洞穴。

未来担心这个世界的洞穴会有什么危险存在,但除却这一条路,其他的方法都是死路一条。

他已经不知道前进了多久,沿着原路返回恐怕在半路上就被冻死,唯一的活路就是碰运气寻找洞穴。

他咬紧牙关,搂抱着女孩前进,凛冽的寒风是由背后席卷而来,未来把女孩搂抱在身前,也是为了尽力地不让女孩再受到寒冷的侵蚀。

前进的路格外漫长,时间却好像丝毫没有变动,未来昏昏沉沉地,他的大脑也要被风雪冻僵,支撑他前行的是怀中可爱的女孩。

无论如何……都要把女孩送到安全的位置,这么思考的未来,迎来了希望的曙光。

神明的地图中出现城堡状的小图标,不知名的建筑在暴风雪中露出隐约的黑色轮廓。

它离得很近!

未来的心跳更加剧烈了,但这次是因为激动,这是他与怀中的女孩活下去的机会!

他将剩余的力量全部爆发出来,目标就是眼前的建筑,在靠近建筑大概三米距离时,未来总算看清了建筑的模样。

那是类似地球上欧洲地区的古老城堡,这座城堡并不大,占地面积顶多三十平米,但它很高,在风雪的覆盖中,未来看不清城堡的顶端。

这座城堡看起来有些年岁了,墙壁上爬满青绿色的苔藓,石砖都破破烂烂地,城堡的大门也早已经腐蚀,未来轻松地就进入城堡内部。

在踏上城堡地砖的那一刹那,未来脚底突然乏力,与女孩一同跌倒在坚硬冰冷的石砖地面。

他的体力早就达到极限,前进全部依靠坚强的意志力,一放松,疲惫几乎吞噬他的神智。

但未来知道在这种天气下,睡着就等于慢性死亡。他自认是决定某件事后就会坚持到底的人,为了让自己保持清醒,未来看向别在裤腰带上的菜刀。

疼痛可以给予大脑刺激感,从而让受伤者保持清醒。未来闭上眼睛,昏沉的感觉立马席卷而来,接着他睁开眼,眼里满是坚定。

他记得马尔斯大叔说过,他脑袋的伤口会自己恢复,就是比较慢……未来心知自己后脑勺的伤口,那是几乎致死的伤。

那种伤口都能恢复的话,那他自己造成的小伤口自然不是问题。

未来将菜刀刀尖朝下,手握住刀把,闭上眼睛一狠心,扎入大腿肉内。未来有控制力度,防止把自己扎得贫血,在这寒冷里死的不明不白。

刀尖入肉的疼痛感刺激着未来的神智,他把脑袋上的绷带拆下来,绕在大腿上。

他勉强站起身,把女孩朝城堡内里拖动,最后在城堡靠墙的地方停下,未来舒展身体,倚靠墙壁坐下。

他还是选择搂着女孩,温度是目前保证生存最主重要的元素,女孩则是依靠本能地搂住未来,贪婪地获取未来的温度。

现在,是思考的时候了,在这里是否可以生火?火焰会不会将危险吸引过来?

还有,这里是哪?马尔斯大叔不是说过,塔娜森林内里是魔物生存的地方吗,为什么会有建筑工艺巧妙的古老城堡?

昏暗的城堡内里什么都看不清,寒风仅仅席卷到城堡大门附近,并未影响到他所处的位置,可温度并不会提升,火焰才能够为这冰冷的城堡变得温暖。

他没有犹豫多久,未来知道自己没得选择,理智告诉他,他快撑不住了,手脚僵硬得动弹都会伴随疼痛——必须得生火了。

燃料好说,城堡外面几乎都是杂乱生长的植物。但火种呢?未来决定用最原始却是现在最有效的方法,钻木取火。

未来将女孩的身子蜷缩成团,在用衣物盖着她。未来则是拖着身子收集齐全枯木与树枝。

在返回城堡之后,他也是有了意外的收获……城堡的另一处墙壁有保存完好的壁炉。

他把女孩抱到壁炉边。

曾经的夏令营旅行教会了他钻木取火的技巧,未来手掌搓动,在反复的尝试中,终于让木头生起灰烟。

火光在壁炉内浮动,未来逐渐感觉到温暖,冻僵的身体由有了知觉,未来身心俱疲地瘫在壁炉旁边,

他这也算是用生命来赌了,不生火,他们将百分百死在这里。生火,可能吸引来敌人,但如果他们安全度过,那他们就能活下来。

未来瘫了好一会,想起他有将马尔斯大叔准备的晚餐带来,那是几块厚实的肉,未来找了找,在衣服的兜里找到了那些肉。

总共三块巴掌大的肉,这肉看着不大,未来三下五除二吃掉一块,就有了饱腹感。他又取下固定在腰间的水袋,喝上几口,顿时感觉人又活了过来。

他靠近女孩,拦着女孩的脖子将女孩带起身。女孩的头发很香,仿佛是某种花的香味。

未来将水袋凑到女孩嘴角,喂了女孩几口水。

壁炉的火焰摇曳不止,未来顺手从收集来的植物全部丢进身旁的壁炉里,这些大概可以燃烧一晚上了吧。未来看着火焰想着。

他其实又有些困了。

身体与精神的双重疲惫在侵吞他的理智,即使未来方才有扎自己的大腿来维持清醒,困顿依然在一刹那就夺去未来的神智。

他甚至没来得及做任何的提神措施,就在恍恍惚惚中陷入沉眠。

天,还是暗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