咏晴 阿杰 篮球 成为主人的一条美女犬


过道尽头是一间乱七八糟、满是灰尘的房子。墙壁已经从墙上脱落,地板上到处是污渍,一件件家具都破损了,似乎是人打坏的,窗子都用木板钉住了。

斯内普的表情变得有一些古怪,他们钻出了洞穴,向四面张望。头顶上传来吱吱嘎嘎的声音,应该是哈利他们正在走动。路德维希看了看西弗勒斯,和他一起爬上了那道快要崩溃的楼梯,所有的东西都蒙上了一层厚厚的灰尘,但奇怪的是地板上不是这样。有什么东西被人拖上了楼,在地板上留下一道发亮的宽印记。

他们走到那黑暗的楼梯平台了。

有一扇门半掩着,他们潜行过去,听到门后面有动静:一声低低的声音,然后是一声猫感到满足时的呜呜叫声,既深沉又响亮。接着传来一阵跑动声,路德维希透过门缝看了进去。

一张豪华的四柱床,床周围的帷幕全是灰尘,那只姜黄色的大猫伏在床上响亮地叫着,在它旁边的地板上,罗恩抓着自己的一条腿,腿伸得很不自然。哈利和赫敏刚跑到他的面前,担心地看着他浸满鲜血的腿。

“那条狗跑到哪里去了呃?”哈利四处张望着。

“不是狗。”罗恩□□道。由于疼痛,他牙关紧咬。“哈利,这是陷阱……他就是那条狗……”他艰难地转转头,向哈利的肩头看去,“他是个阿尼玛格斯……”

哈利飞快地转过身。一个男人从四柱床的帷幕后面走出了出来。

他并不像报纸上看到的那样枯瘦邋遢,相反的,他的头发短而整洁,面色虽然苍白但是很健康,这时他正呲着牙对哈利笑着。

看见小天狼星后,斯内普飞快地扫了一眼路德维希,“你早就知道……”他用只有维希能听到的声音说道,握紧了手中的魔杖。

“西弗,我……”话还没有说完,屋里传来一声巨响。哈利扑向了小天狼星,他的一只手抓住布莱克拿魔杖的手,迫使魔杖的末端改变了方向;他的另一只手的关节撞在了布莱克脑袋的一边,两人向后跌倒,撞到墙上……

赫敏尖叫起来,布莱克手里的魔杖向空中发出一道火花,离哈利的脸只有几英寸,他闲着的那只手找到了哈利的喉咙——

斯内普猛地举着魔杖站了起来。

“西弗,等等……”路德维希拉住了他的胳膊,可是他只是回过头,冷漠地甩开了维希的手。

斯内普一脚踹开了摇摇欲坠的木门,魔杖发出一道耀眼的红光把布莱克轰到一边。布莱克痛哼一声,离地而起,撞到墙上,然后又滑到地板上,从头发下面渗出一缕鲜血。

斯内普的魔杖直指布莱克的双眼之间,他的脸上带着压不住的胜利感,“小天狼星·布莱克……”他的声音稍稍有些喘,“复仇的滋味是很甜蜜的,我曾经多么希望抓到你的人就是我啊……现在,瞧你那副愚蠢的样子……”

小天狼星一点儿也不动了,他那双幽暗的眼睛里好像有什么在闪烁。这时,没人能判断出他们两个谁脸上露出的仇恨更深。

路德维希犹豫了一下还是决定进去。但是当他刚刚站起来的时候,一个滑腻的温热的呼吸突然出现在他的耳边,接着一双手从后面搂住了他。

“哥,”一个冰冷的吻落在了他的脖子上。

“嘘。”路德维亚在黑暗中微笑着,“哥,我让你看一场好戏好不好。”他俯下头,嘴唇没有丝毫温度,在维希的脸上轻轻一碰立刻就离开了。

路德维希却发现自己再也没有办法动弹,就连声音也发不出来了。

路德维亚将他移到布满灰尘的角落中,对着空气弹了弹手指,“7号,看好少主。我之前让你准备的事情完成了吧。”

“是的吾主,谨遵您的命令。”裹着黑袍的摄魂怪半跪在地,亲吻着一脸邪意的少年的脚尖。

路德维亚朝着他被束缚住的哥哥莞尔一笑,推开门缓缓走了进去。

“维希教授!”哈利惊讶地叫出了声,罗恩和赫敏都转过头来看着他。

路德维亚没有理睬他们,他面无表情地直接走到了小天狼星的身前,随即如沐清风般地笑了起来:“布莱克,我来了。”

他伸出手轻柔地擦着小天狼星脸颊上的鲜血,将他拉了起来,一只手搭在布莱克的肩上,另一只手抽出了魔杖。

“我不信——”哈利尖叫道,“维希教授,你——你——”

路德维亚脸上的笑容更深了,他没有看着哈利,而是凝视着依然举着高魔杖的斯内普,“西弗,我说过,小天狼星他是无辜的。”

“住嘴!”斯内普大声喝道,突然之间发起狂来。“这就是你要我信任你的事?从阿兹卡班救出布莱克,一直帮助这个该死的叛徒进入城堡,甚至帮他杀掉波特!”他的魔杖末端冒出几粒火花,这魔杖依旧指着布莱克的脸。

一阵沉寂。

罗恩那有些刺耳的呼吸声从靠近床边的地方传过来,然后又有了新的声音——地板上回响着低沉的脚步声——有人在楼下走动。斯内普飞快转身,房间的门在一阵火花迸射中被撞开了。莱姆斯·卢平撞进房间,脸上毫无血色,魔杖举起,随时准备着。

他的目光掠到布莱克身上,然后,他说话了。声音古怪,带有某种压抑着感情的声音:“他在哪里,小天狼星?”小天狼星脸上没有表情。过了几秒钟,他一动不动。然后,他很慢地举起那只空闲的手,直指着罗恩。

路德维亚悄悄退到了角落,脸上勾起一抹满意的笑容。

接下来的事情变得简单很多,有卢平的推断和布莱克的补充,事实一下子浮出了水面。唯一需要做的就是在他们说出真相前,制止住暴走的斯内普将他们打晕。“西弗……”维亚走过去拉住了斯内普,他稍稍偏着头,恳求地问:“你相信我这一次好不好,至少听他们把话说话……”

斯内普别过头去没有再看他的眼睛,手却慢慢地垂下下来。

“现在正是我们向你们提供一些证据的时候,”布莱克说,“你,孩子,把彼得给我。现在。”

那只在韦斯莱家躲了整整十二年的老鼠在罗恩的向前疯狂地挣扎起来。

“彼得,当你把波特和莉莉的消息透露给伏地魔的时候,就应该预料到会有今天了吧。”小天狼星露出了一个残酷的笑容,走近那只的耗子,他湿润的眼睛在脸上突然像是燃烧起来了。

“一起吗?”他平静地问。

“我想是的,”卢平说,一手紧握住斑斑,另一手拿着魔杖,“数到三。一——二——三——”

两根魔杖都发出了蓝白色光芒;有一会功夫,斑斑悬在半空中,它那黑色的小身体疯狂地扭动着——罗恩大叫起来——那耗子掉了下来,落到地板上,又一阵炫目的闪光,然后——

那就像是观察树木生长的快镜头。地上出现了一个脑袋;四肢也伸出来了;再过一会儿,一个男子站在刚才斑斑缩在的地方,畏缩地绞着双手。

路德维亚感觉到斯内普浑身似乎都愤怒得战抖,伸出手抱了他,“西弗,小矮星彼特才是真正的凶手。”他轻轻一笑,“当年波特家的保密人是彼得。他出卖了莉莉,将莉莉的行踪告诉了伏地魔,为他们招来了死神……”

路德维亚的话淹没在了彼得的尖叫声,“小天狼星……小天狼星……我能怎么做呢?那黑魔头……你不知道……他的武器你想象不到……我当时是害怕了,小天狼星,你问斯内普,他知道的,那个连名字也不能提的人有多可怕……”

哈利他们听到这句话后,视线都集中在了斯内普身上。小天狼星也看了过来,脸上带着宿怨的仇恨。

路德维亚从旁边走出来挡住了大家的目光,“现在,我们考虑的应该是怎么将彼得交到摄魂怪手里,还布莱克一个清白。摄魂怪也许会很乐意给他一个吻。”

“不,维希,我想现在就杀了他——”小天狼星咆哮道。

“不!”哈利大叫,他向前跑去,挡住小矮星彼得身前,“你们不能杀他,”他说着,气都喘不过来了,“你们不能。我们把他带到城堡里去。小天狼星——爸爸不会愿意他最好的朋友杀人——特别是杀这种人渣——”

除了小矮星彼得意外,没有人动弹,也没有人发出声音。路德维亚轻轻笑了起来,“现在的局面很清楚了。交出彼得后,小天狼星能够重新回到阳光下面,布莱克,你已经期待这一天很久了,不是吗?”

“哦,当然,”小天狼星若有所思地说,“哈利,出去之后,如果你愿意和你的姨妈、姨父一起住下去,我会理解的,”布莱克说,“不过……唔……想一想吧。一旦我恢复了名誉,钥匙你想要一个不同的家……唔……我不知道有没有人告诉过你——我是你的教父。”

“什么——和你一起生活吗?”哈利开心地大笑起来,他的声音一下子嘶哑了,和布莱克的一样,“你疯了吗?我当然想要离开德思礼家!你有了房子吗?我什么时候能搬进去?”

“你愿意?”布莱克转过身来看着哈利,“我现在和维希住在一起,如果你答应了,可以搬来和我们一起……”他的脸上第一次露出了真正的笑容,就连被藏在屋子后面的路德维希也从来没有见他这样笑过。

他的魔杖末端爆发出蛇一样的带子,并且自动缠绕在彼得的嘴,手腕和脚踝上。小矮星彼得被捆了起来,嘴里也塞上了东西,在地板上扭动着。

布莱克从稀薄的空气中召来沉重的手铐;小矮星彼得很快又站直了,左臂靠在卢平右臂上,右臂在罗恩的左臂上。大猫从床上轻松地跳下来,领头出了房间,那瓶刷似的的尾巴洋洋得意地翘得老高。

大家都十分轻松地交谈着,只有斯内普在彼得出现以后就再也没有说过一句话。他的表情阴沉,看不清究竟在想些什么。

好不容易走出了地道口,现在地面上已经很黑了,唯一的光线来自远处城堡窗子里的灯。他们走过场地,城堡里偷出来的灯光慢慢地亮了些。一朵云儿飘走了,地面上突然出现了模糊的影子。这群人沐浴在月光之中。

路德维亚满意地看着卢平的侧面剪影开始变得僵硬,接着听见他发出可怕的咆哮声。7号果然没有让他失望。在狼□□剂里动一点手脚,保证今天晚上卢平一定会病发,现在的局面变得有趣多了不是吗?

三个孩子被眼前的景象吓得呆若木鸡。卢平的脑袋在拉长,他的身体也一样。肩膀拱出来了,脸上和手上都冒出毛来,清晰可见,手在蜷曲成为爪子。狼人挣脱了束缚它的手铐。斯内普一下子站到哈利他们面前,挡住了狼人的利爪。就在这一瞬间,后面的小矮星彼得变形了。他的秃尾巴抽在罗恩伸出来的手臂上,一下子从草丛里窜了出去。

直到耗子的身影在月光下消失无踪,路德维亚才懒洋洋地抽出魔杖,一道亮黄色的光芒闪过,狼人往后一倒,很快僵直不动了。

“布莱克,这样的话,会变得很麻烦……”看着小天狼星扶起昏迷过去的狼人,路德维亚伤脑筋地说:“要怎么让魔法部相信我们的话……”

“我会把我见到的全部告诉邓布利多。”斯内普缓缓开口了,他没有再看任何人,独自往前走着,长袍袖口滴下了两滴没人看见的黑血,孤寂的影子拉得老长。

将他们全都送回城堡以后,路德维亚回来找到了维希,将他牢牢禁锢在自己怀里,“哥,布莱克已经自由了。”

“可是你为什么会帮助他……”路德维希疑惑地问,他浑身没有一丝力气,手软绵绵地搭了下来。

“哥,小亚一直是站在你这一边的啊。只要是你想要的,小亚都会给你……”路德维亚的脸上漾着纯真的笑容,“哥,小亚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你……”他环绕在维希后背的手上,一颗镶嵌着黑宝石的戒指闪闪发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