调教女教师李雯澜最新章节 被老板搞流水


半夜的时候,客厅里的固定电话忽然开始疯狂地响起来。

陆以霜死死用被子捂住头,还是无法抵御魔音入耳,喊了两声“钟若渔接电话”也没人应,最后只好痛苦地捶了两下床,翻身起来穿鞋子,推开门摸黑去拿起话筒。

电话那边传来一个成熟而略带焦急的女声:“钟若渔?”

陆以霜愣了一下,道:“钟阿姨?是我。”

“以霜,你没事吧?”钟初夏的声音里好像有说不出的担忧,“别墅那边还好吗?”

“很好啊。”陆以霜不明所以地道,抬头看一眼窗户,也没发现有火灾什么的,“怎么了阿姨?”

钟初夏有些惊讶:“钟若渔没发疯?”

“没有吧,我还没看到他,应该在睡觉……为什么要发疯?”

“这段时间他的情绪会很容易暴躁……”钟初夏含糊地解释道,没说出刚才钟若渔走火入魔的事,“没事就好,是我多虑了。大半夜的,是不是打扰到你睡觉了?”

“没有没有,”陆以霜连忙道,“我还没睡呢,谢谢阿姨关心。”

钟初夏轻轻笑了笑,道:“好了,快去睡吧。我挂了。”

陆以霜听着她和煦的笑声,想起最开始的时候,对方那冷漠刻薄的态度可是让她畏惧好一段时间,现在看来其实是个很和蔼的人嘛。没来得及挂电话,她忽然听见话筒里钟初夏远远对谁说了一句:“前面路口右转,不去别墅了。”

大半夜的坐车要赶过来?陆以霜感到非常吃惊,到底怎么了?

她带着满肚子疑惑,走到钟若渔的卧室门前,敲了敲门:“钟大鱼,你还活着吗?”

作为一个耳聪目明的大妖怪,刚刚不可能没听到电话声吧。没等到回应,她正想继续敲,忽然脖颈上感受到一股冰冷潮湿的气息。

“陆以霜……”有人轻轻在她耳边呼喊她的名字。

她木然低头,发现一只有着尖利指甲苍白肤色的手正搭在自己肩膀上。

“啊啊啊——”

一声尖叫划破夜空。

******

今天搜食纪剧组的气氛很奇怪。

昨天大家亲眼见证钟大少对陆胖妞发脾气,他们猜到今天两人会继续冷战,却怎么也没想到,忽然间理亏的好像变成了钟大少。

中场休息的时候,钟若渔站在陆以霜身边,装作很自然地问道:“今天想吃什么?”

陆以霜好像没听到他的话一样,自顾自地背着台词:“鳕鱼肉浸透了鲜美的汤汁,使鱼肉表面泛着微微的姜黄色……”

钟若渔立刻道:“想吃鳕鱼么,行,今天中午我亲自下厨。”

陆以霜依然在叽噜咕噜地背台词:“……或许在不同的时空中,我们曾经不断演绎着新的重逢。但是在这样落英缤纷的季节里,在这个温暖狭窄的小店里,这样一生仅有一次的相遇……”

钟若渔便搭话道:“这集的主题就是一期一会。”

不胜其烦的陆以霜最后干脆抱着剧本径直走掉,在正在指导补妆的Mela身边坐下。

“他怎么惹你了?”看到她过来,Mela好笑地问。

“昨天晚上扮鬼吓我。”陆以霜幽幽地道。

Mela:“哈哈哈哈一点也不好笑哈哈哈哈你们的情趣好奇怪……”

陆以霜:“哼。”

只有二十分钟的短剧,钟若渔再怎么精益求精,拍完也没有用太长时间,剩下的就是后期制作了。钟若渔不着急录第二集,准备看看反响再做调整。

然后他找了个日子,带着陆以霜去录寻仙的主题曲,顺便把搜食纪里的插曲也录一下。

负责监制的大胡子调音师是出了名毒舌的资深音乐人,钟若渔带着小胖妞进录音棚的时候,不少人都一脸幸灾乐祸,因为在此之前里面刚有两个歌手被大胡子骂哭。

录歌用的时间出乎意料的短,但是一个小女孩怎么可能刷新成名歌手的记录,围观的人们想当然地认为,这小胖妞是唱的太烂被提前哄了出来。

可是很快接下来的情景让他们目瞪口呆。

陆以霜和钟若渔并肩走出来后,大胡子忽然大跨步出来,追上去,手舞足蹈地说着什么。

因为他用的是母语,在场有些人一点也没听懂,迷茫地问旁人:“他在说什么?”

“我德语一般……不过能听出来他是想招揽那个女孩。”有人解释道,“希望能有合作的机会。”

“开什么玩笑!她那个样子能有什么唱功?”

“不相信我翻译的你自己去听啊!”被怀疑的人冷哼一声,“而且我听他的话,好像刚才那女孩不止录了一首歌哦。这么短的时间竟然通过了两首曲子,要是放在有些人身上,恐怕副歌部分都到不了吧。”

“你冷嘲热讽谁呢?”

“就说那些光会臆测揣度别人的人啊,自己没本事还以为所有人都跟你一样。”

“你!”

眼看就要吵起来,忽然一个迟疑的声音道:“刚才那个……是谁?”

翻译者看了一眼发问来源,发现是个眼睛很漂亮下巴有点方的女孩,身上还穿着快要开始的选秀节目的制服,胸前牌子上写着号码和“秋绮兰”三个字。

有人答道:“你们真的不认识?那是太子爷跟他的小女朋友啊。”想了一下又补充道“好像是叫陆什么双……”

“陆以霜。”秋绮兰轻轻地接话道。

“你认识?”有人问。

秋绮兰没有摇头,也没有点头,她心情很复杂。

——这就是人与人的差距么?她还在为抢几秒钟的镜头和少得可怜的人气而争得头破血流,对方却已经接了大制作电影的角色,开始准备出单曲,还受到金牌音乐人的赏识……

即使明知对方有那个实力……到底意难平。

“嫉妒有什么用呢?”她喃喃自问,“还是赶快努力往上爬吧。”整理了一下胸前的号码牌,她抬脚匆匆离开。

另一边。

录完歌的陆以霜并没有急着回家,而是跟着钟若渔逛了几圈,甚至在公司围观了一场综艺节目的录制。等她肚子开始咕咕叫唤想起来去吃饭的时候,天色已经黑了。眼前一片车如流水马如龙,两个人站在霓虹璀璨的街头,钟若渔拿着手机查附近有什么特别的小吃,陆以霜凑过脑袋踮着脚尖看着。

“你活这么久,连这边有什么好吃的都不晓得。”

“我不常出来吃。”

“诶诶这个火锅店!”

“去看看。”

从火锅店吃饱喝足出来,已经十一点了。

“要打车回去吗?”陆以霜问。

“叫司机过来接就行。”钟若渔抬头看了看月色,语气忽然变得充满诱惑,“或者,你想不想午夜飞行一次?”

陆以霜想起之前被巨大锦鲤驮着在天空飞行的经历,眼睛亮起来。她高高兴兴地准备答应,突然抬眼瞥到一个熟悉的身影——

“你看那边那个女生,是骆灵吗?”

钟若渔皱了皱眉,不太想听到这个名字。他循着陆以霜指的方向望过去,发现是在对面一家酒店门口,那女生被一个膀大腰圆的中年男人拖拽着,一边摸着她的脸,硬要拉她上车的样子。

陆以霜渐渐看明白是怎么回事,大怒道:“我个去,她还未成年啊!禽兽!我们快去救她!”

“说谁禽兽呢?”钟若渔无语了一下,“她不是惹你生气过吗?”

“我是不喜欢她,但也不能见死不救啊!快快快,卧槽看到漂亮妹子被老男人占便宜觉得好恶心啊啊!”

“……我去救,你冷静点。”

******

骆灵觉得自己好像做了一个噩梦。

在梦里她被钟少爷驱逐出剧组,靳嫣然听说以后勃然大怒,好几天没跟她联系。她以为自己要被雪藏,终于下定决心冒着违约的险跳槽的时候,靳嫣然忽然打电话给她,说有个剧想让她参演,让她来见见导演。

她大喜若狂,精心打扮一番后去了。

第五次僵笑着躲开那秃顶男人的手时,投向靳嫣然的求救目光依然被无视,她这才明白,自己是被卖了。

她不知道自己被灌了多少酒,当她鼓起勇气跌跌撞撞地破门而出,脑子已经一片混沌。她才十几岁,就算平时看起来再高傲尖锐,遇到这种事也只会害怕得大哭。

完了完了,她想。

——恍恍惚惚不知过了多久,她在一阵头痛欲裂中睁开了双眼。

这是什么地方?盯着头顶雪白的天花板和漂亮的吊灯,她感到困惑。除了头疼,身上没有任何不适的感觉,倒是不知被谁换上了一身干净柔软的衣服。

“我得救了吗?”她想,起身下床准备去找救了自己的人好好感谢一番。

她走到门口,推开门,看清眼前的情形,好像被倏然钉在那里一样,久久没回过神。

客厅里,穿着连体兔耳睡衣的陆以霜像个粉色的大团子,正和棕熊睡衣的钟若渔并肩坐在宽大的屏幕前,抱着手柄打游戏打得风生水起。

“快打吕布!”陆以霜连连惊呼道,“他怎么这么变态,只打我一个!”

“谁让你刚才杀了貂蝉。”钟若渔专注地看着屏幕,“抗住哦,我打完这个据点兵长。”

陆以霜一边狂按手柄死命挣扎一边咆哮道:“你还有没有人性!?说好的队友爱呢?”很快她的人物血条见底,发出一声哀嚎后缓缓倒下。绝望地放下手柄,再看看另一个蹦来跳去血条全满的角色,粉色团子瞬间炸毛,一把扑上去夺过对方的手柄乱按一气。

“你操作烂怪我咯!”棕色团子也不甘示弱,两个人很快滚到一起战成一团。

骆灵怔怔地看着,不确定地想:

“我一定还是在梦里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