才一根手指就成这样了 高昌王妃黛妃


最近阴阳师这个手游大火,本就闲着没事做的白苏被亲友安利了很久,后来实在好奇到底是什么游戏把身边的亲友都变得沉迷于此而极力向自己推荐这个手游,于是白苏也下载了游戏。结果……白苏自己也日渐沉迷阴阳师无法自拔【矜持。

玩了两个月,终于把自己的姑获鸟升到五星且搭配了自己氪金而凑齐的御魂,白苏开始愉快地肝起狗粮来。

这天,把所有日常做完,结果打结界突破运气极好地得到一张蓝符,白苏本着没事干就随便抽一发的决定,随手画了一个五角星,然后她惊喜地发现——

——她抽到了新出的ssr一目连!

在她激动地想要向亲友炫耀自己成功偷渡的时候,手机突然黑屏,然后,她的整个世界也全部暗了下来。

……

再醒来的时候,白苏坐在榻榻米上一脸懵逼地看着外面的庭院,看着一只白色的不明生物突然跳到自己身上,而这只生物的头上还带着一枚面具,极其的眼熟。

不明生物激动地用毛茸茸的大尾巴扫过白苏的皮肤,暖暖的又软软的触感让白苏有些意动,但这只不明生物说的话引起了她的注意:“白苏大人,您终于醒了!小白好担心您!”

白苏眨眨眼睛,发现眼前自称为小白的生物十分兴奋的样子,抬起手准备摸摸对方的头。

在抬起手的那一瞬间,她瞬间面无表情——这身衣服太熟悉了,不正是阴阳师的狩衣吗!?

接着她像是察觉到了什么,低下头,正巧垂落下来的发丝引入眼帘——白色的长发,这明显……不是她的身体。

白苏耳边听着小白的絮絮叨叨,一边在思考:为什么她会穿进阴阳师里?

白苏:我的内心其实是拒绝的……

等到某人终于回过神来,小白仍在罗里吧嗦地说着什么,白苏打断道:“我是谁?这里是哪?”

白苏需要知道现在的具体情况以此来判断她能否回到原来的世界。

小白又开始激动起来:“白苏大人,您不记得了吗?我是小白,这是您的庭院呀!大家一直都在等待您的到来!”

捕捉到小白话中的词,白苏抿了抿唇,迟疑地问道:“大……家?”

小白回道:“是的,是您的式神。自从您那天受重伤回来以后,大家很担心您!但是因为您昏迷以前嘱咐了式神们去不同的地方完成您交代的任务。既然您现在醒了,我想很快大家就都能回来了!”

“真的是,太好了!”说到这小白的声音里带着一丝哽咽。

怪不得感觉自己毫无力气啊……而且,她总有感觉那些式神便是她游戏里抽出的式神们。想到可以见到游戏里那些式神,白苏不由得产生一丝期待。

不过现在重要的是得解释她什么都不知道的现况,于是白苏严肃地看向小白的眼睛,吓得小白也立即对视回来,白苏说:“小白,我好像……什么都不记得了。”

小白惊讶地提高声音:“什么——!?”

它慌张地上下打量白苏,一边想要找出原因一边喃喃自语道:“难道是伤势过重吗QAQ……白苏大人为什么不记得小白了!怎么办怎么办……啊啊啊这时候他们在就好了!”

白苏耐着性子等它冷静下来,她伸出手摸了摸小白的毛,安抚它的情绪:“没关系,小白可以告诉我我应该怎么做不是吗?”

望向因为她的话而泪眼汪汪的小白,白苏缓缓地笑了起来。

小白坚定地说:“小白会一直在白苏大人的身边的!”

“嗯。”

和小白在偌大的和游戏里一样的庭院里待了几日,在府邸里的食物快告罄的时候,白苏的式神里的其中两位也回来了。

这两位一个是游戏里初始便会有的雪女和人尽皆知“沉迷输出,见死不救”的萤草。

得知首先回来的是这两位妹子的时候,白苏泪流满面地表示幸好回来的是两个妹子,其中一个还是软妹萤草。

要知道面对妹子,总是觉得会比较舒坦。(然而在遥远的未来,白苏却委屈地表示妹子猛起来也如虎啊!)

一身绿色衣服的萤草脸上挂着温柔的笑容,用软软的声音说道:“白苏大人,我回来了……”

而一旁原本神色淡漠的雪女也朝白苏露出一个浅淡的笑,清冷的声音响起:“白苏大人。”

白苏愣怔地看着眼前的两人,呆呆地回了一句:“欢迎回来……”

对于白苏来说,从游戏到真人的转换终于让她的不真实感就此消退。

她突然意识到残忍的事实——她是真的穿越了,她已经不在原来的世界了。

脸颊上软软的触感让她回过神,双眼对上了面前放大了的萤草的脸,白苏吓得跌跌撞撞地退了两步。

幸好雪女在一旁扶着她,但是,扶着的姿势,为什么……是紧紧地搂着?

不是应该放下了吗?

式神关切的眼神落在自己身上,白苏却总觉得哪里不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