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 嗯 舒服 紧 舌 阿姨想看我精


第二天,加上远在包瑞吉庄园的威廉,心头压着阴云的人又多了三个。

阿德里安带着比尔、艾琳和艾玛来到了八楼的有求必应室,他将这间房子变成了一个小客厅,有明亮的窗户,外面可以看到黑湖和远山,有巨大的书架,书桌,松软的沙发和靠背椅。

可是这样的环境并不能有效地缓解众人心中的压抑。

“我认为,我们可以告诉邓布利多。”阿德里安犹豫了一下,提出了一个斯莱特林小巫师们想都没有想的提议。

艾琳和比尔的脸上充满了疑虑和纠结。可是艾玛却合掌说,

“对呀,这是一个好主意。不管德拉库教授在比尔的事情上出于什么角色,罪魁祸首还是帮凶,他总是因为成为了霍格沃兹的教授才和比尔相互接触的。那么邓布利多没有道理不帮忙。”

可是接下来,艾玛又犹豫了,“可是证据呢?那瓶药水吗?”

阿德里安冲她一笑,说,“我们并不需要告诉他真相,相反,他可以帮助我们找到真相。”

艾琳眉头微蹙,“那么您的意思,是将奥格登教授转交给比尔东西这件事告诉邓布利多?”

阿德里安点点头。比尔若有所思,艾琳的眉头却皱在了一起。

“我想,这不是个好时机。”艾琳转头看着比尔说。

比尔发现她担忧的视线,唇角扯出一个安抚的笑,说道,“的确,不过我们可以把这个建议告诉威廉,毕竟校长总有他的责任在。。。”他扭过头来,直视着阿德里安说,“包瑞吉世代都是斯莱特林。而现在的局势,我们不宜和邓布利多走得太近。”

阿德里安定定与他对视了两秒,接着他长长叹一口气。他拍拍艾玛的手背,让不自觉握紧了拳头的艾玛放松了一点儿,然后说,

“我能理解你的想法,我会对这件事保密,当然,当务之急还是赶快确定你是否被下了那种黑魔法。”

比尔这才放松地笑了,他对阿德里安露出感激的目光,“多谢。”然后他又低叹一声,“这个时候,包瑞吉实在不适合站队。”

艾玛心中一怔,她早知道包瑞吉是斯莱特林,哪怕他们在整个巫师界里都难得的开明,可是一旦伏地魔掀起那场致力于清洗巫师界的战争,他们的立场都会成为大问题。

加入伏地魔的队伍,就是加入注定失败的一边。可是加入邓布利多的凤凰社,在取得胜利之前,他们就是伏地魔和食死徒眼里的叛徒,是当之无愧的眼中钉、肉中刺。可是保持中立,又谈何容易呢?

现如今,一个罕见的黑魔法立刻将矛盾摆在了众人面前。包瑞吉想要拖延时间,回避站队的问题,可是如果比尔真的遭受了性命威胁,致使包瑞吉不得不求助邓布利多,又或者是Voldemort的话,那站队就不可避免了。

艾玛叹一口气,这时候艾琳已经又把那本《源于血脉的黑暗魔法》翻了一遍了。

“这瓶液体到底应该怎么使用呢?怎么驯养?之后又如何防止它伤害比尔?书里写的这么简单,而德拉库也不说清楚。”

比尔拍拍她的手说,“没关系,威廉已经在查了,我们只要找到他,就能知道了。”

艾玛眨眨眼,又从随身仓库里拿出一条绿色的欧泊石手链,将它交给比尔,“比尔,这个给你吧。”

比尔笑得轻快起来,“你说,我要不要再实验一次那个认主魔纹?”

艾玛皱着脸看着他,“你觉得威廉真的没有意见吗?对你独自实验这种自己都没有把握的魔纹。”

艾琳也把头从书籍里抬起来,目光关切又湿润,“比尔,你真的应该在谨慎一点儿。”

比尔使劲儿抿着嘴,夸张地叹了一口气,说道,“好吧。”

艾琳看着他失望的样子,哪怕清楚他十有八/九只是想活跃气氛,还是有些不忍心地说,

“其实你可以求助斯卡林教授,不是吗?他教导古代魔文,等他结束了阅卷,也许他乐意帮助你呢?”

比尔眨眨眼,说道,

“哦,艾琳,你明年如果选这门课,你就会发现,我们的这位老师是个理论上的巨人,可是他每次实践课都会自己出一些小差子,他乐此不彼。所以我之前才没有让他看护我,我担心他会忍不住自己上手,然后。。。”

艾琳瞪大了眼,半响,她才说,“好吧,我想过几天威廉也能帮忙,还有我爷爷。”

比尔笑看着一心为他着想的艾琳,心里觉得特别温暖。

很快又是学院杯的颁奖典礼。再一次取得魁地奇冠军的斯莱特林以大比分赢得了奖杯。礼堂一片清亮的银绿色,小巫师们一个个兴高采烈,尽情享受着无忧无虑的时光。

然后没两天,考试成绩出来了。

比尔再次取得了年纪第一名,阿布拉克萨斯以一分之差落败。他的灰眸定定地看着自己的成绩,苍白得毫无血色的脸上露出一个奇怪的笑,让小心翼翼打量他的小蛇们都感到莫名一阵冷意。

等霍格沃兹特快终于把学生们送回了国王十字路火车站,站台上,不少家长已经翘首以待了。

艾琳惊喜地在人群里发现了她的父亲,威廉姆*普林斯先生。这位脸上带着病态的男巫一点儿不顾及周围人惊奇的视线,偶尔有人和他打招呼,他都只是冷淡地点点头。直到艾琳出现了,他的眼睛里一下子有了光,他露出一个罕见的温暖的笑容,然后艾琳就像每一个想家的小姑娘一样飞扑进父亲的怀里。

“爸爸,你怎么来了?”

“当然是来接你,我亲爱的。”

威廉姆拿出手帕来,轻轻擦拭了艾琳头上的汗珠,小姑娘红着脸,眼睛亮晶晶的全是喜悦。

比尔跟在她后面,对自己未来的岳父大人行个礼,“真高兴在这里见到您,威廉姆先生。”

然而他只得到一个冷淡的颔首,以及几秒钟的视线停驻,只比其他熟悉或陌生的巫师们要好一点儿。艾琳有些抱歉地看看比尔。

然后威廉姆说,“我们走吧,这个假期带你去法国玩,怎么样?”

艾琳有些惊讶地看着威廉姆,她在车上还答应比尔好好查一查普林斯家的藏书,毕竟普林斯们总以他们的书房为傲,这里的藏书量几乎可以和拉文克劳的图书馆相比。

比尔看到艾琳的犹豫,以及威廉姆先生眼底酝酿的风暴,连忙笑着说,“去吧,艾琳,我们有时间的。”他向艾琳摇一摇手腕,那里带着艾玛制作的绿色欧泊手链。

艾琳在难得清明又亲近的父亲和遭受了黑魔法的男友之间犹豫不决。

威廉姆去在此时忍不住激烈地咳嗽起来。

“爸爸!”艾琳手忙脚乱企图跳起来拍他的背,

“没事!”威廉姆用冰冷的眼神制止了企图靠近比尔,然后对艾琳说,“走吧,我亲爱的。”

艾琳只好跟着掩饰不住虚弱的父亲离开了,她回过头来,用口信对比尔说,‘我给你写信。’

比尔笑着对她点点头,温和的黑眼睛里都是理解。

等艾琳消失在了站台,比尔才发现有一束复杂的目光正看向这里。他顺着目光寻去,惊讶地发现了艾丽娅。

这位一直以来都不讨喜的女士皱着眉头,把目光从普林斯消失的地方收了回来。她瞥见了比尔,又匆匆移开了视线。比尔忍不住皱了皱眉。艾丽娅已经拦住了一个一年级,向他询问自己儿子罗杰的所在。

学生们都出来了,可罗杰却没有,没有几个人注意到他,直到罗齐尔出现了。

罗齐尔几乎是用眼白看着艾丽娅的,可是艾丽娅却对他非常殷切。

“马里厄斯,你看到罗杰了吗?”

罗齐尔皱着眉头说,“他落下了他的霹雳球,所以回学校去找,错过了火车。”

“什么,那要怎么办?”艾丽娅像是手足无措了,她的眼里冒出了泪花,好像她还是一个十来岁的姑娘一样。

罗齐尔忍不住低哼了一声,艾丽娅害怕地止住了眼泪。

“我以为,只要不是傻子都知道,霍格沃兹里还有教授们,从霍格莫德出发,做骑士公交车也好,别的方法也好,总能回去的。”

艾丽娅像是忽然才想到这一点,她惊喜地看着罗齐尔,“哦,天哪,马里厄斯,你太聪明了,我完全没有想到。天哪,那我该怎么办?给他写信,或者回家等着?”

比尔默默地将视线从艾丽娅那里收回来,他不断和身边的学生以及他们的家长打招呼,一边寻找威廉。威廉到现在都没有出现,这有些反常。

比尔心里一沉,就连艾玛也发现了他的异常。

“别急,说不定威廉有事情。他很快就会来的。”艾玛企图安慰比尔。

“嗯。”比尔没再说别的。

他带着行李看着周围的巫师和学生们越来越少,站台渐渐空旷了。

比尔的心越来越紧,他忍不住开始往坏的地方想。就在这时候,终于,威廉的身影凭空从空荡荡的站台那边冒了出来,他快步走过来,斗篷翻滚着急浪。

“比尔!”

“父亲!”

这一对父子俩急切又惊喜地快步相聚在一起。威廉用手紧紧抓住比尔的胳膊,把他从上到下好好看了一遍,他这才沉下脸。

“走吧。我们回去再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