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着肚兜看到奶头硬 我和三个黑人玩4p


‘麒麟竭’又名‘血竭’,本品为棕榈科植物麒麟竭渗出的树脂或从百合科植物龙血树提出的龙血树脂。

前者习称\"进口血竭\",后者习称\"国产血竭\"。产于西双版纳的血竭为典型的国产血竭,经对比分析和临床验证,国产血竭的纯度达到95%以上,优于进口血竭。中国药学鼻祖李时珍在《本草纲目》中推崇它为\"活血圣药\"。*

“《唐本草》说:‘骐驎竭,树名渴留,喻如蜂造蜜,斫取用之。’《本草纲目》也说:‘骐驎竭是树脂,紫矿是虫造。’”*

林夜不解,“麒麟竭的功效是活血散瘀、定痛、止血生肌、敛疮,并没有驱除蚊虫鼠蚁的作用啊?”*

张老爷子抿一口茶,笑着说:“你呀!真是‘聪明一世,糊涂一时。’亏得人家都夸你聪明,怎么糊涂了?要是同一种我还会特意明说,你又会认不出来?”又说:“你就从字面上理解。”

林夜想了一下,迟疑的说:“难道是麒麟的血?”

“不是,你想岔了,”张老爷子摇摇头,也不卖关子了,直接说:“其实‘麒麟竭’的确是你想的那样。就是麒麟血凝结成的血块,是一味非常名贵的中药,不过它却不是真正的麒麟的血,而是一种植物的汁液,这种植物叫做麒麟血藤,又名血蛇藤,一般在比较南边的地方才有。跟你说的棕榈科植物和百合科植物龙血树是同一品种。”

“但是有驱虫功效的麒麟竭不是普通的麒麟竭,麒麟竭随着年代的逐渐长远,会逐渐由暗红变黑。年代越久黑的越沉,到了一定的时候,性质就会改变,变的入口即化,人吃了以后,血液邪虫不近,夏天连蚊子都不敢找你。”

“那我吃的麒麟竭是多少年的?”林夜更想知道要放置多少年的麒麟竭才有克制鬼洞族诅咒的功效。

张老爷子冷笑一声,“多少年?恐怕你是不好找也找不到,有没有存世的都是个未知数。”即使有也不见得人家愿意为了非亲非故的人让出来。

“可是……”林夜停顿一下,换了一个说辞,“那我吃的麒麟竭师父又是从拿寻来的。”

“祖传的!”张老爷子没好气道,直截了当的说,“你当谁都跟你似的,就把那千年麒麟竭当成驱虫药用啊,在某些人眼里,那可是难得的宝贝!吃了麒麟竭的人的血可以驱赶地下的尸蟞和蛊虫。”

“好吧,”林夜瘪瘪嘴,“师父,那你告诉我,我可以从哪里得到麒麟竭总可以吧?”

林夜肯定师父还有话留着没说,老爷子年事越高,说话愈发喜欢搞神秘,总是说一半留一半的。

不过……吃了千年麒麟竭的人的血能驱散尸蟞蛊虫,好熟悉的说法。

等等?不会吧,小哥和天真?林夜默默擦汗,这还是几个故事串着的不成!不管了,见怪不怪的。

张老爷子看林夜脸色变来变去的煞是有趣,逗她说:“是不是觉得千年麒麟竭不好找啊?”得到小徒弟一个幽怨的眼神,笑着说:“你要是把你珍藏的培元丹药方给师父,老夫我就替你找一份千年麒麟竭,救那姓胡的小子。”

听师父如此提要求,林夜也不着急了,“您老人家要药丸吩咐我就说,再说了,您拿了药方不会配药也没用啊。”

眼睛滴溜溜一转,“而且,一份也不够啊,等着救命的有四个人呢。”林夜跟师父‘漫天要价’,等着他‘坐地还钱’。

“嘿!你当千年麒麟竭是大白菜呢?当年要不是我用鹿活草跟张日山那小子交换,你以为你能吃得着啊。”张老爷子显然被林夜气到了,说话没有遮拦,把当年得到麒麟竭的来处和盘托出。

“鹿活草?张日山?”林夜玄幻了,不过想盗墓笔记都有了,老九门也不会远。

“新月饭店?”林夜试探开口,她知道首都有家新月饭店,还有以为是同名呢。她和师父在新月饭店吃过几次饭,菜的味道很有京味儿。

“……”张老爷懊悔自己说顺口,把什么都说了。

“你猜到了?”他无奈叹口气,“唉!你是在实验室待久了,没怎么接触古董明器这行,不知道也正常。不是师父不想救姓胡的小子和其他人,如果你手上的筹码不够,你是无法从他手上得到你想要的。”

林夜心思转了几转,“师父劳烦您老人家帮我牵个线,我要知道新月饭店手上有没有我想要的东西,我才知道我该出什么的筹码?”

----

约了Shirley杨在店铺里三楼见面,林夜递给她一个盒子,示意她打开。

Shirley杨打开盒子,是一个黑色的结块,只有两个大拇指指甲盖大小,散发着中药材特有的味道。

“这是……你开的药?”Shirley杨不解,中药不都是一包一包的需要熬煮的药材吗?

“千年麒麟竭,”林夜说,“你不是好奇我为什么不受鬼洞诅咒影响吗?有可能跟它有关。”

随即把师父告诉自己的千年麒麟竭的功效说给Shirley杨听。

“真的?那我爸爸是不是有救了?我是不是可以摆脱家族诅咒了?”Shirley杨惊喜得跳起,差点把手中的盒子摔下,幸好她自己身手敏捷又牢牢抱住盒子,这可是救命的宝盒啊。

林夜提醒她,“到底有没有用?得等你吃了它后才知道。”

“好,”Shirley杨拿起麒麟竭张口就要咽下,送到嘴边又停下放入盒内收好,“我要付出什么代价?”

‘天下没有白得的午餐’Shirley杨没有自恋到林夜会把宝贵的东西无条件的给自己。

“Shirley,你很聪明!”林夜真心实意的夸赞她。

当然不是白白送给她,如果这份麒麟竭真的对Shirley杨受到的诅咒有消除或抑制作用,那么对胡八一和王胖子受到的诅咒肯定有帮助。

师父说,在新月饭店里应该还有一份千年麒麟竭,当年他给林夜吃的麒麟竭是现存那块麒麟竭其中的半块。

张老爷子得到后给林夜吃了三分之二,昨天又把剩余的三分之一给了林夜让她给胡八一。林夜思虑许久,决定把师父给的这块三分之一麒麟竭给Shirley杨服用。

原因有二:其一,是她需要试验Shirley杨吃过后是否对消除诅咒有帮助?

其二,剩余的麒麟竭只够一人份,她私心想留给胡八一,但是如果胡八一知道真相后,虽不见得会怪林夜对胖子见死不救,但他心里始终会不好受,要是胡八一脑抽要跟胖子来个换血,林夜会呕死的。

还不如先给Shirley杨,从新月饭店得到新的千年麒麟竭,林夜需要Shirley杨的资金帮助,林夜也不怕Shirley杨不同意,毕竟她爸爸还在病床上躺着的。

林夜也没藏着掖着,她直接给Shirley杨说了第二个原因。

Shirley杨笑笑说,“恐怕你还想用我来试药吧?”她可不傻,要是林夜能确定麒麟竭的功效,她完全可以不告诉自己,直接先拿给胡八一服用,再自己去想法子得到剩下的麒麟竭。

“所以我说,你很聪明啊!”林夜被Shirley杨戳破心思也不恼,她喜欢和聪明人打交道。

Shirley杨正色说,“林夜,我清楚你有私心,但是你的这份情我领,只要证实麒麟竭真的能对摆脱家族诅咒有帮助,我承诺一定帮你得到另一份麒麟竭。”

至于得到的麒麟竭有没有剩余再给爸爸服用,Shirley杨有担心,但是她相信只有这世上还有千年麒麟竭存在,她就能找到,根据她对林夜现有的了解,等胡八一和王胖子没事后,她也会帮助自己的。

说完Shirley杨没有犹豫的吃下麒麟竭,林夜让她三天后再来这里见面,到时林夜再给她做血液检查。

----

“你们都听到了?”听见背后传来的脚步声,林夜没回头淡淡的说了一句,低头继续喝手中的茶水。

“林夜,你真能确定我们能拿到新月饭店的麒麟竭吗?”胖子心急,不等坐下,着急地问,现有的麒麟竭已经被美国妞吃了,他和老胡只能指望新月饭店了。

“放心,只要新月饭店有,我就能拿到手,大不了就学人点天灯呗。”林夜自信的说。

师父告诉林夜新月饭店的负责人愿意将麒麟竭拍卖,又给林夜一张新月饭店的邀请函,剩下的事情就看林夜的本事了。

这些年林夜也不是只在开药铺、卖药方、兼职收物件,她同时还进行资本的投资,资金只有动了才能发挥它最大的价值。时间虽然不长,但是身家可不薄。

师父知道林夜要参加新月饭店的拍卖,根据对徒弟的了解,恐怕还会闹出大动静,又支援了林夜部分资金,再加上Shirley杨的资金,够她挥霍了!

林夜有些不厚道的想,新月饭店这次估计又要名声大噪,毕竟除了当年张大佛爷追妻点了三盏天灯外,新月饭店的天灯可再也没有亮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