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子张腿男子桶视频真人 雪国圣子txt


纲吉想要劝说却不止从何开口,想到这不是自己的长项,在人群中找了一圈,确定没看见那个熟悉的身影,说道:“唔,十束呢?”以十束重视安娜程度,不可能一直不见人影啊。

“十束哥出去拍夜景给安娜当生日礼物还没回来。”

十束多多良是一个爱好十分广泛,却不稳定的人。他有着极高的天赋,却不会在一件事上专注太久,往往是玩几天就放弃了。而这唯一的例外就是摄影。

“毕竟这么晚了,我出去找找他吧。”纲吉总有种不好的预感。自己的预感一向都十分准确,据里包恩说,这是遗传自彭格列血脉的超直感。

带上了阿尔托莉娅,纲吉按照草雉出云提供的地址,向着十束多多良的所在地赶去。

“我劝你最好不要对那个赤组的元老出手哦。”白兰依旧是拿着棉花糖,一副不正经的样子,但对面的现任无色之王可不会把他当做什么无害的人。对这个绿王用精神攻击完全没效,这是何等可怕的心智。

“我为什么要听你的?”无色之王近期已经有了人格分裂的前兆,语气越发的暴躁起来。

“呵,我只是提醒你一句罢了。”说完竟然就真的直接离开了,丝毫不顾后面无色之王的脸色。

无色之王没有理会白兰的警告,依旧向着天台走去。白兰对此撇了撇嘴,心道难得我想做一次好人救你一命,居然还被这么无视了。顺手将吃完的棉花糖包装袋扔进垃圾桶,就将这件事抛到了脑后。

天台之上,十束多多良拍摄着冬天的夜景,各色的霓虹灯在夜色中闪闪发光,照亮了四周的夜空。

“真是不错的夜色,不是吗?”十束停止了摄影,转而看向不知何时站在天台上的银发少年。

“是啊。”十束回应了少年的问候,“真是漂亮的夜景不是吗?”

正当无色之王准备将枪掏出来的时候,纲吉终于跑到了天台之上。“十束,离你旁边那个人远一点!”满满的恶意,真是头疼啊!

“诶?”十束还没有搞懂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对面的无色之王就率先发起了进攻。他早就调查清楚了,这个十束多多良是赤组之中战斗力最为薄弱的,如此近的距离杀了他根本毫无问题,虽然第六王权者黑王有些麻烦,但只要逃走再换个身体就好了。但他没想到的是,拦住自己的居然会是站在黑王身边的那个少女,而且她还不知道从哪里拿来了一把看不见的剑,抵挡了他的进攻。

无色之王眼见这次的行动是彻底没戏了,就很潇洒的走了。纲吉的达摩克利斯之剑处于封印状态,想要留下一个王权者基本上是不可能了。阿尔托莉娅出手倒是可以,但却并非是毫无意外的。每一届的无色之王力量都会有所不同,谁知道这个无色之王的属性是什么啊。为了避免意外的发生,纲吉还是放任了无色之王的离开。

留下无色之王不可能,杀死就更不可能了。能杀死王的只有王。纲吉的达摩克利斯之剑不能用,等赤王或者青王赶到无色之王早就没影了。倒是不知道阿尔托莉娅的契约胜利之剑能不能排上用场,不过使用宝具的动静太大了。

“纲吉?这是怎么回事?”十束还没搞懂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十束,那个人,貌似就是继任三轮一言的第七王权者,新任的无色之王。”

不久前,前一任第七王权者无色之王三轮一言病逝。算是王权者中少有的正常离世。没过多长时间,新一任的无色之王被石盘选了出来。比起赤王和青王的拖沓,石盘这次倒是十分干脆。但今天纲吉看见了新任的无色之王本人,心中默念:会认为石盘你有效率一次我果然太傻太天真了。照这个无色之王的阵势,第七王权者的位置完全可以再空闲个几年我没意见!

十束多多良虽然的确是性格温和,但好歹也是赤组元老。马上明白了这件事的严重性。要知道,自己虽然是赤组的元老,但实力却的确不怎么样,就连一些刚进赤组的氏族都比他的战斗力高。当然,十束的作用也不是在战斗上,他是“剑鞘”,束缚赤王周防尊的“剑鞘”。只要有十束多多良在一天,赤王周防尊就不会掉剑。刚刚,如果纲吉没有及时赶到,战斗能力低下的十束多多良肯定会被无色之王杀害。而没有了十束多多良的赤组会是什么样的,十束想想都觉得可怕。

这个无色之王,看上去,不,是真的不是什么好人!

纲吉和十束回到了咲舞罗,暂时没有将这件事告诉周防尊,因为现在还是安娜的生日,无论是十束还是纲吉都没法干出这种破坏气氛的事。

安娜的生日之后,十束将这件事告诉了周防尊,而纲吉则返回并盛准备过自己八年来第一个在家里过的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