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体化邪恶性转换改造魅魔 玉米地婶婶


不过千颂伊却好像就在等着他一样,站在一个高处,冬天的海面并不平静,一个波浪让游轮慌了一下,所有站在甲板上欣赏烟花的人全都左右晃了一下。

而千颂伊本身就倚在栏杆上,再加上她穿的高跟鞋,让她一晃之下险些掉进海里。

都敏俊一瞬间出现在了他的面前,扶住了她。时间被定在了那一刻,所有人都维持着倾倒的姿势。

千颂伊也不知道喝了多少酒,浑身上下都是酒味,就连眼神都变得迷离。她用手指点这都敏俊的胸口,有些疑惑的问着他,“为什么就连上了游轮,我还是能见到你?”

都敏俊已经没有心思纠结她到底喝了多少,他来这里的目的只是为了防止她因为愚蠢而葬身大海。

在一眨眼,他们两个已经出现在了一间空着的客房里,都敏俊小心的扶着千颂伊,把她放到了床上。他和宜花虽然相处的时间不长,但是显然宜花要比千颂伊好相处多了。

给千颂伊盖好被子,他的任务也就完成了,他刚想起身就被千颂伊拉了回来,他没有想到已经醉了的千颂伊竟然还有这么大的力气。两个人的脸距离非常的近,都敏俊甚至能够感觉到千颂伊呼吸出来的酒气喷到了他的脸上。

他想要起身,千颂伊的手臂却环住了他的脖子。他不想使用蛮力,既然千颂伊已经醉了,那么他出现的事情谁也不会知道。要是让千颂伊的酒醒了,他可不相信千颂伊是个能够保守秘密的人。

千颂伊的手猛然的把都敏俊拉向她的方向,看着千颂伊朱红色的唇就在眼前,都敏俊直接把时间定住了,都敏俊把她的手从自己的脖子上拉开。都敏俊从她的手臂中出来之后,轻轻的松了一口气。再一眨眼,时间又开始流动。

千颂伊睁开的眼睛里映出了都敏俊的身影,“为什么?你对我那么冷淡?我现在是不是在做梦?为什么就连在梦里,你都不给我机会?”

都敏俊看着千颂伊,不知道她到底是不是真的醉了,不过看千颂伊质问完了之后,闭上眼睛睡了过去,她才真的确认,千颂伊是真的醉了。

又看了一眼千颂伊,都敏俊打开了门,正好听见一个声音,“已经处理好了,不会有任何人发现的。”

都敏俊只听到了这些,因为下一秒他就出现在了自己家,站在书房里,就能够听见张律师的笑声,“真的吗?历史书上感觉十分枯燥的历史中,竟然也有这么有趣的事情!”

芙蓉的声音柔柔的响起,“只有真的经历过那些事情,才知道历史书上简短的两句话代表着多少鲜血和牺牲!”她的声音里带着淡淡的悲凉。徐铉为之牺牲了生命,在历史书上也不过就是两句话的事情。现在又有多少人了解那个时候,那些为了政治牺牲的人们呢?

都敏俊从书房里出来,坐在客厅里的两个人都看向他,芙蓉敏锐的闻到了他身上淡淡的香水味和酒气。她的眉头小小的皱了一下,这么浓烈的酒味让她敏感的身体感到有些不适。

都敏俊自然注意到了,“我先去换个衣服!”

跪在灵堂里的徐泽感觉自己不适很舒服,他从地板上站了起来,眼前一片漆黑,身体不自觉的摇了摇。他的眼前好像出现了海市蜃楼一样的东西,他竟然看见一身古代装束的芙蓉,微笑着向他走来。接着他就什么都不知道了,他最后看见的雅言着急的脸,他想说没事的,但是只是张张嘴,什么声音都没有发出来。

徐铉从来没有想过,自己竟然还能够活过来。他有些愣愣的看着这个房间,他不知道这里是哪儿,他清楚的记着刀刃刺入了自己的身体,最后浮现在他脑海里的是芙蓉明媚的笑容。

尹雅言一直守在他的身边,“徐泽,你怎么样?”

徐铉转头看向了身边的人,他穿着很奇怪的衣服,头发也是短短的。徐铉能够分辨出他眼睛里担心是真实的,但是他却并不认识这个人。

“你是谁?这里是哪里?”徐铉终于发觉这里并不是自己的家,也不是太医署这样的地方,周围的一切都是那么的陌生。

尹雅言没有想到自己的朋友也会碰到这么梦幻的事情,要是以前他绝对会认为徐泽再和他开玩笑,但是现在是一个敏感时期,他不认为在这样的情况下,徐泽还能开玩笑,毕竟他之前快要崩溃的样子,尹雅言是亲眼看见的。

“你是谁?”尹雅言有些颤抖的问着,他扶住了床,让自己的身体不会因为太过出乎意料的答案而失去平衡。

“徐铉,司谏院正言。”徐铉平静的回答着。

尹雅言感觉自己还是高估了自己的承受能力,“徐铉?司谏院?正言?”一句话,他给断成了三节,每一节都没有明白。

“我的名字是徐铉,司谏院负责向主上殿下进谏。”徐铉解释着。看到面前的孩子,他想到了世子还小的时候,那个时候他因为父亲的关系经常出入宫廷,曾经和世子邸下相处过一段时间。

尹雅言抓着自己的头发,有些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大声的喊着,“我知道!我只是在表示自己的惊讶而已!”他真的很想抽自己一巴掌,也许这一切是在做梦,他守着徐泽很长时间了,也许是自己太累了,所以就睡着了?这一切都是个梦,对,这是个梦!

他真的很想唾弃自己,头上的疼痛感在告诉他,这一切真的不是梦。徐泽的身体被这个叫徐铉的人霸占了,天啊,事情能够再多一点儿吗?他都要疯了!

“你可是身体不适吗?”徐铉看着旁边的男孩子几乎是要把他的头发抓掉了,有些担心的询问着。

尹雅言放过了自己的头发,“我很好,如果你能够把身体还给徐泽的话,我想我会更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