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生女装被室友调教的小说 宠养蜜糖太子妃h


刚刚得知怀孕并且被通知这个孩子无论是现实还是生理上都留不住的时候,申音阳想的是,她也许会狠狠给他一巴掌。

后来,当她发现自己患了精神类创伤性障碍,想着一定要对知道真想的朴宰范质问,认真想想,又自嘲的鄙视自己小女儿家子气。

再后来,她回到韩国,被朴宰范重新纠缠,被禹智皓他们知道孩子的事,她想的是结束。

总之,她从头到尾都没在怕的。

可是但真的发生的时候,当她亲眼目睹到朴宰范发红的眼底,她突然生出几丝恐惧来。

不是朴宰范激烈的动作,不是他隐含崩溃的声音,不是他看着像想掐死她的表情,是那一份眼神。

前所未有的认真,认真的充满着悲伤着。她的心里莫名的升腾起几丝愧疚感。

其实……那也是他的孩子啊……

他们的孩子,因为他们做父母的原因就这样失去了出世的机会。哪怕无数次的告诉自己因为这孩子可能不会平安的出生,哪怕侥幸生下来自己也无法扶养他。但是是她亲手签的字,同意做的手术。

“申音阳,你为什么不告诉我。那时候,你为什么不回来找我。”朴宰范和她相距只有几厘米,声音发着颤。

“我……我们那时候已经分手了。”

“申音阳!”朴宰范提高音量,双手掐住她的肩膀,“你知道我的,你为什么不告诉我,就算分手了,这也是我的孩子,我是他父亲,我有知情权!你要是告诉我,说不定这孩子现在都三岁了,你也是我老婆了。”

“朴宰范你吼个鬼!我们那时候已经分手了!分手!听不懂吗!我现在我不是你女朋友了。”申音阳被朴宰范突然提高的嗓门吓了一秒钟,却很快被他的话给弄湿了眼眶。

他个混蛋懂个屁啊!

“音阳,你就那么恨我吗?”朴宰范微微低着头,几乎快碰到申音阳的额头上,声音里满是隐忍的痛苦。

申音阳突然觉得很委屈,他什么都不知道,凭什么这样质问她。

有一瞬间,她好像回到刚刚失去孩子的那几个月,一个人孤身在国外,身体还很虚弱,却还要学业打工两不误。每天回到合租的房子自己的房间,埋着枕头哭泣。

黑暗且寒冷。

“你……什么都不知道啊。”申音阳低着头,看着自己的手上多出几颗眼泪,小声开口。

申音阳说的太小声,而且还很含糊的混杂着哭腔,朴宰范没有听清楚。

“什么?”朴宰范有靠近了一点这下真的抵到申音阳的额头了。

申音阳突然抓这朴宰范的胳膊,把他往后推了一下,拉开两人的距离,大吼着说出一直憋闷在心里的话。

“你知道什么,你TM的什么都不知道!我为什么恨你!我会不想留下那孩子吗?那是我的孩子,我感受过他的存在感受过他的温度,我不想留下他吗!可是他活不下来啊,就算生下来也不是健康正常的孩子你知不知道。我……我们,本来是我们间接害死他的。”

车里弥漫着死一样的寂静,只有申音阳的喘着气的哭音。

朴宰范跌坐回自己位置,脸上满满的震惊感。

“音阳……你……这话什么意思。”

申音阳长吸了一口气,直视着震惊的朴宰范。“那天晚上,你在AOMG你的工作室里,强迫我之前,你在做什么。”

朴宰范感觉自己被敲了一记闷棍。他痛苦的低下头,把头埋进手掌中。

那天,他在喝酒,并且喝醉了。

“我们分手之后,我不知道我怀孕了,我……很伤心,一直沉迷于烟酒里。”

朴宰范埋着这身体狠狠震了一下。

父亲是在醉酒的时候提供的精/子,母亲之后又浸淫于烟酒一段时间。

朴宰范不是白痴,他有常识,也学过生物。

现在他彻底知道申音阳为什么会那么恨他了。

“所以,就算我告诉你,又有什么用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