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性受大胸穿胸衣bl文 妾身伺候老爷


无心一人坐在庙顶,白袍纷飞,望着山下的于阗国默默发呆。

“想什么呢?”药无尘飞身飘落在庙顶,问道。

无心转头看了眼药无尘,又将视线移到山下的城池。“我在看这于阗国也不过如此,既不繁华也不热闹,我来这里后看到的最多的就是贫穷的当地人和苦行的僧人,看得出这里的人生活一定很艰苦。”

药无尘点头赞同,这一路走来,看看于阗国周边的国家城市,无论是三顾城,还是毕罗城都是富裕繁华的,可到了于阗国,就变得清冷贫寒。

“老和尚说他很想回到这里。”无心轻声说道。

药无尘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老和尚是谁。

无心的师父无忧大师。

“老和尚出生在于阗国,六岁便精通佛理。之后离开于阗国,四处游学求道。一直到了四十岁在寒水寺做了住持。那时,他已经被称作天下禅道第一大家了。二十年之后,他收养了我。”无心说道。

药无尘虽然常年在药王谷不出,但江湖上的大事也会有一些知晓。尤其是事关那人的事情,师父她终究是意难平,放不下。

“若杀一人能救千万人,可这人偏偏又是无辜的,你杀不杀?”无心转头问药无尘。

这突然的提问让药无尘有些懵,不明白刚才还好好的煽情叙说往事,怎么就突然转移话题开始提问了。

不过这提问的话题有点.......

药无尘皱眉不解:“为何要杀?”

这下轮到无心愣了,这回答是回了还是没回?“杀了他,便可以救得千万人,或许是更多人的性命。”

“与我有关吗?”药无尘凉薄一笑:“我不是佛陀,没有慈悲万物之心,也不是英雄,有着解救苍生的雄心壮志。我不过是一山野里的小大夫,看得见的救,心情好了救,我只救我想救的。你也说了那人无辜,无辜之人为何不救?”

药无尘说的是救不是杀,无心心有触动,想到老和尚,眼角慢慢盈上一层湿意:“老和尚收我为徒,开了罗刹堂,想要我由魔入佛,然而心中却不知这是对是错,以至于最后一念之差,老和尚却入了魔道。”

药无尘也是惋惜:“思绪不稳,顾虑太多,无忧大师是心有牵挂,放不下啊。”

多少魔念皆是由忘不掉,放不下生起。无心是忘忧大师放不下的执念,不愿杀却也救不了。

“生年不满百,常怀千岁忧。”也不知道偷听了多久的萧瑟突然出声感叹。

无心沉默,药无尘十分感慨。

“明天你会死。”萧瑟突然冒出来这么一句:“我若是你,我会先找匹快马,马不停蹄的往西边跑。或者是紧着你身边的那位药谷主连夜赶路往南边走。”

西边是天外天,南边是药王谷。

药无尘转头看着无心,也想知道他会怎么选。

无心却是摇头:“我现在只想留在于阗国,哪里也不会去。”

“就为了做一场法事?”萧瑟问,“那你可知,明日三百人僧人的大法事,势必会惊动整个于阗国。九龙寺就离这里不远,到时候势必会有很多高手来杀你,和尚你是不畏惧死还是说你有信心不会死。”

无心笑了笑:“明天的事,明天再说。今天何必徒添烦恼。”

萧瑟无奈,这和尚,总能让人很无语。

天色微明。

药无尘是被一阵锣鸣诵经声给惊醒的。

“来了来了,他们来了。”破浪站起身来,打了个哈欠,走到崖边,望着山下密密麻麻站着数百个和尚,此刻正襟危坐,同时诵起经来。

药无尘却看到了数百念经和尚的身后,非常突兀的站着一个手提大刀的魁梧僧人,僧人目光凛冽,身后还跟着几位僧人。

药无尘数了数,七位,除此之外,她还看到了几张熟悉的面孔,都是之前在美人庄和萧瑟一起的人。

“哎!”药无尘叹了口气:“这个无心和尚上辈子造的什么孽啊,这辈子这么能拉仇恨。”

转头又想,无心和尚也是无辜,拉仇恨的也不是他,他不过是受了身份的牵连。

药无尘看不惯的是,那些想要杀无心的人不过是畏惧他回了天外天后,领着魔教征战中原。

可少了无心就能灭了魔教吗?

魔教众徒上千万,若是仅仅是死了一个教主就能让魔教消失,那当年叶鼎之不也是宗主,死了也没见魔教彻底消失啊。

杀了一个叶安世,魔教自然会有人再推出另一个叶安世。教主之位,只要魔教一天有人在,那个位置就不会让它空着,魔教更是会长存不灭。

“来的人倒是不少,看来小和尚我的命真是重要。”送走了忘忧大师的最后一丝神念,也算是了了无心最后一丝惦念。

不忘初心,莫要回头。

这是无忧大师给无心留的最后一句遗言。

“你要不要跟我走。”药无尘对着无心说道:“你跟我回了药王谷,我敢承诺,别说江湖上,就是朝堂上的人也不会敢来药王谷杀你。”

先别说他们能不能当着药王谷的人杀无心,就怕他们根本找不到药王谷在哪,就算找到了,也不一定进得去。

无心和尚笑嘻嘻的说:“能得药王谷谷主这句承诺,无心感激不尽。”

药无尘眼睛一亮,喜道:“这么说你是答应跟我回药王谷了?”

不用费力气,也不用打架就能劝说无心跟她回药王谷,那是再好不过。

无心和尚却摇了摇头,看着崖下众多想要置他于死地的仇敌,幽幽道:“逃得了一时,逃不了一世。”

得,听这话,无心和尚是准备跟仇敌死磕到底了。

药无尘皱眉苦恼:“这下可怎么办才好?我奉师命要你活着,最好是能把你带回药王谷。可你不要跟我走,还准备去寻死。这可真是难为我了。我既不想违背师父的遗愿由你去送死,虽然武功不错,但要帮你打败这一波一波的仇敌,有点悬。要不这样吧,我会一手的好医术,制药看病不在话下。其中制药是我最擅长的,医药毒药我都精通。我可以给你两个选择:一,我用药迷晕了你,然后把你带回药王谷;二,我用药迷晕了你的仇敌,然后你跟我会药王谷。怎么样?”

无心:“......”

都不怎么样!

萧瑟一旁听得翻白眼,两个选择都不靠谱。

药晕了无心和尚也是逃得了一时,逃不了一世。该面对的,避不掉。

药晕了山下捉拿无心的各帮派,只怕到时候各帮派恼羞成怒,结盟一起围攻药王谷。到那时,药王谷百年的好声誉怕是毁于一旦。

无心和尚轻笑,婉言相拒:“谷主好意,我心领了。只是我意已决,下山面对一切。”

“死也无惧?”药无尘问。

“生死无惧。”无心和尚道。

药无尘看着无心和尚许久,对他有些失望:“这是你第三次拒绝我的邀约。和尚,事不过三这句话你听过吗?”

无心和尚双手合十,颔首歉疚道:“对不住。”

药无尘却笑了:“你父亲当年对我师父说的也是这一句,然后我师父带着失望回了药王谷,至死也没有再出谷。她恨过你父亲,临终念念不忘的还是你父亲。”

无心和尚沉默,对于药无尘说的师父,无心和尚心中一直有疑问。他知道父亲心中挂念着一个人,也有过后悔,但已回不了头。无心只是好奇,究竟是什么原因才让两个有情的人绝情分离,生死不复相见。

“人各有志,志不和,道不同,再相爱的人若两人都不肯为彼此退让妥协,即使深情入骨也无用。结局注定是要分开的。”药无尘叹息道。

一个离不开天外天,一个舍不下药王谷。出世和入世,两个人各选其一,却不相同。这就是前任魔教教主和前任药王谷谷主分开的原因。

药无尘看着无心和尚,有些释然:“你也无需对我感到愧疚。我不过是奉师命来帮你,我尽力而为,但求不辱师命,可终究还是要看你决定。我问心无愧,你也别心有负担。”

毕竟无心和尚也不是阿猫阿狗,药无尘也不需要对方同意,说带走就带走。无心是个人,独立的个体,他有他的想法,也有他的选择。

药无尘尊重无心的选择去留。

崖下三百和尚的念经声已经消失,想必是法事结束后都离开了。身后传来急促的跑步声,是雷无桀急匆匆的跑来传信。

“有一群和尚气势汹汹的过来了。”雷无桀没说,那群和尚看起来很凶很不好惹的样子。

无心和尚嘴角含笑,并不畏惧:“来就来吧,我也早就想拜访一下这位故人了。”

无心和尚口中说的故人是九龙寺的住持大觉禅师,大觉禅师对无心的态度可不一样,那一看就是仇敌的态度简直是太过明显。

“九龙寺的本相罗汉阵。”七个和尚各有姿态,摆出阵来就是威震江湖的本相罗汉阵。领头的就是九龙寺的大觉禅师。

药无尘咋舌,觉得无心和尚要是真的亲自上前破阵了,就算是不死也得脱层皮。

药无尘面色沉重的拍了拍无心的肩膀:“和尚你放心的去破阵吧,只要你还能留一口气在,再多的伤我也能治好,让你依旧活蹦乱跳。”

无心挑了挑眉,眼里含笑:“谷主这么一说,我果然是安心了不少。”

“安心安心,相信我的医术。毕竟我药王谷的名气也不是吹出来的。”药无尘道。

“既然这样,我叶安世的命就放心交给药谷主了。”

嗯?这话是承认自己是叶安世了?这一次很主动啊?

药无尘回头去看无心,可哪里还有无心和尚的身影。

“寒水寺无心,前来破阵!”

药无尘:“......”

这善变的和尚。

药无尘撇撇嘴:有两个名字你了不起啊,我也有两个名字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