劫后缘无册除 第一杀手by冰纨 txt


沈莉迟疑的打量着林婉儿,她总感觉有些不对劲。

因为大姐未免过于淡定了一点。

但现在一切尘埃落定,她也不好多说什么了。

接着目光一凝,想起了什么,嘟了嘟嘴道:“那就恭喜大姐了。”

“相公,莉儿想先下去歇息了。”

说完装作一副很生气的样子,往着外面走去。

走出厅室之前还给春燕使了个眼色。

春燕身子抖了抖,强忍着内心的惶恐对着陈归水告辞道:“先生,既然事情已必,春燕就不打扰了。”

春燕这话好像打开了什么开关一般。

简天几人也纷纷告辞。

陈归水客气的拱了拱手说道:“这次麻烦诸位了,我送送你们。”

说着欲要带头往外面走去。

春燕连忙阻止道:“先生不必如此,我自己走就可以了。”

“是啊是啊。”

最后陈归水看四人拒绝的意思实在坚决,也就没有强求下去。

四人走出陈府,站在门口沉默了一会。

接着互相对视一眼。

虽然刚才四人互相之间还是竞争对手。

但现在却有一种同是天下沦落人的感觉油然而生。

春燕叹了口气道:“春燕要去向陛下复命了,几位保重。”

“春燕姑娘珍重。”三人齐齐说道,看向春燕的眼里多有怜悯。

但几人很快又想起了自己的事情,齐齐叹了口气。

左安歌摇了摇头,快步往劳改部走去。

虽然他之前怕劳改部,怕的要死。

但现在却觉得那里像是家一般安全,咳咳,是温暖。

劳改部里各个都是人才,说话又好听,我超喜欢劳改部的。

没错就是这样,左安歌不断对自己催眠着。

虽然他现在还觉得劳改部有点不正常,可惜现在他也没了其他选择。

元生和简天两人则是互相牵着手走了一段距离。

元生松开手说道:“青山不改绿水长流,后会有期。”

简天一挑眉,语气古怪的说道:“反正是我师姐赢了,所以…”

“你师姐的运气,是你师姐的运气,跟你有关系吗?”元生打断了简天的话,语气淡淡的反问道。

简天一时有些迟疑。

“山不转水转,告辞。”想了想他觉得自己还是跑路比较安全。

反正自己在广陵又没什么事情。

所以还是先回师门吧。

不过说起来师姐这签抽了是能有什么好处吗?

算了算了,总不可能影响到师门那边的。

看着走远的简天,元生隔着衣服摸了摸怀里的小本本。

要是魔尊大人很生气的话,只能提前献上此物了。

想到这里他稍微安心了一点。

心里感慨着,幸好自己早有准备。

脸上也情不自禁的浮现起得意的表情。

话说沈莉离了厅室,来到自己房间前的院子。

背着双手默默等待着某个人来找自己。

“陛下。”

没让她等多久,春燕的声音从她背后传来。

“嗯。”

沈莉不咸不淡的应了一声,让人感受不到她现在是什么样的情绪。

春燕低着头不敢讲话,汗水不知不觉间已经浸湿了后背。

“不说话吗?”沈莉轻声问了一句。

春燕惶恐不安的开口说道:“请陛下责罚。”

“行了,你下去吧,以后好好表现。”沈莉显得有些无趣的说道。

春燕瞬间有一种自己一离开陈府,就会被八百个刀斧手砍成十八块的感觉。

心思电转,脑中转过各种想法。

终于灵光一闪。

春燕尝试着开口说道:“陛下不如我们去青莲剑宗那里,给那位捣乱如何?”

“嗯?”

沈莉皱起眉,转过身一挥手,一股金色气劲拍在春燕身上。

将她拍飞出去,然后她深深看了春燕一眼。

“此事休要再提,这次念在你是初犯,便饶你一条性命。”

总归这春燕使用起来手感还不错,所以她还可以容忍一二。

她又不是什么暴君。

这次叫春燕来也只是表明一下自己的态度。

必要的敲打还是要的,不然难免会在属下面前失了威严。

“是,陛下。”

春燕捂着胸口,轻咳了一下,连忙跪在地上恭敬的说道。

然后看沈莉没有接下来的动作,才慢慢离开了陈府。

直到回了吴恒那里,也没有什么八百个刀斧手出现,才彻底放下心来。

接着她就皱眉思考到,陛下刚才那一下,是被自己猜到了心思,所以生气。

还是真得生气了?

天威难测啊,她可太难了。

但不管如何,陛下说不用干扰那就不用干扰,不求有功但求无过,这样至少能苟得一条性命。

时间往前一些。

沈莉在春燕走后,原地站了一会。

老实说她听到春燕的提议其实是有点意动的。

但这样太过了,毕竟回娘家对她们而言是一件很危险的事情,毕竟可能会暴露身份(自以为)。

如果她们还这样扯后腿,最大的可能就是大家都同归于尽。

所以她不仅不能扯后腿,还要帮忙处理林婉儿没处理好的手尾。

嗯,这次多表现一点,那下次抽取回娘家人选的时候,大姐应该会帮我的吧。

想到这里,沈莉心里又起了一些小心思。

她决定这次去青莲剑宗,要加大力度。

心里有了定计之后,心情莫名的又好了一些。

“去找相公吧,哼,人家这么伤心,都不知道来安慰我,没良心。”

沈莉脸上的表情从开心到幽怨,又从幽怨到开心。

回到厅室之中,看着陈归水和剩下几个人腻腻糊糊的搂抱在一起。

沈莉嘴角抽搐了一下。

深刻感觉自己刚才冲动了。

自己就应该撒个娇才对。

一群小妖.精,沈莉心里暗骂一句。

脸上浮现不似作伪的委屈神色,往前一扑。

“相公~~你都不来安慰莉儿~~没良心~”

陈归水拨开近乎吊在自己身上的萧玉凤,伸手搂过扑过来的沈莉。

略带愧疚的安抚道:“诶~是相公我的错,莉儿原谅我这一次,好吗?”

“如果是相公的话,多少次都可以哦。”

沈莉一被陈归水搂住,整个人就迷迷糊糊起来,所以只是笑嘻嘻的回应了一句,就再也生不起气来。

“那就多谢莉儿你宽宏大量了。”陈归水也笑着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