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夜蔷薇魅 快点,再快点,都流出来了


“杜罗尔院长,这个度魔石,能给妾身一颗吗?”艾蕾向正在分发度魔石的杜罗尔院长问道,她本质上还是一个好奇心很旺盛的人,对这种新奇的东西,总是想仔细研究一下。

“你的魔力控制不是已经做得不错了吗,温德罗小姐。”杜罗尔院长闻声看向了艾蕾。

“妾身只是对它很感兴趣,想仔细看一看。”艾蕾说道。

“哦,毕竟这东西在直辖领以外的地方也挺罕见的,其他人有兴趣的话,也可以和我说。”杜罗尔院长把一枚度魔石放在了艾蕾的课桌上。

艾蕾把这枚度魔石拿了起来,它看上去有点像大理石的质感,但随着艾蕾把魔力注入了进去,它表明的光泽就立刻改变了,艾蕾稍微用力捏了捏,捏上去的手感就好象是橡皮泥一样,同时也感受到了度魔石内部产生了一股斥力要把她的魔力给挤出来。

艾蕾维系着自己的魔力,让它们赖在度魔石内部不走,然后有些怀念地不断地**着度魔石。

“上次玩橡皮泥是小学几年级来着?”勾起了久远的记忆,艾蕾一边在心里略作回忆,一边按照印象里幼儿园时期和小学三年级以前的手工课上学会的方法,把手上的度魔石捏成了一个简易的有些卡通的小兔子。

之后艾蕾把注入的魔力回收,度魔石的形状也就再次固定了下来,以这个小兔子的样子,静静地趴在艾蕾的手心里,艾蕾把它摆在了桌子上,又拿起笔在眼睛的位置上涂了两个黑点。

艾蕾的这番举动,自然也稍微引起了周围其他人的注意,把度魔石分发完毕的杜罗尔院长正好走回到了艾蕾的课桌附近,也饶有兴趣地看着艾蕾。

“手蛮巧的嘛,温德罗小姐,不过以后少在魔法课上做这些事情哦。”杜罗尔院长用平常的语气稍微说了艾蕾一下。

“妾身只是一时兴起,以后会注意的,杜罗尔院长。”艾蕾点头应声。

杜罗尔院长没有继续说什么,把课程继续进行了下去,余下的时间里,魔力控制做得很好的学生被杜罗尔院长布置了一个联系绘制魔法术式的课堂联系,那些魔力控制很糟糕的学生,则受到了杜罗尔院长所教导的一些增强魔力控制的技巧。

随着时间逐渐流逝,今年贵族学院一年级的第一堂魔法课便结束了,艾蕾把捏成了小兔子的度魔石收进口袋,起身准备返回宿舍去吃午饭。

“艾蕾,今天要不然就一起去用午餐吧。”尤兰德从座位上站了起来,看着等着丽兹收拾东西的艾蕾。

“我的厨师可是已经快把我今天的午餐准备好了,我们贵族也不能做这种铺张浪费的事情,一起用餐这种事情,还是提前做约定的好。”艾蕾看向了尤兰德,直接拒绝了他的邀请。

“那么今天晚上一起用晚餐吧。”尤兰德直接顺着艾蕾的话,约艾蕾晚上一同用餐。

“不行哦。”艾蕾面露微笑,一脸天真地再次拒绝了尤兰德的邀请。

这让尤兰德的脸色一变,他按捺着不满,没有发作,盯着艾蕾,出声问道:“你这是什么意思,艾蕾?”

“应该是我问你这是什么意思才对哦,尤兰德先生,邀请女士共进晚餐,是应该像你刚才那样做的吗?难道我的父亲大人是那样教导你的吗?那种毫无贵族的矜持,敷衍的邀请,就算你是我的未婚夫,我都不会答应的哦。倒不如说正因为你是我的未婚夫,我才绝对不会答应你以这种态度提出的邀约。”艾蕾脸上的笑容消失了,一板一眼地向尤兰德数落道,摆出了一副在教导他做出真正符合贵族举止的样子。

“是,我明白了。”尤兰德意识到艾蕾是给他下了一个套,但事已至此,他也只能放低态度去承认自己的不是了,毕竟没有预料到这种发展,被艾蕾揪住了疏漏也确实是他自己的问题,他向着艾蕾低下头,行了一礼,然后问道:“亲爱的艾蕾崔斯蒂小姐,我想邀请您于今晚共进晚餐,不知可否愿意赏光。”

“这才对嘛,尤兰德先生。”艾蕾表现出满意的样子,然后向尤兰德递出了左手:“承蒙邀请,那就让我们晚上再见吧。”

尤兰德握住艾蕾的手指,轻轻吻了她的手背,艾蕾随后收回了手,然后转身便准备离开:“我就先告辞了。”

随后,艾蕾带着随从离开了教室,一边走着一边从袖子里的口袋取出了手帕,用力擦了擦左手的手背,然后把手帕丢给了丽兹:“回去好好洗一下。”

“小姐,您要是这么讨厌他,别理他不就好了。”凯琳小声地嘀咕了一句。

“凯琳,记住哦,这是贵族的社会,他是我那个身为伯爵的父亲给我安排的未婚夫,我若是完全对他不做理会,拒绝他的任何请求,周围的舆论反而会向我做出指责,比如什么无礼、任性、没有风范,甚至还会有更难听的话出现哦。只有向周围表现出我没有任何问题,舆论才会对我有利,不过即便是这样,恐怕也还会有个别人,会指责我说我也有错误。”艾蕾没有回头,也没有停下脚步,只是用平淡的语气向凯琳解释了一下。

“您可要小心这样下去会把那人‘教育’得越来越出色哦,小姐。”艾涅妮娅笑着说道。

“那也无妨,我会让他一步步走向自我毁灭的,彻彻底底地毁了他。”艾蕾冷笑了一下,“他要是真的能学聪明的话,到时候就应该赶紧找另一棵足够大的大树靠上去,彻底跟我断绝联系,要是还想继续赖在我身边,对我和我的领地还有爵位有什么想法,那就怪不得我把事情做绝了。”

“小姐您可真是,很有魄力呢。”艾涅妮娅眯着眼,看着艾蕾,微笑着紧跟在艾蕾身后。

“什么魄力,我这是逼不得已,逼不得已啊。”艾蕾摆了摆手,朝自己宿舍的方向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