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痉挛忍不住喷了 学霸边做题边h


“我就知道跟他们公司合作得出事,这公司最爱炒作,每个跟他们艺人合作的男女艺人,都被他们上上下下炒了一遍。要不是这剧本真的好,当初就不接了……”

化妆室里,经纪人挠挠头,有些烦躁,“也是我疏忽了,我没想到连一个女四号都敢拿你炒。”

贺晗看着手机,里面是于彤刚给他发来的道歉消息,看起来非常诚恳,还附带了许多可爱的表情包,换谁看了都容易心软。

他扫了两眼内容,然后点开头像,拉黑好友,一气呵成。

然后抬头笑:“没事,澄清就好了。”

经纪人见状,原本想好的安抚被他吞了回去。

这段时间贺晗太温和,导致他都差点忘了,这个人根本不需要他的安慰。

贺晗像是遗传了他父亲,在事业这一块,比他这个入圈多年的老人看得还要通透。很少人知道,贺晗自出道以来的所有资源,几乎都是他自己拍案决定的,他甚至还投资了其中两部,赚了个盆丰钵满。

“……行,那这事我去处理。”

经纪人离开后,贺晗打开微信。

贺晗:哥,我工作结束了。

贺晗:今天能见面吗?^^

几分钟后,对方发来一个定位,是他们常去的酒店。

贺晗盯着定位傻笑了一会儿,拿起身边的包装袋,快步离开摄影棚。

岳文文已经在酒店等着了。他进去时,对方正坐在沙发上看电视,岳文文今天穿着随意,黑色短T和牛仔裤,连坐姿都散漫得很。

贺晗闻到房间里有股烟味。

贺晗走到他身旁,一边腿跪在沙发上,俯身,两人接了个吻:“哥,你抽烟了。”

岳文文嗯了声:“臭吗?”

“不臭。”贺晗说,“但我还是想你少抽点。”

岳文文笑了声,他亲了亲贺晗的下巴,伸手去解腰带,金属碰撞,发出细微声响:“来。”

贺晗耳朵立刻红了:“等等……哥。”

岳文文停下动作,看着他。

贺晗把手里的袋子举到岳文文面前:“我前两天去了趟日本,给你带了件衣服。”

岳文文打开,是他前几天在新闻上见过的衣服。

贺晗说:“我买了两件,一块穿上,就算情侣装了。”

岳文文盯着衣服看了很久,一声不吭。

贺晗问:“你不喜欢?”

“……喜欢。”岳文文视线没法从衣服上挪开,“很喜欢。不过这个款很热门,也太容易撞衫了。”

“嗯,前几天就和别人撞了。”贺晗蹭了蹭他,“如果你不喜欢,我下次再重新买。”

“不用,我很喜欢。”岳文文把衣服放回袋子,随手放到了茶几上。

然后伸手搂住他的脖颈,在他耳后轻轻挠了挠,低低催促他,“好了……快点。”

今天的岳文文格外热情,贺晗觉得自己如同置身水火,只想跟身下的人一块沉沦。

做到一半,岳文文还一直在问他。

“……我穿成这样丑不丑?”

贺晗抱着他,蹭他头发:“不丑,一点都不丑。”

“我腰是不是太粗了。”

贺晗笑:“不粗,比我的细多了。”

“……喜欢跟我上床吗?”

“喜欢。”贺晗哑着声说,“跟你做什么,我都很喜欢。”

平时贺晗想多来几回,岳文文都以明天要工作的理由拒绝。今天却是他缠着贺晗不让走,两条腿使着劲,嘴唇殷红。

两人折腾到了天亮。

次日,贺晗醒来时,岳文文正在浴室洗澡。

他看着窗外的光亮,嘴边忍不住上扬,正想赖会床,就听见身边传来两声手机提示声。

以为是自己的手机,他拿起来便看。

【陌生号码:文文,我们能再见一面吗?】

【陌生号码:上次是我唐突了,我只希望能和你再见一面,我们好好聊聊。】

【陌生号码:……周四晚上,我在我们第一次约会的地方等你,你不来,我不走。】

岳文文出来时已经穿戴整齐,仿佛几个小时前被欺负得乱七八糟的人不是他。

“醒了?”

贺晗握着手机,显然还没回过神来:“……嗯。”

“楼下有早餐,你收拾好了可以去填填肚子。”

“好。”贺晗抿唇,犹豫片刻,还是开口道,“哥,有人给你发了短信。”

岳文文接过手机,沉默地看了一会儿,然后随手丢到了桌上,继续整理他的发型。

贺晗看着他:“哥,这些消息……是谁给你发的?”

“你看见了?”岳文文道,“前男友。”

贺晗愣了愣:“他不是结婚了吗?”

“离婚了。”岳文文说完,扯唇笑了笑,“说是为了我离的。”

贺晗哑然:“但他之前还是背叛了你——”

岳文文点头:“嗯,毕竟人都会犯错。”

“……哥。”贺晗突然不想绕弯子了,他喉间干涩,因为刚睡醒,嗓子沙哑得厉害,“你要去见他吗?”

“嗯。”

一个音节犹如断头台上的利斧。

岳文文快速收拾好自己,拿起手机:“那我先走了……”

他话还没说完,贺晗先伸手,牢牢抓住了他的衣摆。

“……能不去吗,哥。”贺晗抬头,眼底尽是委屈,是平日惯用的撒娇,“你都有我了。”

岳文文跟他对视了几秒,仓皇收回视线,然后轻笑,温柔地提醒他。

“小晗,我们只是炮友。”

——

岳文文几天没去上班了。

这是常事,但既不上班、也不出门,还是头一回。

岳父临出差前终于忍不住去敲门:“你不去工作就算了!连门都不出是怎么回事!每天只有吃饭时间才看得到人,我看你比皇帝老子还矜贵!”

里面传来一句有气无力的:“你不是不管我了吗?”

“你!”

“好了好了。”岳母赶紧上来劝架,她问,“文文,你到底怎么了?你这样爸妈怎么放心出门?”

半晌,岳文文才懒懒道:“没事,妈,你就当我来例假了。”

岳父气得七窍生烟:“你一个大男人……你来什么……你——”

岳母见势不对,赶紧用误机当借口,把人拽走了。

听见外面传来重重的关门声,趴在床上的人终于有了动静。

房间里的窗帘紧紧拉着,岳文文睁开眼,慢吞吞地坐起身。

手机上有无数条消息,岳文文一眼晃去没看到想看到的人,便全部没管。

他逛了会微博,这两天他收到好多条私信,都是贺晗的粉丝发来的,说是要跟他一块庆祝贺晗澄清绯闻的事。

他顺手点开贺晗的微博。

这几天贺晗的主页全是广告博,内容充斥着官方的语气和表情。就连他澄清恋情的公告,都是工作室微博发的。

岳文文把手机放到一边,拉开抽屉,从里面找出安眠药,磕了半粒。

也不知道管不管用,他倒不是睡不着,只是最近睡觉总做梦,梦里的内容让人不舒服,他现在只想好好一觉到天亮,什么也不用想。

可惜事与愿违。

他已经很少很少会梦到往事了。

他梦见他和钟震在选戒指,他问钟震什么时候去国外登记,钟震捏着他的指头,笑着说,随时。

第二天,男人穿好衣服,才像想起什么似的,从衣服内兜拿出一张大红色,带着花纹的,喜帖。

等我让爸妈暂时安下心,我再带你去国外,我们登记。男人还是笑着,语气温柔。

岳文文这时候已经意识到自己在做梦了。

他抬头,刚想在梦里一泄不快,就看见了贺晗的脸。

哥,我不会让你等太久。贺晗低头亲了亲他,说。

手机铃声把他从噩梦中拽出来。

岳文文惊醒,一身薄汗。

他大口大口喘着气,转头看向手机。

外头天已经黑了,他抬手开灯,才发现自己正在发抖。

他舔唇,努力镇定下来,拿起手机一看。

是贺晗。

接电话前,他特地看了眼时间,他从早上一觉睡到了凌晨一点半。

电话那头环境吵杂,耳朵里像被灌进凉风,听得岳文文直皱眉。

“贺晗?”

他的心跳还没平静下来,连带着说话都有些急促。

对面沉默了很久。

就在岳文文快要以为是手机出了问题时,才终于有了反应。

“……哥。”贺晗的声音又低又哑。

不知怎么的,听见他的声音,岳文文便松了口气。

他喝了口水:“怎么了?”

“哥。”贺晗一字一句,缓缓道,“现在已经很晚了……你还不回家吗?”

岳文文蹙眉,云里雾里。

他正要发问,电话那头的人再次出声。

“……还是你今晚,要在外面过夜?”

岳文文:“你在说什么……”

他猛地停顿,立刻低头看了眼手机屏保上的时间——

已经过了十二点,是星期五了。

昨天是钟震约他的日子。

他惊诧地张嘴,许久才找回自己的声音:“你怎么知道我没回家……”

电话那头,男人的呼吸声很沉。岳文文忽然像是感应到什么,嗖地一声从床上起来,用力拉开窗帘往下望——

只见小区对街停了一辆黑色轿车,窗户紧闭,没开车灯,也不知道在黑夜中停了多久。

在路灯的衬托下,黑色轿车显得孤独又可怜。

岳文文感觉自己心跳都漏了一拍。

几秒后,他挂断电话,随手抓起沙发上的大衣,夺门而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