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过程描写片段详细 我想要泛滥成灾


“不是吧!?为什么会在这个时候碰到他们……”

叶宗生脸上青一阵紫一阵。

今天他的心情真的上下起伏,跌宕不平——

原本他以为用轻功上树逃跑是一个不错的注意,结果没想到——不,仔细想想这才是正常的——身后的人居然有四个会轻功的习武者跟着他上了树、追了过来!吓得叶宗生奋力逃跑,居然被他成功的拉开了距离?!就在叶宗生欣喜若狂,以为照这个势头下去能够顺利的甩掉夏苍海和柳小龙的时候,在他的眼前,突然看到了几个身影从地面交叉踩着树干跃上了枝头,拦住了自己的去路。

“王虎?!焦冗笙!?”

因为树枝撑不住自己的体重,叶宗生只能狼狈的一手抱着树干,一手抱着夏恬,夹在相互对峙的两拨人中间,左看看右看看,上看看下看看,自己已经被他们完完全全的包围住了,插翅难逃!

“你们是谁?我们二丈门和这位小兄弟有事要谈,各位可否给个面子,就此离开呢?”

柳小龙眯着眼睛,看着眼前一个留着两撇小胡子的中年男子,礼貌的说到。

“诶!这话我就不爱听了!你们这么多人,欺负这么一个小兄弟和他的女伴,是不是不太厚道?没关系!小兄弟!带着你的女朋友到我这里来!大叔来给你们做主!”

看着小胡子——哦不,焦冗笙一脸义愤填膺的表情,对着自己正义凌然的说道,叶宗生翻了一个白眼,鸟头不鸟他。

虽然,叶宗生对焦冗笙给自己(叶梦宗)提供了王天灵的情报,这一点他是非常的感激的——虽然事实证明这情报到了自己的手里,什么用都没有,自己毛都没帮上——但是一码归一码,看到焦冗笙和王虎站在一块,就知道他们是统一战线的,大概同属于和夏苍海对立的某个蛟龙帮前组长吧,如果哪个组长知道了夏恬身上的秘密,恐怕夏恬的处境未必会比在夏苍海手里好多少。

叶宗生还记得,自己在出发来到二丈门的聚集地(打车过来的,40元钱,心疼死他了)时,在路上向风铃提问:

[如果那个符纸,使用在了人身上会怎么样?]

风铃:[那就要看情况而定了,首先得看“转移”的权能和原主人紧密到什么程度,从安然无恙到当场死亡的都有,但是,如果你提到了神兵利器的话……神兵利器的内容是早晚要教你的,今天就先略过不谈,直接告诉你结果——少则减寿,重则一命呜呼。]

【“绝对不能把夏恬交给他们当中的任何人!”】

叶宗生暗暗发誓……

“哼!我劝阁下不要多管闲事!我想你也不愿意和我们二丈门为敌——”

看到焦冗笙摆明了要和自己作对,他开始厉声威胁起对方。

“呵呵呵……”

焦冗笙一点都没有惧怕的意思,反倒笑了起来。

“二丈门啊……我想你们现在二丈门自己是个什么状况,你们自己因该是最清楚的,而我们蛟龙帮,也不是好惹的,你确定,你们二丈门的掌门,愿意在二丈门这种状态的情况下,和我们作对?”

焦冗笙直接祭出了蛟龙帮的名号,毫不掩饰的样子,这让柳小龙脸上露出一丝阴霾。

“蛟龙帮……”

此时,在地面偷偷观察着焦冗笙和王虎的夏苍海,看到他们的脸,在听到他说出蛟龙帮的名号时,他并没有像柳小龙一样一脸阴沉,脸上面无表情,看了一眼焦冗笙和王虎,将视线放在了像个树袋熊一样抱着树干的叶宗生身上,悄悄的付下身,朝一旁的慢慢的移动……

————@@————

叶宗生听着焦冗笙和柳小龙,你一言我一语,他的心情非常的郁闷:

为什么!为什么其他人都像个武林高手一样,昂首挺胸的站在枝头,气宇轩昂,而自己却笨手笨脚的抱着树干,像极了一个偷东西被抓,上下两难的梁上君子??

不过,此时让他心情更加郁闷的,还是另外一件事——因为地面上一群习武者虎视眈眈的看着自己,他为了不让自己和夏恬掉下去,只能采用一手抱着树干,一手抱着夏恬,并且紧紧的将她搂在怀里。

谢天谢地,自己的注意力终于不用被夏恬那摇晃的酥·胸分散了!!但是更糟糕的事情来了!因为自己为了防止夏恬掉下去,而夏恬双手还没有解绑,只能尽可能的将夏恬用力搂紧,带来的结果就是——夏恬那光溜溜的胸·脯仿佛要融入自己的身体里似得,几乎都快被压扁似得贴在自己的胸口上,夏恬的脑袋无处安置,只能靠在叶宗生的肩头,虽然两个人都尽可能的别开了脑袋,但是两个人之间的距离还是近到足以感触到对方呼出的气息……

【“太糟糕了!这可能是有史以来和女孩子想出的最糟糕的姿势!!”】

而且还是在众目睽睽之下,叶宗生真的是羞得恨不得想在地上打个洞钻进去……

虽然目前自己还撑得住,但是现在这样子僵持下去,不是耗光体力,就是两拨人突然间爆发起来,自己和夏恬在混战中被其中一拨人抓走……

【“必须像个办法逃出去!但是现在地上天上的路都被堵死了,怎么办?难道真的要钻地啊?”】

叶宗生急的满头大汗。

【“当时我就不应该跳到树上来!这简直就是自拓路网——不,被抓住或者包围也不过是时间问题。”】

叶宗生脑子快速的思索着:

【“而且就算我把夏恬就出去了,那么她以后能逃到哪里去呢?没有了夏苍海的经济帮助,夏恬一个普普通通的女大学生怎么生活?别说生活费了,就连学费也难办!再者,只要在沧龙市,二丈门都不会放过她,出了沧龙市,蛟龙帮的人肯定也会对她虎视眈眈……”】

如果自己的双手空闲起来的话,他恨不得急的抓头挠耳……

【“不!有的!有一个地方能够收容她!”】

叶宗生突然想到了一个人!如果是他的话,蛟龙帮和二丈门都不会对她乱来!

【“不过,又要欠一个天大的人情就是了……”】

叶宗生感叹道。

【“但是首先的从这里逃出去啊!但是怎么做呢……!!!”】

突然间,叶宗生的脑子里冒出了一个想法,这个想法,胆大到让他浑身一颤,光是想想就心脏激动地跳个不停。

“只有这个办法了!!”

叶宗生一咬牙。

“不要激动,请你认真的听我说话!”

叶宗生扭头,咬着夏恬的耳朵,轻声说道。

刚开始听到叶宗生的声音,夏恬还是微微一颤,但是随后她就冷静下来,认真的聆听着……

“明白了吗?明白了就点一下头!”

夏恬顺从的点了点头。

“那好!等会我会抱紧你,如果有什么失礼的地方还请多多包涵——”

夏恬脸上一红,但还是点了点头。

“准备好!一、二、三——”

————@@————

“看来阁下真的是铁了心要和我们二丈门做对喽?”

柳小龙皮笑肉不笑的说道。

“哎呀呀,不敢不敢!大家都是聪明人,谁会做这种吃力不讨好的事情?只要你们二丈门放的聪明一点,把人交给我们,什么都好说……”

“哼哼哼……”

“呵呵呵……”

“啊啊啊——”

“!?”

“?!”

就在两个人“相谈甚欢”的时候,突然一个河东狮吼,打破了两个人之间的谈话。

叶宗生一声大叫,仿佛在给自己打气一般,然后脚在树干上用力一踏,跳向旁边一颗较远的、树底下人较少的树木上。

“想逃?!”X2

这个时候,柳小龙和焦冗笙的态度出奇的一致,而在旁边一直默不作声的王虎此时也是眼睛一凝,立刻动用轻功向着叶宗生飞跃而去。

但是,眼看着叶宗生就要碰到那颗树干了,这个时候,一个人从地面的草丛里猛地窜了出来——

“什么?!”

这个突如其来的袭击让叶宗生想都没想到,他扭头一看,袭来的人一脸狰狞,不是夏苍海还是谁?!

“把夏恬给我还来!!”

这么大喊着,夏苍海,一掌打向叶宗生——

“开什么玩笑!夏恬不是你的东西!!想得美!!!”、

看到夏苍海的放大的手掌,叶宗生的肚子就开始疼了起来,之前在身为叶梦宗被夏苍海一掌打得半死的惨景还历历在目,但是,如果此时他选择反击或者躲闪,恐怕马上就会被包围吧?尤其是不远处的王虎,轻盈的身形如同野猫上树一般,不一会就会追上来——

【“不能逃!!”】

叶宗生狠狠地瞪了一眼夏苍海,立刻双手抱紧夏恬,在空中用力一扭身,背对着夏苍海。

“去死!!”

夏苍海听到了叶宗生的话,手上的力道加重了几分,但是她没想到,叶宗生不挡也不躲,反而将自己的背后的空门打开。

“哼!”

受不住力的夏苍海,只能一掌拍在了叶宗生的后背上。

“咕唔!!!”

叶宗生喉咙一甜,但是同时,他也接着这个力道,跳向了另一棵树。

“哼!逃吧!吃了我一掌!我看你能逃到哪里去?!”

不会轻功的夏苍海,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叶宗生跳到树上,但是他一点都不着急,对方吃了自己一掌,即便是八品武者,也要调节一下气息,他一个黄毛小子?不停下来治疗,他就死定了!就算他想跑,夏苍海也保证他逃不了百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