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p女配文现代 为丈夫含泪献身两男人


司翊最近很烦躁,虽然上次那件事闹地挺大,三队的势力几乎被瓦解殆尽。但是自此之后萧泽就频繁地被招去训练。隐约意识到平息这件事,戚普占了很大的功劳,可是即使如此,也……司翊百无聊赖地悠悠呼出一口气,淡淡的白雾在空气中散去。

现在也没人敢靠近他,一个人真的很没意思。

萧泽走回来的时候就司翊一个人坐在矿区的边缘,单手托腮也不知道在看什么。衣着本来就显得单薄,此时就浮现出寥落的感觉。

萧泽伸手在他背上拍了拍,司翊抬起头看他,语气淡淡地嘲讽道:“舍得出来了?”

还不是为你还人情。萧泽当然不会把真正的理由说出来。是他带司翊出来,看他这幅模样心里也有点添堵。勾住司翊的腰把人带起来,司翊懒散地任他动作。

“这不回来了嘛,我带你出去吧。”萧泽把人往外带,顺便跟瞟过来的二队队长打了个招呼。

“我困着呢,一点都不想去。”司翊懒懒散散地闹别扭。

“去吧,嗯?走了走了~”

“这算什么啊!”

林赛镇身为留有正统边陲血液的城镇自然有着纯正的边塞气息,完全不同于联盟城镇的繁华。司翊重又被萧泽拉上厚重的皮毛外套,只是走在宽阔的大街上多多少少不太适应。

因为无论是萧泽还是司翊都是目的性极强的人,让他们漫无目的地逛逛街,还挺别扭的。

两人的手在衣袖地下隐秘地牵连,而街上人流不息。袖子里传达来的一点点温度就可以纠缠流连好久。

“萧泽…”“嗯?”即使是短短的一言半语都在空气中化为一篷白雾,像是融化的点点温情。

不过这种温情显然不能维持太久,不远处传来细微的“滋滋”的声音,隐隐约约可以嗅到喷香的烤肉气息。

两人“温情”的对视一眼,然后抬脚,走起~

比起酒店更像是露天的酒摊,一大块空地上散散地摆着几张桌子。烤肉的师傅站在边缘反着肉串,靠得越近就越是无法抵抗这种喷香浓郁的气息。

迫不及待地想大快朵颐一顿。

司翊反客为主拉着萧泽坐在一个空桌边上,脸上的期待之色不加掩饰。萧泽差点破面瘫神功笑出来。师傅的手脚很麻利,很快就端上四大块切好的烤肉。

肉质厚嫩,被不厌其烦地一遍遍刷上酱汁。炭火的精心烹烤,肉的滋味像是要从内而外地满溢出来。覆上的薄薄一层金灿灿的油光而更让人欲罢不能……

司翊拎着巨大肉串的两头,犹犹豫豫不知道在哪里下口。萧泽凑过去在边缘狠狠咬下一大口,满嘴的嫩香饱满,含糊不清地说到:“我去给你买点酒,要不要?”

没尝到第一口,让司翊不忿,眼神顿时就凌厉起来,却又因为接下来的话而有所软化。

“带多点……唔。”司翊尝试着咬下一口,顿时觉得整个人都好幸福~

“留点给我啊。”萧泽起身,无奈地看着以肉眼可见速度消瘦的肉。“再点就好了。”司翊百忙之中抽空回答,摆明了是一点也不会留下。

吃货!这次换萧泽愤愤不平了。

可惜戚普这次放他出来的原因之一就是买酒,得先把正事做掉才行。不过就算是酒香不怕巷子深,也不用这么里面吧。萧泽腹诽着。

戚普只指了一个大概的方位,但这里是除了名的暗巷纵杂,一时半会也找不到。萧泽衣不沾身地跑了好几圈都没有半点线索。心心念念着烤肉,连思想都没办法达到最高程度地集中。

该死的,为什么烤肉的杀伤力又怎么大!早知道就不咬了!啧,死老头是在玩我吗?萧泽心里碎碎念不断。脚下的步伐顿时力道更加一分,整个人无声无息地游走在暗巷之间。

……有了,虽然很微弱的味道。啧,怎么烤肉的味道传这么远啊!该死!

萧泽阴沉着脸色,手里拎着两坛酒回来,重重往地上一跺。司翊瞥了他一眼,伸手拍开一坛。被戚普选中的酒果真不同凡响,浓烈的酒精气味竟然是快要掩盖住这一大片肉的香气。司翊要了一个酒杯,倒满,悠悠问道:“被耍了?”

萧泽不客气地撕下一大块肉,利齿在唇间一现而过。“今天,这个人根本就没开门……”每一个字都像是咬牙切齿说出来的。

“那你怎么拿到的?”烈酒下喉,简直是要激起最深处的热血一样灼热。

“你说呢……”萧泽转脸,露出寒光闪闪的牙齿,阴测测地笑了笑。

“上天保佑……”司翊念了一句,专心致志于眼前。酒却是想要燃烧一样,顺着喉管流经心脏灼烧到全身。

酒,往往能勾发出最本性的一面。司翊那一些自以为不在意的东西又浑浑噩噩地弥漫上来。

天天被戚普喊走的萧泽,回来人全身都是小心隐藏好的疲惫。

没事被戚普使唤着到处跑的萧泽,即使怨言再大也都会忠实地执行。

虽然明知他们有着非同一般的关系,戚普也确确实实认真地训练者萧泽。

可是,

你有什么资格使唤我的人。

你有什么资格跟我抢他的时间。

他是我的。

像是蛮不讲理的小孩子,认准自己的东西连别人碰一下都觉得不满。不管是再正当的理由也没用,此时的司翊内心,蛮横独断得不行。

他默默地喝着酒,甚至连萧泽抢他的肉都没理,知道萧泽一把抢过他的酒杯。酒液霎时就洒出来了。

“司翊?”不会喝多了吧……

“萧泽,”司翊眯起眼睛,眼角晕染开一点媚态的浅红,笑得不同于以往,漂亮地不像话,“这附近有没有药店啊~”

“有啊,你要什么我帮你买好了。”萧泽刚才转了大一圈,什么地方都跑过了,有点担心地说。

“好啊,那结账带我去吧~”尾音拉长,比起请求更像是撒娇一样。

“哦。”

司翊看上去没醉,至少走路地时候路线还是很笔直的。萧泽偷瞄了一眼,恢复常态的恋人,伸手揽住他的肩膀。司翊往后靠了靠,小声说道:“那下次我带你出去逛。”你知道的街都是机甲专用吧,萧泽不动声色地敷衍,“好好,我等着。”

“十髻花和宁罗枝……”到了药店,司翊二话不说,舌头不打结地一口气报了十几样东西。惹的一店人投来惊异的目光。

“这位客人,是要做香水吗?隔壁有现成的。”

“不需要,总之都拿过来吧。有调配间吗?”

萧泽默不作声地扯了某人一下,司翊把手抽回,在店长点头之后进入了调配间。

粉刷成白色的调配间,进门就可以看见大大小小的试管和培养皿。萧泽靠着门,多多少少猜到司翊要干什么,默默地叹了口气。

果不其然,司翊问萧泽要来剩余的一坛酒,把刚刚磨好的粉末倒进去。

顿时,酒的香味更甚,甚至比之以前更加地诱人。司翊嗅了一口,满意地将坛盖给拍回去。“不会死人吧。”

“开玩笑,我像是那种人嘛~”司翊甩了下手臂,不在意地跟老板打了招呼出门。

哪里不像了……萧泽认命地原谅了戚普这一个月一来对他的“各种照顾”。

天佑吾师,大难不死,必有后福。

[昔有古地曰中国,有一神器,震惊当世,无人能敌,名曰[食品添加剂]。食之可强身健体,万毒不侵,万法难破。国人以之纵横天下,食遍当世,未有可放倒之物。

——摘自《浮司乱世说》

司翊大大方方地把视讯上的古代文献给萧泽看,“这可是好东西。”

听着浮司这个名字就觉得是乱编的。萧泽腹诽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