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妻 咬春饼 完整版txt 王子的骑士欲晓书包


“哼,下次如果再敢看不起我,我就让你好看!”

埃米莉雅终于消停下来的时候,晨悠感觉自己的胸骨都已经断掉了,这女人力气不小,还往死里捶,把他的胸膛当架子鼓一样敲。

不过怎么说呢,总感觉很奇妙,因为姿势的关系,晨悠有幸见到了很多不可言说的‘风景’,也就不跟这个半精灵少女多计较了。

而且埃米莉雅对他的态度也恢复到了从前那种不客气的状态,总之以晨悠的话来说,就是这一顿打挨得很值。

“我知道了,我尽量少说刚才那种容易让人误解的话,但也拜托你别这么敏感,我真的没有看不起你的意思。”

“你还说!”

“好了好了,不说了,干活总行了吧。”

埃米莉雅站起身来后横眉冷眼地瞪过来,晨悠回之以讨好的笑,这个迷死人的半精灵,连瞪人的样子都别有一番风味。

不行,如果被人凶都能感觉到愉悦的话岂不就成变tai了?

意识到这个惊人事实的晨悠赶紧爬起身来,帮埃米莉雅收拾河边的水管,她已经完成作业了——利用水序的小魔法将净化后的河水通过水管灌进次元背包中的水桶内。

地下室内有五个大水桶,差不多有一千升的样子,足够二人两个月的日常生活所需,他们的计划是一个月内赶到菲尔瑞恩,其中通过中深部区域的时间为一周。

回到栓马的地方继续骑行上路,他们很快进入了中部回廊,这里就完全是晨悠领域魔法的用武之地了,他像雷达一般探测周围的地形。

其实通往深部的路很好找,因为骑士团撤退的痕迹为他们指明了方向,不过他们并非要前往深部,晨悠在寻找的是那种贯通西部回廊与东部回廊的通道。

就结果来说,他的成果斐然,迷宫中四通八达弯弯绕绕的道路在他的魔法下一目了然,就仿佛自家的后花园一样,他想要绕过深部直接走到对面去简直易如反掌。

大部分回廊两边的墙壁只有几米至十几米高,而有些墙壁则高耸至穹顶,墙底是会发光的孢子,高处也是晶光闪闪的各种魔石,因此这里的光线还算明亮。

骑行在回廊中,晨悠不断感知,埃米莉雅也没有吵他,只是抬头搜索查看顶部的高墙上是否生长有较高价值的魔石。

这是晨悠刚才给她交代的任务,钱钱钱,命相连,现在晨悠的钱包已然空空如也,埃米莉雅也只剩几个金币,如果发现了值钱的魔石,就由晨悠瞬间移动上去采集下来。

毕竟将要前往新的国度,钱这种东西自然是越多越好。

可有价值的魔石哪有这么容易遇见,而且墙壁上层几乎全是宝光,不亲自上去看看的话真的很难甄别。

于是埃米莉雅开始向晨悠倒苦水了。

“你要我看魔石看魔石,可这要怎么看嘛,上面一大片全是闪闪发光的东西,鬼才知道到底哪个值钱呢。”

“呃....那就算了吧,等我们出去西部回廊的时候,我再一个人折返回来大肆采集。”

“诶?你还要一个人回来采魔石啊?”

“那当然了,不然没钱的话我们住哪啊,吃什么用什么,再说了,你....”

“好了好了,我知道了,我会努力的,哼。”

埃米莉雅在后面捶他的肩膀,还低声骂他市侩,晨悠只能无奈苦笑。

继续感知,虽然回廊中的守护兽少了很多,但也并不是没有,晨悠注意到这里的很多怪物偶尔会以那些发光的孢子植物为食,吃起来汁液横飞,可以确定里面蕴含了许多的水分。

而且这种植物就跟长在高壁上的魔石一般,取之不尽用之不竭,这里又没有泥土,也不知它们是如何生长的。

这里的生态跟地球有很大差异。

一路躲着强大的怪物,遇见不算强大的就顺手讨伐,在中部回廊骑行了一周多,他们成功绕过了深部,并接近了西边这一面的森林。

整个迷宫中部他们没有看见过一个人影,有的只是怪物和残骸。

仿如鬼域。

被怪物吃剩的碎烂人骨头,沾满墙壁的秽暗血迹,还有被污浊了的破碎异域衣袍,随意丢落在地的武器与装备,显然西王国在撤军的时候也出现了不少伤亡。

这让晨悠的心情有些沉重,守护兽对人类可完全没有手下留情这一说,杀不死它们就会被它们杀死,能从它们口中逃走的人寥寥无几。

不过一想到这几天以来的收获,晨悠的心情便又好起来了,借助瞬间移动与埃米莉雅的努力,他很轻松就采集到了五颗元素魔石,四十几颗三阶魔石与一颗四阶魔石,加起来的话应该能卖近百金币吧。

而且反正地下室的空间大,他还顺带采集了好些不值钱的一阶二阶魔石,全当零花钱给储备了起来。

这天,在连续骑行九个小时后,他们终于从回廊里出来了,难掩疲色的两人下了马后找了个空旷的地方开始宿营。

埃米莉雅负责搭帐篷,而晨悠则是去周围查看地形去了,他们接下来准备休息一段时间,至少附近的守护兽分布情况他要掌握好。

小跑着几个瞬移的来回,在独自解决了几只杂鱼怪物后,附近一里地也差不多被他给清场了,回到之前的那片空地,埃米莉雅也已经搭好了帐篷。

“附近清理完了,你先睡吧,我来守一会儿。”

“马呢?”埃米莉雅皱眉,顺着晨悠的手指看过去,发现马已经站着睡着了。

也难怪,毕竟这匹马已经两天没合眼了。

“还是你先睡吧晨悠,我来守,一路上都在用侦查魔法,你应该已经很累了吧?”

晨悠心里一暖,这个不可能少女还是懂得体贴人的,诚如她所言,晨悠现在是超级疲乏的状态,全身上下所有细胞唯一的欲求就是睡眠。

“那我就先进去了,你一个人小心,如果听到什么不妙的动静就马上叫醒我。”

“嗯,包在我身上。”

埃米莉雅的样子看起来是很靠谱,可放心把一切都交给她真的好吗,这女孩的智商可不怎么喜人。

但是真的好困啊,算了,这次就当是考验她一回吧,应该没问题的,这么想着,晨悠一头钻进睡垫里盖上毯子,几乎是刚闭眼人就睡着了。

........

........

晨悠是被一口水给喷醒的。

管不了晕沉沉的脑子,他猛地睁开眼,震惊地发现自己正被结结实实绑在一个大树根上。

他眼前有五个长长耳朵、面容俊美的精灵男女,刚才冲他喷水的是一个绿发精灵青年。

意识到自己已然莫名其妙身陷囹圄,晨悠此时心里可谓万马奔腾,麻蛋的埃米莉雅,他就知道要出事。

见他醒来,嘴角还残留着水渍的绿发精灵毫不客气地质问他。

“狡猾的人类,你怎么越过边界跑到我们这边来了,难道不知道这里是我们精灵的地盘吗?”

“你是不是想偷渡到我们国家拐卖幼精灵去做奴隶?”一个女性精灵冷着声音插了进来。

晨悠没有理他们,而是扭头四顾寻找埃米莉雅的身影,结果发现她根本不在。

那个死守夜的跑哪去了?

这五个精灵都穿着统一的制服,看起来像是某种组织的战斗服饰,三人背着造型奇怪的长弓,两人腰上别一把细刺剑,无论男女均为长发。

他的帐篷就在十几米外的空地上,脑子依旧发晕,看来他睡着的时候嗅过**,不然不可能在被绑的过程中一点察觉都没有。

不远处有三辆载着少量野营用品的货运马车,晨悠眯起眼睛,假装自己的意识还处在模糊的状态,同时犹豫要不要使用领域魔法。

“该死的人类,我们在问你话你没听吗?”

“该不会是个哑巴吧?干脆一剑结果他得了。”

“不急。”站在最后面,一个看上去架子最大的男性精灵开口了,“阁下已为吾等的俘虏,还请您能有一点自知之明,请回答我等的问题。”

晨悠抬头看向走上前来的说话者,现在不知道埃米莉雅到底是个什么情况,他最好不要轻举妄动,不过这个精灵能对一个俘虏都使用敬语,看来应该是个值得交涉的存在。

于是晨悠嘶哑着嗓音道:“尊敬的各位精灵,我并非是什么诱拐犯,也决不是来作恶的,这一点还请你们相信我。”

“你们人类满口都是谎言,齐普队长,我建议还是处死他吧,别被他的探索者打扮蒙骗了,这些人类最是狡猾,肯定是从弥宁过来的奸细无疑。”

绿发青年很是排斥晨悠,欲处之而后快的意思满满。

“齐普队长是吗,我叫晨悠,是立志攻略迷宫的探索者,现在正想去你们国家落脚,不知是否欢迎呢,顺带一提我是艾伊希联合王国的人。”

“哈啊——???”

绿发青年用一脸‘我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的表情看向晨悠,其他几个没说话的精灵也是一副‘这家伙疯了吧’的表情,态度冽如冰刀。

晨悠的心渐渐沉入谷底,他知道现在精灵与人类的关系不太好,可没想到已经恶劣到这种程度了。

埃米莉雅那个家伙真的能让这些人改变态度接纳他?晨悠非常怀疑。

“阁下是在说笑吗?”齐普队长皮笑肉不笑地裂了裂嘴,“我们菲尔瑞恩已于上周跟人类彻底断交了,现在我们两族可是敌对状态。”

“他有可能不知道,都走到这么深的地方来了,估计花了不止半月的时间。”一个女性精灵猜测道。

“诶——!!?”

正于此时,晨悠听见埃米莉雅的声音了,他下意识扭头朝那个方向看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