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级神婿叶辰萧初然小说 总裁与男侍者txt


“西泽尔阁下还有‘红狼’佣兵团的两位,陛下吩咐,让我带您们一同前往谒见之间。”

通传的侍女折返回来,隔着四分之一厄尔开外,朝三人所在的方向屈膝。

从外面看,桥之殿的规模似乎不算太大,但是身处其中就不得不感叹走廊的百转千回了。不知绕过多少个弯,踩过多少台阶以后,他们终于是跟着侍女那不紧不慢的步子来到了谒见之间。

“陛下,日安。”

三人在房门敞开的瞬间,各自依照身份向女皇行礼。身为平民的卢西娅和埃克单膝着地,而西泽尔只需要微微前倾身子。

“诸位日安。”

女皇打过招呼,三个人也就恢复正常的站立。

“西泽尔卿,能麻烦你稍微等一下嘛?”

“陛下的意志。”

西泽尔低下了头。

“卢西娅和旁边这位是为了给朕一个答复而过来的吧。”

“是的,陛下。”

“你是?”

“埃克,很荣幸能够和陛下见上一面。”

“嗯。”

“陛下,我是很乐意加入您麾下的,就是......就是......”

虽说西泽尔刚刚给她吃了定心丸,卢西娅依然犹豫着是不是要开口。

“埃克,卢西娅是有什么难言之隐吗?”

“关于这件事,确实有些事情需要和陛下说明。团长自从加入到‘红狼’以后,一直以来都是把佣兵团当成自己的家。而说来让陛下见笑的是,在被您雇佣以前,‘红狼’佣兵团已经缩水到了如今的六十人不到。现在情况好不容易好转了些许,团长担心自己在这个节骨眼离开,佣兵团便会彻底解散。”

尽管说起来如行云流水,语速匀称,但正是在这份自然而然间,显现出这位少年斟酌字句的功夫。

“朕什么时候说过要让卢西娅你离开‘红狼’佣兵团的诸君了?”

欧仁妮只觉得好笑又好气。

“陛下,卢西娅小姐也是顾念到自己的伙伴,这份心意也是难得啊。”

西泽尔也适时地插入,为卢西娅说情。他清楚,女皇招揽卢西娅是让这个女孩作为技术人员,并不会对她有什么慈不掌兵的要求。卢西娅的有情有义,倒反而令女皇更加的信任这个女孩不会出卖弗兰尼斯。

“卢西娅,朕会正式下发契约文书,长期地雇佣你们佣兵团的。”

“这样真的可以吗?”

“朕难道像是在开玩笑吗?”

“卢西娅小姐,陛下已经同意了。”

“感谢陛下的厚遇。”

埃克悄悄拉了拉卢西娅,自己先行一步行了谢礼。

“谢......谢谢陛下。”

卢西娅浑浑噩噩地跟着照做,但很快脸上就浮现出喜悦的神情。小孩子的性情便是如此,扫除掉那么丁点的忧愁以后,心底里纯真无暇的那份快乐就再也遮掩不住了。

从各种意义上说,都是令大人感到羡慕的一点呢。

“没有别的事情,那么你们两位就先离开吧。朕和西泽尔卿还有许多事情要谈。”

“是的,陛下。”

埃克眼疾手快,拉着还想再说些无关紧要的话的卢西娅出了房间。

听到门臼吱呀一声转到了尽头,欧仁妮开始和西泽尔谈起了正事。

“西泽尔卿似乎是有什么事情要询问朕的吧?”

“那么在下就直白地询问吧,如今茎月已然过半,陛下可有返回弗兰尼斯的打算。”

“这是当然,圭契阿迪尼卿已经前往整顿舰船,到时候我们可以在海边和他汇合。”

“那么,恕臣下冒昧,您能否明示究竟何时动身呢?”

“就在这几日吧。”

“如此便好。”

“也可能再缓缓。”

“陛下究竟是在烦恼什么?”

西泽尔听出来欧仁妮语句的反复背后,藏着某种微妙的情绪。

“烦恼,勉强算是吧。”

“在下可以为您分忧吗?”

“分忧呢?”

女皇用食指和中指轮番敲打着办公用的褐色桌面。

“说起来也是,由同是军人的西泽尔卿去,说不定会事半功倍。”

西泽尔静静地等待下文,女皇动了心思,那么自然就会把要自己做的事和盘托出。

“记得在卢比孔河阿维什军那个下令投降的男人吗?”

“文策尔·华伦斯坦,‘莱德磨坊的英雄’,在下明白陛下的意思了。”

西泽尔在提到这个名字的时候,带着明显的敬畏。

“简单说来,你能作为朕的说客去说服他为朕服务吗?”

深感同聪明人说话就是方便,“作者”趁着对方若有所思的空当,朝一边的灵魂体吐了吐舌。

“陛下俘获了华伦斯坦阁下已经很久了,之前应当已经有尝试过招降,难道都失败了吗?”

“这就是朕现在委托你的原因。”

“华伦斯坦阁下为什么会拒绝您呢?”

“这个家伙说他和自己的雇主签了合同,在完成这份合同以前是不能够变更主子的。朕想当然地告诉他,阿维什家的当主已经自杀谢罪,契约也差不多该终止了。”

“在佣兵界,确实存在有雇主死亡,契约解除的不成文惯例。”

西泽尔附议着女皇的说辞,脸上旋即展露出困惑。

“那么,这位华伦斯坦阁下究竟是如何回答您的呢?”

“‘我的雇主并不是阿维什男爵’,他是这样说的。”

“所以和他签下合约的人是?”

“‘这就是商业机密了’,朕不清楚他是真的为了保全雇主,还是找了个理由来敷衍。”

“但无论是哪个意思,华伦斯坦阁下把话说到这个份上,显然是没有向陛下效忠的打算了。”

“朕需要他的才华,尤其是在蒂利老爷子已经无法指挥军队的现在。”

女皇背过身去,叹息着说出这句话。

“在下能理解陛下所想,要再找到这种程度的用兵家确实不容易。”

利用弓骑兵的骚扰来掩盖真正的目的,让帝国军的所有人习惯了从艾维草榨取的易燃汁液,尔后将这种汁液涂抹在桥底,最后用漂亮的火攻一举断绝掉南北两岸的联系。

与此同时,充分把握住了蒂利子爵慎重用兵和重视皇帝安危的心理,巧妙地声东击西,使得蒂利一步步投入兵力。他把砧板铺在南岸,铁锤却砸在北边。利用森林里的疑兵牵制了阿尔希特的四千人,又利用南岸的军队牵制了蒂利的一万五千人,最后还用数百人的小部队牵制了北岸军的两千余人。一次又一次的虚晃一枪,令女皇同自己的大军隔离开来。

老爷子做梦也不会想到,到头来自己把女皇留在安全后方的做法,相当于亲手帮助华伦斯坦完成了致命陷阱的必要一步。

在卢比孔河亲身领教过了对方的连环计策,已经在事后一再复盘这场会战的西泽尔仅仅是回想,便感到恐惧。

“假使他肯归顺的话,我军无疑会获得比子爵阁下更优秀的统帅。”

这是克制对于蒂利的尊重之情,以理性判断的结论。

“嗯,虽说这样做对于老爷子很过分,朕迫切希望找一个这样优秀的将军来作为蒂利的接班者。”

“明白了,在下会去做一次说客的。”

西泽尔低下头,领命而去。

房间里在没有别人以后,“作者”揉着腰,无精打采地坐了下来。

“怎么样啊?”

“相当中意。”

“所以决定以身相许?”

“这种恶俗的玩笑就不用拿出来败兴了。”

“......”

这家伙好意思说这种话吗?

“老实说,就算是华伦斯坦愿意为朕所用,朕也不可能把全军托付给一个外人。”

“也就是说早在测试开始之前,答案就已经确定了呢。”

“不确定的是西泽尔是否足够可靠,这一点而已,打从一开始便是如此。”

所以才特意让我在说出想要华伦斯坦当统帅的时候,背过身去,好看清楚西泽尔的真实反应吗?

西泽尔要是知道了这一切,恐怕会情愿让欧仁妮就这样一直做个幽灵吧。

“就结果来说,朕是很满意的,一般人在这种情况下都会顺理成章地把自己视作是继承者的当然人选。可是听到朕要让一个外人来做统帅,他却没什么激烈的反应,可见是个没有多大野心的军人。站在朕的角度看,由这么个可靠而可用的人来继承统帅这个职位,怎么说都是再好不过的事了。”

“这样啊——等下,那华伦斯坦怎么办?”

“要是能答应朕的条件那也不错,可是,各种意义上看都不过是个一心求死的人,朕虽然不知道具体的原因,可是见过以后就明白了这点。”

“是吗?”

欧仁妮沉重的点了点头,对于华伦斯坦,她是真心实意想要去招揽的。而对方的拒绝显然伤透了这位君王的自信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