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面有个小疙瘩很疼 刀剑乱舞清光x安定r18


蓝冰自然是答应了,可她心里的疑惑却越发深了几分。如果这都不叫反常,那她大概真是视力有问题吧!

后来的几天,苏清一副失魂落魄的样子完全证实了蓝冰的猜测。无论自己对她说什么,对方永远是一副在梦游中的状态。“这人心里有事啊,还是很重的事。”空调打的很凉的办公室里,蓝主编一边转笔一边下了这么个定论。

“小锦,在干什么?”她拿起了手机,发信息。

苏清那里倒是很快回了过来:“Honey我去见一个朋友,我们晚上再说啊!”

蓝冰好看的眉微微蹙了一下,问:“程菲吗?”

苏清回:“不是,你不认识的。Honey别担心,我见完她之后,晚上回来告诉你。”

蓝冰不再追问了,但同时她觉得自己眉心痛的更加厉害了。直觉告诉她这个特别的“朋友”很可能就是这几天来苏清不正常的原因,她烦躁的又转了几圈笔,然后打内线电话让自己现在的助理林甜儿进来。

“Boss,有事?”

蓝冰对她点点头,当着她的面,发送了一份完全共享在她电脑里:“这些图片,下午你按照颜色不用全部整理一下。我出去一趟,见一个客户。”

林甜儿“哦”了一声之后,看似不经意的问:“要不要我一起去?”

蓝冰扯着嘴角笑了下,看来最近为了那个冤家真牵扯了太多的精力,自家这个小助理明显野心越来越大了啊!她将笑容扩散的更大了一些,说:“不着急,过几天有一个新的客户,还蛮难伺候的。我一个人不行,你陪我一起。这个是老客户,不伤精力。”

林甜儿眼中很明显一下子欣喜的要命,连忙拿着资料走了出去。从她的背影来看,很显然在极力掩饰自己的兴奋。

蓝冰无奈的叹了口气,陶行的这颗棋子,再不对付一下还真是麻烦。苏锦你个该死的小冤家,到底什么事要失魂落魄成这样,说给我听不行吗?你对我好了那么久,难道还不让我同样分担你一些?

当下就头痛的要死,只见百叶窗外林甜儿的那副兴奋的模样,蓝冰头更疼了——

还真是麻烦事一起来啊,这个林甜儿,怎么就不能像她以前的助理一样呢?嗯?

也就是在这一刻,一个模糊的念头,和前几天看见的那个明明是“苏锦”的落款却偏偏是苏清笔记的信封,一起涌入她的脑子。她看着窗外的林甜儿,都在咬唇了。

一个朋友?一个……特别的朋友?

“亲爱的,你在大厅等等我啊,Boss那里还有一点点的活,我做完了立刻下来,然后我们一起出次饭,嘻嘻。”——这话,曾经的苏清不是一直说的吗?

蓝冰当下抓了包就往楼下跑,她见过这个苏清口里一直说的女孩,虽然不知道对方叫什么名字,但是,她记得对方的容颜。

“小姐,你去哪里?”出租车司机问她。

“XX路,师傅麻烦你开快点。”蓝冰的口气里,有她自己都听得到的慌乱。这个念头太荒唐了,科学都那么昌明了怎么还可能发生借尸还魂的事情?她一边咬着唇一边拼命的握着自己的手,指尖传来的凉意告诉她,这一刻自己心里的是怎样的惊涛骇浪。

出租车开到小别墅的时候,苏清刚刚出来。蓝冰想了下,对出租车师傅说:“你跟真前面那辆出租车,不要太明显。”虽然知道这样似乎有些过了,但她没有办法不克制自己这么做。

当蓝冰看到苏清出来,并且看到苏清约的那个女孩的时候,她在车里狠狠的吸了一口气。这,怎么可能!

那个女孩子她认识,那个女孩子就是苏清,是,真正的苏清的那个好朋友!

“师傅,谢谢。”蓝冰给了钱,躲在两人不远处,听着。

后来的半个多小时里,蓝冰只觉得自己的感知像是崩塌了一样。她曾经在几年前看过一部戏,叫做《美女上错身》,那种近乎天马行空的剧情虽然让她看起来很有感触,但是真正发生有谁会信?

她不信,那个叫乔姿的女孩自然也没信。无论苏清在那里怎么说“我真的是苏清,你看我不是知道那么多只有我们知道的事情吗?”这样的话,对方都用一种看神经病的眼神看着她。

“你说的这些,可能也是我闺蜜告诉你的啊!艺术家总会分不清现实的,苏小姐你不要这样子!一个人死了就是死了,怎么可能有灵魂附在另一个人身上这么荒唐的事?你再这么说下去,我要报警了啊!”

“不是的,如果你不信,我可以再说说我们十八岁时候的事情啊!”

“闭嘴!你太荒唐了,你再这样,我真的报警了啊!”

接下来,是苏清彷佛走火入魔一样的解释。可是对方看她的眼神越来越害怕,也越来越厌恶,到最后,竟然飞奔着就走了。

只留下苏清一个人坐在石凳子上,开始捂着脸哭。

蓝冰只觉得自己全身的血液都在发凉,她想上去抱她一下安慰她一下,却不知怎么的一步都走不出去。而且,她觉得这人没有说服自己的闺蜜倒是先说服她了。

一个人的神态,是骗不了人的。如果放在电光火石的念头没有出现,她倒也不会仔细的想下去——谁会每天想“喂,请问你这个人是原装的还是魂穿的”这样的问题?可是偏偏,林甜儿的背影让她就往那个方面想了一下,然后,就一发收拾不了了。

不说别的,就说现在的这个动作,“苏锦”捂着嘴哭的这个动作,这个就是真正的苏清哭起来的样子——这女孩刚到杂志社的时候,有一次她正好心火上来,一个度没掌握好说中了几句话,竟然看到她偷偷的哭。

那时候,也像现在这个样子,她坐着,一只手撑在膝盖上一只手捂住嘴在哭。然后等她放下那只手的时候,蓝冰看到的是一个孩子的哭,因为只有孩子,会把嘴型弄成长长的“︿”来哭吧!

阳光很烈,不知道是苏清还是苏锦的姑娘坐在那里哭,蓝冰只觉得自己眼前似乎出现了叠影。一时之间,她前也不是,后也不是,不知道该如何走下一步了。